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3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从罗伊·布兰森博士学到的一些教训

LESSONS FROM DR. ROY BRANSON
〔Simplified Chinese〕

荣誉牧师海罗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年八月二日星期日下午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讲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August 2, 2020

宣道前所唱的圣诗:《十字架精兵莫怀疑》( 词﹕Dr. Isaac Watts, 1674-1748 )。


神的呼召
The Call of God

圣经说,“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罗10:15)。这指的不是他们由一间教会派遣。这指的是他们必须由神所指派。罗伊·布兰森博士(DR. Roy Brandson)说:

“如果你是一位宣道士的话,这很可能不应该是你的职位。”

“牧养你的教会的人,很可能应该去从事别的职业。”

“在十位相信圣经的牧师中,至少有九位需要卸职。”

“在十所相信圣经的教会里,至少有九所是由无权管理或讲道的人牧养的。”

“在二十所那样的教会里,至少有十九所对牧师的资格一无所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机如今已能下载我们的宣道。
请您到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点击有 "APP" 字的绿色按键。
照显示中的指点去做。 然后只要
点击按键时,你便可得到
我们宣讲的道文、视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布兰森博士如何能够问那样的问题呢?他做牧师几乎五十年了。当他写有关一些难以忍受的痛苦时,他通过经历来表明自己在说什么。当他牧养一间大型教会时,他经历了一次可怕的教会分裂;他留了下来收拾残局。

奎斯维尔博士(Dr. W. A. Criswell)如此评价布兰森博士的书 —《亲爱的传教士,请你辞职》(Dear Preacher, Please Quit) :“这是一本每一位神职人员都应该读的书。”约翰·罗林斯博士(Dr. John Rawlings)说:“我赞赏布兰森博士的这番努力。”李·罗伯逊博士(Dr. Lee Roberson)说:“我同意[布兰森博士]的强调。”大卫·福乐博士(Dr. David Otis Fuller)说,他的书 “充满常识性的建议…应用了大量的圣经。”

“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罗10:15)。布兰森博士说,神 “通过多种方式来显明祂的呼召。但是,一旦神召唤了一个人,那人会知道并且记住。”

我年轻的时候没有经历过触电一般的召唤。我那时有在思考我一生中要做些什么。我曾经是一名演员。我出演过许多戏剧,但我心里知道,在剧院里“成功”的可能性可说是寥寥无几。在献身呼召(altar call)的时候,我告诉牧师我要做宣道士。仅此而已。从那之後的许多年,我没有得到更多属灵的“呼召”,一直到我完全失败之後、神在一天晚上召唤了我之後。那时我正在就读一间自由派的神学院;我憎恶那间神学院。

我的“呼召”在我的教会里并不受认可。我宣讲的第一则道可说是一场灾难。我发誓不再宣道。但我没能持守住那个誓言!

钟马田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是二十世纪中最杰出的宣道士之一。钟马田博士说过(从我的记忆引用他的话),确定你是否“被召”的方法之一,是听一听其他教会领导对你的看法。他们会告诉你 你是否被神指派,以及你是否有宣道的才华。布兰森博士说:“[神]通过多种方式来显明祂的呼召。”

神的力量
God's Strength

布兰森博士引用了一位医生对一位牧师说的话:“我永远无法承受你所背负的担子…我对没有更多的宣道士为此崩溃而感到诧异。”

布兰森博士说:“宣道士的话落到听而不闻者要比能听进去的人要多。他的动机更令人质疑,他比其他人更容易被错怪。如果他忠实于圣经,那么总体的来说,在这世上没有人要比宣道士更被人憎恶的了。历史上没有哪一类人像宣道士那样遭受如此多的迫害、歧视、虐待、嘲笑、抗拒、监禁。也没有哪一类人遭受了如此多的怨恨、谗言、诽谤、诬告、怨恨。就以[烈士的]人数比率来说,没有哪一类烈士的人数要比牧师更多。在马丁·路德时期之前,就有五千万浸信会信徒殉道。牧师们总是第一个被监禁、拷打、杀害。君士坦丁牧师于公元前690年被乱石打死,其继承者也被烧死在火刑柱上。格哈德牧师(Gerhard)于1100年中期遭受酷刑。约翰·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的生命一直处于危险之中,一直到他1384年去世。约翰·胡斯(John Huss)于1415年被烧死在火刑柱上。伟大的宣道士 萨沃纳罗拉(Savonarola)遭受酷刑,他于1498年去世。约翰·班扬(John Bunyan)在地牢内被关押十二年。他的“罪行”是因为他宣讲基督的福音。他失明的女儿不得不以乞讨为生,她还被殴打。然而班扬说:‘我必须宣道。我必须去做。’

