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背起你的十字架

TAKE UP YOUR CROS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九月十五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15, 2013

"於是〔祂〕叫眾人和門徒來,對他們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馬可福音8:34)。


這一事件在三部對觀福音內都有記載 ── 馬太福音、馬可福音、以及 路加福音。有些聖經教師說,這僅是為那些成熟的基督徒而寫的。但三部福音都告訴我們說,這是人人都當遵守的。我們在馬太福音內讀到,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16:24)。因此,在馬太福音內,捨己背十架是所有人都適用的。其實,這裡的「人」字在英文KJV排版中用的是斜體字,代表那詞是譯者加進去的。現代英譯本(如NKJV版)將此譯成「任何人」(anyone)。因此,這節經文適用於任何希望跟隨基督的人。在我們的經文所出的馬可福音內, 耶穌 "叫眾人和門徒" 一同來,並對他們說, "若有〔任何〕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又一次,這既是對門徒講的話,也是對在場所有的民眾所講的話。在路加福音9:23內,我讀到 "耶穌又對眾人說:若有人…" 這樣, 在所有三部對觀福音內,耶穌所講的背起十字架的條件並非僅為門徒,也是為一切人所賜的。當祂說 "若有人要跟從我, 就當捨己, 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可8:34)時,耶穌明顯是講給全部人聽的。下面兩點是從這節經文引申出來的。

I. 第一,現代反律法主義者否認這會在真正的轉變中發生。

上個星期天晚上,我針對「反律法主義」宣了一次道。我引用了《改革研讀聖經》(Reformation Study Bible)內的一段話。其中如此說, "反律法主義者認為,神在經卷中的律法不應直接控治基督徒的生活…他們達到了如此錯誤的結論,認為自己的舉止無關緊要,只要他們繼續相信下去…既作基督徒,又要去珍惜罪孽的生活方式,這兩者是不可能同時共處的"(第1831頁)。然後,我引用了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講的一段話。他這樣說,

     一種引人注意的邪說如今正在我們基督教福音派的社區中蔓延 ── 這一廣被接受的概念認為,我們人類之所以能選擇接受基督,僅因為我們對這位救主的需要,而且我們有權任意推延我們對這位救主服從!…
     此乃何等的悲劇,我們如今時常聽人把福音的宣召置於這種根基上﹕"來靠耶穌吧!你無需服從任何人。你無需改變生活的任何方面。你無需放棄任何事物 ── 只要你來靠祂,相信祂作你的救主!"
     如此,他們便來信靠了救主。之後,在某次禮拜或聚會中,他們聽到了另一種號召﹕"你既然已經接受祂來拯救你,你能否把祂當作你的主人呢?"
     正因為我們到處聽到此類言談,並不證明這種講法是正確的。督促世間男女去相信一位分化的基督是一種不良的訓戒,因我們不可能接受一半基督…當人相信耶穌基督時, 祂必須接受主耶穌基督的整體 ── 毫無任何保留!我的看法是,把耶穌當成一位聖差保姆是錯的;我們不能僅在罪孽使我們患病時來求祂,在祂幫助我們之後,便揮手說聲「再見」── 一走了之…
     我們不能像挑選家具的顧客那樣宣稱說﹕"我要買這張桌子,但不想要這椅子" ── 分開選購!絕對不能!你或者要基督的全部,或者一絲不要!
     我認為,我們需要再一次向世人宣講基督的全部── 一位無需我們為其道歉的基督,一位不能分開選購的基督, 一位要做你整體的主,不然便根本不願做你的主!
     我警告你 ── 你無法如此從主那裡獲得幫助, 因主不會拯救那些祂無從指使的人!祂絕不會分派自己的職責。你不能僅信基督的一半。我們接受祂原本的整體 ─ 受膏的救贖主、那位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如果當祂拯救、召喚並揀選我們的時候,祂並不知道祂是否能去引導、掌管我們的人生,那祂便不是〔祂所自稱的〕那位救主了…
     是否真有可能,我們並沒有服從基督的必要呢?從我們向他呼求得救的那一時刻起,我們便應去絕對服從祂。如果〔你〕不願如此去服從祂,我便會懷疑你是否真正獲得了轉變!
     當我觀察一些基督徒民眾的言談舉止時,我所看到聽到的事物…確實令我懷疑他們是否真正獲得了轉變…
     我認為,此乃當初不良說教的結果。他們把主當作一所醫院,把耶穌看成是醫科主任,去治愈一些陷入麻煩的可憐罪人!他們要求道,"主啊,治好我吧!醫治之後我便要離開!"
     那是一種不良的說教…充滿了自欺。我們應望向身居高天的主耶穌,崇高、聖潔,頭戴冠冕,乃萬王之王、萬物之主,完全有掌管祂手下得救子民的權柄!…(A. W. Tozer, D.D., I Call It Heresy!, 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74年版,第9-21頁)。

