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3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你无法在神学院里学会如何有爱心!

YOU CAN’T LEARN COMPASSION IN A SEMINARY!
〔Simplified Chinese〕

荣誉牧师海罗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一年一月十七日主日下午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授之课
A lesson taught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January 17, 2021

授课前所唱的圣诗:《以爱相连》“Blest Be the Tie”
       (词:John Fawcett, 1740-1817; 第一、二、四段)。


我所知道的东西,大部分是从我敬虔的牧师林道亮博士那里学到的。我从他那里学到的其中一件事,是留在一个地方。请把圣经翻开到哥林多前书15:58。

“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哥林多前书15:58)。

那节经文我遵守了超过45年,就在洛杉矶市中心内。因为我遵守了那节经文,有许多福分赐给了我。如果我离开了的话,我将不会遇到我的妻子;她是做牧师的在这世上能有的最优秀的妻子。

但是也有坏事。我们的教会经历了四次主要的分裂。我总是为此自责。我以多种方式尝试做一位更好的牧师。但是结党和分裂仍在继续。最终,神向我显明,市中心的人在文化上无法支持强壮的教会。事实证明,在数百年後的今天,洛杉矶市中心只有一间强壮的西语裔教会 — 而市内只有一间像样的黑人教会。

我快八十岁时,主才明确地向我显明,是时候把我们的教会搬到文化更优良的地方了。这事的催化剂,是我成了癌症患者。每周有三名年轻的执事候选人来到我的家庭办公室与我一起祈祷一个小时。一位是黑人。一位是西语裔人,一位是华人。不久,西语裔男子和黑人男子离开了。只有华人男子留下来。

我记得阿摩司书中的一节经文,“主耶和华若不将奥秘指示他的仆人─众先知,就一无所行”(摩3:7)。

以下是神显明给我的。请把圣经翻开到马可福音6:11。

“何处的人不接待你们,不听你们,你们离开那里的时候,就把脚上的尘土跺下去,对他们作见证”(马可
福音6:11)。

後来保罗和巴拿巴也行了同样的事:

“二人对着众人跺下脚上的尘土,就往以哥念去了”(使徒行传13:51)。

请记住,我这样做并非感情用事,也不是一时从动所做的决定。我花了45年的时间才决定这样做的。就如同发生在加略人犹大身上的事一样,当陈群忠成为“撒但就进入了他的心” 的陈氏後,催化剂就来了;他便去谘询了大祭司(路22:3)。因此,撒但进入了陈氏,他去找约翰·沃得利普,背叛了我。

为什么陈氏如此讨厌我,以至于他被魔鬼误导了?耶稣说:“他们无故恨我”(约15:25)。耶稣又说:“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们”(约15:20)。

几周前,我的爱妻伊丽娅娜染上了冠状病毒。她在医院呆了几天。现在她在我们的客人卧室隔离。我出色的儿子卫斯理以我们的名义替我们行事。

前一天晚上,我打电话给陈氏和沃得利普,请他们为她的祈祷。陈氏挂断了我的电话。沃得利普拒绝给她打电话。我禁不住哭了一晚,感到孤独和痛苦。我唯一的安慰是圣经。

BBFI的传教士中唯一给我爱妻打电话的是罗素·戈登(Russell Gordon)博士。给她打电话的其他宣道士,一位是神召会的,另一位是美南浸信会的。还有一位是罗马天主信徒。所有原教旨主义的宣道士都很冷漠并疏远。愿神怜悯他们。耶稣说:

“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13:35)。

自从初中以来我就已经认识罗素·戈登,如今已有65年了。当他给我妻子打电话并为她祈祷时,她很高兴。陈氏和沃得利普对她冷漠,这让我感到很难过。有人告诉我这是因为她是西语裔人。我希望事实并非如此。但愿神原谅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妻子的名字叫伊丽娅娜。她的手机是(818)645-7356。请在下午1:00至5:00之间给她打电话。

沃得利普向刻勒遁提议,让他就读约翰·麦克阿瑟的神学院。就算他去了,他会学会如何为生病的妇女祷告吗?耶稣说:

“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马太福音24:12)。

难道我们已经在大灾难中了吗?也许罗森肃尔(Rosenthal)毕竟是对的!也许我们已经处于大灾难时期!或许这些冷漠的宣道士已经在他们心中接受了 “兽印记”!

你在神学院内学不会如何爱其他基督徒。陶恕博士说:

“学习神学不需要虔诚。其实,我好奇在地球上的任何神学院中所教导的东西,是否有海盗或骗子学不会、而仅有虔诚的基督徒才学得会的东西”(Man: The Dwelling Place of God, 第 56页)。

感谢你,陶恕博士!

我是我们教会的创始牧师。我和我的妻子在我们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教堂里呆了近五十年。在这段时间里,我的妻子和我们的孩子一直是我最大的支持。

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们教会的副牧师陈群忠与约翰·沃得利普举行了秘密会议,沃得利普鼓励他分裂我们的教会。

我妻子的压力变得很大,她的健康恶化了,染上了冠状病毒。

陈氏和沃得利普导致我们教会的50余人与陈氏一起离开,这使她更加痛苦。为了避免分裂,我辞去牧师的职位,并将该职位交给克里斯托弗·凯根牧师,博士(Rev. Christopher L. Cagan, Ph.D., M.Div., Ph.D),而我被任命为“荣誉退休牧师”。

教会分裂带走了约一半的人,不久後我的妻子便入了院。我给一位美南浸信会的的朋友打电话。在电话里他哭了,他为我的妻子祈祷。我的压力很大,以至于给陈氏打电话,请他为我妻子的祷告。他猛地把电话挂了。我是如此的沮丧。我在夜里哭泣。

请把圣经翻开到哥林多前书13:1。请起立,我来读经。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 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甚么。 我若将所有的賙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 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讲的也有限, 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 我作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 我们如今彷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哥林多前书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