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亵渎圣灵

BLASPHEMY AGAINST THE HOLY SPIRIT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一月十八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anuary 18, 2015

"所以我告诉你们: 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 总不得赦免。凡说话干犯人子的, 还可得赦免;惟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马太福音 12:31-32)。


我今早尖锐地宣讲过,《圣经豫言内为何不提美国》。我讲道的经文选自 阿摩司书 8:2,"我民以色列的结局到了,我必不再宽恕他们。" 我用的经文是, "我必不再宽恕他们。" 当神不再来向你施恩的时候,等着你的便只有审判。这会发生在一个国家头上,也会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我必不再宽恕他们。" 一旦这发生之后, 神便放弃了那个国家。当那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时,神便任凭他们存着邪僻的心,他们的心灵再也听不进神的道,再也受不了圣灵的感动 ── 圣经说,"神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罗 1:28),ad?kīm?s noǔs(一颗毫无价值、可厌弃的、与败坏的心!)。便是不可饶恕的罪!是引向死亡的罪。

我曾站在坐落与洛杉矶市百花街上 ?三一卫循道宗教会?(Trinity Methodist Church)的会堂里。这间教会曾由 "好战鲍勃" 书勒("Fighting Bob" Shuler)牧养,他在那里曾全力以赴地为信念争战过,几十年如一日地站在讲坛上,或者通过收音机广播 把基督的福音传出去。当捣毁建筑的铅球击打它的一堵墙时,我正好站在那间曾经昌盛一时的教会会堂里,眼见那会堂在我四周坍塌了下去。没有一个人在乎。没有人落泪。鲍勃•书勒的儿子住在离此地几分钟的地方。这是他度过童年时代的教会。但是在人们推到教堂的那天,他没有到场,根本不在乎。其他人也不在乎!"我必不再宽恕他们。"

离这间教会旁边那条街道不远的地方,曾有一间很优秀的教会。这是550号希望南街的 ?开门教会?(Church of the Open Door)。该教会的奠基牧师是托瑞博士(Dr. R. A. Torrey)。我青年时期,这间教会由著名的圣经教师弗农•麦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 1904-1988)引导。教会里能坐得下五千人。他们以两千七百万的价钱把它卖掉了,以为那是很大一笔钱。但过了大约十年后,这栋楼房以两亿两千七百万美金再次卖出去。那些长老心地狭窄,双手颤抖,脸色苍白惊恐。他们以为,"如果我们在这里等下去,我们便会丢失什么"!于是,出于惊恐,对神缺乏信心,他们失去了两亿美金!另外一间浸信教会也曾考虑要购买那栋楼房,但教会执事目光短浅,胆小如鼠。所以,他们也失去了他们本来可以拥有的房屋 ── 一幢用两千七百万便可买下的产业。他们也坐失良机,丢掉了两亿美金。在没有神与基督的情况下,洛杉矶市中心变成了一个黑洞!"我必不再宽恕他们。"

这时,神把我们安置在希望街上 ── 离 鲍勃•书勒 的教堂仅隔三个街口,离 麦基博士 的教堂仅隔八条街口 ── 就在洛杉矶都市中心。我们也曾有过腐败的领导,他们的缺乏远见,胆小怕事。他们离开了教会,带走了三百名教会成员。但是,心胸旷阔、毫无畏惧的男女拯救了这栋楼房,付清了房贷。如今,福音通过二十九种语言从这间教会传出去,传到了世界各地。

但年轻人,今晚我要问你们,当我们这一辈离开之后,你们够不够成熟、够不够坚强、有没有足够的灵性来使这一切继续下去?或者神会对你说,"我必不再宽恕他们"?如果有这样情形发生的话,这间教会也会犯下致死的罪, 神不得不说,"我必不再宽恕他们"。切莫把这当作儿戏!千万不要认为这不会发生!启示录前三章提到的七所教会都已销声匿迹了。它们没有留下任何迹象、遗址、或遗物。如果它们的名字没有记在启示录这三章书内的话,我们根本不会知道它们的存在。五十年后,我们教会是否会留下任何迹象、遗址、或遗物,显明我们教会的存在呢?或者神早就对我们这样说,"我必不再宽恕他们"。这就是为什么你必须非常认真地为复兴祷告!对我们来说,复兴等于生存,若没有复兴,我们将不会作为教会生存下去,并继续作见证。为什么要去市中心,如果隔壁就有教会呢?如果这所教会失去了她的生气(没有复兴的必然后果)时,那她便不再有吸引人的特性… 那时,这间教会便开始衰亡。

复兴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们年轻人是否犯下了致死之罪。这间教会的将来掌握在你们手中!如果你们大多数年轻人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这间教堂、这份工作、这项全球性的事工便没有前途了!但愿神帮助我们!

