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2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盲人是我!

THE BLIND MAN WAS ME!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〇一九年二月三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February 3, 2019

"没有异象〔启示〕民就放肆;惟遵守律法的 便为有福"
(箴言 29:18 )。


奎斯维尔博士(Dr. W. A. Criswell)说:"「异象」一词的希伯来文,指的是神通过使者启示出的祂的意愿"Criswell Study Bible, 有关箴言29:18的注释 )。 据奎斯维尔而博士的注释,"放肆"(perish–KJV;英译:「灭亡」)一词的希伯来文有 "摆脱束缚" 之意(同上 )。

圣经里的异象是神用来引导祂子民的方式之一。 译成 "异象" 的希伯来文是 "chazon" 的异体字,该词含有 "先见" 之意。 异象通常发生在梦中,但有时也会在先知处于半睡半醒 或冥思的状态下发生(参奎斯维尔 对但以理书4:5的注释 )。

当神告诉我去做一名传教士时,我离开了那间白人教会(加州亨廷顿公园市第一浸信会 )。 处于对前途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我加入了洛杉矶第一华人浸信会。 我在那里学会了在晚上读大学,同时在白天全时做世俗工作,每周工作40小时。 念完大学后,由于神安排了一些事情,诸如没有足够的钱去读保守派的神学院,我不得不去一所自由派的美南浸信会的神学院里读书。

此外,神的意愿阻止了我到国外传教 ── 美南浸信会与我的本家教会「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都未曾差派过我。 在如此的境况下,我获得了一次确切真实的 "异象"。 一天深夜,有个声音引用了以弗所书1:6,"accepted in the beloved(KJV–在爱子内承蒙悦纳 )"。 神似乎在对我说,"虽然其他人不愿接受你,但你在基督内已经承蒙悦纳。"

我流着泪,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宿舍,来到神学院旁边的山丘上。 直到去年写成了自传,我从未把这段经历以书面的形式记载下来。 我知道,我的一些敌人会藉此来造谣,说我是个狂热的分子。 因此,我有时会谈到这件事,但是直到最近,我从未把它写下来。 以下是我在我的自传《征服万般恐惧》(Against All Fears) 中所写的。 若要了解这件事的全部背景,请阅读我自传中的第四章(第70-84页 )。 我在那章书中如此写道:

       如今,在远离家乡的自由派神学院内,我感到像一位 "流离飘荡在地上"(创 4:14)的囚犯。 这时是午夜。 我已好几天没睡,于是陷入了沉睡。 但几分钟后我惊醒过来。 内心有个声音对我说,你已 "在爱子里〔蒙悦纳〕( accepted in the beloved–KJV)"。 "什么?" 我大声问道。 我赶快打开一本经文索引,抹去了眼中的朦胧睡意,查找 "悦纳"(accepted)一词。 结果在以弗所书1:6中找到了,"祂在爱子里〔使我们承蒙悦纳〕–KJV"。 当他人拒绝我时,耶稣却悦纳了我。
       宿舍里很安静,寂静无声。 我走入外面的黑夜中。站在神学院旁边的小山丘上,我能看到海湾对面三藩市遥远的灯火。 海风吹来,寒冷刺骨。 风在不断地吹打、吹打、吹打 – 寒风梳理着我的头发、穿透了我的衣衫 – 那时的感受似乎是在寒冬内赤身裸体地矗立在山顶一样。 神在风中对我说:"你将永远不会忘记今晚。 从今以后,你讲道仅是为了取悦于我。 许多年后,你会想起今晚,你会记起我曾告诉你:你的主要事工会在你年迈之时才开始。 从此,你要仅为我说话;你会变得无所畏惧。 我会与你同在。 你已在爱子内承蒙悦纳。"
       那并非一个听得到的声音。 但这些话语在我心中非常清晰。 只有那些有过类似经历的人才能理解。 我的朋友 摩舍·罗森(Moishe Rosen)将此称作 "不可耳闻的声音"(同上,第264页 )。 圣经将此称作 "微小的声音"(王上 19:12 )。 那是召我宣道的呼唤吗? 起初,那更像是一则预言,不像是呼召。 在那之前,我所知的唯一 "呼召" 是: 知道我如果不宣讲出来 便没有人会讲了;并且这急需人去宣扬 ── 但其他人却不敢说,所以,如果我不去说 便没有人会说、或他们至少不会说得很好。

"我若说:我不再题耶和华,也不再奉祂的名讲论,我便心里觉得似乎有烧着的火闭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耶利米书20:9 )。

我如今明白了,那是神在召我宣道。 之前,我是个自愿者。 如今,我是一位被神呼召的宣道士! 我相信,每一位无所畏惧的宣道士都必须经历那样的危机,然后神才会信任那人去宣讲真道。那事件中没有电闪、雷鸣、或情感冲动 ── 只有这句话:"如果你不宣讲出来 便没有人会讲了;并且这急需人去宣扬 ── 但其他人却不敢说,所以 如果我不去说 便没有人会说、或他们至少不会说得很好。" 我受到驱使才去宣道。 我毫无其他选择。 我回到了床上,这些思绪却永远刻印在我的脑海中。 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说:

