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2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教会分裂 与匪类的后代!

CHURCH SPLITS AND THE CHILDREN OF BELI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九年一月六日晚
于洛杉矶 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anuary 6, 2019

"有些匪类,从你们中间的一座城出来,勾引本城的居民,说,我们不如去事奉〔别神,是〕你们素来所不认识的神"(申命记 13:12 )。


这些人被称为 "匪类" 的后代。 "匪类"(Belial)一词是希伯来语中描述 "无用之人" 或 "小人" 的方式。

请注意,我们经文内的 "匪类之后代" 何等准确地描述了如今那些分裂教会的人。 他们离弃了教会的主体。 他们还诱惑其他人一同离开。 他们离开去侍奉世间其他的神。

我们看到,这些 "匪类的后代" 正是新约内分裂教会之人的典型。"匪类的后代" 是旧约内的典型;其反典型正是罗马书16:17与18节内那些 "离间你们" 的人。

在我看来,"匪类的后代" 毫无疑问 完美地描述了如今许多(虽不是全部)婴儿潮的人 与早期 "Xer" 这代人。

在我人生的早期,神召我作传教士去向华人传道。 然而,当那扇门关闭时,显而易见的是神打算召我在洛杉矶都市中心去向 "匪类的后代" 传道。 我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那群人是我所遇见的 最自以为是、最野蛮的一群人!

我的朋友 摩施.罗森(Moishe Rosen)是「为耶稣的犹太人」(Jews for Jesus) 组织的创始人。 他说,这群人未曾受其父母的教化,却被送到他的手下来培养。 他们击倒了罗森,并在情感上杀了他,并最终从各方面都将他摧残了。 他虽死于癌症,但我认为,这是由于他组织中那群疯狂的 "匪类的后代" 所造成的长期紧张生活所触发的癌症。

"外界的" 传教士没有一个能完全理解 向这群 "匪类的后代" 传道所带来的持久压力 –尤其是在像洛杉矶这样的大都市中心。 我的车胎曾被他们割穿过。 他们还令我在神学院读神学的同事和朋友们都与我作对。 有一次,在一场大规模的福音派聚会上,我遇见了美国最杰出的福音派神学家 卡尔.亨利博士(Dr. Carl F. H. Henry )。 他是《今日基督教》( Christianity Today)的首任主编。 正当我和亨利博士握手时,有位 "匪类的后代" 抓住了我的左手。 很快,一场拔河拉锯战发生了,他拉我的左手,亨利博士拉我的右手。 我不得不对亨利博士说:"对不起。 拉我的是我手下的人。 他们没礼貌,因为缺乏教养,但我仍旧爱这些人。" 我看着卡尔.亨利博士向我点头表示同意。

当我的孩子还很小的时候,那些人曾残忍地惩罚我的孩子。 那些人曾用燃烧弹威胁过我,还以 "射杀、射杀、射死他" 的言词来威胁我。 我不得不将其中一些人报给了联邦调查局。 他们还从我身上或教会内偷过钱。 我可写的还有很多,来描述这群 在过去四十多年中不断煎熬我生活的人。 如果我花多一些时间,我能列出类似于使徒保罗曾列举的清单。 保罗说,他…

"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 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 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 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 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 我若必须自夸,就夸那关乎我软弱的事便了。 那永远可称颂之主耶稣的父神知道 我不说谎"(哥林多后书 11:25-31 )。

我本人在这些 "匪类之后代" 的手下所受的痛苦 与保罗的遭遇并非完全相同。然而那比人们所想象的要接近很多。 我的一个儿子 当时还不到一岁,却被这群人中的一个撒手不管,结果从很高的楼梯上头朝下滚了下去。 那本可能会把孩子摔死,但那个看孩子的却大笑着扬长而去。 当我的双胞胎儿子还不到五岁时,我另一个儿子被一位 "分裂者" 放在窗台上。 那窗外三楼下便是教堂前的水泥人行道。 那人在离开教会前 故意把孩子放在窗台上。 我知道那人这样做确实是故意的。 就在孩子失足从窗台上掉下去之前,我妻子把他救了下来。

