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早期教會的傳道工作–我們如今的典範!

EVANGELISM IN THE EARLY CHURCHES –
A MODEL FOR TODAY!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一年七月十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10, 2011

"耶穌叫了十二個門徒來,差遣他們兩個兩個地出去"
(馬可福音 6:7)。


雖然十二門徒跟隨耶穌僅有幾週的時間,耶穌卻毫不遲疑地差他們兩個兩個地出去傳道 (馬可福音 6:12)。即使在耶穌召他們的時候,耶穌就已定意 "差他們去傳道" (馬可福音 3:14)。你一定知道,這些門徒仍未具有深刻的靈修。你也一定知道,猶大未曾獲得轉變,多馬當時也沒有相信福音,而彼得後來曾試圖阻止耶穌上十字架。儘管如此,基督還是即刻差遣他們出去傳道!耶穌對彼得和安得烈說的第一件事情便是: "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他們就立刻捨了網,跟從了祂" (馬太福音 4:19-20)。

大約一年後,基督又指派祂的七十位追隨者, "差遣他們兩個兩個的在祂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 (路加福音 10:1)。請打開聖經,翻到路加福音第10章。請起立,聽我讀第一到第三節經文。

"這事以後,主又設立七十個人,差遣他們兩個兩個的在祂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就對他們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你們去罷!我差你們出去,如同羊羔進入狼群" (路加福音 10:1-3)。

請坐。

基督的做法,總是差他們兩個兩個地外出傳福音。我認為這也正是我們如今需要效仿的。請注意,這些被差遣的人都是新手,都不過是嬰兒般的基督徒;但祂仍然即刻遣送他們出去,沒有在遣送前花多年時間教他們研讀經卷!沒有!祂對他們說:

"你們去罷!我差你們出去,如同羊羔進入狼群"
      (路加福音 10:3)。

另一點要注意的是,基督囑咐這些缺乏經驗的年輕跟隨者應如何去祈求,並在經文第二節中明確地告訴他們:

"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
      (路加福音 10:2)。

祂對這七十位年輕的跟隨者說,要請求神派遣更多的工人去收莊稼!萊斯博士在他寫的一首感人詩歌中確切地體現了這點:

祈求那莊稼的主人,
   "請差收割手做工。"
人手不多,將誤收成,
   五谷豐登待入倉。
我來了!我來了!豐收之主,差我下田,
   願主聖靈,促我前行。
我來了!我來了!
   差我前往得些珍貴的靈魂。
("Here Am I," 詞: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基督在祂人間傳教的尾聲之前,對他們囑咐了同樣的事:

"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馬太福音 28:18-20)。

在馬可福音結尾處,基督說:

"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 (馬可福音 16:15)。

在路加福音結尾處,基督說:

"…人要奉祂的名傳悔改、赦罪的道,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 (路加福音 24:47)。

在約翰福音近結尾的地方,基督說:

"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 (約翰福音 20:21)。

基督被提升天之前的最後幾句話是:

"〔你們〕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使徒行傳 1:8)。

有一個人曾分裂他的教會,說這些命令僅對當時的使徒有效,現今的基督徒無需遵從。他披着超加爾文主義的外袍,引誘會眾離開教會跟隨他。他的作為沒有得到任何成果,因為曲解並且不聽從耶穌的訓誡之人,是得不到福分的。

雖然司布真是一位五點加爾文主義者,但他不是超加爾文主義者。你會看到,兩者之間有所不同。司布真如此說:

啊!我多麼希望如今的教會能聽到救主對他們說出這些詞句; 因基督的言詞是有生命力的言詞,不僅在當時具有能力,如今也同樣具有能力。主的指令具有永恆的效果;那不僅適用於使徒們,對我們 也同樣具有約束性;此擔子應落在一切信徒的肩頭,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 我們如今並非免除了那些起初跟隨羔羊的信徒所承擔的義務;我們面對的指令與他們的完全相同;我們的元帥要求我們像他們那樣能即刻並完全地服從這一進軍令 (C. H. Spurgeon,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1986 年重印, 卷VII, 第281頁)。

