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2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解药!解药!解药!– 治疗魔鬼的教会分裂!

CURE! CURE! CURE! – THE DEVIL'S CHURCH SPLITS!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八年十二月卅一日 新年夜
在洛杉矶 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New Year's Eve, December 31, 2018


这则信息的标题基于约翰·凯根第一次所宣之道的中的一个例子。像我这样一位年长的宣道士,从一位没有胡须的新手的第一次宣道中借用一个片语,我通常是相当谨慎的。但是,约翰的第一次宣道是这么的出色,我让他上周日再宣讲一次。那则道并非解经性的讲道,而是一则劝勉的信息。伟大的使徒告诉我们,在末世离道反教的时期内,劝勉的信息将不会再被宣讲。如今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保守的布道学教师告诉他们的学生,只可用解经性的方式讲道;这样的做法不可避免地带来了枯燥无味的查经班式的讲道 — 讲道之人是像陈群忠那样的小人,他们向一小组软弱的人讲道(通常这些人是从一些比较具有男性气魄以及精力充沛的教会 "偷来" 的人)!但是,在陈造成的分裂中,他们仅得到了6个小女孩与4个背道的成人。他们企图在圣诞节期间削弱我们,但是我们根本不挂念他们!

虽然约翰·凯根的第一则宣道并非一则解经性的信息,但是那是一则急需的劝勉之道。就是我让他上周日再讲一次的原因。

他举的第一个例子是关于一个名叫福曼医生的故事。这位医生主治癌症患者。大多数年轻的医生不愿意从事这样的工作,因为他们的病人全都丧命了。但是,福曼医生有一个不同的理想。这位医生每天上班时都在想,"解药!解药!解药!" 正是因为许多像福曼医生那样的人,我的母亲和许多癌症患者得到了医治。 而这正是 我们的牧师海博士思考根治教会分裂之癌症的解药的原因。 海博士有种远见 — 寻找 "解药!解药!解药!" 而正因为海博士的带领,我们正在铲除教会分裂。 正是因为海博士的远见,他正在带领我们的教会从教会分裂中走向胜利! 而正是因为我的父亲凯根博士协助海博士,我们的教会将不会灭亡! 我们正在铲除教会分裂的癌症。 我们这间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教会将不会灭亡! 我们将会永远继续下去! 约翰·凯根继续说:

我必须承认,我自己对此都曾持有疑虑…我也曾在犹豫中接受着海博士向我们〔提出的〕挑战。你或许也曾摇头不信。毕竟,迹象表明〔美国的〕基督教正走向死亡…〔你或许也在想,那几位小女孩儿加入陈医生的小聚会没有什么错;她们聚在他的小屋里,听他软弱枯燥的讲道,〕过同一种狭隘生活。 那可能是种更安逸的生活。 但确实有条更好的道路,那便是使徒保罗所讲的,

"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立比书 3:13-14 )。

圣经说,忍耐生老练(罗 5:3-4 ),老练到不受 持假教义之人的蒙骗 – 如那群跟随陈群忠的女孩们 – 无论她们是男是女(girls of both sexes )。

愿神赐给你们每个人比他们更崇高的理想。 那些跟随摩西离开埃及之奴役的人,因他们反叛了摩西– 除两人之外 –他们的领袖 以及他们全部人都死在了旷野之中,他们的尸体被秃鹰啄食。 应许之地他们连一眼都没看到! 他们想从 "旷野中的教会" 中分裂出去。 魔鬼告诉他们,要去跟随像姓陈或姓葛那样的人,返回埃及,返回小型的 "家庭" 教会里! 返回没有生气的宗教内。 返回那 "更容易" 的生活中。 但是魔鬼蒙骗了他们! 他们中除了两个人外,其他人都死在了旷野中 — 没有得福、没有快乐、没有希望! 使徒保罗说,"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监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林前10:11 )。