我两个儿子在 "匪类的后代" 为自己孩子所安排的活动中 从来都没分。 我的孩子们被他们排除在圣诞派对之外;又被他们挤出新年派对。 教会有位执事,每逢星期一晚都在他家里为一群教会的孩子举办派对。 他们被称为 "他的孩子"。 但他从来没有请过我的孩子!一次也没有! 我的孩子曾几次问我:"他为什么不请我们去参加?" 我在教会里的地位并不够强,总觉得不应去问他 为什么安排任何活动都不请我的儿子。 似乎他这样做是为了与我保持距离,并准备分裂我们教会。 如今,他那小团伙的主要核心正是那群周一晚到他家里相聚的人,外加一些父母。 有人告诉我,"海博士,他们是邪教。" 我说,"不是。 对他们更好的描述应是小团伙,但那有可能在未来形成邪教。 那些人当面会告诉我妻子,她是他们一生中所遇到的最好的人。然后,他们却仇视她,抛弃背离她,再也不与她通话。 只有像我妻子那样 拥有钢铁般毅力的女性,才能连续30年忍受如此排挤的痛苦。

我能不停地为你们列举这类事例,讲述他们如何折磨我、折磨我的妻子和孩子,并践踏我的家庭。 如果神没有赐给我和妻子如此 "钢铁般的毅力",我们如今早已不会还活在人间了。

然后,一些 "瘪三" 却上社交媒体攻击我,说我对他们太粗暴了!!! 从人的眼光来看,我本应在40年前就放弃他们,让他们在大麻烟雾的环绕下窒息而死。 但我不能那样做,因为神召我在这里,我会继续陪这群人,直到我离世那天。 当我死后,他们无疑会举办一场派对来庆贺,因那曾试图拯救他们的人不过是位邪教领袖,并非基督徒;还因我是个残酷野蛮的人,本应死后在坟墓中腐烂!

如我轻声宣道,他们多数人都会闭目养神。 如我充满生气地高声疾呼,他们便称我是希特勒! 如我强调外出传福音,他们会说我只顾拥有一间大教会。 如我不讲外出传福音,他们又说我懒惰。 如果我出头引导教会,他们说我独裁。 如我不带领教会,他们又说我软弱无力 – 世上没有任何能完全取悦这些人的方式! 他们厌恶我,几乎到了他们憎恶自己父亲的程度! 心理医疗医生必须做很多工作 才能化解这些人自儿童时期便积攒在他们心中的苦毒与怨恨。 我时常怜悯他们,却无法像我所希望的那样去帮他们。 他们这代人让我想起 "箴言" 内的这段经文:

"有一代人,咒诅父亲,不给母亲祝福。 有一代人,自以为清洁,却没有洗去自己的污秽。 有一代人,眼目何其高傲,眼皮也是高举。 有一代人,牙如剑,齿如刀,要吞灭地上的困苦人 和世间的穷乏人"(箴言 30:11-14 )。

我把一生43年的事工都花在了洛杉矶都市中心这群人的身上。 我不会甩手离开的。 我会一直与这些 "匪类的后代" 相处下去,直到我离世那天。 因为尽管他们的罪恶,我仍旧爱他们。 神在这里保护了我,因此我不会逃避隐藏。 我的自传《征服万般恐惧》( Against All Fears中的最后一章书,我把它命题为 "我人生中的福分"。 作为传教士,我打交道的对象是都市中心的年轻人;尽管我经历了多样考验,神却以其他方式丰厚地赐福了我。 我希望把自传 免费寄给你。

下面是我俩儿子在读完我这篇道文草稿之后发给我的电邮。罗伯特三世说:

亲爱的爸爸,

感谢您对我妻子和孩子们的好评。 我的一生确实已福星高照了。

这篇道文内所讲的内容,我相信你过去从未用整篇布道来谈论过。 但是你讲的正中要害。 在你一生事工中,婴儿潮那代人一直犹如你肋旁的荆棘。 因此,你对这些人的看法一定能对别人有帮助,因你够资历提出你的批评。 你与这些 "匪类的孩子" 打交道已有五十多年了。

敬佩您的,

罗伯特.海默斯三世(Robert Hymers, III)

