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2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争斗与理想!

THE BATTLE AND THE VISION!
〔Simplified Chinese〕
–中译草稿–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〇一九年九月八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8, 2019


请打开圣经,翻到彼得后书 3:18。

"你们却要在我们主 ─ 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彼得后书 3:18;《司可福研读圣经》1320页 )。

请坐。

这句话是彼得在他被拖出去倒着钉上十字架之前写下的最后几个字。 彼得并非在基督教家庭里出生长大。 他不是法利赛人,也不算是正统的犹太教信徒。 他不过是位粗旷的渔夫。 在耶稣从死中复活的那晚上 彼得获得转变之前 ,他犯过许多的错,做过许多有罪的事。 仅在他转变之后 — 在他初次听到耶稣后许多年 — 彼得才成为 "钢铁之人",成为甘心为基督付出一切的门徒。 这使得他在世上对人的最后忠告 非常值得我们铭记于心:

"你们却要在我们主 ─ 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 有长进"(彼得后书 3:18 )。

彼得知道,一个人不会因作过简单的 "决定" 便一切万事如意了。不会的! 他必须成长,在 "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 有长进"!

我本人的一生便显明了缺乏恰当训练的愚拙之处。 我当时不是门徒。 我的牧师林道亮博士是位神的伟大仆人 — 但他从未把我当作门徒来看待 — 因我不是华人。 当我和一位年轻的华人女孩产生了感情后,林牧师让我不要再回来了。

正是在那期间,我开始把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作为我的生活模范。 丘吉尔说过:"切莫作出承诺却不去实现。" 林博士曾向我承诺过,他将从那间华人教会中把我作为一位传教士差派出去。 但他没有实现那一诺言。 后来,我渐渐原谅了他,我们成为朋友。 但当他告诉我不要再回来时,我变得孤立无助,仅有丘吉尔作为我的向导。丘吉尔抽雪茄、喝威士忌,极少参加任何教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机如今已能下载我们的宣道。 请您到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上,点击有 "APP"
字的绿色按键。 照显示中的指点去做。 然后只要
点击按键时,你便可得到我们宣讲的道文、视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像我这样的年轻宣道士来说,这是一个何等怪缪的向导! 丘吉尔是位不可知论者。 他仅有在婚礼或洗礼的场合中参加教会的聚会,从不定期参加星期天的礼拜。但是,我从他身上学会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 比如为真理而争斗、征服人生中的空虚和孤独、将勇气付诸于行动等。 我只能独自前行,靠丘吉尔作我的向导。 但那强于没有向导。 伽利略说过:"你教不了人任何东西。 你只能帮助他从心中寻找。" 结果,我与我的牧师疏远了,多年中漫无目标地飘荡着。

但神仍然与我同在。"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奇异恩典》, 约翰·牛顿,1725-1807 )。神使彼得成了一位门徒、一位具有钢铁意志的人、一位神的仆人。 正如彼得所说,

"你们却要在我们主 ─ 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 有长进"(彼得后书 3:18 )。

于是,在缺乏其他人向导的情形下,我对年轻的云斯顿.丘吉尔产生了兴趣。

他的家庭可说是富裕的。家境不错,有华丽的衣服穿,也有许多玩具。但他也有多重弱点。

这位男孩儿相貌平平。他不是运动员。他身体虚弱多病;口齿不清。他在学校里成绩不好,老师说他总在调皮捣蛋。 更糟的是,他父母极少有和他共处的时间。他们没有为他提供爱与鼓励。他缺乏孩子需要的两个最主要因素:爱与鼓励。

他的将来并不看好。 仅有一件事使他振作下去。 在他脑海里,他对自己有另一种看法。 他看到自己会做些大胆、轰轰烈烈的事。 他能见到自己在奋战中带领着一群勇士前行。 他说话时没有口吃。 在他心目中,他正以雄辩的言辞向一群激动的听众演讲。

但在现实生活中,他的父亲精神失常,总在向他吼叫说,"你注定会终生失败。"

如今,他父亲已经去世,而他又成了战俘。 他被敌军俘虏,被投入牢狱。 囚禁的地点离最近的友方战线超过三百英里。 监狱中有好几个囚徒计划逃跑,但他们过于胆怯,没有采取行动。 而这位男孩对监狱有不同的看法。他必须越狱

他不在乎自己是否在旷野中有独自生存的技能。 那位男孩所具有的是对自由的追求! 这为他带来了采取行动的勇气! 他打破了窗户,逃入了夜晚的漆黑之中。 走出个人的舒适区需要勇气!

如今他是一位公务员。他唯一想要做的,不论是战争还是和平,就是为他的国家服务。他此时还没有权利,因为他在政府里还没有地位。然而,他能感觉到战争即将到来。他无法对此置之不理。

于是,他开始收集他国家内有关军方和政治局面的信息。他得知他的国家正面临一个极其危险的局面。他以公开演讲、报纸文章、电台、书籍等渠道来告之他的忧虑。

刚开始时人们嘲笑他。他如何做呢?他继续宣传。他们嘲笑他。他们讥诮他。有些人说,他就像他的父亲那么疯狂!但他仍然在尽全力地警告他的同胞。他这样做了几乎十年,人们才开始听他的言论。

在面对如此的敌对之下,他仍然勇往直前,他需要什么样的品格呢?这需要决心。这需要绝不妥协的意志。

多数人对丘吉尔的印象是二战中充满活力的英国首相。 但他的一生远比那要多得多。

当他于90岁去世时,牛津大学学者 以赛亚.柏林(Isaiah Berlin)如此评价他:"在他生活的时期内,他是一位高耸的历史伟人。在他的国家所造就的两位最伟大的人中,他是其中一位。他是一位大有能力的演说家,是他国家的救星,是位神奇的英雄 — 他既属于传奇又属于现实,他是我们这个时代中最大的人物。"

