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3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约拿–复兴的先知!

JONAH – THE PROPHET OF REVIVAL!
〔Simplified Chinese〕

荣誉牧师海罗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年六月十四日星期日下午
于 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讲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June 14, 2020

"耶和华的话临到 亚米太的儿子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为他们的恶达到我面前"(约拿书 1:1, 2 )。


《约拿书》一定是先知约拿亲手写成的。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卷书内揭示了约拿内心的思绪与祷告,除了约拿本人外,别人不可能了解这些隐私。 约拿确实是历史人物的事实,还记载在列王纪下14:24-25里面,说传统的拉比称他为 "迦特希弗人、亚米太的儿子先知约拿"(王下 14:25 )。 主耶稣基督本人也把约拿当作历史上的一位真实的先知。 请打开马太福音12:39-41。 起立听我读 耶稣是如何看待约拿的,

"耶稣回答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蹟,除了先知约拿的神蹟以外,再没有神蹟给他们看。 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 当审判的时候,尼尼微人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尼尼微人听了约拿所传的就悔改了。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约拿更大!"(马太福音 12:39-41 )。

再请打开路加福音 11:29-30。

"当众人聚集的时候,耶稣开讲说:这世代是一个邪恶的世代。他们求看神蹟,除了约拿的神蹟以外,再没有神蹟给他们看。 约拿怎样为尼尼微人成了神蹟,人子也要照样为这世代的人成了神蹟"(路加福音 11:29-30 )。 。

请坐。 因此,列王纪下14:25提供了约拿的历史信息。 路加福音11:29-30告诉我们,耶稣基督把约拿看作预兆,而在马太福音12:39-41内则把约拿的复活看成祂本人的埋葬、以及在葬后第三天复活的标志与典型。 因此,旧约记载了先知约拿的史实,而基督本人说,约拿的死与复活 预示了基督自己的死与复活。

邱吉尔伯爵说得好,"我们无法认同「长篇累牍」教授(Prof. Gradgrind)和「枯燥无味」博士(Dr. Dryasdust)的〔自由派〕论调。 但我们能确认,所有这一切事都确实按《圣经》内所描述的那样发生了"(被麦基–J. Vernon McGee–博士所引用﹕Thru the Bible,卷III,有关《约拿书》的引言,第738页 )。

I.   第一,约拿的被召。

"耶和华的话临到 亚米太的儿子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约拿书 1:1, 2 )。

"约拿却起来〔逃跑〕…躲避耶和华"(约拿书 1:3 )。

我很理解约拿这个人。 这可能正是为何《约拿书》是旧约内我最喜爱的经卷之一。 约拿逃离躲避耶和华。 我没有那样做。 神在召我做传教士,这点我很清楚。 但我是个很糟糕的学生,以至我自认不可能读完大学。 要想成为美南浸信会的传教士,我必须读完大学与神学院。 但我仍然感觉很像约拿。 我知道神在呼召自己,但因害怕读大学,我试图躲避耶和华。 神召我做的是〔我〕办不到的事。

有位年轻的神学院学生对我说:"我不能走入传道事工,因我知道我会失败、毁掉一生。" 他担心传道会失败。 对此我思考了一段时间,然后告诉他:"我曾多次失败〔遭人〕诋毁践踏,以至于我已不再害怕了。"

恐惧使被神所召之人无法去从事神职事工。 总有这样或那样可畏惧的事。 我讲的这位年轻人在他所从事的一切事上都属佼佼者 – 但他仍旧害怕从事神职事工。 他的弟弟曾如此评论说:"我哥哥无所不能。" 然而他就是无法摆脱对 "失败、毁掉一生" 的担忧。 他身高六英尺,是个全A 的学生,也是一位极具天赋的宣道士。 但他因恐惧正在逃离、躲避耶和华!

年轻人,现在让我告诉大家我本人的生活经验:"你可以办成神召你去做的任何事毫无例外!圣经说:"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 4:13 )。 因我已经证实了那节经文,确认那是千真万确的。 现在,我已步入人生的第80个年头,是名癌症的幸存者,腿上患有类风湿关节炎,但我一点不害怕,即便有两位恶人分裂了我们的教会,拉走了教会里3/4的人。然而,我像母亲怀中的婴儿一样宁静。我害怕吗?老实说,我一点都不怕! 姥姥曾对我说过:"你没啥可怕的,要怕的是害怕本身"— 那是她在经济大萧条期间听〔小〕罗斯福总统(Franklin D. Roosevelt)说过的话。 我发现 姥姥太正确了!