真正的轉變所必須具備的,既你必須懺悔並信靠主耶穌基督。那意味着,在你真正信主之後,你的生命會轉向不同與全新的方向。使徒保羅講出的下列話將此解釋得非常清楚,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 5:17)。

僅有靠恩典,僅有通過對耶穌的信念,迷途罪人的生命才能走向全新的方向!

"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以弗所書 2:8-10)。

"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 ── 這對一切愛耶穌的人來說是一清二楚的,因為耶穌說, "你們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約 14:15)。耶穌又說, "不愛我的人就不遵守我的道"(約14:24)。當使徒保羅斥責在哥林多教會的反律法主義者時,他這樣說, "神的國不在乎言語,乃在乎權能"(林前 4:20)。我們在言語上說愛耶穌沒有什麼價值 ── 除非說這些話的人具有隨之而來的、改變人生的恩典大能。反律法主義者是那些 "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能力–KJV〕"(提後 3:5)之人。因此,他們 "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提後 3:7)。耶穌在此經文中講到了這一真理,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馬可福音 8:34)。

II. 第二,那些真正獲得轉變的人,根本沒有問題相信這點。

然而,對一個屬血氣的、從未得到轉變的人來說,這話是完全隱秘的。

"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唯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  (哥林多前書 2:14)。

"這世界的神" 撒但蒙蔽了他們,使他們看不到這話的真實,

"如果我們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滅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着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哥林多後書 4:3-4)。

使徒保羅如此來描述了福音,

"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 (哥林多前書 15:3-4)。

福音如何拯救並改變你的生命呢?

當你相信基督時,祂在十字架上的死亡便贖回了你的罪。當你信任基督時, 祂的復活賜給你過一個全新生活的能力。我要再次借助以弗所書 2:8-10說,

"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以弗所書 2:8-10)。

我們得救乃出於恩典,靠對耶穌的信心。當我們得救時,我們是 "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2:10)。僅有對耶穌的信念才能使我們被神接受。重生的到來,是因對基督的信心。但重生造就了新的生命,開創了生命的新方向。這並不是完美:那在成聖過程之後才能獲得。此乃新的方向 ── 新的生活方式 ── 一顆願意聽從基督的心!這便是我們經文所適用的地方,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馬可福音 8:34)。

覺醒,尤其是新生,在一個得到重生之人的心裡造成一種服從基督這一指令的渴望!如果沒有新生,就不會產生服從耶穌的渴望。但當神的聖靈做成祂的聖工時,那從上天而生的人絕對不會退縮,不會拒絕基督的命令。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馬可福音 8:34)。

