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美國已經完了!

AMERICA IS DONE AND DUSTED!

海羅伯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主日,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November 28, 2010

"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就是你被秤在天平裡,顯出你的虧欠" (但以理書 5:26-27)。


我知道有人會認為,以西結書38:13中的 "少壯獅子" 指的是以前包括美國在內的英國殖民地。英國紋章上畫有獅子,以此人們說英國是老獅子,而它從前管轄的殖民地是少壯獅子。可這推斷極其含糊,我非常懷疑這 [預言] 是否包括了美國在內。就算包括了美國,經文也指出 "少壯獅子" 已經衰弱,再也沒有能力阻止「歌革」。"少壯獅子" 所能做的僅有抱怨,卻完全無法阻止「歌革」對以色列的攻擊。

如何會這樣呢?美國這樣一個超級大國,為什麼變得如此敗壞?就算在聖經預言中對其有所提及,它也不過是一個弱小的無名之輩而已。我相信,美國現在已開始從世界強國的歷史舞臺上退出!正如神對國王伯沙撒所說的一樣:

"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 就是你被秤在天平裡,顯出你的虧欠…你的國分裂,歸與瑪代人和波斯人" (但 5:26-28)。

但以理書第五章內記載了巴比倫的滅亡。

國王伯沙撒準備了一場淫亂的宴席。他與千百位貴賓佳麗一同來縱欲狂歡。當他們都酒意十足時,國王想起用他父親從猶太人的耶路撒冷聖殿內偷來的金銀器皿助興。這些器皿是專門獻給耶和華的,但國王卻用這些器皿來飲用俗酒。然後,這些崇拜偶像的人一邊用這些聖潔的器皿喝酒,一邊嘲笑神。國王的王子、貴族朋友、眾妻妾們也一同與他放肆狂笑,嘲弄以色列的神,吹噓自己的偶像。宴會中的 [嘲笑] 聲越來越大,人人越發肆無忌憚。

我猜想當時的情景如此:有位女人突然尖聲高叫起來,使所有目光都轉向那靠近國王的牆壁。當場即刻一片寂靜,因他們看到 "人的指頭" 正在牆上書寫 (但 5:5)。當國王看見沒有身體的手指在牆上寫出下列字句時,便嚇得臉色鐵青、雙膝相碰﹕

"彌尼,彌尼,提客勒,烏法珥新" (但以理書 5:25)。

國王極其驚恐。他不知道這些字的含義。他是一個非常迷信的人,無疑認為那是鬼魂或幽靈的指頭,並沒想到那是神的指頭。我認為,那是化為肉身之前的基督的手指。國王不懂這些字句的含義,

"[他] 大聲吩咐將用法術的、和迦勒底人、並觀兆的領進來 (但以理書 5:7)。

但是,他們之中沒有一個能夠向國王解釋這些字的含義。最終,皇后提醒國王,猶太人但以理能解讀牆上的字。

但以理當時沒有參加這糜爛的狂歡活動。國王把但以理傳來,他讀完那些文字之後,便向國王解說了其中的含義:

"所寫的文字是:彌尼,彌尼,提客勒,烏法珥新。講解是這樣:彌尼,就是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提客勒,就是你被秤在天平裡,顯出你的虧欠。毘勒斯 (即「烏法珥新」的單數式), 就是你的國分裂,歸與瑪代人和波斯人" (但以理書 5:25-28)。

我母親曾常用這句諺語﹕"字已寫在牆上了",意味着不祥之事即將臨頭。

"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 就是你被秤在天平裡,顯出你的虧欠" (但以理 5:26-27)。

我相信這些詞句此刻剛好適用於美國。

要知道,我平生一直都是一位愛戴美國的公民。美國國旗每天懸掛在我們家門前的旗杆上。在我寫這篇道文時,我觀望着我書桌對面華盛頓與林肯的半身塑像。他們是美國最偉大的兩位總統。我桌上還有一副福特、里根、尼克松、乔治•H•W•布什總統、連同他們的妻子並肩站立時所拍的相片,他們正在參加位於加州Yorba Linda市的尼克松總統圖書 (紀念) 館與出生地 (Nixon Library and Birthplace) 的開幕剪彩典禮。我終生都很愛美國。目睹在美國正在發生的事情令我痛心無比。但出於對神的坦誠,我必須講,下列這些可怕的字句似乎比以往更加適用於這個國家了:

