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通过祷告与魔君搏斗

〔探讨复兴 第六讲 / SERMON #16 ON REVIVAL〕
FIGHTING THE DEVIL IN PRAYER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二月廿二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February 22, 2015


今晚,我讲的是 "通过祷告与魔君搏斗"。请把圣经翻到 但以理书 第十章。这是《司可福研读圣经》的第916页。当我读 但以理书10:12-13, 20的时候,请用心听。这几节经文内包含了很多内容。曾长期任我牧师的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经常讲解这段经文。他是圣经旧约的专家。他在鲍勃•琼斯大学(Bob Jones University)以及 塔尔伯特神学院(Talbot Seminary)任教,讲授旧约的希伯来语 和阿拉米语。然后,他到台湾一间神学院担任院长。林博士常常用这节经文向我们显示在祷告时我们与撒但和鬼魔间的冲突。请听第12与第13节经文。

"他就说:但以理啊,不要惧怕!因为从你第一日专心求明白将来的事,又在你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语已蒙应允; 我是因你的言语而来。但波斯国的魔君拦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天使长中的一位 米迦勒来帮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诸王那里"(但以理书10:12, 13)。

现在,请看经文第20节。

"他就说:你知道我为何来见你么?现在我要回去与波斯的魔君争战;我去后,希腊的魔君必来"(但以理书 10:20)。

请坐。

我读到的有关这方面的读物中 最简单明了的要算是葛培理(Billy Graham)在他写的一本极为流行的书中所作的讲解, 书名是《天使: 神的秘密使者》(Angels: God's Secret Agents , Doubleday and Company, 1975, 第 73-75页)。这是葛培理的最佳书籍之一。在某些题材上我不同意葛培理的观点,但他在这本书内的观点非常正确。以下的段落是他对但以理的经历所作的描述:

     在旧约中,但以理生动地描述了神的天军与恶魔黑暗势力之间的对立与冲突。在天使来到他那里之前,〔但以理〕花了三个星期〔禁食祷告〕…他站在底格里斯河畔,有位身穿麻布衣的人向他显现…
     仅有但以理见到这异像。周围其他人都没见到。然而, 他们都感到了极大的恐惧,跑开躲藏起来。但以理浑身的力量都消失了,因来拜访他的人对他的影响是如此之大。
     但以理〔陷入〕沉睡中,听到了天使的声音…这位使者从但以理祷告起初便开始来向他传送信息,但〔路上〕遇到与他作对的一个魔君的伏击,耽延了他传送信息。[三个星期之后,大天使] 麦克来帮助他下属的这位使者,令他脱身来〔回应 但以理作的祷告〕…
     讲述完他的使命之后,天使告诉但以理,他还要回头继续他与魔君所展开的 善与恶之势力间的持久争斗…
     〔但以理〕曾为以色列的百姓恳求神。他的恳求,随同禁食,一直持续了三个星期。此时,他从上天来的 "使者" 那里得到信息,说〔神〕已经听到了他的祈求。这件事清楚地表明,拖延并非拒绝;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涉及到神容忍性的旨意(Billy Graham, D.D., Angels: God's Secret Agents, Doubleday and Company, 1975年, 第74, 75页)。

使徒保罗说,我们处于一场与撒但的魔鬼势力的争战。普鲁德鸿先生在礼拜开始时读过这段经文。

"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 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以弗所书 6:10-12)。

他接着说:

"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以弗所书 6:18)。

下面我要向你讲 弗农•麦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对那段经文的注释。麦基博士说:

     基督徒必须与其争斗的敌人不是 属血气的。他们是灵界中的敌人。这便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精神上的力量…
     我们正处在一场属灵的战役中。魔鬼阵营内的军兵已按其等次排列整齐。它说,我们要与他们搏斗。这意味着与灵界邪恶势力的徒手搏斗。实际上我们应这样来翻译… "与我们抗衡的并非血肉之躯, 而是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 [一切均属灵界的生物],以及上天邪恶的属灵势力。" 这是我们的争战,而且它正在进展中。我们周围环绕着一个鬼魔的世界,如今它正在显露其狰狞的面目…世人正受诱捕,被带入了各种鬼魔主义。世间有许多属灵的势力在积极地工作着,这些邪恶的势力正努力与教会作对。他们在极力与信徒、与神、与基督作对…
     我们已经说过,这些是有组织的势力。「执政的」是那些掌管整个国家的魔君,级别等于军队中的将军…

我相信美国本身正处在鬼魔势力的阴云笼罩之下。"掌管〔我们〕国家的鬼魔" 是一群与物质主义 和蒙蔽灵性有关联的邪灵。春季中我们有长周末。人们东奔西走 ── 到赌城拉斯维加斯、到旧金山等地!他们似乎受了撒但势力的怂恿 ── 去寻求 "娱乐" 和刺激。他们没有时间去教会。他们没有时间祷告。他们没有时间奉献给神。