雖然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對〔經卷〕默示這方面持有自由派的觀點,神卻向他揭示了這一〔捨己的〕真理。許多在默示方面持有更佳觀點的人,卻錯過了他所理解的這一道理。潘霍華是一位年輕的路德教牧師,曾因公開反對希特勒,結果在聯軍佔領德國的前幾天,被納粹党用絞刑處死了。當時他僅有39歲。在他寫的經典著作《作門徒的代價》(The Cost of Discipleship)一書內,潘霍華說, "當基督召喚某人時,祂召喚他來獻出性命。這種死有可能會像那第一批門徒一樣,使他們離家出走去侍奉祂;或者,這也可能會像路德那樣,迫使他離開修道院,進入世俗。但那每次都是同樣的死亡…我們每天都會遇見新的試探,而每天我們都要為耶穌基督的緣故忍受苦難。〔我們〕在〔爭鬥〕中所受的創傷與疤痕,乃是他參與了主十字架之苦難的標誌…那時,受苦變成了他作真正門徒的徽章。門徒不會超過他的主人。跟隨基督意味着passio passive–即受苦乃必經之道路。那便是為何路德把受苦當作真正教會的標記,並在為「奧葛斯堡宣言」(Augsburg Confession)所編的備忘錄中,也曾同樣地作出這一定義:教會乃是一個「為福音的緣故而遭受迫害、並忍受殘殺的」社會群體。如果我們拒絕背起十字架,拒絕從人的手中接受痛苦與鄙視,那我們便斷絕了與基督的交往,也不再跟隨祂了…早期基督徒的生活中充滿了如此的證據,顯明基督是如何使祂子民臨終時的垂死痛苦獲得轉化,並通過無法言喻的確據伴隨了他們。當他們忍受着最為殘忍的折磨時,他們卻享受到與主交往的極端喜樂和福分。擔待十字架成為征服痛苦的惟一道路。一切跟隨祂的人都會如此,因為主也走過這條路…每個基督徒的肩頭都置有一座十字架。每位基督徒都需面臨的頭一樣痛苦,便是要應召斷絕與世俗的一切牽連。與基督相遇的結果,促使你陳舊個體的死亡。一旦成為門徒,我們便交出自己與祂的死亡相結合 ── 我們將生命交給了死亡。當基督召喚某人時,祂召喚他來獻出性命" (Dietrich Bonhoeffer, The Cost of Discipleship, Collier Books, 1963年平裝版本,第99-101頁)。

我認識理查德•聞布朗(Richard Wurmbrand, 1909-2001)牧師。我們教會裡 有張他和他妻子的相片,抱着我們的孩子,並為孩子禱告,將他們獻給基督。我認識許多偉大的基督徒,其中包括我在華人教會的牧師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他是我人生中最偉大的牧師,而克里斯托弗•凱根博士(Dr. Christopher Cagan)則是我個人交往中的最偉大的基督徒。奧騰牧師(Pastor Herman Otten)則是神眼中的聖者,他為捍衛聖經而抵擋自由派的攻擊已超過50年了,這使他受到了無可比喻的苦難,並且在密蘇里宗教議會路德教派中失去許多朋友,我敬佩這樣的人── 即使我並非同意他的每一樣觀點。但至今為止,聞布朗牧師是我所遇見過的最偉大的基督徒。

聞布朗牧師是一位路德教派的牧師,他曾在羅馬尼亞共產黨的監獄中坐過14年牢獄,其中整整兩年是在獨人監牢內度過的。在那段期間,他不見天日、與世隔絕,他被人鞭打、下藥,且飽受中世紀式的折磨。他的身體曾因反复的毒打傷痕累累、血跡斑斑,燒紅的鐵筷子在他背上與脖子上留下了一道道的深痕,他在我們教會的時候,甚至無法站着宣道,因為他的腳在鞭打的折磨下變形了,在他寫的《在神的地下室》一書中,他說﹕"在一個特別的牢房內,我日復一日地聽大喇叭如此廣播說,

基督教已死了!
基督教已死了!
基督教已死了!

隨着時間的推移,我開始相信了他們連續幾個月所告訴我的﹕基督教已經死了。聖經預言到,會有一個離道反教的時代,我相信這時代已經來臨。然後我記起了抹大拉的馬利亞;也許這一概念超過了其它的一切,它解救了我的心靈免受洗腦毒素的最後階段、也是最致命的殘害。我想起她對基督的忠心,甚至當祂從十字架上呼喊「我的神!你為什麼離棄我?」時,她仍是忠心耿耿。之後,當祂的屍體放進了墳墓中,她仍在附近哭,直等到祂的復活。如此,當我最後相信基督教已經死去之後,我說,「即便如此,我還會信,而且我會在基督教的墓前哭,直到它復活為止,因它定會的復活」"(Richard Wurmbrand, Th.D., In God's Underground, Living Sacrifice Books, 2004, 第263, 264頁)。

我從來沒有為耶穌受過多少苦難,但當我就讀舊金山附近的美南浸信會自由派神學院時,最後兩年特別艱難。從情感上來講,我像是在客西馬尼園內。當朋友離開後我獨自一人時,有兩位不同的教授告訴我,如果我繼續這樣捍衛基督與聖經的話,我將永遠無法受到任何美南浸信會教會的僱用。講道學的教授格林博士告訴我﹕"你是一位優秀的宣道士,但是你招來了一個惹事生非的名聲,如果你想在一間教會裡任牧師,你必須馬上停止 [找麻煩]。" 這就像是在大學中有人告訴你, "如果你不馬上停止捍衛聖經,你就永遠找不到工作" 一樣。

