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宋尚节博士的真实转变

THE REAL CONVERSION OF DR. JOHN SUNG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博( 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早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September 23, 2018

"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甚么益处呢?" (马可福音 8:36)。


2018年6月4日是天安门广场屠杀事件的第二十九週年纪念日。在1989年的六个星期中,成千上万中国学生和平请愿,要求得到更多思想上的自由。但是,在6月4日过午夜不久的时刻,政府军队向手无寸铁的请愿者开枪射击,导致未加统计的数千学生丧命,另有数千人受伤。交换学者洪予健(来自音译Hong Yujian)当时正在宾州大学读书,他通过电视观看着北京暴力的逐步发展。他说,天安门广场的大屠杀,使他对科学和政治的信念产生了疑念,最终促使他成为基督徒。

他说,在天安门的屠杀,使他和许多人看到了自身的罪孽, 看到了自己对耶稣的需要: "我认为,神利用这一事件,铺平了道路,令华人内心做好了准备" (World Magazine, 2009年6月6日, 第38页)。

"都归耶稣"。一同唱副歌!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我愿全身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我愿全身都归主。
 ("All For Jesus" 词: Mary D. James, 1810-1883)。

《世界》杂志 (World) 说,

基督教在过去20年内以爆炸性的速度在中国扩展着。专家们将此归结于〔中国〕迅速的都市化,以及越来越多的思想家接受基督信仰的结果 (同上)。

当共产党于1949年在中国执政时,本地华人基督徒的人数不到一百万。如今,估计在大陆的基督徒人数超过了一亿三千万!如此算计,每周星期日在中国教会中的人数,超过了在美国、加拿大、英国、以及澳大利亚人数的总和!凯根博士是一位统计学家。他估计说,在中国大陆如今每个钟头便有超过700人转变为基督教徒,每天24小时不停地计算。大家再次一同来唱,《都归耶稣》!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我愿全身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我愿全身都归主。

中国大陆基督教的历史, 对任何地方的基督徒来讲,都应是极为有趣的。中国现代传教事业,算起来应从马理逊 (Robert Morrison, 1782-1834) 开始。马理逊奉伦敦传教协会 (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遣送,于1807年去到中国。在同事威廉·米尔(William Milne)的协助下,他于1821年将整本圣经翻译成中文。他在华传教的27年内,仅有几个人接受洗礼,但这几个人全都持续一生地作诚心的信徒。马理逊圣经的翻译、以及他出版的其他基督教福音册子,成为中国基督教福音传播的根基。

另一位名叫戴得生(James Hudson Taylor)的英国医生,于1853年起程去中国。在1860年,他在中国设置了中国内陆宣道会(the China Inland Mission), 如今改名为海外播道联谊会(the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戴得生的主内同工们最终将福音传遍了中国内陆全部地区。戴得生于1905年在长沙离世。

宋尚节(John Sung)出生于1901年。他被称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宣道士。在1949年共产党掌权後,成千上万人在他宣道下得到转变的基督徒,仍旧忠心持守住自己的信仰。过去60年内,在基督教现代史上一场最大规模的复兴中,中国基督教徒的人数以爆炸性的速度增长着。今天早上,我希望告诉你宋尚节博士的非凡故事。我将用爱尔尽·莫业尔博士(Dr. Elgin S. Moyer)所写的有关他的生平开始。

宋尚节(John Sung, 1901-1944), 中国知名宣道士,出生在福建省,兴化城(现为莆田市); 一位循道会牧师的儿子。[他九岁时经历过一次虚假的 "转变"。] 他学业聪慧;就读于卫司理大学、俄州州立大学、以及协和神学理论学院 (Wesleyan Univ., Ohio State Univ., and 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获得化学博士学位。回归中国後,他情愿传播福音, 而不去教授科学。传道十五年, 他走遍了中国各地和周围东南亚各国;具有独特的宣道风格, 与深远的影响力 (Elgin S. Moyer, Ph.D., Who Was Who in Church History, Moody Press, 1968 版, 第 394页)。

