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得人的「新」方法!

A "NEW" METHOD OF SOUL WINNING!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24, 2011

"神…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 些信的人"
       (哥林多前書 1:21)。

"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 (羅馬書 10:14)。


在我53年的傳道事工中,我曾嘗試過幾乎各種不同的得人方法。我曾在舊金山與西洛杉磯的街頭,以及在洛杉磯市中心的波星廣場(Pershing Square)宣過數百次道,卻從未見到一位失喪的人因此而進入教會逗留下來!我曾分發數以百計的福音單張,這沒有帶來任何切實的成果。我們的會眾發出了幾近一百萬張福音單張,可這也沒有為我們的教會添加任何成員。我們曾經去過洛杉磯各個地區,挨家挨戶向市民簡短地講解救恩的計劃、並與他們一同禱告,這僅為我們的教會贏得三四位忠實的基督徒。我曾在廣播上宣道超過一年多,這也沒有為我們的教會添加任何成員。多年前,我在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教一大群年輕人 "爆炸性的福音傳播"。我們雖將此付諸於行動,但最終這也沒有產生任何效果。沒有人因此進入教會待下來。我們也曾連續多年地做上門接送的事工,但仍舊沒有獲得持久的成果。

我並沒有說這些方法是錯誤的。我只是說這些方法沒有成效 ——至少在我多年實踐的地方是這樣的;洛杉磯、舊金山、萨克拉门托,在這些方法沒有成效。這些方法在郊區,或小型社區內,也許有效,但我知道在美國的大都市中,這類方法不能造就很多的基督徒。

最終,我們找到了一種能把一些未曾得救的罪人贏到基督身邊的方法。我把此新方法稱為 "以地方教會為中心的福音傳播"。我所指的是,我們不去使人同念一段 "簡短的禱告",然後對他們作 "隨訪 (following up)"; 我們的作法剛好相反。我們首先 "隨訪" 他們,之後才向他們宣講福音。也就是說,我們先把他們帶入教會中,然後他們再聽我宣講福音。

我們教會中的每一位成員,幾乎都是以此 "新" 方法被爭取到基督身邊的。我把這 "新" 字加上了引號,是因為這方法其實很古老。我知道在使徒行傳中有幾個個別的例子,一人向另一人傳講福音,而那聽傳道的因此得救;例如,腓利與埃塞俄比亚的太監、保羅與腓利比狱卒、彼得與哥尼流等例子。但我們不要忘記,腓利是一位任職的執事 (徒 6:5-6), 而彼得和保羅則身為使徒。腓利 (徒 8:5)、彼得、以及保羅都是宣道士,不是一般的基督徒。腓利在使徒行傳21:8中被稱作 "傳福音的腓利"。他是一位任職的執事,是一位傳福音的宣道人。雖然在個別的幾個地方,這些被神召的人獨自引導了人去信主,但在使徒行傳中得救的數千人中,絕大多數是在聆聽宣道時獲得轉變的 —— 包括五旬節那天獲得轉變的三千人,那天宣道的是彼得;在使徒保羅宣道時,有五千人獲得了轉變 (徒 4:4);傳福音的腓利在撒瑪利亞傳道,結果有一大群人在他宣道時獲得了轉變 (徒 8:5, 8);在彼西底的安提阿,眾多外邦人在聽了福音的宣揚後獲得了轉變 (徒 13:44, 48)。這些千萬民眾在聽道中獲得轉變之後,立刻組成了地方教會, "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 (徒 2:47)。因此,這方法在我來說是方法,談不上什麼創新

查閱一下基督教歷史,你便會發現,這歷代以來都是最常用的福音傳播方法:先把失喪的罪人帶入教會,然後向他們宣講福音。十七世紀的福音派牧師理查德•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說:

當神把得救的恩典施予人時,祂通常會借用某種恩典的渠道…這令人轉變的渠道之一, 便是在公眾聚集的場所 [教會] 中,使人聆聽侍奉基督的人宣講福音。"若沒有聽過基督, 他們如何能相信祂呢?沒有傳道的, 他們怎能聽見呢?"…從始至終展望經卷, 請看尋常人的轉變中, 有哪一例不是在神的道的宣講之下發生的? (Richard Baxter, 1657, A Treatise on Conversion, The American Tract Society, 第320, 321, 325頁)。

"神…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
      (哥林多前書 1:21)。

"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 (羅馬書 10:14)。

那種認為每一位基督徒都應該在失喪之人的門前傳講福音、領他們念一段 "簡短的禱告"、之後再去 "訪查" 他們的觀念,出自菲尼(Finney)的 "決志主義"—— 此概念產生於大約170年前。因為慕迪(Moody)採用了菲尼那種認為任何人在任何時間都能得救的理論,這迫使基督徒民眾,以簡短的福音講解和禱告,去引導罪人信基督。然而,時間與經驗告訴我們,這種作法很少有任何成效。這便是為什麼如今許多教會正逐漸放棄這種方法,並轉向某種超加爾文主義的方式,認為基督徒無需做任何事情去爭取失喪的罪人。作基督徒的只要來教會研讀聖經便足夠了!點擊此處閱讀我著的道文: "早期教會的傳道工作 —— 我們如今的典範!" 在此宣道文中,你將了解五點加爾文主義與超加爾文主義的不同之處。

