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3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我们旧的教会失败了 —
但我们新的教会将会成功!

WHY OUR OLD CHURCH FAILED –
BUT THE NEW ONE WILL SUCCEED!
〔Simplified Chinese〕

荣誉牧师海罗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年十二月六日星期日下午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授之课
A lesson taught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December 6, 2020

授课前所唱的圣诗:
《十字架精兵莫怀疑》 (词:Dr. Isaac Watts, 1674-1748;
第 1, 2, 4段)。

“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强壮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以赛亚书40:30, 31)。


我就快80岁了,我的一生大致看来似乎是失败的。这是我到目前为止失败的原因:我受的训练和我一同做事工的人不答对。以下是我的一位学生给我写的信,我曾经在他所在的教会那里接受培训:

“1960年代,我在第一华人浸信会里长大,海罗伯博士当时正在做青年牧师的工作…每当我去教会,他或是做教师或做宣道士。他曾是我的主日学教师、青年教会宣道士,他带领了星期五晚上的男子团体 — 皇家大使(the Royal Ambassadors)…多年来海博士不断奉献的精神启发了我和其他许多人…”

那是1960年代。我宣道的对象全部是华人。我在1960年代学到的一切,都是和华人学生在一起的时候 — 在嬉皮士运动改变我们的文化之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机如今已能下载我们的宣道。
请您到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点击有 "APP" 字的绿色按键。
照显示中的指点去做。 然后只要
点击按键时,你便可得到
我们宣讲的道文、视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 第一,旧的教会失败的原因。

然後我被派到旧金山附近的神学院。我被派遣进入到嬉皮士的反文化潮流中。而且我没有准备好迎接这个文化冲击!我在那之後接触到的年轻人,与我在1960年代的华人教会里接触到的年轻人截然不同!

我完全没有准备好迎接嬉皮士文化思考和行事的方式。我用了近50年的时间才杜绝了嬉皮士一代的观念。例如,嬉皮士文化之前的年轻华人从未反叛过我。但是,我现在接触的人,总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反抗我。

我终于意识到,我没有接受过 能够有效地去向拥护新文化的嬉皮士传教的训练!事实上,神起初没有召我向他们传道!神召我、并训练我向华人传教 — 而不是那些被嬉皮士文化毁了的人。

神的道中有描述嬉皮士文化。请把圣经翻开到箴言30:12-14。

“有一宗人,自以为清洁,却没有洗去自己的污秽。有一宗人,眼目何其高傲,眼皮也是高举。有一宗人,牙如剑,齿如刀,要吞灭地上的困苦人和世间的穷乏人”
(箴言30:12-14)。

那种文化造就了沃得利普、陈氏、约翰·凯根、以及街道上的动乱、一次接一次的教会分裂!

最终,在经历了几乎50年的教会分裂後,神向我显明,我必须返回到我曾经受训练的传道对象:剩余的美国年轻华人!于是我辞去了我们市中心教会的牧师职位。我最终跺下了我脚上的尘土,离开了洛杉矶的市中心文化。

林道亮博士说:“那会众中有许多人没有永生;他们为特权争抢,但却推辞其责任…他们‘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提後3:7)”(林,第38-39页)。林博士更进一步说:“我们决不能允许任何有毒或有伤害性的细胞在我们体内存在。我们应该毫无例外地把这些有害的细胞完全除掉…神告诉我们,‘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林後6:14)”(林,第39页)。所以说,神告诉我离弃那个文化,去和文化更优良的人建立一间新的教会。

圣经说,“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徒20:30)。那正是陈氏的作为。他说我太严厉了 — 有许多人信了他的话,离开了教会。和陈氏离开的正是那些“闲杂人”。请把圣经翻开到哥林多後书6:14-18。请起立,我来读经。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甚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甚么相通呢? 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别名)有甚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么相干呢? 神的殿和偶像有甚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 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哥林多後书6:14-18)。

请保持站立,把圣经翻开到罗马书16:17-20。

“弟兄们,那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因为这样的人不服事我们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语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你们的顺服已经传于众人,所以我为你们欢喜;但我愿意你们在善上聪明,在恶上愚拙。赐平安的神快要将撒但践踏在你们脚下。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和你们同在!”(罗马书16:17-20)。

