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3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回答问题 — 第二講

ANSWERING QUESTIONS #2
〔Simplified Chinese〕

荣誉牧师海罗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年十月十一日星期日下午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授之课
A lesson given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October 11, 2020

宣道前所唱的圣诗:《圣名容光》
     “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词:Charles Wesley, 1707-1788)。

“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书3:15)。


当你呈现福音的时候,撒但与牠的鬼魔会尽其所能地阻挡你的努力。从另一方面来看,你作见证的对象有可能会提问题。

常见的问题

1. 我不相信圣经。

使徒保罗向不信的希腊人引用圣经。保罗在作见证时,他没有试图説服听他讲道的人。在作见证的时候,我们的主要宗旨是宣告,而不是扞卫。

圣经的主要信息是一个人如何能得到永生。圣经在这个主题上教导,你是如何理解的?

大约百分之98的人会说,“通过持守十诫 — 或者行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机如今已能下载我们的宣道。
请您到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点击有 "APP" 字的绿色按键。
照显示中的指点去做。 然后只要
点击按键时,你便可得到
我们宣讲的道文、视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 进化论难道不反驳了创世吗?

陶恕博士(Dr. A. W. Tozer)说:“对我们相信圣经的人来说,我们知道宇宙是被造的。它不是永恒的,因为它有一个开端。这不是一连串巧合的结果 — 匹配的零部件在偶然间相遇、结合、并开始运作。仅有少数轻信的人才会相信那样的理论。”

有位年轻人被问了这个问题:“是什么证据让你相信进化论是正确?”他回答说:“动物与人的相似之处。对我来说,这证明了进化论。”

早在1950年代,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和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发现了生命的关键分子 — DNA。这项发现让他们获得了诺贝尔奖。人体内有超过一万亿DNA分子。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

克里克是一位无神论者和进化论者。他决定找出DNA分子在46亿年中(进化论者同意的地球年龄)自然而然产生的可能性。在地球的历史中,一个细胞内的DNA分子产生的机率是多少?你知道他的结论是什么吗?零。即使有46亿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弗朗西斯·克里克有没有说这一定是神的作为?他没有。

这些科学家在得到证据之後却不承认他们理论的错误,这是不是有些不和理呢?他们没有说:“自从达尔文以来,我们一直在教一些不正确的东西。我们告诉你,生命产生于原始粘液中,氨基酸聚集在一起,形成了生命。过了十亿年,就成了现在的我们。我们以为这就是所发生的事。但是我们的理论已经被反驳了。很抱歉我们误导了你。”

你可知道弗朗西斯·克里克是怎么做的?他提出了一个更不可能的理论。他的新理论是,一个来自遥远星球的先进生命物种派遣宇宙飞船,把他们的精子种植到其他星球上。我们便是从那里来的。这听起来有点像《星球大战》!

生命不会产于非生命。这就是为何圣经说,“起初,神创造天地”(创1:1)。

有三个证据帮助了我相信神的存在。

(1) 因果定律。

因为我在宇宙中看到种种因果关系指向一个看不见的起因;我相信这起因就是神。

(2) 设计的证据。

如果你在火星上找到一个设计完好手表,你可以逻辑性地下这样一个结论:那手表有一个造它的钟表匠。所以,一个精细设计的世界指向一个创世者,我把这位设计师称作神。

(3) 个性的证据。

我们观看蒙娜丽莎的著名画像。我们看到个性的迹象。那幅画不可能出于非生命的起因。第三个证据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一个起因或力量不会让我们负责,但是一个人可以并且会让我们因我们的罪负责。

3. 我的神不像那样。

约翰·卫斯理开创了循道宗。他的一生清楚地显明了单单靠信耶稣基督而得救的重要性。他就读了牛津神学院五年,然後成了英国国教会的神职人员,并在那里侍奉了十年。在那段时间的结尾处,大约是1737年,他成了从英国前往美国乔治亚州的传教士。

在他的一生中,他的传教事工可说是失败的;尽管如此,他非常虔诚。他早上四点钟起床,然後祷告两个小时。接着他读经一个小时,然後到牢房、监狱、医院服侍各种各样的人。他教导、祷告、提供帮助,这样一直到深夜。他这样做了许多年。事实上,循道宗的名字源于卫斯理和他的朋友们所过井井有条的虔诚生活。

在从美国返回的途中,海上起了暴风雨。他们乘的船就快沉了。巨大的波浪冲击着船的甲板,海风无情地吹着船帆。卫斯理害怕自己随时可能会丧命,心里充满了恐惧。他心里对自己死後会发生什么事毫无把握。虽然他一直在努力行善,但是死亡对他来说仍旧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的、令他毛骨悚然的问号。

在船的另一方有一组人在唱圣诗。他问他们,“你今晚有可能会死,你如何能够唱歌?”他们回答道,“如果这船沉了的 话,我们将会永远与主在一起。”

卫斯理离开他们的时候摇着头,心里想:“他们如何能够知道?他们做的有比我做的多 多少?”他又想:“我去使异教徒得转变。啊,但有谁来使我得转变呢?”