"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 就是你被秤在天平裡,顯出你的虧欠" (但以理 5:26-27)。

著名福音派神學理論家亨利博士 (Dr. Carl F. H. Henry) 在他著的《偉大文明的黃昏﹕滑向新異教主義》(Twilight of a Great Civilization: The Drift Toward Neo-Paganism, Crossway Books, 1988) 一書中說道: "我們生活在一個偉大文明的黃昏時期,處於現代文化的衰敗之中… 我們的世代已失去對神真理的了解…以及對神真道的敬佩。因此虧缺,我們正迅速地退化回到異教信仰中。野蠻人再次活躍起來;你可以在如今時代的節奏中聽到他們隆隆的呼聲與隱隱的喧鬧…那些野蠻人正在揚起這衰亡文化的塵埃、並在癱瘓的教會陰影下潛步而行" (同上, 第15,17頁)。

幾年之後,在呂文斯基醜聞期間,亨利博士說:"…令人羞恥的懲罰如今已降到總統和國家的頭上。我們應把國旗降到比半旗還低,宣告於眾,公開地承認如今正是非常恰當的悲哀時刻,[因我們] 已變成了一群迷途的民眾" (Carl F. H. Henry, Ph.D., "Lowering the Flag," World Magazine, January 30, 1999, 第33頁)。亨利博士在1999年所說的話如今更加適用了。

財經新聞評論家麥克斯•凱瑟 (Max Keiser) 於二○一○年九月十三日,在World Net Daily的標題為 "《美國已經完了》(America is Done and Dusted)" 的採訪中,對我們的經濟持有悲觀的看法。凱瑟先生說:"經濟與市場已經垮了"。他們問他: "如果…共和黨在十一月選舉中獲得壓倒性的勝利,這情形是否可得到緩解"?他回答道:"有什麼區別嗎?沒有!…無論是誰當政都一樣。無論是民主黨或是共和黨在掌管國會, 美國仍將被掃入歷史的垃圾箱內…當一切結束後,「經濟大蕭條」與此相比…將被視為美國歷史中的美好時期"。當我說美國已經完了,我指的是從1776到2008年。一切都玩完了;樹倒胡猻散…從墨西哥到加拿大,只剩下支離破碎的 [文明] 廢墟。有多少個州已經破產了?他們連…修路的資金都不夠;他們也付不起教育年輕人的開支。確實所剩無幾;一切只是個空架子而已 (摘自Vox Day 對麥克斯•凱瑟的採訪)。

"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 就是你被秤在天平裡,顯出你的虧欠" (但以理 5:26-27)。

如果你認為凱瑟先生的觀點太過偏激,那你便應讀一下朱科曼先生 (Mortimer B. Zuckerman) 在《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2010年12月刊, 第80頁, www.usnews.com) 中所發表的社論。朱科曼先生是那份極受尊敬的期刊的總編輯。他那篇社論的題目是,「目睹美國的衰敗與垮台」("Watching America's Decline and Fall")。

"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 就是你被秤在天平裡,顯出你的虧欠" (但以理 5:26-27)。

最終來說,美國衰敗與垮台的原因處於靈界之中。美國背棄了神;祂如今已開始離棄我們。通過「決志主義」的邪說,我們允許美國的教會中充滿了不信之眾。我們僅為追求物質享受生活,而不是為了神。我們眼看着五千四百萬嬰兒,在他們的母胎中遭屠殺 (英文: 釘十字架), 而教會卻沒有作出任何有效的抗議。五千四百萬呀!這比希特勒在「大屠殺」中用毒氣殺害的猶太人還要多九倍 ——整整九倍!可我們的教會卻對此默不作聲!那些基督教界的領袖在哪裡?為什麼葛培理 (Billy Graham) 或其他領袖沒有站出來阻止這場大屠殺,猶如馬丁路德金出來阻止種族隔離那樣呢?在這美國大屠殺當中,那些福音派主流的領袖都在哪裡?他們無疑沒有像馬丁路德金那樣為阻止種族隔離而坐牢。他們正在賺錢和享受人生!他們對自身安全與致富的關切,遠遠勝過了他們對這些受害嬰兒的憂慮,更不要提他們因崇尚物質主義與懶惰而觸犯的神了!