我告诉了你三个关于他人生的故事。那男孩子对自己有一个理想 — 是其他人没有看到的 — 那孩子就是丘吉尔。那个不会放弃的演说家 — 也是丘吉尔。

他在英格兰议会服务了六十年。他担任过英国政府的几乎所有政界职位。他终于在65岁成为英国首相 – 多数人在那年纪早已退休了。 在他76岁时,他回来再次担任首相,一直到80岁为止。

丘吉尔那牛头犬般的执着也可说是个传奇。 他一生中克服了许多障碍:不论这些障碍是口吃、或是多病的童年、或是缺乏父母的爱、或是没有受过大学教育、或是在希特勒的战争机器下存活、或是失去了他的小女儿 马丽葛、或是终生困扰他的抑郁症。丘吉尔成了个人勇气的象征。丘吉尔在他人生的晚年这样说:

"人生是一场考验,而这个世界是个考场。每代人都会面临…不同方式的问题。"

丘吉尔又说:

"人类本身并非受物质的主宰,而是受理念的牵引 — 如果他们愿意为此付出生命或一生的成果。"

他一生作为领袖的楷模 使他在历史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1940年6月18日,丘吉尔在英国下议院作了一次演讲,这可能是二十世纪中最重要的政治演讲:

"我想 不列颠战役 即将展开。 基督教文明的存亡将取决于这场战役…我们会很快面临敌军的威势与烈怒。 希特勒很清楚,他必须在这岛上击破我们,否则便会失去整场战争。 如果我们能挡住他,那整个欧洲便可获得自由,并使世人的生活得到进步,迈入宽广且阳光明媚的高地。 然而,我们一旦失败,那么整个世界,包括美国 及我们所关切并知道的一切地方在内,都将陷入一个新的黑暗时代;在非正当科学的支援下,这个时代将会更加险恶,甚至更加持久。因此,让我们承担起我们的责任,以身作则,如果大英帝国以及它的联邦能够延续一千年,其国民会说:「这是他们最辉煌的时刻」"。

(These passages are paraphrased from Larry Kryske's great book, The Churchill Factors >)

或许这段信息能够帮助你了解我为何对这位伟人产生兴趣。然而,他虽然是二十世纪中最伟大的人,但他不是基督徒。

可他一次又一次地启发了我 — 尤其是在我极端忧郁的时候。在我极端抑郁的时刻,有天晚上,我通读了他写的有关二战的第二本书,《他们最辉煌的时刻》( Their Finest Hour )。 和以往一样,我的心情振奋。 我大概在早上八点才上床睡觉 — 脑海里充满了苏格兰风笛演奏的荣耀曲调。 以下是我今晚要对你说的话。

      我有一个梦想。这一梦想很大,是我们无法一次去完全理解的。这个梦想是:让我们新的东方人教会,成为世间各地挣扎中教会的希望的灯塔 和清新舒缓之处。
      我们所经历的大型教会分裂没有击败我们。没有! 胆小鬼和叛徒们都离开了。 缺乏忠心与自私之人、以及那些自傲和诡诈的朋友都离开了。我们被他们的阴险击垮了吗? 没有! 相反,我们却因此得到了鼓励 — 因为我们知道,撒但不会在我们教会上浪费如此多的精力 — 除非牠知道一些我们目前暂时看不到的东西。 撒但看向我们的新教会 正如我所看到的一样 — 这是一所祷告的前线、以及耶稣基督福音的堡垒。 从这里,通过我们的网站 以及我们将要送出的传教士,在我们艰辛的劳作中,我们将全力不断地向世界宣讲圣经内全部的真理。
      这是我的理想、我的祷告:我们将成为复兴的中心,以及为全人类教会增添力量的真道的源泉。

如果我那梦想 和理想能够实现 — 我相信这将成为现实 — 我们会把一切归功与神;这恩典本是由神赐给了使徒彼得,如今又赐给了你和我!

无可置疑,神在黑暗的时刻拯救了英国。而在我们努力工作去实现那样远见的时候,同一位神会与我们同在。正如使徒彼得 告诫我们的:"你们却要在我们主 ─ 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 温斯顿.丘吉尔伯爵说:

"你问:「我们的目标是什么?」让我用一个词来回答:胜利 ─ 不惜一切代价地取得胜利;在一切威胁下去取得胜利,无论道路何等的艰难漫长﹕因为没有胜利便无法生存。"

愿你我为耶稣基督以及这间教会的理想过一个得胜的生活! 阿们。

请大家起立,同唱圣诗第六首:《基督精兵》。

基督精兵前进,齐向战场走,
 耶稣是我元帅,引导在前头,
基督为我君王,带领攻仇敌,
 看祂旗帜前进,已到战阵地。
基督精兵前进,齐向战场走,
 耶稣是我元帅,引导在前头。

王位冠冕可坏,邦国有兴衰;
 惟主耶稣真道,传流至万代,
地狱凶恶权势,无力胜教会,
 因为基督应许,永远不能废。
基督精兵前进,齐向战场走,
 耶稣是我元帅,引导在前头。

众圣徒齐前来,联为快乐羣,
 我众欢呼和谐,合发凯歌音,
荣耀赞美尊贵,归于基督王,
 无穷无尽年代,神人齐欢唱。
基督精兵前进,齐向战场走,
 耶稣是我元帅,引导在前头。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词﹕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