我如今相信,人很容易便能犯下不可饶恕的罪。你只需坐在教会里等待,对自己是否得救毫不关心。你只需静坐等待。你很快会犯下不可饶恕的罪 ── 远比你想像的要快!远比你想像的要容易!死亡徵兆的来临比你想像的要快。开始时会出现几根白头发;然后发际线开始退后; 你开始看到自己脸上增添了几条皱纹; 它们是死亡的信使。那冷酷苍白的敌人–死亡–就跟在你的身后。圣经说, "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 9:27)。

在东方阿拉伯传说中有这么一个故事,说有位在巴士拉(Basra)的仆人,他找到主人对他说, "我今天在 巴士拉街头见到了「死亡?。?死亡」也看见了我。主人,请你将最快的一匹马借给我,我好逃到巴格达去"。于是,主人把自己最快的马借给了他 ── 那仆人便以最快的速度逃到巴格达去了。次日,主人在 巴士拉街头行走,遇见了?死亡?。他走上前对牠说,"?死亡?,你如此惊吓我的仆人,用意何在?" ?死亡」说,"先生,我并没有打算去吓唬他,只是我在巴士拉街头 遇见他时感到意外而已。要知道,我已定了约会的日期,要到明天才在巴格达与他见面。" 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在一个特定的时刻、特定的地点,你必死无疑。然后,神会对你说,"我必不再宽恕他们"。那时,你便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

"所以我告诉你们: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总不得赦免。凡说话干犯人子的,还可得赦免;惟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  (马太福音 12:31-32)。

是什么罪 "总不得赦免" 呢?那就是抵抗 圣灵对耶稣的救恩所作的见证。当一个人反复拒绝圣灵的见证时,那人便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唯一一条不可饶恕的罪是:当圣灵召唤一个人信耶稣的时候,那人拒绝了这召唤。希伯来书第六章提到了这一点。这是普鲁德鸿先生刚才读的经文。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的羞辱祂"(希伯来书 6:4-6)。

当那情形发生在你身上时,我们 "就不能叫〔你〕从新懊悔了"(来 6:4, 6)。真的不可能吗(impossible–KJV)?这是神说的,"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 不错!这是神的话。绝不可能。这是不可饶恕的罪。神说, "就不能叫〔他〕从新懊悔了"。"今生来世总不得赦免"(太 12:32)。

不可饶恕的罪是很容易犯的。我堂兄常与他的朋友开车到 蒂华纳 (Tijuana) 去嫖妓。但是,他下地狱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去嫖妓。他时常买两箱六罐装啤酒和朋友在后院里一醉方休。但他下地狱也不是因为他和朋友在后院酗酒。他以前还做过一些在教会里不便说出口的事。但是他也不是因做了这些事而进入地狱。错了,他下地狱的原因 是因他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耶稣也曾这样说:"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总不得赦免"(太 12:31)。

我的堂兄告诉我,当他的儿子出生时,他曾跪下祷告。虽然他从未去过教会,但他仍自称是名浸信教徒。当他告诉我他作过祷告的时,我求他来信耶稣,靠主得救。我一生都不会忘记他对我说的话。他说:"我们各行己路吧(To each his own)。罗伯特, 让我们各行己路。" 他的意思是 "这适合你, 但不适合我"。每次我向他提起基督时,他都会这样说。随着时日的推延,他便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

一天,他突然悴死,年仅40多岁。他们找我去主持他的葬礼。他连一根白发都没有。脸上还没有皱纹。当他堕入地狱时,他仍然是位年轻人。他之所以下了地狱,是因为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神这样说:「我必不再宽恕〔他〕?。?今生来世〔他〕总不得赦免」(太12:32)。

