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3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美国是否被神放弃了?

HAS AMERICA BEEN GIVEN UP BY GOD?
〔Simplified Chinese〕

荣誉牧师海罗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主日下午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授之课
A lesson taught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February 21, 2021

授课前所唱的圣诗:《为你,我的国家》
       (词 Samuel F. Smith, 1808-1895; 第1, 2, 4段)。

“公义使邦国高举; 罪恶是人民的羞辱” (箴言14:34)。


罗伊·布兰森博士(Dr. Roy L. Branson)说得很对:

1948年,美国最高法院非法禁止在该国学校中使用神的道;最高法院没有权利这样做,这直接违反了宪法以及我们所有开国先父的原意、话语、和作为
(Roy L. Branson, Jr., Th.D., Ph.D.)。

在1948年之後的这些几年来,法院将基督和圣经在所有公共场所里定为非法化。政府和机构已将神从美国排除(同上)。

从美国建国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为止,美国赢得了我们打过的每一场战争。 但是,自从圣经和神从公立学校被禁止以来,我们没有赢得过一场战争。朝鲜战争以僵局结束。越南战争是一场可以在几周内得赢的战争。但是有许多叛徒(例如简·方达, Jane Fonda)给我们带来了可耻的投降。

美国是在什么时候停止赢得胜利的呢?这始于1948年,自从我们把基督和圣经从学校里排除之後的第一次战争。

接连不断的灾害

1967年,布兰森博士听到拉金博士(Dr. B. R. Lakin)的一句话:“如果神不审判美国的话,祂就必须使所多玛人和蛾摩拉人复活、并向他们道歉。”约翰·莱斯博士(Dr. John R. Rice)也说过类似的话。在我看过的一个电视特辑中,葛培理也这样说。“美国沉浸在那些古代民族犯过的所有罪恶中。”布兰森博士说:“今天的美国的邪恶程度,比起拉金博士的那个时代要超过高一百倍。”

布兰森博士说:“过去二十年来,自然灾害的发生频率似乎有所增加。大洪水、暴风雨、地震、火灾、和破坏性龙卷风席卷了我们国家的许多地区。”今天早上我打开快递到我们家的报纸,我读到了德克萨斯州发生了严重的寒灾。为什么是德克萨斯州?浸信会是德克萨斯州最大的宗教团体。但是奎斯维尔博士(W. A. Criswell)已经去世了。他肯定会同意布兰森博士的话。我认识奎斯维尔博士。我知道,他会认为这寒灾降临德克萨斯州,是因为神对在那里的浸信会信徒的惩罚。他们让他们的教会腐败了。他们和老底嘉教会一样冷淡。

在美国这里最严重的罪之一是带头的福音传教士,例如吉米·斯瓦加特(Jimmy Swaggart)、杰里·法威尔(Jerry Falwell)、杰克·海尔斯(Jack Hyles)、和拉维·撒加利亚斯(Ravi Zacharias)等人。

然後出现了卡特里娜飓风。卡特里娜飓风席卷新奥尔良的那一周,恰好是新奥尔良举行?同志骄傲?运动游行的时间。

布兰森博士说:“美国侮辱了神,所有祂离开了。当神离开时,祂的耐心一起离开了。”

这些审判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这是从1948年开始的,自从我们把基督和圣经从对孩子的培训和教育中删除後开始的!

共产主义者使福音派人士害怕。如今,民主党由像 贺锦丽(Kamala Harris)的共产主义者控制。他们控制国会两院。他们正在迅速采取行动,把更多对共产主义友好的法官置入最高法院。

我的儿子卫斯理担心共产主义者会闯进我们的家,因为我们公开支持川普总统。那会发生吗?有可能会!

我知道川普总统在第一次辩论中的表现不佳。拜登说他是一个“小丑”。我们需要像里根或丘吉尔这样的人,而不是小丑!正是在那时我知道川普会输,而共产主义者/民主党将会接任。

日常生活会回到“正常”状态吗?我不这么认为。我们已经(有可能永远)失去了我年轻之时所认识的美国。

请起立再次来唱我们的圣诗。

为了你,我的国家,甜美的自由之地,我为你歌唱;
我先辈们死去的土地,朝圣者们自豪的土地,
在每一处山岗,让自由回荡!

你,我的祖国,自由勇者的土地,你的名字是我所爱;
我爱你的岩石和小溪,你的树林和遍布圣殿的山;
我的心因欣喜而颤动,如天上之心。

为你,我们祖先的神,自由的缔造者,我们为你歌唱。
让我们的土地永久光明,以自由的神圣之光,
以你的大能保护我们,圣神吾王!—《为你,我的国家》
(“My Country, ‘Tis of Thee” by Samuel F. Smith, 1808-1895;
第1, 2, 4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