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与宋博士同在自由神学院内

〔在华人中秋节喜庆活动中所宣之道〕
WITH DR. SUNG AT A LIBERAL SEMINARY
(A SERMON GIVEN AT THE CHINESE MID-AUTUMN FEST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3, 2018

"[祂使我们在] 祂爱子里 [承蒙悦纳]" (以弗所书 1:6)。


近来我一直在研读宋尚节博士的生平。他是1930年代中国知名的传道士。在我研读他的一生时,我发现了几样我们之间的相似处,以及一些不同之处。那些阅读我道文的人,我认为可能会对此感兴趣。

早期生活

我的幼年生活与宋尚节博士的童年有几点不同之处。他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内。我出生在一个非基督教家庭内。我父亲是一位推销员;宋博士的父亲是一位牧师。宋博士的父亲希望他成为一位宣道士;我父亲不希望我作传教人。宋博士一开始便是一位聪颖的学生。当他20来岁时,他仅用了21个月便在一间美国大学中挣得了博士学位。相比之下,我却屡次辍学,後靠读夜校完成了中学。之後,我又从圣经学校中退学出来。但正在我离校之前,我获得了转变。宋博士总是一位拔尖的学生。他以优等生身份(Cum Laude)获得学士学位,并仅在9个月之内便获得了化学硕士学位,又在短短的21个月内挣得了化学哲学博士的头衔。而我却是一个劣等生,直到我获得转变为止。在中学读书时我失败了;而且第一次读大学时又缀学休课。他在读神学院时获得了转变,而我却在第二次入大学之前获得了转变。当伍德布利奇博士(Dr. Charles J. Woodbridge)在Biola学院(现已成大学)的礼堂内宣道时,我获得了转变。那天是1961年9月28日,大约早上10:30。宋博士在纽约市协和神学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New York City)读书第一年的结束之前获得了转变。《都归基督》—— 大家一同唱副歌!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All For Jesus" 词: Mary D. James, 1810-1883)。

神学院生涯

我与宋博士生活的几点相似之处,是在他就读自由派纽约协和神学院时发生的。在我转变之前,我便被召作传道工作。我当时是加州汗庭顿公园市第一浸信会 (the First Baptist Church of Huntington Park,California) 的成员。如宋博士一样,我在这段期间开始对向华人传道事业起了浓厚的兴趣。读过戴得生(James Hudson Taylor) 的传记与约翰·卫司理的日记 (The Journal of John Wesley) 之後,我以为神会召我去台湾或香港作传教士。在60年代初我开始学中文,但进入洛杉矶社区大学读书之後,我便放下了中文的学习。在1961年1月,我加入了罗省华人第一浸信会 (the First Chinese Baptist Church of Los Angeles)。我当时十九岁。在那些年份中,我白天上全班,夜晚读书,同时在华人第一浸信会中教主日学学校,向幼年班每周星期天宣道,同时,在星期五和星期六晚上,我在教会中还担任许多职责。白天时,我全时工作,晚上去大学读书,日程安排得非常满。因周末在教会的礼拜安排,我很难有空余时间。我曾读过一本书,是当时总统候选人尼克松所推荐的,书名是《正面思维的力量》(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是披尔博士(Dr. Norman Vincent Peale)写的。当时我还不知道披尔博士属自由派。可是这本书内有一章对我的影响很深。在这章书中,披尔博士告诉我要背诵腓立比书4:13节,并求神应验其中的许诺:

"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腓立比书 4:13)。

祈求神去应验那节经文中的诺言,是我人生中的转折点之一。我每天都要对腓立比书4:13沉思一番。其中的应许对我来说成为了现实;基督赐给我能力,使我终于在大学学业上获得了好成绩。当我在夜晚全时读书的同时,我还在加州州政府部门作信使,全时工作,并在周末担任华人浸信会中的各样职责。我于1970年毕业于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 (Cal State L.A.)。《都归基督》—大家再唱那副歌!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华人第一浸信会附属于美南浸信协会 (the 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美南浸信会要求一切任职传教士去读神学院。即使我于1960年在加州汉庭顿公园市第一浸信会获得了传教执照,而且又于1970年完成了学士学位,美南浸信会仍不愿为我授职,除非我读完神学院的三年神学硕士学位。我当时没有钱去读较为保守的属Biola大学的Talbot神学学院(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 at Biola)。我感到我只好去读在米尔山谷(Mill Valley) 的金门浸信神学院了 (Golden Gate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那所学校坐落在三藩市附近的马临县 (Marin County) 内。我知道那学校是一所自由派学校,但第一华人浸信会的领导告诉我说,那不会对我有什么害处,因为林道亮博士 (他曾在Bob Jones大学教过研究生院) 在我参加教会的期间,已经为我打下了非常扎实的保守派教义与圣经理论的基础。

他们送我去读金门神学院的用意是好的,但那并非最好的建议。当时那间神学院非常的自由化,而正是因为就读那间神学院,我差点弃了传道的事业。但当时在我参加金门神学院时,那所学校确实是培养极端自由派後代的温室苗床,与宋尚节博士在1926年时所就读的纽约协和神学理论学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 极为相似。如金门神学院一样,协和神学院从同样的自由派角度来教书。宋尚节博士的传记作者说,提起协和神学院,

[宋尚节] 很快发现,学院对经卷与信念的研究,基本上是从哲学观来进行的。一切讨论都以人的理智作为出发点。任何圣经内无法用科学方法来应证的东西,全被当作不可信赖的事情加以抛弃!创世记被认为毫无历史根据; 奇迹被当作不符科学; 历史性的耶稣被当作某种抽象理想来追求,同时完全否认了耶稣替换性死亡的价值、以及基督肉身的复活。祷告被看成 [毫无价值]。与此理论作对的人,便会成为取笑与怜悯的对象 (Leslie T. Lyall, A Biography of John Sung: Flame of God in the Far East,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 1965版, 第29-30页)。

那正是我在金门神学院神学硕士研读过程的三年中所接触到的一切。

在神学院中,宋尚节博士失去了童年时期他作牧师的父亲所教导的信念。他开始研读佛教与道教,开始认为老子的说教可能会带来他所寻求的内心安宁。他将老子的道德经译成了英文,并在全班面前宣读了他有关中国道教哲学家的一篇论文。他甚至开始在宿舍内独自诵读佛经,"希望能通过自我否认来达到菩萨所应许的解脱…但他内心却仍处在黑暗之中" (Lyall, 同时, 第31页)。

他说, "「我的心飘流在旷野之上。我吃不下,睡不着…心中充满了极端的苦闷」" (Lyall, 第31页)。请点击这里来购买有关宋博士的一本最好的传记,是舒伯特牧师(Rev. William E. Schubert)所写的 "I Remember John Sung"。或上网查询: www.strategicpress.org

许多宋尚节博士在自由神学院内所经历的感受,我在金门浸信神学院读书的第三年内也有同感。到第三年时,我感到非常孤独、精神极为沮丧,真想永远放弃传道事业了。在这一切动荡中,我内心的感受确实与宋尚节极为相似。《都归基督》— 大家再唱一次!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改变

但有一点主要不同之处。宋尚节〔入神学院〕时仍未获得真正的转变,而我却早在入学之前的几年前,在1961年9月中便得到了转变。我已确切地信靠了基督、得到了祂宝血的清洗,并于那天在洛杉矶圣经学院(BIOLA)听道时获得了重生。