罗杰·威廉姆斯(Roger Williams)、约翰·克拉克(John Clarke)、以及许多其他宣道士于1635年被逐出麻省。雅各·爱尔兰牧师(James Ireland)因为宣道在弗吉尼亚被监禁。在入狱期间,他的敌人试图用火药炸死他,又在他监狱的窗户旁烧硫磺。然後他们有让一名医生毒害他。

在过去的几百年间,有数百万宣道士因为宣讲福音而被迫害或监禁。每当共产党掌权统治的时候,基督教牧师总是首先被迫害或被杀的对象。理查德·闻布朗牧师(Richard Wurmbrand)在共产党的监狱内做了十四年牢。

如今在美国,宣道士已经在遭受政府和公众的迫害。埃弗里特·希尔文牧师(Everett Sileven)因为在他的主日学内教孩子们圣经而入狱157天。莱斯特·罗洛夫牧师(Lester Roloff)被监禁,有一全国性的杂志的封面对此做了假报道。他的‘罪行’是帮助年轻人摆脱毒品。”

我正在读一本关于葛雷森·枚臣博士(Dr. J. Gresham Machen)的书。他是一位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当我读到自由派如何对待这位伟大的学者和神的仆人的时候,我禁不住落泪了。1922年,哈里·弗斯迪克(Harry Emerson Fosdick)开始与枚臣博士作对;他宣讲了一则标题为《原教旨主义者会得胜吗?》的“布道”。请记住了,弗斯迪克因为宋尚杰博士相信圣经而把他关在精神病院里。现在他又把矛头指向枚臣博士。弗斯迪克攻击了整本圣经是由神逐字逐句启示的教义。他攻击了基督由童贞女玛利亚所生的教义。他攻击了基督第二次降临的教义。他攻击了信念本身 —— 说这是思想狭隘并且毫无意义的东西。

弗斯迪克在他的讲的“道”的第五页上,称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的教义是“宗派上的一些小问题”。在他的谩骂结尾处,弗斯迪克呼吁“律法上更重要的方面是:开放的思想、宽容、以及自由主义”(第五页)。请看“自由派”对历史上最伟大的宣道士做了些什么。

金口若望被流放。

路德被排斥。

巴克斯特被关在伦敦塔内。

约翰和查尔斯·卫斯理为逐出英国国教会。

怀特腓德被英国的所有教会拒绝。

爱德华被自己的教会开除。

司布真被浸信会联盟谴责。

枚臣被长老会免职。

那些人有错吗?没有!错的是是哈里·弗斯迪克,还有像他那样的人!!! 请把圣经翻开到约翰福音15:19, 20。

“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翰福音15:19, 20)。

请翻开到约翰福音16:2。

“人要把你们赶出会堂,并且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约翰福音16:2)。

圣经又说,

“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摩太後书3:12)。

我们从哪里可以继续得到力量来侍奉神呢?

神逐步地赐予力量
God Gives Strength Through Progressive Steps

上周我们学习了约瑟如何在经历了一系列的考验後学会了信任神并得到了力量。对于任何希望成为得胜者的人来说也要如此 —— 尤其是牧师,但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有许多宣道士和教会成员问我,我如何变得如此坚强。答案就是:

布兰森博士说:“神先通过让我们面临相对来说较小的任务和问题,来预备我们去面对更大的任务和问题。摩西的过程是这样的:首先亚伦为代替他向法老说话,然後他自己为自己说话,然後他带领百姓出埃及,毫不畏惧地去面对当时世上最强大的军队。”

陶恕博士(Dr. A. W. Tozer)说:“很少事情要比这更可悲的了:看到一个徒劳的小人膨大自己来掩饰自己的弱小。”我记得看到一个小人带着一顶牛仔帽,那帽子如此的大,他看起来就像是个侏儒。我记得我的儿子在街上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人,他穿着牛仔靴,带着宽边牛仔帽 —— 让自己看起来像巨人!虽然他的身材高大,但是我的儿子嘲笑他!!! 一个试图让自己看起来高大的人!一个身材高大但灵魂弱小的人,他想要掩饰自己的弱小!!

这两人都自称是“宣道士”。但他们的内在太弱小,为神做不了什么事!牛仔靴和牛仔帽无法让一个人的内在变得足够大去为神办大事!

