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3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回答问题 — 第一讲

ANSWERING QUESTIONS
〔Simplified Chinese〕

荣誉牧师海罗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年十月四日星期日下午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授之课
A lesson given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October 4, 2020

宣道前所唱的圣诗:《奇异恩典》
“Amazing Grace” (词 John Newton, 1725-1807)。


当有人问你问题的时候,你应不应该觉得受到触犯呢?当然不。使徒保罗说:

“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书3:15)。

常见的问题

1. 我不相信圣经。

使徒保罗向不信的希腊人引用圣经。保罗在作见证时,他没有试图説服听他讲道的人。在作见证的时候,我们的主要宗旨是宣告,而不是扞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机如今已能下载我们的宣道。
请您到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点击有 "APP" 字的绿色按键。
照显示中的指点去做。 然后只要
点击按键时,你便可得到
我们宣讲的道文、视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圣经的主要信息是一个人如何能得到永生。如果那人不相信永生,你可以这样说:“在这个主题上你认为圣经是怎么说的?圣经在这个主题上教导,你是如何理解的?”

大约百分之98的人会说,“通过持守十诫或效法基督的榜样。”你可以这样回答:“那正是我所担心的。你在不理解圣经之核心信息的情况下便拒绝了圣经;你的答案不仅仅是不正确的,而且与圣经所教导的完全相反。此刻,你不认爲更明智的做法是让我与你分享圣经在这一主题上是怎么说的?之後你可以作一个有理智的决定 — 不论是拒绝或接受。”

现在我给你读一读有关耶稣的十个预言。

(1) 被讥讽:

“他们拿苦胆给我当食物;我渴了,他们拿醋给我喝。”(诗篇69:21)。

(2) 为他人受苦:

“祂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以赛亚书53:4-6)。

(3) 行奇迹:

“那时,瞎子的眼必睁开;聋子的耳必开通。”(以赛亚书35:5 — 公元前743年)。

(4) 被一位朋友背叛:

“连我知己的朋友,我所倚靠、吃过我饭的也用脚踢我。”(诗篇41:9)。

(5) 以三十块钱被卖:

“…就给我工价…于是他们给了三十块钱作为我的工价”(撒迦利亚书11:12 — 公元前487年)。

(6) 被吐唾沫和鞭打:

“人打我的背,我任他打…人辱我,吐我,我并不掩面”(以赛亚书50:6 — 公元前712年)。

(7) 被钉十字架:

“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诗篇22:16)。

(8) 被神放弃:

“我的神,我的神!为甚么离弃我?”(诗篇22:1)。

(9) 祂的复活:

“因为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诗篇16:10)。

(10) 外邦人转变投靠祂:

“看哪,我的仆人…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诗篇42:1 —公元前712年)。

这些是有关耶稣的十个预言。在圣经内的预言中,有超过两千多个具体的预言已经得到应验。

几年前,《国家咨询者》杂志(National Enquirer)列举了61个由当代领先“预言家”所做的预言。这些预言的应验时期是在同年的下半年。这些预言的准确度如何呢?不管你信或不信,这61个预言一个都没有应验!他们说,教皇保罗将会退休,罗马天主教会将会被一个非神职的委员会掌控;乔治·福尔曼(George Foreman)在非洲与拳王阿里(Mohammed Ali)的比赛中,将会保持他的重量级冠军的头衔;泰德·肯尼迪(Ted Kennedy)将会竞选总统!这些现代预言与圣经内的预言的区别之处在于,现代“预言”到头来是错的,而圣经内的预言总是对的。

2. 进化论难道不证明创世是错的吗?

陶恕博士(Dr. A. W. Tozer)说:“对我们相信圣经的人来说,我们知道宇宙是被造的。它不是永恒的,因为它有一个开端。这不是一连串巧合的结果 — 匹配的零部件在偶然间相遇、结合、并开始运作。仅有少数轻信的人才会相信那样的理论。”

有位年轻人被问了这个问题:“是什么证据让你相信进化论是正确?”他回答说:“动物与人的相似之处。对我来说,这证明了进化论。”

早在1950年代,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和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发现了生命的关键分子 — DNA。这项发现让他们获得了诺贝尔奖。人体内有超过一万亿DNA分子。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

克里克是一位无神论者和进化论者。他决定找出DNA分子在46亿年中(进化论者同意的地球年龄)自然而然产生的可能性。在地球的历史中,一个细胞内的DNA分子产生的机率是多少?你知道他的结论是什么吗?零。即使有46亿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弗朗西斯·克里克有没有说这一定是神的作为?他没有。

这些科学家在得到证据之後却不承认他们理论的错误,这是不是有些不和理呢?他们没有说:“自从达尔文以来,我们一直在教一些不正确的东西。我们告诉你,生命产生于原始粘液中,氨基酸聚集在一起,形成了生命。过了十亿年,就成了现在的我们。我们以为这就是所发生的事。但是我们的理论已经被反驳了。很抱歉我们误导了你。”

你可知道弗朗西斯·克里克是怎么做的?他提出了一个更不可能的理论。他的新理论是,一个来自遥远星球的先进生命物种派遣宇宙飞船,把他们的精子种植到其他星球上。我们便是从那里来的。这听起来有点像《星球大战》!