"他会以神的名义去抵触、谴责、并抗议,从而遭受基督教社区大多数人的仇恨与敌视…但他却不会因任何凡人而畏惧"("The Gift of Prophetic Insight",作者:Dr. A. W. Tozer )。

这也许是为何 鲍勃·琼斯三世博士(Dr. Bob Jones III)如此说,我的 "举止和心态犹如一位旧约的先知…" 但我们应记住,先知时常落泪,如投舍博士和 莱斯博士那样。

请你理解,我并非自认是先知。 我不过是位浸信会宣道士,对他神曾如此说过,"许多年后,你会记起这一晚;你会记起我曾告诉你:你的主要事工会在你年迈之时才会开始…你会变得无所畏惧。 我会与你同在。 你在爱子内已蒙悦纳。"

当时并没有电闪、雷鸣、或情感冲动 ── 只有这句话:"如果你不宣讲出来 便没有人会讲了;并且这急需人去宣扬 ── 但其他人却不敢说,所以 如果你不去说 便没有人会说、或至少他们不会说得很好。" 我回到了床上,脑海内已永远刻印下这些思念。

我不认为我是一位五旬节派或灵恩派的人士。 我并非每日都有来自神的信息。 在那次与神的交往中,我记住的主要事情是 ── "你会想起我曾告诉你:你的主要事工会在你年迈之时才开始。" 我的感受正如阿摩司说这句话时的感受:"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儿子〕…耶和华选召我…对我说:「你去向我民…说预言」"(摩 7:14-15 )。

我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走。 神告诉我,"我的主要事工会在我年迈之时才会开始"。 我在接下来的四十三年内跌跌撞撞,对下一步该如何行走没有明确的认知。

于是,我采取了从 靠近北加州三藩市附近的 "耶稣运动" 中学到的一些基本蓝图,尝试在洛杉矶地区创建众多 "家庭教会"。 这些 "家庭教会" 最终失败了。 此局面维持了四十多年,直到如今才结束。

再过几周我便78岁了。 此时,在我年近八十的时候,神终于赐给我一个新的异象 ── 那并非创建更多的 "家庭教会"。 我如今被召要在洛杉矶地区建立一间强壮的浸信教会。 这间教会必须强壮到能够维持我们全球性的事工,这事工将会帮助发展中国家的牧师。 他们已经紮根在传道地区的本土上。 他们精通本族的语言。但他们没有接受过神学院的训练。他们不知如何去从事有效的福音传播工作。 他们不知如何去准备福音道文。 他们从美国学到的是某种松散的灵恩派说教。 在过去二十年来,我把我们宣讲的道译成了他们的语言。 这些道文如今以超过了40种语言,传播到世间221个国家地区。 我每天都会收到世界各地的牧师发来的电邮。 这些电邮显达了他们渴望得到富有实质的宣道 和查经质料。

但这项事工开支很大。 我们需要酬劳那些帮我们作翻译的同工。 如今这个事工的开支达到了每月七千美金。我尝试过征募其他福音派人士来帮助我们,但是没有得到很好的响应。

如今,我终于看到,我们必须做这项事工,并且我们自己须要支付这项事工!这需要一个新的异象!在我宣讲一则关于马可福音8:22-26的道时,我得到了一个异象。起初那盲人模糊地看到了人,"好像树木,并且行走"。随后,耶稣再次把手按在那人的眼睛上,"他定睛一看,就复了原,样样都看得清楚了"。 起初,我在一次福音宣道中向迷途者宣讲这一点。最后,我看到了那盲人是我自己!!! 神没有通过另一次的 觉悟(epiphany)来揭示祂的计划,而是逐渐缓慢地揭示!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请原谅我学得很慢。 "家庭教会" 的计划无法奏效。 但我没有为我们新的目标让大家做好准备。 请大家原谅我,并与我共同追求新的理想与目标。

"新" 目标是基于 "旧的" 理想。 但是,让我们不再创建 "家庭教会";相反,让我们靠神的恩典,在洛杉矶地区建立一所强大的浸信会教会 – 强大到让主耶稣基督能如此对我们说,

"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 5:14, 16 )。

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一座强大的洛杉矶本地教会,去帮助那些在丛林中、在穆斯林国度里、在中国、在非洲和印度 –那些在地狱边缘传道的忠心的土著居民传教士!!! 让我们光照他们,使其能代替我们在他国传道;让我们像士兵一样奋勇,使那些传教士变得更具有战斗力,去侍奉我们的神与祂的基督!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颜国辉先生(Mr. Jack Ngann)的独唱﹕
      "Open My Eyes, That I May See"(词:Clara H. Scott, 1841-18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