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2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三位伟大基督徒提供的帮助

HELP FROM THREE GREAT CHRISTIANS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一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December 1, 2019

"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 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马太福音 18:19, 20;《司可福研读圣经》第1024页 )。


理查德.闻布朗(Richard Wurmbrand)牧师在共产党的监狱里呆了14年,其中有两年多被关在独人监牢内。 下面是闻布朗牧师对那两年多经历的记述:

      我被关在独人监牢内两年。 我手头没有任何阅读与书写的材料。 与我作伴的仅有我的思维。 我并非善于沉思的人,而是一位极少静下来的人。 我有神。 但我真的在侍奉神吗 – 或仅仅是我作牧师的职业?
      我信神了吗? 现在面临的是真正的考验了。 仅有我一人独处。 没有薪水去赚;没有他人的黄金评价去忧虑。 神所赐的仅有痛苦。 我会仍旧去爱祂吗?
      我慢慢地得知,寂静的树上挂着平安的果实。 我开始认清自己真实的个性,并确保自己属于基督。 我发现,即使在这(独人监牢)内,我的思念和情感仍然转向神,并且我能在祈祷、灵命的操练、以及赞美中 度过一个夜晚接一个夜晚。现在我知道,我并非在演戏。 我确实相信了!(Pastor Richard Wurmbrand, In God's Underground, Living Sacrifice Books, 2004年,第57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机如今已能下载我们的宣道。 请您到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上,点击有 "APP"
字的绿色按键。 照显示中的指点去做。 然后只要
点击按键时,你便可得到我们宣讲的道文、视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神的恩典,多年的折磨并未拖垮 闻布朗牧师。 他最终从监狱中获释,回家与妻子 萨宾娜(Sabina)和儿子迈克尔(Michael)相聚。 迈克尔对他说:"爸爸,您经历的事太多了。 我想知道,您从一切的磨难中都学到了什么?"

我用胳膊搂着他说:"迈克尔,我在这段期间几乎把圣经全都忘了。 但我始终记着四件事:第一,有神在。 第二,基督是我们的救主。 第三,有永生。 第四,爱永远是最佳的道路。"

孩子说:"我要问的就这些了。" 他后来告诉我,他决定去作一位牧师。 时至今日,迈克尔.闻布朗 仍是一位牧师,继续从事他父亲的工作,救济罗马尼亚的难民。 几个月前,迈克尔还在我们教会里讲过道。

当我们的教会分裂发生时,我担心我会无法持续下去。 你从我的自传中可以得知,我患有轻微的情绪波动症,常在压力下感到沮丧。 我决定像监狱中的闻布朗牧师那样去安排我的夜晚。 大约在凌晨一点时,我会退居卧室旁的浴室内。 室内空间很小,大约和闻布朗牧师的牢房面积相等。 从午夜1点到凌晨6:30,我在浴室的 "牢房" 内度过一整夜。 我从阅读 闻布朗牧师的《在神的地下室》( In God's Underground一书开始我的守夜祈祷。 我缓缓地读着那本书,直到书中的信息渗透我的心灵。 然后,我会读 陶恕(A. W. Tozer)博士的著作《论神与人》( Of God and Men, 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60年 )。 正如闻布朗牧师的书一样,我一遍又一遍地缓缓读着陶恕博士的书。 然后,我在 "牢房" 中来回度步,为那些离开我们教会的人祈祷。 陶恕博士和理查德.闻布朗 成了我的牧师。 我没有因情绪波动而崩溃。〔前两周〕我反能在周日上午和晚上宣道,这是我几个月以来的头一次!

然后,我还添加了玛丽.孟森(Marie Monsen;中文名,孟玛丽)女士写的书。 她是一位去中国大陆传道的传教士。 如今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伟大复兴,实际上始于这位来自挪威的小传教士的祷告。 下面,我从孟森小姐写的书《觉醒》( The Awakening中摘选了一些她的记述。

她想去韩国体验一下从1907年开始爆发的复兴。 但是神告诉她:"你想〔在韩国〕得到的东西,也能在你所住的地方〔中国〕靠对祷告的回答而得到。 孟森小姐郑重地向神保证:"我要下决心祈求,直到我得到回复为止。"

她开始越过房间,走向她作祷告的地方,但撒但突然拦住了她。 孟小姐说,"那感觉似乎像一条巨蟒用它粗壮的螺旋体紧紧缠住了我,意欲将我生命的气息挤压窒息掉…最后,我设法在挣扎喘息中挤出了一个字﹕耶稣!耶稣!耶稣! 每次我呼出那宝贵的名字时,我的呼吸就变得轻松一些。"巨蟒" 最终离开了我。 我站在那儿发呆,然后想道:「原来祈祷有如此重要,那我〔为复兴作祷告〕的承诺也就意味非凡了!」 这段经历使我坚持〔祷告〕了二十多年,最终才开始见到复兴显现的萌芽徵兆。 确实,神的工作一点都不匆忙。"

"有一天,我在读马太福音 18:19-20,「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 这一承诺突然变得充满生机、唾手可得 – 全然是一新的诺言。"

她开始寻找祈祷的伴侣,最后找到了另一位渴望复兴的女士。孟森小姐说:"我们一同祷告的第一天是我宣道生涯中最伟大的一天。" 此后,这两位女士每天都一同为复兴作祈祷。

然后,在一场复兴萌芽的显露中,几位异教妇女在极深的认罪中获得了转变。 孟森小姐说:"我内心充满了对神万般恩典的感激…复兴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之后,在神选择的恰当时刻终于降临了。"

然后,一名传教士认罪了,并获得了转变。 然后,有位貌似敬虔的牧师向孟森小姐承认:"我从来并非一位需要救主的罪人。" 他说,他一直是个 "瞎眼的盲人引路人。我一直是个虚伪的牧师。" 现在他体验了罪人接受恩典、并得到基督释放的经历。 然后他说:"完全失明的我,现在见到了光明。" 他的新见证对许多人来说都是极大的祝福。 现在,孟森小姐每去一个地方,都会在那里带来真正的悔改 – 甚至在传教士中间也是如此。

孟森小姐与一位祷告伴侣一同祈祷了20年,神才最终使用她带来了席卷全中国的复兴;如今,这场复兴已经成为全球佳话。

莱斯利.莱尔(Leslie Lyall)在中国复兴和中国家庭教会运动方面写了很多文章。 莱尔先生称玛丽.孟森为 "复兴运动的先驱"。 他说:"她沉静地坚持说,新生必须伴随着斩钉截铁的体验,并就此成为他人的标榜。"

神正在我们教会中寻找那些能与玛丽.孟森一起面临挑战的人:"我下决心祈求,直到我得到回复为止。"

孟森小姐说:"我相信,现在正是你们「两三个人」彼此结识的时候,让我们持续进行满有信心的祷告,直到你们得到神的回答为止。" 祷告的主题应是:


1. 作领导的与其他信徒 都能倾空自我、排除一切私心。

2. 让我们能有一场祷告的复兴 与良知的复兴。

3. 恢复我们对耶稣基督与灵魂的初恋。


找个祷告夥伴,为在我们美国的年轻华人中有复兴爆发而祷告,他们如此多的人已在这里陷入了撒但物质享受的魔掌中。 我祈求你们中某些人能坚持不懈地祷告下去,直到答案来临为止! 耶稣说,

"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 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马太福音 18:19, 20 )。

陶恕博士说,"当反复祷告,直到神回复你。 神等候人的恳请,来为祂的子民张显祂的大能""What Profit in Prayer?" )。 请起立,一同唱圣诗《教我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