我还发现,你永远无法 "躲避耶和华"。 为什么? 因无论你身在何方,神都会在你身旁 –那正是根源所在! 你可学约拿的样子,逃到他施去。 但神仍在他的身旁,与他在家里一样! 不经一场艰难的搏斗,神绝不会放弃一位传道士。

我曾认识一个人,是个酒鬼。 后来我发现,他之所以酗酒是为了麻木自己的心志,淹没神对他的呼召,因他太过害怕去听从神的安排。 所以,他每天晚上都要喝醉,去淹没内心的恐惧。 这人的名字叫约翰.伯奇(John Birch–这不是开玩笑!)— 在那里和我一起读神学院,醉醺醺地在宿舍里溜进溜出!

我认识另一位叫艾伦(Alan)的人。我引导艾伦信了基督,但那过程很艰难。 为什么?因艾伦担心的是﹕如果他得救了,他将不得已而进天堂! 为什么他怕进天堂?有一天他告诉了我:"我将必需再次面对我爸爸,他会分外地恼怒我,因我不愿去读神学院,学他那样作长老会的传教士。" 艾伦已经六十多岁了,每周礼拜坐在长老会的教堂内,害怕他一旦得救,将面对天国内恼怒他的父亲! 这一念头折磨了他四十多年。 但我最终说服了他,告诉他父亲〔the Rev. Mr. Black–布莱克牧师〕定会像那浪子的慈父一般,在孩子回家时带着微笑来欢迎拥抱他。 艾伦是我曾引领信靠主耶稣的头一个人!

当我还在神学院的时候,一位大学年纪的女生在我们一次聚会中得救了。这位女孩儿害羞寡言,但我仍然注意到了她内心的困扰,于是我找到她交谈。 她说﹕"我真怕告诉妈妈我已得救了。" 我告诉她:"你去告诉她。她不会生气的。" 但这次我错了。母亲得知她信耶稣之后,马上把那女孩儿赶出了家门。 我见女孩在哭,便安慰她说:"我去和你妈妈谈。" 我穿好西装,打上领带,去拜访那位母亲。 但她一听说我是谁,便马上对尖叫了起来。最终,我进了她的客厅坐下。 我问:"你不打算让女儿回家吗?" 她回答:"女儿从前找男人、吸毒,我都能忍受。 但如今她成了基督徒! 以后便再也别想踏入这个家门了!"

可怜的女孩搬进了教友的家里,找了一份工作,并读完了大学。 最终她嫁给了一位优秀的基督教青年。 据我所知,她母亲没有出席他们的婚礼。 那对年轻夫妇后来去到欧洲的某个国家作传教士。 我们每个月都有汇款资助他们。

有一天,我听说报纸开始堆积在她母亲的门前。 警察破门进入之后发现,她母亲已倒在地板上死了,手里还抓着半瓶伏特加!

啊,为了作基督徒、为了成为传教士,那位女孩所必须经历的痛苦和付出的眼泪! 但她对耶稣的爱足以征服恐惧,引导她跟随主走入传道的领域! 她有足够的灵性去听信耶稣的话,并服从祂的引导。

请大家站立,打开圣经,翻到马太福音10:34-39。

"你们不要〔以为〕我来 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 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 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 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马太福音 10:34-39 )。

请坐。

我知道你们中有些人的父母会尽全力让你离开我们教会。 请记住那位女孩儿的勇气,并效法她的榜样。 如果你能这样做,父母会非常恼怒– 一段时间。 但当他们看到你人生的善美时,他们会最终 –在未来的某时– 与你一同到教会来。 但即便他们再也不愿接受你,你也须充满信心地去跟随基督! 千万不要像约拿那样 逃离躲避耶和华!!!

在华人教会里,我有两位密友 — 本(Ben and Jack)与杰克。 本 反叛了林博士。 结果,他和女友私奔了。 我再也没见过他。 杰克〔上学〕培训成为药剂师。 但他不喜欢那职业,于是他去塔尔伯特(Talbot)神学院就读,成了一名传教士。 他是我的好友。我是他婚礼上的伴郎。 他在我们的一次聚会中信靠了耶稣。 然后他写道:"多年后,这结出了我父母得救的硕果… 我亲眼见到我的父亲培训 并担任了主日学的教师,影响了他许多学生的未来,为教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II. 第二,约拿的苦难。

"约拿却起来,逃往他施去躲避耶和华;下到约帕,遇见一只船,要往他施去。他就给了船价,上了船,要与船上的人同往他施去躲避耶和华。 然而耶和华使海中起大风,海就狂风大作,甚至船几乎破坏"(约拿书 1:3-4 )。