当神告诉一位宣道士去做一件事、而这宣道士知道这事有可能会给他带来麻烦、甚至令他的教会分裂,他应该怎么做呢?他最好是真心地祷告,祈求神在这事上带领他。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相关的一件事。在不述说全部故事的情况下,我只说这一点:我慢慢地开始意识到,我们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教会的大多数会众来自不良的文化背景。他们能够做的仅有在星期天去教会。他们不懂得如何建立基督徒家庭,他们记不住或者做不到我在讲台上教导他们的事。我不相信轻易放弃的做法。于是我继续宣道并带领教会。然而,每隔几年,来自市中心难以管教的人导致了教会分裂 —— 一次接一次地发生。我很长时间都没有改变我的做法,但问题没有消失。最後,神让我注意到圣经里的这两节经文:

(1) 马太福音7:6。

“不要把圣物给狗,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恐怕他践踏了珍珠,转过来咬你们”(马太福音7:6)。

(2) 路加福音10:10-11。

“无论进那一城,人若不接待你们,你们就到街上去, 说:就是你们城里的尘土黏在我们的脚上,我们也当着你们擦去。虽然如此,你们该知道神的国临近了”(路加福音10:10-11)。

我心里知道,神要我们的教会拥有一个向外延伸的传教事工,通过我们的网站来帮助第三世界内的牧师。但是,由于我们市中心教会大多数人的文化背景,导致我们无法建立一间足够强壮的教会,去做神希望我们去做的事。

我从未逃避麻烦。诗篇27是多年来帮助我的诗篇。最後两节经文帮助了我度过酷暑严寒。请把圣经翻开到那两节经文,起立来听我读诗篇27:13, 14。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见耶和华的恩惠,就早已丧胆了。 要等候耶和华!当壮胆,坚固你的心!我再说,要等候耶和华!”(诗篇27:13, 14)。

请坐。于是我从不做快速的决定。“我再说,要等候耶和华!”(27:14)。

在过去的几个月以来,我与诗篇27:13-14、以及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的两节经文挣扎。最後,我开始教导我们的会众,是时候离开市中心、去和文化背景更好的人建立教会的时候了 —— 与生活在洛杉矶郊区的华人和东方人。我知道我们会众的大多数人想留在市中心。一间比一家店面大一点的教会更适合他们的文化。你可以通过看电视新闻来了解他们的文化,看看每天晚上发生的动荡和暴乱。我清楚,要做神希望我们做的事,我们的教会不得不经历一场大分裂。

看吧!随着我们接近把教会搬走的时候,下一场教会分裂开始了。有一位执事在我们的许多年轻人面前试图和我打架。另一位执事开始举行“秘密会议”,招募他想保留在市中心的人。第三位执事把自己和妻子的裸照放到网站上。教会的锅盖被吹开了,市中心会众叛逆的方式,能让来自较优良文化和环境的牧师难以置信。我记得有一天,离开的人如此多,我的 年轻“宣道男孩” 以为教会完了 —— 他自己也离开了。但神赐给我十足的安宁,因为我事先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然後新冠状病毒爆发了!我的儿子罗伯特把我们位于市中心的楼房卖了,而凯根博士在市郊找到了一间教堂;我们已经将它买下来。

那两个为了让自己看起来身材高大的人,带着我们三分之二的会众 离开了。因为新冠状病毒的缘故,我们不得不在家里聚会,并通过视频来讲道。

我已经快八十岁了;对我来说,在这个年纪建立一间新教会是极不寻常的事。若没有凯根博士、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儿子在我们身边的话,我是无法做这事的。“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4:13)。

在我读诗篇23的时候,请起立。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篇23:1-6)。

请再一次来唱我们的圣诗!

十字架精兵莫怀疑,紧跟随圣羔羊,
我是否惧怕跟随祂,奉主名义永刚强。

我岂能独自往天庭,享受花朵芬芳;
其他圣徒流血战争,盼望得着奖赏。

难道没有仇敌迎战?没有水火之地?
世界温情使我失志,不想靠主前去?

若要与主同掌王权,就当效之勇敢;
不辞劳苦坚持到底,靠主应许作战。 –《十字架精兵莫怀疑》
("Am I a Soldier of the Cross" 词﹕Isaac Watts, D.D., 1674-1748 )。

 

如果你还未得救,我希望你此刻会信靠耶稣基督。祂从天上下来,死在了十字架上,为了偿还你罪恶的代价。在你信靠耶稣的那一刻,祂的宝血会洗去你的所有罪恶。我祈求你此刻会来信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