我們如今生活在一個遭受神懲罰的國度之中。正如亞伯拉罕•林肯在美國內戰期間所講的,

我們忘卻了在和平期間 [神]恩賜的雙手是如何佑護、滋潤了我們, 如何令我們成長強壯;出於自己內心的詭詐,我們虛榮地想象着, 這一切福分都來源於我們自己的聰慧與美德。我們已變得如此傲慢,不願再向造我們的神作禱告了。

林肯說得非常正確。在內戰期間 (1861-1865) 美國眾多教會因受許多「假傳教士」和菲尼 (Charles G. Finney, 1792-1875) 所傳揚的「決志主義」的影響,其中已充滿了多重謬誤。成千上萬的民眾僅因他們作了 "決志" 而成為教會的成員 —— 並非因他們獲得了真正的轉變 (請點擊閱讀我的道文, "決志主義、加爾文主義、與現今的離道反教!)。

你我無法阻擋美國的沒落。那些認為我們能夠通過禱告來改變此進程的人,我認為他們錯了。美國將不會再有全國性的復興,因為這已太遲了。正如神對先知以西結所講的,

"雖有挪亞、但以理、約伯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救,只能…救自己的性命" (以西結書 14:20)。

在此邪惡的、遭神處治的世代中,我們每人都應為自己靈魂獲救而擔憂。當我們正在失去自己的國家時,千萬不要喪失你本人的靈魂!

"你們要努力進窄門。我告訴你們,將來有許多人想要進去,卻是不能" (路加福音 13:24)。

要努力獲得真正的轉變 (請點擊這裡來讀我的宣道, "真正的轉變").

你必須被神的靈帶入地方教會。你必須聽到福音的宣揚,通過聖靈接受信息。也就是,你必須通過神的靈聽到、並接受福音,就是耶穌如何代替罪人死在十架上來償還他們的罪債;然後,祂又如何為使罪人獲得新生,以骨肉之軀從死中復活了。你必須在神的靈催促下,因自己的罪而深感自責。你必須被神的靈引到耶穌基督那裡,因爲祂如此說:

"若不是…父吸引人, 就沒有能到我這裡來的" (約 6:44)。

我們生活在一個遭罪孽詛咒的世界中, 處在一個受全能之神懲罰的民族內。

"[主] 說: 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 (哥林多後書 6:17)。

離棄世俗,進入教會;信靠神的兒子耶穌吧。每次教會的禮拜都來參加。每星期日都來教會。切莫在 "節假"期間錯過教會。不要在聖誕節與新年期間周圍亂跑。遠離「節期的顛狂」與拜金主義。切莫在聖誕夜與聖誕星期日錯過禮拜;新年夜來教會度過 —— 無需去參加那些瘋狂的晚會!逃避神即將傾瀉在我們國家頭上的憤怒。

那首內戰時期的老歌 "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 在現今有了新的含義。全能之神確實 "已抽出祂的怒劍,發出閃閃的光芒" 來與美國作對!

"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他一同有罪,受他所受的災殃" (啟示錄 18:4)。

千萬要從美國的物質主義與罪孽中走出來進入教會,進入神的兒子 —— 耶穌基督之內!

請大家起立,一同唱歌頁上的聖詩第七首,《共和國戰歌》("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神不需要美國。當我們 "被掃入歷史的垃圾箱" 之後 (同上, Max Keiser), 祂的真理仍將繼續行進下去。

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主降臨的大容光,
   祂正踏盡一切不良葡萄使公議顯彰;
祂已抽出祂的怒劍發出閃閃的光芒,
   祂真理在進行。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榮耀!榮耀!哈利路亞!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祂真理在進行。

救主號角聲已吹響要我們繼續前進,
   祂正坐在榮耀寶座上審判世人的心;
我的靈速回答主,我的心在祂面前歡欣!
   真神正在進行。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榮耀!榮耀!哈利路亞!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祂真理在進行。
("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 詞: Julia Ward Howe, 1819-1910)。

(證道 / 宣道結束)
你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中文宣道文稿〕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 (Dr. Kreighton L. Chan) 領讀經文:但以理書 5:1-6。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 (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 獨唱﹕《共和國戰歌》
("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 詞: Julia Ward Howe, 1819-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