我回到我宿舍的房間裡,穿上夾克,出去散了很長時間的步,從海上吹來的寒風令我發抖。我一直想着教授說的話﹕"你的名聲不好,你不會得到一間教會,停止捍衛聖經。" 散步到了半路,我對自己說﹕"讓他見鬼去吧(To H--- with it)! 得不着教會又能怎樣?無論發生甚麼事,我都要捍衛耶穌和祂的道!" 我知道我應該用其他詞句來說,但那天我正是這樣用粗話的對自己說的!約翰•羅凌博士(Dr. John Rawlings, 1914-2013)可能會說出這樣的話!路德(Luther, 1483-1546)也可能會這樣說!使徒保羅說: "我為他已經拋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 (腓 3:8)。有時候沒辦法有力地表達一種想法,我只能說: "讓他見鬼去吧!不論甚麼的代價, 我都不會停止捍衛基督與祂的道!" 我會把 "萬事看作糞土, 為要得着基督"。

你害怕失去的是甚麼?你害怕放棄的是甚麼?你為甚麼害怕捨己、並背起十字架來跟隨基督的呢?阻礙人的總是某種畏懼。你是否能將此畏懼 "看作糞土", 無論怎樣都來信基督呢?如果你能這樣做,你會成為神眼中一位特殊的人!

古時的教會稱那些為基督獻生的人為「烈士」。但那些像聞布朗牧師一樣在迫害中忍受了極度的折磨卻幸存下來的人則被稱作「承認信仰者」(Confessors)。聞布朗牧師就是一位「承認信仰者」。他捨棄了自己,擔起了自己的十字架來跟隨基督,即使他因此而忍受了極大的痛苦。你能這樣做嗎?你能把 "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 嗎?你能用萊斯博士最喜歡的歌曲來這樣說嗎?

耶穌,我今撇下所有,背起十架跟隨袮;    甘受藐視、艱苦、恥羞,心惟歡然作活祭。 前所追求、愛慕、盼望,一切雄心全敗亡;    但我景況何等寬廣,仍然有神與天堂。

在我們的歌頁上,那是第八首。請大家起立同唱。

耶穌,我今撇下所有,背起十架跟隨袮;
   甘受藐視、艱苦、恥羞,心惟歡然作活祭。
前所追求、愛慕、盼望,一切雄心全敗亡;
   但我景況何等寬廣,仍然有神與天堂。

任憑世界棄我嫌我,主,袮也曾被棄嫌;
   人面人心欺我騙我,惟袮永遠不欺瞞。
當你向我顯出笑臉,友雖生疏敵隨險,
我心平安,處之泰然,因我得見袮歡顏。

我所受的試煉苦痛,不過驅我到袮前;
   我的困難壓我愈重,天上平安愈甘甜。
有何憂愁能將我襲,當袮榮面向我顯?
   有何快樂能將我迷,若袮不在它中間?
("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 詞: Henry F. Lyte, 1793-1847)。

若你希望跟我們討論成為基督徒的事,請你離開座位,現在走到禮堂的後面去。凱根博士會領你到一個安靜的地方禱告。陳醫生,請為那些作出響應的人能夠得救而禱告。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馬可福音 8:34-38。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 (詞: Henry F. Lyte, 1793-1847)。


證道 / 宣道提綱

背起你的十字架

TAKE UP YOUR CROS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於是〔祂〕叫眾人和門徒來,對他們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馬可福音8:34)。

(馬太福音16:24; 路加福音 9:23)

I.   第一,現代反律法主義者否認說,這不會在真正的轉變
中發生,以弗所書2:8-19; 約翰福音 14:15, 24;
哥林多前書 4:20; 提摩太後書 3:5, 7。

II.  第二,那些真正獲得轉變的人,根本沒有問題相信這點,
哥林多後書 5:17; 哥林多前書 2:14; 哥林多後書 4:3-4;
哥林多前書 15:3-4; 以弗所書 2:8-10; 腓立比書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