下面这封电邮来自我另一个儿子,约翰.卫司理﹕

亲爱的爸爸,

这篇道文简捷完整。 其中你讲明了神如何召你去向 "这弯曲的世代" 传道,向他们传播福音,以及你在此事工中的忠心与坚定,尽管他们从未停止过对你事工的诋毁与攻击。 对我来说,目睹你和母亲遭受这些 "匪类之后代" 的迫害、见他们如何背后捅刀子,这是一种悲哀与残酷的现实。 这些攻击大多来自那些起初看似是优秀的基督徒、但后来却改变的人,显露出他们心底的真实状况。 很明显,他们对你、对我们教会、以及对我们使命之态度的变更,证明他们从来都是 "匪类的后代",暴露出他们属撒但的灵界立场。 与这些匪类的后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你多年来有目共睹的记录,是你对我们的主、对基督所怀有的坚定不移的信念与服从。 目睹并了解你,同时也目睹并认识了他们,我亲身体验到,他们对你的指控并非对你本人的攻击,而是针对你所事奉的基督。 他们对你无情的谴责与论断的呐喊,令我想起了一些人对耶稣所呼出的言词;那是当耶稣挂在十字架上时,一群匪类的后代 "从那里经过…摇着头" 辱骂祂。 正如他们对待耶稣与跟随祂的烈士一样,他们也正如此对待你。 你对这群匪类后代所犯的唯一 "罪行" 是,你跟随了基督的脚踪,并向他们传了福音,而他们却不够资格。 这群人的行为 ── 在你的宣道下 他们起初宣称已相信了基督、持续了一段时间,最终却离开了我们教会、背弃了你的说教、并回头来攻击你、攻击你的事工,满心苦毒,一口诋毁辱骂 ── 而这刚好证明 他们与那些指控耶稣、指控当今敬虔牧师的匪类之子完全无异。

他们所必需背负的罪名是,他们离开了教会,停止继续与你一同工作(即便他们毫无理由去这样做 )。 他们回到了世俗之内,证明他们从未 "进入" 我们的主基督耶稣。 正如耶稣所说的:"有那撒在荆棘里的,就是人听了道,后来有世上的思虑、钱财的迷惑,和别样的私慾进来,把道挤住了,就不能结实"(可 4:18-19 )。 显而易见,他们 "…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来 4:2 )。

主内之爱,

约翰.卫司理(John Wesley Hymers)

然后,我又收到这封电子邮件,是一位著名的有关教会分裂的权威在读完这篇道文的草稿之后发给我的。

亲爱的海博士,

我刚读完有关你们教会分裂的讲道,读到了你不得不与其时常交往的那类人。 我当然清楚你所必需常常经历的事,并认为你所讲的道非常出色。 在通常的情况下,分裂之后最好的选择可能只有带领剩余的人继续你的事工。 但当这类人仍旧逗留在你身边(正如在你所侍奉的都市中心那样)并一次又一次地造成冲突时,我想不出比你布道中所谈的更好的方法去处理这一问题了。

我极为同情你;我已为你和你所爱的人–尤其为你妻子–献上了祷告。 在大概五十年前的一次分裂中,我遇到了一些与你所遇到的同样问题,包括威胁和言语的攻击。 我当然相信应教导人们警惕此事 并做好准备,所以我才写了〔《教会分裂》〕那本书。 你发现我写的书对你有所帮助,并为它的使用广作推荐,对此,我深感荣幸与神的祝福。

祈求我们亲爱的主能继续赐福、增强、并保护你、你的妻子、你的孩子与孙辈、以及你为祂在洛杉矶市中心所从事的伟大事工。

主内,

罗伊.L.卜岚森二世博士(Dr. Roy L. Branson, Jr., 闻名著作《教会分裂》的作者;该著作获得了 奎斯维尔博士 与 帕德逊博士的大力推荐)

"我为祂…所从事的伟大事工" 此时看起来并不特别伟大。 我今年已经77岁了。 美国人的平均寿命如今是79岁。 近来我一直与癌症和哮喘病搏斗。我再也无法站着宣讲整篇布道了。 我人生 "沙漏" 中的沙子正快速漏完。 我并非在抱怨。 从许多方面来看,我 "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腓 1:23 )。