葬礼中有很多人在场,因为他为人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他。我也很喜欢他。他是我的朋友。他喜爱西部片。他经常看西部片,每天晚上都在看电视。他可以告诉你所有古老西部片中的枪手。他可以告诉你所有关于「比利小子」(Billy the Kid)、郝利待博士(Doc Holliday)、约翰•卫司理•哈丁(John Wesley Hardin) ── 以及所有古典西部片里知名的枪手。当我的孩子出生时,他问我为他们起了什么名字。我说:「其中一个叫约翰•卫司理•海莫斯?。他马上跑到隔壁的房间打电话给他的朋友。我可以听他如此说:「我对天发誓,罗伯特真的以枪手 约翰•卫司理•哈丁 来为他的孩子命名!」他不知道有位名叫 约翰•卫司理 的伟大宣道士!人人都喜欢他,包括我在内。他是位善良的人,但他下了地狱。当我在他的葬礼上讲话时,我无法给他的家人和朋友任何希望!我无法说出任何希望的词语是因为他已经到了那绝望的地方!但丁•阿利吉耶里(Dante Alighieri, 1265-1321)在他出名的著作《神曲•地狱篇》(The Inferno内说,在通往地狱的大门上挂着一副横扁,上面写着:「跨入此门者,当放弃所有希望?。我的堂表兄弟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当圣灵对他的内心讲述耶稣时,他说?不?。接着神说:「我必不再宽恕〔他〕?。?今世来世〔他〕总不得赦免」(太12:31-32)。

在地狱里,没有所谓的第二次机会。传道书11:3讲到,"树倒在何处,就存在何处"。一个人的个性总是稳定地渐渐定型、变得坚硬,且思维习惯也会定型。一个人今年像什么,明年他会更像那样。几年过去之后,他的个性就会慢慢定型。然后开始变得坚硬。最后,会变得跟水泥一样硬。

我从来都很喜欢听 奎斯维尔博士(Dr. W. A. Criswell)宣道。他曾在德州达拉斯 第一浸信会(The First Baptist Church of Dallas, Texas)担任牧师超过了五十年。我首次听他讲道时,他仍是一位红发的中年人士。我听他讲道一直到他年老、头发雪白为止。他是我的理想宣道士。下面我告诉你奎斯维尔博士讲的一个的故事。

他说,当他还是个年轻的牧师时,一位执事请他去拜访一位中风后瘫痪的教会成员。奎斯维尔博士说,

当我走进他的屋子时,他的妻子说, "他在卧房内。" 我站在床边望着他躺在床上,对他说, "我是新上任的牧师…过来看你"。他说, "Gol dang!(粗话,God damn的变音)"。我说,"很不幸, 你中了风, 不能再下床"。他说, "Gol dang!"。我说, "外面很美。真希望你能出去走走"。他说, "Gol dang!"。我每说一句话,他都会大喊一声, "Gol dang!"。我很着急,不知该说什么。我站起来,想问是否能为他祷告, 但他以为我要走,于是指着天花板反复呼喊: "Gol dang! gol dang! gol dang! gol dang! gol dang! gol dang"!他妻子对我说, "牧师,他要你作祷告。" 我告诉她,我很愿意这样做。于是我跪在床边,开始祷告说, "上天之神啊,请你善待这位病人。" 他大声喊着说,"Gol dang!" 我说, "亲爱的神,请恩准他能走下病床。" 他大喊道,"Gol dang!" 就这样,我每祷告一句,他便大喊一声 "Gol dang"!最后,我终于祷告完毕,说了声 "阿们"。他说, "Gol dang"!当我站起来说, "愿神赐福给你" 时,他说 "Gol dang"!我走到门口,回头说了声,"再见了"– 他说,"Gol dang"!
     我回城之后见到那位执事,告诉他我已经去看望了那位中风的病人。他对我说, ?对了, 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他生平常说一句口头禅。一生内重复了多年。中风后, 他全部语言能力都消失了, 仅剩那句口头禅?。我说, ?你不必告诉我。那句口头禅是 "gol dang"?!我所确知的人生特徵之一是﹕你常说、常做的事,最终会成为你的特性。那会成为你性格 与心灵 的结晶表象("What a Saviour" 作者: W. A. Criswell, Ph.D., Broadman Press, 1978, 第41, 42页)。