《都归耶稣》, 大家再次一同来唱!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我愿全身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我愿全身都归主。

那便是宋尚节的生平简介。但我认为他并没有在九岁时得到转变。我认为,直到1927年二月为止(那年他二十六岁), 他一直没有获得真正的转变。

宋尚节本人说,他一直未获转变,直到多年後在美国经历了灵魂上的危机时刻。他九岁时,一场复兴在兴化爆发了。几个月之内,有3000人承认信了主。在 "殉难星期五" 礼拜上, 他听了一场宣讲 "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中" 的传道。传道士将昏睡的门徒与无所畏惧的耶稣加以对比。许多人听完道之後悲伤流泪。循道会牧师的儿子、九岁大的宋尚节正是其中之一。在我看来,宋尚节仅把生命 "奉献" 给基督,却没有得到真正的转变。正如我已往的牧师林道亮博士 (他父亲也是宣道士) 一样, 宋尚节十三岁便开始帮助自己的父亲办事,并开始宣道;但与林博士相同,他仍未获得真正的转变。宋尚节是一位非常勤奋的学生,中学毕业时全班第一。在这段期间,他被匿称为 "小牧师"。但即使他有多少热情、作多少工作,他的内心仍旧没有彻底获得满足。他称这段期间的工作 "像鱼鹰蓝色的羽毛一样夺目、如盛夏的绿叶一般茂盛,但从中找不到任何献给主耶稣的果实" (Leslie T. Lyall, A Biography of John Sung, China Inland Mission, 1965 版, 第15页)。

一九一九年,18岁的宋尚节决定去美国读书,并被俄州卫司理大学免费接受读书。他先选读了医学预科与神学预科的课程,并决定专业是数学与化学。他每周参加礼拜, 并组织学生结成福音小组。但到最後一个学期时, 他开始忽略读经与祷告, 并在一次考卷上作了弊。他于1923年以优等成绩毕业,是三百人毕业班中的前四名。他得到金奖章, 并被颁发现金继续去攻读物理和化学。他被选入了ΦΒΚ联谊会 (Phi Beta Kappa Fraternity), 那是一个美国为优等生与尖端学者所设的组织;他还得到一把金钥匙,作为他学术成就极高的象征。

一九一九年,18岁的宋尚节决定去美国读书,并被俄州卫司理大学免费接受读书。他先选读了医学预科与神学预科的课程,并决定专业是数学与化学。他每周参加礼拜, 并组织学生结成福音小组。但到最後一个学期时, 他开始忽略读经与祷告, 并在一次考卷上作了弊。他于1923年以优等成绩毕业,是三百人毕业班中的前四名。他得到金奖章, 并被颁发现金继续去攻读物理和化学。他被选入了ΦΒΚ联谊会 (Phi Beta Kappa Fraternity), 那是一个美国为优等生与尖端学者所设的组织;他还得到一把金钥匙,作为他学术成就极高的象征。

这时,他得到了许多大学的奖学金邀请,包括哈佛大学在内。他接受了俄州州立大学科学硕士的奖学金。他仅用九个月的时间便拿到了学位!然後, 他接到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奖学金、还有另一所神学院的邀请。他感到自己应该去学神学。但落在他头上的名望把他从事神职的愿望磨灭了许多。因此,他接受了俄州大学研读化学博士的邀请,并用二十一个月的时间拿到了博士学位。如此,他成为第一个获得博士学位的华人。他被报界描述为 "俄州最知名的学生"。"但他内心无法安宁。他灵魂上的波动,开始以阵发性的精神抑郁症不时显现出来" (Lyall, 同上,第 22页)。

在这段期间, 他开始受到了自由派理论的影响, 受到了 "社会福音(social gospel)" 的摆弄。该自由派理论说,耶稣是一位高尚的榜样,却不是一位救主。我看, 当宋尚节九岁时, 他把耶稣作为一个崇高的榜样来接受。因此,他那时的转变是虚幻的。但神仍在召唤他。一天晚上, 当他独自一人时, 他听到神的声音对他讲: "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甚么益处呢"?