请抬头。 约拿清楚,这场风暴〔因他〕来自神。

"他对他们说:你们将我抬起来,抛在海中,海就〔会〕平静了;我知道,你们遭这大风是因我的缘故"(约拿书 1:12 )。

最终,水手们〔只好〕将约拿抛进海里,风暴就此从海面上平息了。

"耶和华安排一条大鱼吞了约拿,他在鱼腹中三日三夜。 约拿在鱼腹中祷告耶和华 ─ 他的神"(约拿书 1:17-2:1 )。

起初,我很难相信这件事。 但后来我看到,这件事乃是耶稣的典型 — 预示了祂死在十字架上、埋进坟墓里、然后从死中复活。

后来,我读到了迪翰(M. R. DeHaan)博士有关约拿和大鱼的论述。 迪翰博士说,约拿死在了那条大鱼的腹内。 麦基(J. Vernon McGee)博士也说,

这本书实际上是对复活的预言。主耶稣本人说,正如约拿对尼尼微人是种标志,祂本人也将是对此世代从死里复活的标志…约拿这小小的一卷书 描述并教导了主耶稣的复活Thru the Bible, 有关约拿的复活,卷III, 第739页 )。

请看向约拿书 1:17。

"耶和华安排一条大鱼吞了约拿,他在鱼腹中三日三夜"(约拿书 1:17 )。

现在让我们看《约拿书》中最重要的一句话 – 约拿书2:9的最后七个字﹕

"救恩出于耶和华"(约拿书 2:9下 )。

让我在这里逗留一下,并对约拿在大鱼腹中的苦难加多几句我的看法。

前几天晚上,在我读《约拿书》时,我因以前从未有过的念头受到震惊。 人们通常认为,复兴是受某种外在因素 "激发" 而来的。 有几位著名的传教士说,冠状病毒会 "激发" 复兴。 对此我完全不信!!! 此乃菲尼的观点,根本不正确。

但下面是有关复兴的事实 –它确实是 "激发"(我厌恶当今新福音派人士使用的词汇)而成的 – 复兴靠神本人所 "激发"–"救恩出于耶和华"(拿2:9下 )。

但这正是我前几天晚上所看清的 –在阅读历史上的伟大复兴时我们会发现, 所有大规模的复兴都是在其领袖人物经历了困苦之后才开始的。 我将列举几例。

约翰.卫司理John Wesley)– 我只想简单地讲讲他在第一次大觉醒之前所经历的一些困苦。 他在乔治亚州作传教士宣道毫无成效。 他经历了与魔鬼的争斗。 像徵他的塑像遭人焚烧。 他几乎丧失。 他的朋友乔治.怀特菲德(George Whitefield)与他断绝了关系。 他遭到自己教派的诋毁污蔑。 他在父亲〔曾经掌管过〕的教会里遭人诋毁,牧师拒绝让他参与主圣餐。 他娶了一个女人,而她却拔下他的头发,并离弃了他。 这时,卫斯理才经历了自己的五旬节。 仅有在忍受了一切之后,他才获得了自己的五旬节! 成千上万的人将在凌晨站在冰天雪地里听他宣道。 皇家检察官谈到他的一生与事工时指出:"没有一位人物曾影响了这么多的人;没有一张嘴曾打动过如此多的人心;没有任何人曾为英国完成过如此一生的伟业。" 有家出版社最近说,约翰.卫斯理是 "自使徒时代以来最具影响力的传教士之一"。

孟慕贞Marie Monsen, 或 孟玛丽)– 她开始禁食祷告,恳求复兴临到中国。 魔鬼把她摔倒在地,如蟒蛇般缠绕她的身躯。在毫无帮助与协同的状况下,她努力前行,以孤身女子的传教士身份,祈祷求来了中国大陆的伟大复兴 — 而这场复兴在大陆的家庭教会中至今仍在延续着。

古约翰Jonathan Goforth顾约拿单)– 他和妻子去到中国,忍受了极大的痛苦。 他们四个婴儿都死了。 古约翰先生本人几乎两次丧生。 他还需用手推车载着婴儿的遗体,步行12个小时,才能举办基督徒的葬礼。 真希望我能有更多的时间来告诉你古夫人和孩子们是如何受苦的。 当婴儿康斯坦斯(Constance)去世后,"我们可爱的小康斯坦斯的身体,就在她的生日那天–1902年10月13日–被葬在了她姐姐的墓旁。"

直到那时,神的复兴之火才在古约翰的聚会中降临。一次有个祷告的机会。古夫人说:"它的降临如同风暴般突然、强烈… 如此,祷告的风暴来临了。 没有人能制约它,也没人去尝试那样做… 众男女都沉浸在神的权能之下… 一些离神遥远的人,此时回头了,公开向众人认罪… 一切都井井有条。 所有会众都结成一体在祈祷… 所有的人都直接从双膝上进入聚会中;哦,何等的喜乐与荣耀!… 我们只能低下头,聆听神的声音说:「静下来,要知道我是神。」 现在我们清楚了,「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靠势力,不是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 方能成事。」

"有一大群人–远超过700人–挤到了台前认罪… 聚会很难结束。 每次聚会约持续三小时。 确实,每次聚会都能持续一整天… 古约翰作了简短的宣道,由此开始,每人都步入了使其一生变得更美好的经历。 这些人都是严仅的长老会牧师,通常极为克制,此时却在向神大声呼求怜悯… 后来,有人发现一位坚强的长老会牧师独自一人在他的房间里,带着极深的灵魂痛苦正在抽泣。" 古夫人继续说,"何等梗直简单、充满信心的祷告! 能沉浸在如此的气氛中 确实令人灵感大增,心旷神怡!