但我还有一件任务要完成,是神已经放在我心头的事。 我不知是否能做到,但我会尽力而为。 使徒保罗表达了我对亲爱的教会所持有的盼望与祈祷,

"弟兄们,我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劝你们都说一样的话。 你们中间也不可分党,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哥林多前书 1:10 )。

在我的领导下,出席我们教会的曾超过1000人。 我们从未偷过其他教会的成员。 我们从未尝试去说服任何人离开他的教会来跟随我们! 神促使我们靠那些来自世俗中很 "有希望" 得到转变的人去建造我们的教会。 你可如此来描述,"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林前 1:23 )。 通过阅读我们网站上的宣道,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几十年来我几乎每个星期天都在宣讲基督 并祂钉十字架。 我们从未偏离过福音的宣扬。 而且,作为浸信会教徒,我们宣讲对本家教会的忠诚。 而且我从来没有讲过,一个人离开我们教会便失去了他的救恩,因为我坚信 "圣徒能持守到底"(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的教义。 毕竟,我仍是一位 "四点加尔文主义者"。

但不知为何,我没能充分地讲明一条教义,既一个人对本家教会的忠诚。 我现在必须利用我在人间剩余的一切时间来更改那一错误,并尽我仍拥有的全身之力去宣讲地方教会的重要性! 我要尽我全身之力 去为此伟大的传统浸信教教义而争斗! 这样,当我死后,人们会如此说,"海博士宣讲了基督的福音,以及人必需在自己获得转变的教会里待下去。"

我们很有希望地带领数百位洛杉矶都市中心的人认识了耶稣。 但我们已让 "凶暴的豺狼"(徒 20:29, 30)削弱了我们;他们 "说悖谬的话…引诱门徒跟从他们"。

据我所知,那些在 "分裂" 中 "被拖走" 的人 从未组成过一所强大的教会! 毫无例外! 因此,出于对 "婴儿基督徒" 的爱,我的大部分时间将花在与教会分裂作争斗上,这些分裂已让如此多的人返回入了罪恶的世俗–堕入了达拉斯神学院的昂戈博士(Merrill F. Unger)称之为 "撒但的狡诈和欺骗之手"Biblical Demonology, Kregel Publications, 1994年,第174页 )。

"弟兄们,那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 因为这样的人不服事我们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语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罗马书 16:17-18 )。

你想不想读我的故事呢? 如有兴趣,请付 $10.00,我们便会把我的自传寄给你。 这本书是免费的。 您仅需支付 $10.00的邮寄费用,寄给我的同事凯根博士(Dr. Christopher L. Cagan )。 支票台头请写 "The Baptist Tabernacle"。 凯根博士会把我的故事《征服万般恐惧》寄给你。 支票请寄到凯根博士的邮箱 –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从这书上我们赚不到任何利润。 我们寄书给你完全是出于爱心。

宣道结束前,我想把颜先生(Ngann)唱的那首歌,"The Master Hath Come" 的歌词读给大家听。 这是我所喜爱的福音歌曲。 它对我仍有很深的含义。

救主已经呼召,在你青年时刻,
 人生开始新鲜活力如春晓,
我们脱离世俗,不再受人嘲笑,
 神子民同甘共苦守真道。
恩主已在呼召,天父儿女
 同我领取上天福气,专靠祂慈爱;
同过青草地,同安息在水边,
 领我入祂国度,完成神旨意。

救主已经呼召,路上艰难重重,
 危险忧愁般般 散布在途中;
上主圣灵亲自 安抚忧苦伤痛,
 只管跟随救主,勇往不回首。
恩主已在呼召,疑惑试探途中
 常来骚扰排战,我众仍欢唱:
"望着标杆前进",甚至经过灾难,
 锡安儿女兴起,随王上征途。
("The Master Hath Come" 词﹕Sarah Doudney, 1841-1926;
  海博士所喜爱的一首圣诗 )。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颜国辉先生(Mr. Jack Ngann)独唱的圣诗﹕
"The Master Hath Come"(词﹕Sarah Doudney, 1841-19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