在神的旨意内,那船抵达了英格兰。卫斯理去伦敦,到了 阿尔德斯盖特街 的一个小教堂内。在那里,他听到有一人正在读一则由马丁·路德于两百多年前写的道;标题为《路德对罗马书的前言》。这则道阐述了什么是真正的信心。这就是在救恩之事上单单相信耶稣基督 — 而不是我们自己的善工。

卫斯理突然意识到,他这一生所走的是一条错路。那天晚上他在他的日记里这样写道:“大概是晚上八点三刻,当他正在描述神通 人对基督的信心 而改变人内心时,我感到内心有一种奇异的温暖。我觉得我在救恩之事上信靠了基督、而且只有基督;我得到了一种内心中的保障:祂带走了我的罪恶,救我脱离律法的罪恶和死亡。”

就是那样。那就是得救的信心。他为罪忏悔,他在救恩之事上信靠了耶稣基督。那么,你会不会说卫斯理在那天晚上之前没有信耶稣基督呢?他当然有信。他是一位圣经学者,曾用英语、拉丁语、希腊语、希伯来语研读基督。在不同的语言内他信基督。但是对自己的救恩之事上,他相信的是约翰·卫斯理(他自己)。

在那之後,他成了十八世纪最伟大的宣道士。这一切的开始,是从他在救恩之事上单单信靠耶稣基督、并以主来接受祂而开始的 (Dr. D. James Kennedy, Evangelism Explosion, fourth edition,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1996, pp. 183-184)。

认知论是哲学的一个分支,该领域探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能够知道?在回答对神的看法这个问题上,人们有两种答案。

1. 理性主义。理性主义导致人类走上了一些奇怪的宗教道路。

2. 启示。基督教教会一直以来都认为,神通过圣经、以及在很大程度上通过祂的儿子耶稣基督来揭示自己。所以,问题不是我们如何想。问题是:“神在圣经内、以及通过祂的儿子耶稣基督说了些什么?”

4. 外邦人是否失丧了?

这样说:“我们现在做的事比解决神学辩论的问题更具紧迫性。”

你可以这样说:“鲍勃,那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我认为我们可以把位于非洲的外邦人交到神的手里;神是无穷伟大无穷慈悲的。今天我想要你确切地知道,你有永生。或许以後我们可以来探讨神是怎么说那些还没有听过福音的人…现下的问题在于:‘那些从来没有听说过基督的外邦人,神会不会因为他们不信祂而把他们打入地狱呢?’

圣经教导,基督降世并不是来定那些已被定罪之人的罪。人类被定罪的原因只有一个 — 他们的罪恶。”

5. 我不相信死後有生命。

(1) 柏拉图。古代哲学家柏拉图指出,一粒种子长成一棵树并且结出可口的果实,它必须先经历腐烂和死亡的过程。柏拉图的总结是:人体必须先死亡,然後才能够在另一个世界以另一个生命出现。
柏拉图生活的时期比基督和使徒保罗生活的时期早四个世纪。然而,他对人死後之生命的教导所采用的例证,和保罗与基督在哥林多前书15:35-36以及约翰福音12:24使用的例证是一样的。

(2) 哲学家康德(Immanuel Kant)观察到,所有人关心对与错,或者说是有一个道德观。他说:“如果正义不会取胜的话,为什么要做正确的事呢?”换而言之,他认为 — 若要让道德观有意义,就必须要有正义,因为如果正义不会取胜的话,何必去做正确的是呢?他认为,因为正义在今生没有取胜,那么正义必定会在另一个地方会得胜。换而言之,哲学家康德认为,死後之生命是正义的必然产物。这听起来像是圣经在希伯来书9:27所描述的。
因此,对康德来说,实践性的道德需要有死後之生命的存在,以及一位类似于圣经内的神的存在。

(3) 热力学第一定律,如爱因斯坦所陈述的。该定律指出,能量和物质不能被创造或毁灭。如果说人[死後]会消失,那么全宇宙中仅有人才有这个例外。圣经在哥林多前书14:49-51中描述了基督徒的身体会经历什么样的改变。因此,爱因斯坦不是无神论者。