"白人传教士与华人弟兄们一起,承认自己的过失、罪恶、和缺陷。 这是一个将所有人凝聚在一起的时刻 –华人对华人、传教士与华人、以及所有的人,都因他们已在基督内结为一体了。 基督正对我们所有人说:「让他们都能合而为一… 我在他们中,祢在我里面,使他们都能在一体内变得完美」"。

在我们从前的教会里,曾有过如此的聚会,表面看上去很像古约翰博士在中国的聚会。 我说 "表面" 是有意的。 但我们教会中大多数 "领导" 在认罪时 都向神撒了谎。 因此,正如陶恕博士所说的,他们犯了两条罪 — 说谎的罪、以及藉神的名说谎之罪! 刻勒遁(Kreighton)向凯根博士撒了谎,说他无需 "宣道" 便能够 "满足"。 因此,这位可悲的小个子变得更像犹大(他背叛了基督)而没有像彼得那样去真心地悔过。

古约翰 带领下的真实复兴,与我本人(1960年代末)在林道亮博士领导下的第一华人浸信会中 所亲眼见到的真实复兴非常相似 — 毫无对 "圣灵所赐之天赋"(gifts of the Spirit)的推崇 — 仅有诚恳的悔改和祈祷。 可悲的是,〔我们从前教会中的所谓〕"认罪感与忏悔"(在我看来)不过是感情用事,并非出自真心。 令我仍感惊讶的是,像刻勒遁 和葛利费斯这等人似乎认为他们能骗得过神,他们以为自己能愚弄神!!! 何等的盲目!

几天前,当我在浴室里写这篇道文时,我坐在浴缸的边缘。 在某一时刻,我向后倒进了浴缸里,头部撞到了浴缸底部。 我躺在那儿,两脚翘在空中。 我尝试扭动着爬起来,但却做不到。 就这样我躺在那儿,困在浴缸里,以为我颈椎断了。 但我仍然能蠕动控制脚趾,所以我知道自己并没有折断脊髓。

当我躺在那可怕的境况中时,魔鬼对我说,我们永远都不会得到真正的复兴。 就在那时神向我显明,历史上一切最伟大的复兴都是在其领袖(如卫斯理、孟慕贞、古约翰、以及像宋尚节那样的人)经历了严峻的磨练之后 – 如约拿死在大鱼的肚腹中那样 – 才能得到神的信任,把如此强劲的复兴赐到他们手中。 我们现在能得到真正的复兴吗?也许能。 但是我们必须非常的诚恳、格外的真切,否则,神不会遣下一场真实的复兴 — 我们有些人已为此祷告多年了!

像约拿一样,理查德.闻布朗牧师(Pastor Richard Wurmbrand)在大鱼的肚腹(共产当的监牢)中蹲了十四年。 那14年中有三年是在独人监牢内度过的。 除了共产党的行刑官员以外,他什么人都没见过。 神为何要让闻布朗 经历这一切呢? 如果你读过他的书,你会发现,神利用牢房来训练他,令他充满了爱心与真诚。 我还从未见过一位像理查德.闻布朗那样真诚的人。 在独人监牢内,他学会了如何讲实话;在被释之后,他以同样的真诚向全世界宣道。 像刻勒遁 与葛利费斯那样的小人,从来不会讲实话,他们甚至对神都要撒谎。 他们所 "忏悔的罪" 对他们自己来讲从未有过任何意义。

很容易看出,卫司理、孟慕贞、以及古约翰 等人,都是极为认真的信徒,绝非儿戏人生之辈。 约拿也是这样的人!

陶恕博士说,"如果我们有如此的愚昧,我们可以花整整一年去徒劳地祈求神遣送复兴,但同时却盲目地忽略祂曾列举的条件,并继续违背祂的律法。 或我们可以现在就开始去服从,并学到顺从的福气。 神的道就摆在我们面前。 我们只需去读它,并按照上面所写的去做,复兴…便会如撒种耕种之后的收获一样很自然地来临"(A. W. Tozer, "What About Revival? –Part 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