願我們都能與萊斯博士一同說,

我來了!我來了!豐收之主,差我下田,
   願主聖靈,促我前行。
我來了!我來了!
   差我前往得些珍貴的靈魂。

在 "大宴席" 的比喻中耶穌說:"你出去到路上和籬笆那裡,勉強人進來,坐滿我的屋子" (路加福音 14:23)。在 "婚宴" 的比喻中,耶穌說:"所以,你們要往岔路口上去,凡遇見的,都召來赴席" (馬太福音 22:9)。

耶穌設立在耶路撒冷的地方教會當真地遵從了祂外出傳教的命令。在五旬節之後的幾個星期內,大祭司如此抱怨說:"你們倒把你們的道理充滿了耶路撒冷" (使徒行傳 5:28)。接着, 從使徒行傳5:42中我們得知: "他們就每日在殿裡, 在家裡, 不住的教訓人,傳耶穌是基督"。在使徒行傳6:1 中我們讀到: "門徒增多。" 之後, 我們在使徒行傳12:24 中讀到: "神的道日見興旺,越發廣傳"。萊斯博士說:

      執事菲利普去撒瑪利亞宣道。我們從使徒行傳8:6內得知, "眾人聽見了…就同心合意地聽從他的話。" 又一次在第12節中: "及至他們信了腓利所傳神國的福音和耶穌基督的名,連男帶女就受了洗。" 神的大能如此奇妙的展現、以及民眾如此轉變信主,在新約內是常見的事。
      其實,使徒行傳9:31說, "那時…教會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聖靈的安慰,人數就增多了。"
      教會的 "人數就增多了," 也就是說,獲得轉變的人數增多了,教會成長起立。那便是新約內〔教會〕通常所處的狀態,其中的基督徒天天外出作見證,努力贏得每個他們接觸到的人 (John R. Rice, D.D., Why Our Churches Do Not Win Souls,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66, 第25頁)。

萊斯博士接着說:"儘管受着逼迫,又處於世俗、盲目的世人中間,他們贏得了許多人…新約教會的奇異成長,幾乎是我們無法領會的。瓦諾克在他的《新教徒傳教史》(Warnock, History of Protestant Missions) 一書中指出,於一世紀末期,在五旬節之後 [六十七年], 基督徒的人數大約是20萬。他說,在第三世紀末期,基督徒的總數達到了八百萬 —— 儘管他們處在極端的迫害下,有數千人成為烈士。儘管羅馬帝國在各地進行着血腥的迫害,基督徒的人數卻曾達到了羅馬帝國總人口的十五分之一![既每15人中就有一個基督徒]。儘管司提反、雅各、以及其他多位信徒都在耶路撒冷殉難,被逼迫 '直到死地,無論男女都鎖拿下監' (使徒行傳 22:4); 儘管保羅受到囚禁,並幾乎遭謀殺,成千上萬的猶太人仍舊成為基督徒。尼祿王(Nero)將使徒保羅與其他門徒斬首。儘管在他如此血腥的迫害之下,並且在哈德良(Hadrian)的手下,尤其在安东尼•庇护、马可•奥勒留 (Antoninus Pius, Marcus Aurelius), 以及塞普蒂默斯•塞佛留斯 (Septimus Severus) 的逼迫下,福音傳播的燎原烈火仍舊在持續蔓延着。沃克曼(Workman)說:

      在〔起初的〕兩百年中,作一位基督徒意味着極大的自我否認,要加入遭受歧視與迫害的群體,並要逆水行舟地與時尚偏見作對,成為當權政府禁固的對象,甚至可能隨時面臨坐牢與處死的危險 —— 而且是最為恐怖的死亡方式。在那兩百年中,一切希望跟隨基督的必須數算代價,並情願付出此代價… 付出自由與生命的代價。在那兩百年中,甚至連承認信奉基督都被認為是有罪的"
       (萊斯, 同上, 第27-28頁)。