生命不会产于非生命。这就是为何圣经说,“起初,神创造天地”(创1:1)。

有三个证据帮助了我相信神的存在。

(1) 因果定律。

因为我在宇宙中看到种种因果关系指向一个看不见的起因;我相信这起因就是神。

(2) 设计的证据。

如果你在火星上找到一个设计完好手表,你可以逻辑性地下这样一个结论:那手表有一个造它的钟表匠。所以,一个精细设计的世界指向一个创世,我把这位设计师称作神。

(3) 个性的证据。

我们观看蒙娜丽莎的著名画像。我们看到个性的迹象。那幅画不可能出于非生命的起因。第三个证据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一个起因或力量不会让我们负责,但是一个人可以并且会让我们因我们的罪负责。

3. 我的神不像那样。

约翰·卫斯理开创了循道宗。他的一生清楚地显明了单单靠信耶稣基督而得救的重要性。他就读了牛津神学院五年,然後成了英国国教会的神职人员,并在那里侍奉了十年。在那段时间的结尾处,大约是1737年,他成了从英国前往美国乔治亚州的传教士。

在他的一生中,他的传教事工可说是失败的;尽管如此,他非常虔诚。他早上四点钟起床,然後祷告两个小时。接着他读经一个小时,然後到牢房、监狱、医院服侍各种各样的人。他教导、祷告、提供帮助,这样一直到深夜。他这样做了许多年。事实上,循道宗的名字源于卫斯理和他的朋友们所过井井有条的虔诚生活。

在从美国返回的途中,海上起了暴风雨。他们乘的船就快沉了。巨大的波浪冲击着船的甲板,海风无情地吹着船帆。卫斯理害怕自己随时可能会丧命,心里充满了恐惧。他心里对自己死後会发生什么事毫无把握。虽然他一直在努力行善,但是死亡对他来说仍旧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的、令他毛骨悚然的问号。

在船的另一方有一组人在唱圣诗。他问他们,“你今晚有可能会死,你如何能够唱歌?”他们回答道,“如果这船沉了的 话,我们将会永远与主在一起。”

卫斯理离开他们的时候摇着头,心里想:“他们如何能够知道?他们做的有比我做的多 多少?”他又想:“我去使异教徒得转变。啊,但有谁来使我得转变呢?”

在神的旨意内,那船抵达了英格兰。卫斯理去伦敦,到了 阿尔德斯盖特街 的一个小教堂内。在那里,他听到有一人正在读一则由马丁·路德于两百多年前写的道;标题为《路德对罗马书的前言》。这则道阐述了什么是真正的信心。这就是在救恩之事上单单相信耶稣基督 — 而不是我们自己的善工。

卫斯理突然意识到,他这一生所走的是一条错路。那天晚上他在他的日记里这样写道:“大概是晚上八点三刻,当他正在描述神通人对基督的信心而改变人内心时,我感到内心有一种奇异的温暖。我觉得我在救恩之事上信靠了基督、而且只有基督;我得到了一种内心中的保障:祂带走了我的罪恶,救我脱离律法的罪恶和死亡。”

就是那样。那就是得救的信心。他为罪忏悔,他在救恩之事上信靠了耶稣基督。那么,你会不会说卫斯理在那天晚上之前没有信耶稣基督呢?他当然有信。他是一位圣经学者,曾用英语、拉丁语、希腊语、希伯来语研读基督。在不同的语言内他信基督。但是对自己的救恩之事上,他相信的是约翰·卫斯理(他自己)。

在那之後,他成了十八世纪最伟大的宣道士。这一切的开始,是从他在救恩之事上单单信靠耶稣基督、并以主来接受祂而开始的 (Dr. D. James Kennedy, Evangelism Explosion, fourth edition,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1996, pp. 183-184)。

请起立来唱我们的圣诗!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
     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
     瞎眼今得看见。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
    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时,我蒙恩惠,
     真是何等宝贵!

许多威胁、试炼、网罗,
     我已安然经过;
靠主恩典,安全不怕,
     更引导我归家。

历经艰险 劳苦奔走,
     我今来到主前;
都是主恩 扶持保佑,
     恩典带进永久。—《奇异恩典》
 ("Amazing Grace" 词: John Newton, 1725-1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