当我浏览电视频道的时候,我所看到的东西令我吃惊:充满了血腥、谋杀、吸血鬼、疯子、穿着淫荡的女子、吸毒的年轻人、以及种种性变态的。我是一个老人。我在这世上几乎有四分之三个世纪了。这些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东西!他们如今在学校中在教人酿啤酒!这些东西如果出现在1950年代,一定会令我诧异,或令我震惊不已!美国如今从白宫到文化宫全都受到了控制,被物慾主义、进化论、撒但主义、以及相关联的魔鬼势力所控制!你试图把年青人带入教会,他们的 "朋友" 会极力阻拦!即使他们的家长也那样做!这是新的现象!我小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即使连奥巴马总统 也似乎处在魔鬼阴云的笼罩下。这一切蒙住了他的头, 令他困惑迷茫。他似乎不知如何去对付ISIS〔恐怖组织,〕如何处理以色列、或怎样看待像 弗格森(Ferguson)一类的帮派动乱。这一切令他晕头转向!宣道士也不知所措。在过去的几天内,三位主要的宣道士 "退休" 了。他们都是比较年轻的人。有位牧师告诉我,"我受不了了。没有人肯听我的道。" 即使有人在教会里留下来,他们也似乎总不肯信耶稣。他们带有这世界的灵。他们寻求一种刺激感,他们想得到某种超乎正常基督教的东西。他们似乎对单单信靠基督、过基督徒的生活不满足。没有什么能够满足他们。我们能有这间教会可说是一个奇蹟!这些宣道文能以三十总语言刊载在网路上,这是一个奇蹟!麦基博士继续说:

「掌权的」是指那些充当士兵的鬼魔,随时准备附在人身上。「管辖这幽暗世界的」是指那些掌管撒但世俗业务的鬼魔。「天空属灵气的」是指那些天上掌管宗教的恶魔…

你最近是否有看过那些所谓的 "基督教" 电视节目?这些都是属鬼魔的性质 ── 几乎节目中的所有内容都是。我无需解释。根本不需要!这些是 "垃圾" 宗教。我们的众教会也好不到哪里去。晚上的礼拜被取消了。五十年前每一间教会都有晚礼拜!我知道这点!我是过来人!如今人人都疲惫不堪。太了吗?我的曾祖父每天凌晨四点起床给两头牛挤奶,然后到一个铅矿场工作12个小时。他从地上的一个洞穴中出来,然后回家,再为两头牛挤奶 ── 然后去一间循道宗的教会堂内带领唱诗班,并放声歌唱!但现今的人因 "太累" 了,不肯参加星期日晚礼拜!我相信有一个魔鬼在运行 ── 你或许可以把牠叫做 "使人疲惫的魔鬼"。他们并非身体疲惫!这一定是灵性上的疲乏,是属魔鬼的!

在我预备这则道的时候,我看到了我曾祖父的一张照片。他的名字叫 约翰•海。他们那时经常有复兴爆发。你最近一次听说来自神的复兴是什么时候?你可否亲眼目睹过?传统的新教徒和浸信会教徒大概每隔十年目睹一次神向他们遣送复兴。你以为浸信会是从何而来的?你以为长老会和循道宗是从何而来的?它们来自神所遣送的复兴的火焰 ── 在菲尼(Finney)及他的追随者败坏了福音主义并毒害了教会之前!如今他们在星期天早上聚会一个小时,冰冷、毫无生气、没有能力,就如行屍走肉一般!不错,这包括 巴萨迪纳市 的 福乐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在内。他们所能培训出来的只有像 饶伯•贝尔(Rob Bell)那样的 "疯子" ──前几天他在奥普拉(Oprah)节目上说,圣经有错误,并且支持同性婚姻。福乐神学院和其他学院造就出来的人,正是这类大脑死亡的人!正如麦基博士所说的,"「天空属灵气的」是指那些天上掌管宗教的恶魔"。"我们认清了敌人是谁,并查明了其身份。我们的敌人是属灵界的。正是撒但,指挥着牠的魔鬼势力。此刻我们需要了解战场在哪里。我认为教会在这场灵界的战争中迷失了方向"(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卷 V, 第280页,对以弗所书 6:12的注释)。

这便是我们所面临的 [势力]!我们本人没有能力去战胜它。在使徒描述撒但和鬼魔的结尾处,他说,

"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以弗所书 6:18-19)。

我们正与撒但本人作战!麦基博士说,我们 "攻击的武器是祷告…这意味着你我要认清我们的敌人,通过祷告祈求神的帮助…保罗在此对祷告和祈求做出了区别。祷告是广泛的,而祈求则是具体的。全部有效的祷告必须靠圣灵"(同上, 第283页;对以弗所书 6:18的注释)。

我们今晚在这里、在教会中, 在洛杉矶的市中心内。许多宣道士把这地方称作 "教会的坟场"。但我们仍在这里相聚,几乎所有的会众都在场。我们教会的成员都在!我们为什么仍然在这里呢?我们能在这里是因为神回答祷告。我们每周有两次主要的祷告会。我们做的只有祷告。这就是我们存在的原因。没有其他原因!