当我求我的堂兄去信耶稣时,他说:「各行己路吧,罗伯特?。我问过他许多次,但他每次都说:「各行己路吧,罗伯特?。那是他的口头禅、他的藉口。他并没有抱怨信靠耶稣的事。但那不是他的选择。每次我问他,他都说,「不?。你说﹕?你愿不愿信靠耶稣??他总会说﹕?不?。若你说:「你现在还不去信靠救主吗??他又说﹕?不?。最后,这个?不?字成为他个性的结晶。他的内心变得坚固定型,变成了拒绝本身 ──不,不,不,不!一生中他会达到这一地步,会自动地说出「不?。他连想都不用想了。他变成了?不?字本身。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再也不能停止对耶稣说?不?了。"树倒在何处,就存在何处"。"我必不再宽恕〔他〕"。"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就是不可饶恕的罪!就是永远不能赦免的罪!

如果我们的灵魂还没有麻木,我们可以选择时日来得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意愿、灵魂,以及心肠会像水泥一样硬化了。最后,没有人能够更改它们,神也不会去更改它们。性格、生命、以及永恒的命运都永远地封印定型了!就是不可饶恕的罪!就是永远得不到原谅的罪!

那与寻求某种感受、或要得到内心救恩之证据的人完全一样。你可以向他解释要看向耶稣,但他偏要看内心的感受。无论你跟他说什么,他总会这样不断地继续下去。他每次都只会看向某种感受,或他内心救恩的证据。最后,那成为他的性格与特徵的一部分。你让他去信基督 ── 他马上就在内心寻找某种感受。你问他是否信靠了耶稣,他会说:「没有?。我见过许多人有这样的经历,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直到最后他习以为常地那样做,他们无论多么努力也无法逃脱!那已经变成了他们本性的一部分。他们再也无法信靠耶稣,无论对他们说什么都一样。

在1940年代晚期,我还记得我们有一台老式的唱盘播放器,和几张唱片。其中一张唱片有「啄木鸟伍迪?(Woody Woodpecker)的歌,"哈, 哈, 哈, 哈, 哈;哈, 哈, 哈, 哈, 哈, 我是 啄木鸟「伍迪?。但因播放次数太多,唱片上的针纹磨损了。当歌曲放到那条针纹时,就会跳纹反复地唱,"哈, 哈, 哈, 哈, 哈!哈, 哈, 哈, 哈, 哈!哈, 哈, 哈, 哈, 哈!哈, 哈, 哈, 哈, 哈!" 那会唱得使你发疯!那就是我在谘询室内一而再、再而三从你们口中听到的话。我问,「你愿不愿意信耶稣??你说?愿意?。我说:「那你应跪下祷告,并信靠耶稣?。我等了一会儿,几分钟后让你坐起来。我问:「你有没有信靠耶稣?」你说:「没有?。就这样不断地反复下去。哈, 哈, 哈, 哈, 哈!哈, 哈, 哈, 哈, 哈!哈, 哈, 哈, 哈, 哈!哈, 哈, 哈, 哈, 哈!哈, 哈, 哈, 哈, 哈!你的心思已像水泥一样地凝固了。我的朋友, 你正处在犯下不可饶恕之罪的危险中。然后神会说:「我必不再宽恕〔他〕?。?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就是不可饶恕的罪!便是永远不会被原谅的罪!

一个对耶稣说?不?的人还需要什么呢?难道他还需要听另一场讲道吗?不是。难道他需要另一种解释吗?不是。那他到底需要什么呢?他需要的只有一样 ── 对救主的行动、响应、并信靠祂,然后逗留在那里 ── 与救主同在!耶稣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 6:37)。阿们。来信靠祂。信靠祂。待在那里。让耶稣去处理一切。祂总不会丢弃你!祂会为你完成一切的事。祂会将你从罪恶中洗净。祂会使你称义。祂会使你成圣。你不会感觉到什么,但你不需要。因为是祂在你成就这事,信靠耶稣,并通过祂在十字架上洒下的宝血来洗净你所有的罪!陈医生,请带领我们祷告。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领读的经文﹕希伯来书 6:4-6。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If You Linger Too Long" (词: Dr. John R. Rice, 1895-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