第二天,他与一位自由派循道会教授谈起这事情。他告诉那教授说,他起初来美国是为了读神学的。结果那教授为他定方向,提议他去纽约一间极为偏左的协和神学理论学院读神学。于是,他毫不迟疑地决定去那学院就读。协和神学院为他提供了全免奖学金,外加宽裕的生活费。後来他回忆说,他对传道事业并不感兴趣。他不过是为了满足他父亲的愿望,才去读一年神学,然後再回到科学事业上。他的内心充满了动荡与黑暗。

1926年秋季, 宋尚节博士进入协和神学理论学院就读。那时, 极为偏左的考奋博士(Dr. Henry Sloane Coffin)刚刚就任学院院长。授课教授中包括了自由派的极端分子佛斯迪可博士(Dr. Harry Emerson Fosdick)。他写了许多本书反对相信圣经的基督教,其著书包括了《圣经的现代应用》("The Modern Use of the Bible") 和《主的男人性》("The Manhood of the Master")。他最著名的演讲是《基要主义者会得胜吗?》("Shall the Fundamentalists Win?" 1922)。在他每周广播节目中,他反驳基督肉体的复活、质疑圣经的可靠性。这所学院是敌对圣经、反对福音传播的极左理论的温室苗床。"任何圣经内无法用科学方法来应证的东西,统统被当作不可信赖的事情加以抛弃!创世记被当作无历史根据; 奇迹被当作不符科学;历史性的耶稣被作为某种理想去追求、同时却完全否认了耶稣替换性死亡的价值、以及祂肉身的复活。祷告被看成仅有主观价值。与此理论 [作对的]人,意味着他会成为取笑与怜悯的对象" (Lyall, 同上, 第29-30页)。

宋尚节博士带着他的全部精力与才华,投入了这类自由派理论的学习内。那年内,他的学业成绩优秀,但在研读佛教与道教的过程中,他背弃了基督教。他开始独自在宿舍中高声诵读佛经,希望靠否认自己来获得安宁。他写到, "我的灵魂在旷野中游荡。"

在如此心境中,他与一位华裔女同学结为密友。但因他已与国内的另一位女士订了婚,他便断绝了与她的来往。他的生活变得无法忍受。他写到, "我睡不着、吃不下…心中充满了极端的苦闷"。神学院的官员注意到,他常常处在持续的抑郁中。

正是在如此心境之下,他与一些同学去听浩德曼博士 (Dr. I. M. Haldeman) 宣道。浩德曼博士是纽约市第一浸信会的牧师,是一位相信圣经的原教旨主义者。浩德曼博士的一句名言是, "否认童贞降生、便否认了圣经基督教"。浩德曼博士是协和神学院佛斯迪可的死对头。宋尚节出于好奇心去听他宣道。但浩德曼博士那晚上没有宣道。上台作见证的是一位十五岁的女孩子。她读了经文,讲到基督在十架上代替我们的死。宋尚节能够感到神就在身边。他神学院的同学们对此都在嗤之以鼻,但他自己却连续四晚回去听福音的宣讲。大家再来唱一次,《都归耶稣》!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我愿全身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我愿全身都归主。

他开始读一些基督徒传记, 为要发现他在这些福音宣道会上所感到的能力的秘密所在。在一次神学院的课堂中,讲课的人极力贬低基督在十架上代替我们而死的理论。授课结束时,宋尚节站起来,在全体吃惊的同学面前反驳了他。

最终,他于1927年2月10日感受了真实的转变。"他看到了自己终生的罪孽呈献在面前。起先,他认为这是完全无法摆脱的,他必须要进入地狱了。他努力去忘记这些罪,但却办不到。它们刺痛着他的心肠…他打开路加福音xxiii内十字架的故事,一路读的时後,他感到其中一切如此栩栩如生…感到自己站在十架脚下,祈求用宝血来清洗自己一切罪孽…他不断地哀哭祈求直到半夜。这时, [他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讲, '我儿, 你的罪孽已得赦免';他肩头一切罪孽的重压似乎即刻消失了…他欢喜地跳起来喊叫道, '哈利路亚!' " (Lyall, 同上, 第 33-34页)。他在宿舍楼内呼喊奔跑、欢喜地赞美神。他开始向每一个人谈起他们对基督的需要,包括自己的同学和学院内的教师。大家再来唱一次,《都归耶稣》!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我愿全身都归主;
都归耶稣!都归耶稣!我愿全身都归主。