你们中有些人聚在一起祈求复兴。要继续下去!切莫放弃!但以理祷告了几个星期才得到回答。不要期待神会在几天后便倾下祂的圣灵。耶稣 "要人常常祷告,不可灰心"(路18:1)。洛杉矶的市中心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没有发生过复兴。如今的情形更加糟糕!如果我们期待神会倾下祂的圣灵,这便需要极力的祷告,持续地祷告,乃至天天的祷告 ── 正如祂在真正的复兴中、在真正的转变中、在菲尼时代之前的传统复兴中倾泻祂的圣灵一般!

约翰•莱斯博士(Dr. John R. Rice)在祷告上大有能力。他见过许多祷告得到回答的奇蹟。莱斯博士说,"我们可以这样说,使徒们毋庸置疑地在不住祷告,直到垂听为止。使徒行传1:14这样说,「这些人同着几个妇人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 并耶稣的弟兄,都同心合意的恒切祷告」…是的,看来使徒们不停地祷告约有四十天之久,直到神在首次大觉醒中倾泻出祂的圣灵。" 莱斯博士说,"当我们说「不停祷告,直到垂听」时,我们要像一位真正的基督徒,背负他的重担来到神面前,并等待神,直到获得回答为止"(John R. Rice, D.D., Prayer – Asking and Receiving,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70 年版, 第199页)。葛利费斯先生在宣道前唱了一首 "不停祷告,直到垂听" 的圣诗。

你是否祈求,直到神作回复?
实有一应许,正等你领取;
祷告祭坛前,耶稣等候你,
是否见到祂,可曾不断求?
   ("Have You Prayed It Through?" 词: Rev. W. C. Poole, 1915)。

仔细听听早期去中国传道的玛丽•门森(Marie Monsen)。当时中国仍未经历复兴。传道事业非常困难,而且很少有华人得救。然而玛丽•门森这样说,

     当我听到于1907年开始的朝鲜复兴时,这个问题的第一道曙光照到了我。这个伟大的运动,是从一些传道士之间的复兴祷告开始的。噢,为了能到那里去带些火热的煤炭回到我们的国土!但那旅途是遥远又昂贵的,而我身无分文。当我为旅费而祷告,并等待神回答时,我得到了一句清楚的回话:"你想通过那趟旅行所得到的,也能在这里得到, 就是在你所住的地方, 作为对你祷告的回答。" 这句回话是一则莫大的挑战。对此我做出慎重的承诺: "我决定坚持祷告,直到获得为止。"
     当我第一次要为复兴而做祷告时,我打算穿过房间到我通常祷告的地方。我刚踏出不到两三步就被迫停下来。接下来发生的事只能这样描述:好像有只蟒蛇缠住我的全身,要把我体内的生命醡出来一样。我万分惊恐。最后,在困苦喘气之间,我终于努力挤出一个字, "耶稣!耶稣!耶稣!" 每次我念出那宝贵的名字时,呼吸就变得容易一点,直到 "古蛇" 最终放开了我。我愣在原地,意识到的头一个念头是:"祷告居然是如此重要,那么,持守我的承诺〔坚持祷告,直到垂听〕也应是同样的重要。"
     那次经历帮助我坚持祷告将近二十年,直到我开始见到了一丝复兴的开端(Marie Monsen, The Awakening: Revival in China 1927-1937, Strategic Press, n.d., 第7, 8页)。

今天,在将近一百年之后,那位挪威的小传教士所作的祷告,已结出了1亿5千万华人基督徒的果实 ── 成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复兴。

到今年四月,我在UCLA附近的西木区(Westwood)一间小公寓里开创的这所教会就有四十年了。自从第一个祷告会起,我们便祷告祈求复兴的降临。许多次,那 "古蛇" 使我们窒息到我们几乎要放弃。我无法花时间来告诉你我们曾经历过的那些可怕的逾回曲折,那些恐惧、痛心、以及伤痛。但是我相信,我们今晚比1975年我和库克先生(Mr. John Cook)见面的那天早上更加接近复兴40年了。那时,我们开始为神能倾泻祂的圣灵而祷告。在今晚讲道结束前,我只有一句话要讲 "千万不要在这时候停顿下来!" 当他人在带领祷告时,竭力由心地跟随他们说 "阿们"。当你这样去做,他们的祷告就变成你的。不要让 "古蛇" 拦住你!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领读的经文﹕以弗所书 6:10-12。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Have You Prayed It Through?" (词: W. C. Poole, 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