魔鬼是教会分裂的作者。达拉斯神学院的 梅里尔·昂戈博士(Dr. Merrill Unger)在他的一本经典著作《圣经魔鬼学》中称之为 "毁灭性的分裂"Biblical Demonology, Kregel, 1994年, 第174-180页 )。昂戈博士说,教会分裂是 "一种致命的、属魔鬼的手段,可彻底毁掉基督徒的团结性…使他们互相排斥、缺乏和谐…这必须〔被视为〕撒但和鬼魔 直接并具有毁灭性的手段"(同上,第177页 )。

我们如今生活在末世,这是 大患难 之前的一个离道反教的时期。我们如今生活在这个离道反教的时期内(见 提后 3:1-4:5; 提前 4:1, 2 )。这就是为何我们必须了解启示录12:13, 14。在昂戈博士谈到大患难期间的时候,他指出了对那段时期的了解,可应用到我们如今这个离道反教的时期(同上,第218页 )。请把圣经翻开到启示录12:11, 12,这是在《司可福研读圣经》的第1341页上。请大家起立,我将要读神的道中的这两节经文。

"弟兄胜过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 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罢!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的下到你们那里去了"(启示录 12:11, 12 )。

请坐。

我的电台教师弗农·麦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如此评注这几节经文:


   这里提到了〔真正基督徒〕的胜利来自三种渠道:

1.  "羔羊的血"…因〔经内〕多处提到羔羊的血,所以宝血必在天国内占显著的地位…我们中若有人得胜,也必定是靠羔羊的宝血。

2.  "自己所见证的道"…作见证必须在外面世俗的场合内,当你正视那群亵渎不信神的眼光时。让他们知道你属基督… 这样做显出某种力量。当人如此作见证时,某种力量能使他顶天立地…主耶稣基督说:"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太10:33)…「烈士」一词希腊原文(martus)的含义就是「见证」。

3.  "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

   你需要的是:羔羊的血、你所见证的道、超乎万物的对〔基督〕的爱…


今年我读《为基督受折磨》( Tortured for Christ已经有好几遍了。 理查德·闻布朗(Richard Wurmbrand)在共产党的监牢内为基督坐了14年牢。 他们打他的脚底板,以致伤痕累累,使他从此无法站立宣道。他们用火红的烙铁捅他的身体。还把他投入冰箱内冷冻。他们毒打他,致使他体弱多病。他患上了肺结核。他能活下来本身就是个奇迹。他后来逃了出来;曾来过我们教会讲道。他只能坐着讲,因他脚板底受过重伤,以致他无法站着讲完一场道。

陈医生和闻布朗牧师照过相。 但是,陈医生和葛利费斯先生缺乏闻布朗牧师的信心。 与像闻布朗那样的人合影并不能使人获得烈士的信心。 闻布朗的信心来自 "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

如果你想战胜教会分裂,你应该多读几次《为基督受折磨》这本书。 我希望每位浸信会信徒和每位福音派信徒每年都读几次。 这是一本很短的书。 得到它并阅读它。 这样,当你在教会分裂期间失去一两个朋友时,你便不会躲藏逃跑,去加入姓陈的或姓葛的、以及那小组感情用事的女孩儿和软弱的男人。 相反,你将会站稳脚跟,像我的妻子伊丽娅娜、莎拉萨太太、凯根博士、以及穆斯林世界中的烈士那样坚强;穆斯林世界的基督徒冒着生命危险在互联网上读我讲的道,毫无疑问他们也会读到这则道。然后,你便能唱出这首歌,而不会做一个伪君子 与教会分裂者,

我岂能独自往天国,
 享受花朵芬芳;
其他圣徒浴血肉搏,
 盼望得着奖赏。
("Am I a Soldier of the Cross?" 词:Dr. Isaac Watts, 1674-1748 )。

然后,我们便能够永远地战胜教会分裂!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 颜国辉先生(Mr. Jack Ngann)的独唱﹕
"Who is on the Lord's Side?"(词﹕Frances R. Havergal, 1836-18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