當威廉•凱瑞(William Carey)向一個由牧師所組成的委員會提議說,他感到神要召他去印度傳教時,他受到了來自超加爾文主義者的壓力。委員會中的一位浸信教牧師站起來說:"小伙子,你給我坐下。當神想要拯救這些異教徒時,祂無需你我的干涉,也能辦成這事。" 這便是超加爾文主義者的態度。儘管他們如今派遣傳教士去國外傳教,恐怕許多這些改革派的牧師,對他們社區內失喪的民眾持有同樣的超加爾文主義態度。

伊恩•穆雷牧師是一位五點加爾文主義者。他說:"…很顯然,司布真傳教時對得人的重視程度,在我們這個時代並不常見[改革派] 教義的復興,並沒有帶來等同的福音傳播的復興。既然我們不接受超加爾文主義的教義,我們也應承認我們對另一種危險的警覺性不夠高:這危險就是對那所謂的教義一致性的關切,超過了對基督的熱愛、以及對失喪之人靈魂的關切。空洞無用的教義並非賞賜" (Iain H. Murray, Spurgeon v. Hyper-Calvinism,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5, 第xiv頁)。

我的意思是,我們應強調一種不同的全體外出傳福音的方式 —— 也就是差遣每個人外出,邀請失喪的人來到教會,來聆聽福音的宣講,因為

"神…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
       (哥林多前書 1:21);

"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 (羅馬書 10:14)。

司布真也曾建議使用這種方法,他說,

你如何才能贏得人的靈魂呢?讓我建議…把他們都帶入教會來聽神的道。此乃被多人忽略的職責…勸說〔他人〕來到作禮拜的場所;照看好他們…引導他們,說服他們…使他們沉浸在神的道中;有誰能知道其後果如何呢?啊,那是多麼美好的福分,如果…你本人辦不到的事 ——假如你作見證總是笨口拙舌的 ——你的牧師靠聖靈的能力卻辦成了,這也歸功於你說服一位朋友,走入了福音傳揚的爭奪場內 (C. H. Spurgeon, "Soul Winning,"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6, 卷XV, 第32-33頁)。

通過這種方式,司布真看到他的會眾帶領迷途的世人進入教會,聽到了福音的傳揚。是的, 聽他來宣講福音!牧師見會眾帶許多迷途世人到場聽道,他便會受到勉勵,將整篇宣道用來宣講基督的福音。有些人發現,我每星期日都宣講福音,他們感到很驚奇。我受激勵如此去做的原因,是總有會員帶些訪客來,我更見到每次禮拜中,總有一些迷途的世人來到我們身邊。

有人可能會認為,如此頻繁的福音宣講,以迷途世人為對象的宣道,會弱化教會中信主的聖徒;他們還認為,主日學的查經,甚至禱告會之後的經文指點仍然不夠,他們必須利用主日早上的禮拜時間來查經教導信徒,如此才能令信徒們成長堅強。但我發現,這是一種錯誤的概念。我所認識的一些最堅強的基督徒,正是在我們教會中,他們年复一年地每週聆聽福音宣揚。而我知道的一些最軟弱的基督徒,來自一些每週禮拜早上都作逐字逐句查經、卻從未利用整堂宣道來傳講基督福音的教會。

在司布真去世一百多年之後,他宣講的道文仍舊在出版發行,他的讀者不下成千上萬。然而,司布真講的大多是為了使人得救、傳揚福音的宣道。司布真總是充滿激情、全力以赴地去宣道,甚至在他病魔纏身、傳道事業接近尾聲時也不例外。萊斯博士說, "司布真終生都是一位牧師, 他從未以傳福音的宣道士自稱。然而,在他的事工中,得救的人不下成千上萬,以至令 [他的教會] '都城會幕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帶有 '靈网 (soul trap)' 的美稱," 因為有如此眾多的靈魂,在他教會中聽道而獲得了轉變 (John R. Rice, D.D., Why Our Churches Do Not Win Souls,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66, 第 68頁)。

啊,但願我們追隨以往偉大傳道家的足跡,願我們能效法眾使徒、理查德•貝克斯特、司布真,以及往日眾多宣揚福音的牧師們的榜樣。願神助我宣揚基督,直到我生命的最後一口氣!正如使徒保羅所講的,

"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 (哥林多前書 2:2)。

"神…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
       (哥林多前書 1:21)。

"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 (羅馬書 10:14)。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但願你能與我同工,盡你的全力把失喪的靈魂帶入我們教會來聆聽福音的宣揚!請我們一同唱此聖詩的副歌,《帶進來》。

帶進來,帶進來,
   帶他們離棄罪的領地;
帶進來,帶進來,
   帶那迷途的歸耶穌。
("Bring Them In" 詞: Alexcenah Thomas, 第19世紀)。

現在,我的朋友,如果你如今仍舊未曾獲得轉變,我們請求你來信靠主耶穌。祂為你的罪孽死在十字架上,灑下祂的寶血來清洗你的罪孽。祂又從死中復活來賜給你生命。祂如今正在上天神的右手邊為你禱告。快來投靠耶穌吧,祂一定會即刻拯救你!

如果你仍未得救,或你心中有些有關自己得救的問題,我和執事們會很高興來與你談幾分鐘話。請你走到聚會廳的後面去,跟隨凱根博士去一個安靜的地方,我們在那裡能方便地交談。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羅馬書 10:14-17。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Here Am I" (詞: Dr. John R. Rice, 1895-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