年轻人失败了,因为他们太过于冲忙。仅有老人知道他们必须等待!总要记住这点:

“迷离通达道路的,必住在阴魂的会中”(箴言21:16)。

II. 第二,新的教会为什么会成功。

请再看以赛亚书40:30-31。

“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强壮的也必全然跌倒”
(以赛亚书40:30)。

这就是旧的教会失败的原因。

请看第31节,

“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以赛亚书40:31)。

我们的会众有三分之二的人跟随沃得利普、陈氏、和约翰·凯根後,发生了什么事?“强壮的[青年人-KJV]也必全然跌倒。”

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如果你真的想要一个强壮的教会,你必须听从并且顺服那些“等候耶和华”的长者。

沃得利普和陈氏根本没有宣道能力!但你将会从像我和凯根博士这样的老年人学到很多东西。

罗波安王 “却不用老年人给他出的主意,就和…少年人商议”(王上12:8)。那便是罗波安沉沦的开始!

在我们旧的教会,有许多人跟随了较为年轻的人,如沃得利普、陈氏、或约翰·凯根。

我或许不能够像陈氏那样站起来讲道,但我不会向他那样分裂教会!我或许没有像约翰·凯根那样的活跃,但我不会像他那样为了一个女孩子而离开!当凯根博士和我给你讲道,你将学会如何能够建立一个强壮的教会,而这教会也能够帮助世界各地的牧师有强壮的教会!

凯根博士和我是老人。我们都是身经百战的人。我们都没有导致过教会分裂。我们不会教你们悖逆。如果你听从我们,你将会建立一间伟大教会 — 能够赐福世界各地的教会!但是

“迷离通达道路的,必住在阴魂的会中”(箴言21:16)。

请起立再次来唱我们的圣诗。

十字架精兵莫怀疑,紧跟随圣羔羊,
我是否惧怕跟随祂,奉主名义永刚强。

我岂能独自往天庭,享受花朵芬芳;
其他圣徒流血战争,盼望得着奖赏。

若要与主同掌王权,就当效之勇敢;
不辞劳苦坚持到底,靠主应许作战。
(“Am I a Soldier of the Cross?” 词:Dr. Isaac Watts, 1674-1748;
第 1, 2, 4段)。

当你读我的传记时,你会看到我的敌人最终会失败。神赐给了我这个承诺,它从未令我失望:

“凡为攻击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凡在审判时兴起用舌攻击你的,你必定他为有罪。这是耶和华仆人的产业,是他们从我所得的义。这是耶和华说的”(以赛亚书54:17)。

这个承诺帮助了孟慕贞(Marie Monsen)。她是前往中国的一位伟大传教士。这个承诺也能够帮助你。以下是她被一群海盗劫持的经历:

     那海盗跳起来,把手枪举向我的额头,愤怒地大喊:
   “我会开枪射击你。”
   “不,你不能随便射击我。我的神说过:?凡为攻击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这是耶和华仆人的产业。?”我向他清楚地解释了这是什么意思:在他能够射击我之前,永生的神必须的同意让他这样做。
     他再次跳起来,把手枪举向我的额头:
   “我可以;我会开枪射击你。”
   “不,你不能。”我向他重复了四五次这个承诺。在接下来的二十三天中,我很高兴能听到他几乎每天都在重复那个承诺。他通常用轻蔑的口吻说:
    “想想看:她说我无法随时随地射击她,因为她的神曾说过,凡为攻击她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
     我心里的一切恐惧,不论是对那海盗还是他的手枪,都消失了。
         (Marie Monsen, A Present Help: Standing on the Promises of God, Kingsley Press, 2011 edition, p. 76)。

那个承诺也给约翰·莱斯博士(Dr. John R. Rice)、弗兰克·诺里斯博士(Dr. J. Frank Norris)、以及其他许多人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它也能够帮助你。

请起立再次来唱圣诗的最後一段:

若要与主同掌王权,就当效之勇敢;
不辞劳苦坚持到底,靠主应许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