萊斯博士還說:"在極端仇視的環境中、面臨強烈的憎惡、迫害、以及眾人 '[心靈]門坎的關閉';就在這些不利的因素之下,新約基督徒們持續着他們驚人的福音傳播工作。如今教會的福音傳播工作能否與新約內的說教與實踐相比較呢?" (萊斯, 同上)。"與新約教會和當時的基督徒相比,如今的教會與基督信徒們簡直是敗得一塌糊涂,以至無地自容了" (萊斯,同上,第29頁)。

萊斯博士再次說道:"僅有竭盡全力地努力才能達到新約福音傳播工作的標準…我們屬血氣的本性使我們傾向於偏離對主令的完全遵守,從擁有一顆炙熱的積極心變得不冷不熱,以至於在從事神的事業上缺乏熱心"。就如一首很好的老歌中所寫的那樣:

主啊,我心徘徊不定,
極易脫離我救主。

因此,我們教會需要不斷地恢復熱情、恢復對失喪之人的愛心、重振神施予我們的大能。除了全力以赴的得人努力之外,沒有什麼能夠達到新約式福音傳播工作的標準" (萊斯博士, 同上, 第149-150頁)。

我知道有人會說,萊斯博士強調的人人出去傳福音的方法 "行不通。" 有些人轉向了超加爾文主義 —— 不是五點加爾文主義 —— 而是超加爾文主義,其教義說,你無需向失喪的人傳教,因為神將會以祂全能的恩典廣傳福音,不需基督徒的干涉。喬治•懷特菲德 (George Whitefield)、威廉•凱里 (William Carey)、司布真、以及其他傑出的得人者,均是加爾文主義者,但他們並非超加爾文主義者。他們相信人人都應 "做傳道的工夫" (提摩太后書 4:5)。我希望每位改革的牧師都能讀伊恩•穆雷著的《司布真反對超加爾文主義》一書 (Rev. Iain H. Murray, Spurgeon v. Hyper-Calvinism,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5)。請點擊此處訂購。這是一本非常好的書,它能令你得到啟發、感到溫暖,使你恢復向失喪之人傳福音的熱情!

萊斯博士督促基督徒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傳福音的工作之中。他的督促沒有錯。問題出在多數聽從他的教會沒有花足夠的時間來輔導他們帶到教會的失喪民眾。他們通常讓這些人念一段 "隨口的禱告", 並給他們施洗,根本不進一步花時間確認他們是否有悔改、是否有信靠基督獲得真正的轉變。凱根博士和我合寫了一本有關 "決志主義" 問題的書,你可點擊這裡免費閱讀:《當今的離道反教: 決志主義如何毀壞了我們的教會》(僅有英文, Today's Apostasy: How Decisionism is Destroying Our Churches)。

切莫把嬰兒與洗澡水一同潑掉!我完全同意這些引自萊斯博士的語句。我們需要重溫早期教會對傳福音的熱情,並跟隨他們的榜樣!讓我們把精力花在向失喪之人傳福音之上!在給他們施洗之前,讓我們非常謹慎地確信他們已獲得了真正的轉變!尤其讓我們牢記基督的命令:

"你出去到路上和籬笆那裡,勉強人進來,坐滿我的屋子"
      (路加福音 14:23)。

讓我們起立同唱奧斯瓦德•史密斯博士的那首偉大歌曲 —— "傳福音!傳福音!"。

請賜此時警句 —— 那振作之詞、鏗鏘之言,
那火熱挑戰的語句﹕或待沉淪、或去征戰!
號召喚醒沉睡的教會,來響應主迫切的請求。
指令已出、萬軍興起!此警句便是: 快傳福音!

宣道士現正以主名向世界歡快地傳揚,
呼喚聲響徹長空﹕快傳福音!快傳福音!
向滅亡之人、墮落的種族,高唱福音恩典;
向躺臥在黑暗中的世界傳福音,去傳福音!
   ("Evangelize! Evangelize!" 詞: Dr. Oswald J. Smith, 1889-1986;
       調用: "And Can It Be?" 查 衛司理曲, 1707-1788)。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路加福音 9:1-6。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Here Am I" (詞: Dr. John R. Rice, 1895-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