在同样的精神沮丧的状况下,宋博士也转向了基督,获得了转变。我虽已经认识了基督,但魔鬼在如此强烈地试探我,以至于令我感到无法继续去作传道士了。

然而,有一天半夜两点左右,我忽然醒过来,一句经文跳入我的脑海,

"[祂使我们在] 祂爱子里 [承蒙悦纳]" (以弗所书 1:6)。

我下了床,从索引中查到了这节经文。神似乎在对我说, "这是赐给你的。你是在爱子内「承蒙悦纳」的人。你之所以被悦纳, 因为你已「处在」我爱子耶稣中了。其他人不愿接受你, 但我愿意。我悦纳你, 是因你已「处在 (in)」我爱子中了"。我跳下了床,穿上衣服,跑出房门 — 在黑夜中爬上学院後面的一座平顶小山丘。每次我去三藩市都会去到那个地点。在远方,我可以看到在东南方三藩市闪烁的灯火;在西边是Tamalpais山。寒冷的风吹拂着我的头发。这时,神似乎又一次对我说,"如今你宣道不是为了讨好人。你宣道是为令我喜悦。你是我的宣道人"。神还告诉我,我的工作将多在我的晚年办成。我回到床上,冷得透骨,但却明确地知道,神再次召我去宣扬福音。《都归基督》— 再来唱一次!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我永远不可能成为宋尚节博士那样的传道士,甚至无法像我想象的那样出国作传教士。年不饶人,我现已七十七岁了。但我祈求,通过互联网,在那遥远的亚洲大地上、以及在世界各地,有人能利用我的宣道文稿去宣道;他们能代替我的地位,宣扬我写的道文,实现我在1961年二十岁时所怀有的梦想。

现我对今晚在场的年青人讲多一句话。在一本最近发行的《宋尚节日记选摘》(Extracts from the Diary of John Sung, Genesis, 2008) 的前言中,来自马来西亚的杨华牧师(音译, Rev. Hwa Young)如此说,

在我过去四十年的成人生活中,我眼见在亚洲的教会不断成长,信心增强。逐渐地,我感到神正在召唤我们担起向 [全世界] 传扬福音的职责。但如果在亚洲的教会真希望挑起这一担子,许多人必须用心思索一下James Denny所讲的,而且宋尚节如此清楚地理解…必须有新一代亚裔基督徒青年成长起来,尤其在我们现代年青人中,他们必须清楚地了解,"在现今如此邪恶的世代中,我们必须具有极强的自我否认感,方能建立有效的福音事业",并勇于如此去生活…愿此运动能广泛普及,内中有众多年青人,他们充分了解自我否认的深刻含义,并为基督王国与神的荣耀献身投入传教事业中 (Rev. Hwa Young, The Journal Once Lost: Extracts from the Diary of John Sung, Genesis, 2008, 第xiv-xv页)。

《都归基督》— 再唱一次!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自我否认与离弃罪恶,从人转变的时刻开始。你必须承认、并离弃自己的罪孽方可获得转变。宋尚节是一位伟大的基督徒,因为他的转变非同寻常;祂的转变非同寻常,是因为他具有极强的自我否认感。他将一切学术奖章、以及会员金钥匙投入了太平洋。他虽拥有化学博士学位,却彻底脱离了学术社会,献身投入了向中国百姓与东南亚地区宣扬福音的事业。宋尚节否认了自己所可以获得的安逸生活。在他获得转变前几天,神如此对宋尚节说,

"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甚么益处呢?" (马可福音 8:36)。

《都归基督》。放声来唱!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无论何种罪在阻碍你,放弃它们吧!详细地向神忏悔你的罪孽。愿圣灵在你心灵的深处使你认清己罪。离弃世俗吧!将它抛掉!把你人生的首位交给基督。到耶稣基督身边来,靠祂的宝血来洗净你的所有罪孽!然後,尽心、尽性地终生侍奉基督!然後,星期六晚与我们一同相聚。每个星期日早上、晚上,都来与我们相聚。尽心、尽性地来终生侍奉基督!请点击这里来阅读《宋尚节博士的真实转变》。

请起立,一同唱歌页上的第三首歌,《都归耶稣》。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我愿全身都归主,
 愿我言语,行为,意念,终生岁月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愿我双手为主作工,愿我双足跟主行,
 愿我双目只见耶稣,愿我口舌颂主名。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自我眼睛认定耶稣,世界一切已无睹,
 仰望悬挂十架恩主,祂已充满我眼目。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终生岁月都归主。
("All For Jesus", 词:Mary D. James, 1810-1883)。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 本·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独唱﹕
"All For Jesus" (词:Mary D. James, 1810-1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