学院的院长以为他学习用功过度、精神失常,便把他送入疯人院的心理病房内锁了起来。宋尚节在病院内度过了六个多月。在这段期间,他把圣经从头至尾通读了四十次。"如此,疯人院成为宋尚节的真正神学理论学院!" (Lyall, 第 38页)。最後,他从病院内被放了出来,条件是他必须回中国去。宋尚节那时已经与协和神学院断绝了关系,并把理论学课本全部烧毁,称它们是 "魔鬼的经卷"。协和神学院也从未因它与中国史上最伟大的宣道士有过关联而感到骄傲。

在他回中国的途中,他知道自己可以轻易地在中国某间学府内获得一个化学教授的职位。"有一天,当轮船接近航程的尾声时,宋尚节走到自己的卧仓内,从行李箱内取出他的毕业证书、他的奖章、他的会员金钥匙,把一切都扔到了船外[海洋中]。为使他父亲得安慰,他仅留下了他的博士证书" (Lyall, 第 40页)。

宋尚节博士于1927年秋季在上海下船, 成为中国历史上最知名的传道士。他常被称为 "中国的卫司理"。宋尚节成了一位极有力的福音宣道家。成千上万人因此获得了转变。在中国国内听他宣过道的人不下几十万。他还曾在缅甸、柬埔寨、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地宣过道。他宣道从来都带翻译,即使在中国国内也是如此,因为他用方言讲道。如惠特菲尔德一样,宋尚节本人亲自与听道後作出响应的人谈话。"中国与台湾的基督教,很大部分都归功于宋尚节博士所作出的传道努力;他是二十世纪中神赐给远东地区的最大礼物" (T. Farak, in J. D. Douglas, Ph.D., Who's Who in Christian History, Tyndale House, 1992, 第 650页)。有关宋尚节博士的短篇传记,最好的一本是由威廉·舒伯特牧师写的《回忆宋尚节博士》(Rev. William E. Schubert, "I Remember John Sung"。慾购可到 www.strategicpress.org, 或点击此处直购)。点击此处购买另一本宋尚节的传记,此书由莱斯利·利尔(Leslie Lyall)所著(写得虽没有舒伯特的好,但是很生动,有一定的监赏价值)。若想购买宋尚节博士的日记(英文版, "The Journal Once Lost"), 请点击这里若想阅读维基百科有关宋尚节的文章,请点击这里

宋尚节于1944年死于癌症,年仅四十二岁。

"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甚么益处呢?"  (马可福音 8:36)。

我的祷告便是,你会像宋博士那样经历真正的转变。我祈求神会向你显明这世间的空虚;我祈求神将会使你为罪而自责;我祈求神将会把你领引到基督身边,通过基督赎罪的宝血洗净你的罪孽。当你信靠基督时,你便得到了重生,在主内得到了一个美好的新生命。我还祈求,你今晚6点15分会回到我们教会听另一则讲道,《与宋博士同在自由神学院内》。阿们。大家请起立来唱歌页上的第六首圣诗,《罪债还完》。

我伏在主脚前,专靠主名恳求,
 得救赖主寳血,寳血乃为我流。
我所有罪债,主替我还完,
 我心污秽如黑暗,主洗净比雪白。

我无功德可靠,只求得主喜悦,
 要将我心洗净,惟靠羔羊寳血。
我所有罪债,主替我还完,
 我心污秽如黑暗,主洗净比雪白。 —《罪债还完》
 ("Jesus Paid It All" 词:Elvina M. Hall, 1820-1889)。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 本·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独唱﹕
"All For Jesus" (词:Mary D. James, 1810-1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