(4) 人临终之时的最後几句话。
无神论者吉本(Gibbon )在临死时呼喊道:“一片漆黑。”另一位名叫亚当斯的无神论者,他在临死时大声喊叫:“这房间里有魔鬼,牠们要把我拉下去。”
相比之下,基督徒圣诗作者托普莱迪(Toplady)呼喊到:“光,光,到处都是光!”埃弗里特(Everett)在去世前的25分钟里不停地说:“荣耀,荣耀,荣耀。”有成千上万的人看到了将来的事 — 那个他们即将去的世界。

6. 苏醒过来的人的回忆。

最近有几位科学家在科学界引起了一场轰动,他们的调查结论使他们相信生命超越了坟墓的界限。我听过知名的科学家经历过天堂或者地狱的预兆。这些经历让一些问题有待回答。它们提供了一些有意思的见证。

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Elizabeth Kubler-Ross)很显然不是基督徒,但这是她的陈述:“现在证据是确凿的。死後有生命。”库伯勒·罗斯医生说,这些接近死亡的经历已经被科学验证。她说:“我们只是不敢讨论这个话题。”

雷蒙德·穆迪博士(Dr. Raymond Moody)说:“死亡的那一刻有一个铃声。”他们都报道说,从自己的体内飘上去,看向下方能看到急救室的医生。这不只是一两个案例,世界各地有超过五百案例。这些人中的每一个人都报道了看到一个他们形容为宗教人物的人 — 尤其是无神论者的报道者。

库伯勒·罗斯博士对听她讲话的数百名医生说:“我曾经说过,‘我相信死後有生命的事。’但现在我知道这事存在。”

当她的讲演结束後,有超过一千名医学专家和学者站起来为她鼓掌。

7. 投胎转世又如何解释?

这是印度教或佛教的信念,并非出于基督教!我会这样回答:“圣经说, 「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审判。」”(希9:27)。

所有这些理念都忽视了耶稣基督的救赎和祂完全的公义。祂通过死在十字架上,一次性地并且永远地带走了我们的罪恶。所有,当我信任耶稣时,我们靠祂洒在十字架上的宝血得以洗去罪恶!

8. 地狱不是真实的。

有时候这样说会有帮助:“要知道,这是心理学的事实:对我们最害怕的东西,我们会用最大的热忱来否认。我想知道,你不相信地狱的原因,是不是因为你担心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地方,你有可能会到那里。”通常的答案是:“好像是那样。”

但是,你必须继续你的对话:“我不希望你相信地狱。你可以肯定你不会下地狱。这正是福音的主旨。我相信地狱的存在,但是我知道我不会到那里去,因为我有神的承诺。那比说 ‘我知道我不会下地狱,因为我不相信地狱的存在’ 更加有保障。”

9. 我们这里有人间地狱。

要知道,你并不完全错。我认识一些吸毒者,他们的经历可说是人间地狱。我认识一些酗酒者,他们成了酒精的奴隶。

马克·巴克利牧师(Mark Buckley)讲述了一个使用毒品并最终进入精神医院的经历。巴克利牧师靠信任耶稣而逃脱了人间地狱。耶稣拯救了巴克利牧师脱离毒瘾。他转变信耶稣、靠耶稣基督改变了一生的见证,你可以到亚马逊上购买;书名是《从黑暗到光明:我的里程》(“From Darkness to Light: My Journey” by Pastor Mark Buckley)。如果你读了前几页,你一定会想要读完整本书。我本人已经读了两遍。

我们不是守安息日主义者(Sabbatarians),但是我们同意巴克利牧师(Pastor Buckley)的下列话:

“当我们信任神并且休息,祂能为我们提供某些[新的]见识和理解;从长远来看,使我们比一周工作七天更加有成果…我并非在提倡神学上的律法主义。我鼓励你空出些时间来休息,来保持健康” (From Darkness to Light: My Journey, by Mark Buckley)。

请起立来唱我们的圣诗,《万口欢唱》(“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to Sing”).

哦,千万口舌齐歌唱,
赞美救主我 神, 赞美我主荣耀的王,
赞美救主恩深。

哦,我的神慈爱的主,
赐我力量传扬,
走遍地上世界各处,
宣扬主名荣光。

耶稣圣名能除畏惧,
能安慰我愁烦,
罪人听见好像音乐,
主是生命平安。

耶稣能消灭罪权势,
使罪人得自由;
主宝血能洗清罪债,
主宝血为我流。
(“O For a Thousand Tongues”词:Charles Wesley, 1707-1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