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圣经豫言内为何不提美国

〔于「生命权」星期天所宣之道 / A SERMON PREACHED ON "RIGHT TO LIFE" SUNDAY〕
WHY AMERICA IS NOT IN BIBLE PROPHECY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一月十八日早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anuary 18, 2015

"耶和华〔对我〕说:「我民以色列的结局到了,我必不再宽恕他们… 那日,殿中的诗歌变为哀号;必有许多屍首在各处抛弃,无人作声… 那日,殿中的诗歌变为哀号;必有许多屍首在各处抛弃,无人作声」"(阿摩司书 8:2-3)。


"我必不再宽恕他们"(I will not again pass by them any more–KJV)。C. F. 凯尔博士(Dr. C. F. Keil)说,这话(KJV)的含义是 "路经某人,视而不见,对其所犯之罪不加追究,从而免施处罚"(Keil and Delitzsch)。但约翰•鸠尔博士(Dr. John Gill)却看出了其中更具惩罚性的含义: "要使他们彻底败坏"(约翰•鸠尔)。查尔斯•约翰•艾理考特博士(Dr. Charles John Ellicott)加上了这句话, "有朝一日,祷告会毫无效果。无论他祷告多么热诚恳切,这人的全部祈求都已太迟了。慈悲之门已经关闭"(Ellicott's Commentary on the Whole Bible)。马太•亨利(Matthew Henry)将这节经文如此加以应用说,"人许久犯罪,磨穿了神的忍耐性…最终令祂忍无可忍;有朝一日,那曾屡次免受惩罚的人将不再得到赦免。我的灵不会永远追逐。反复逃罪之后,总有降罚之日"(马太•亨利的注解)。

阿摩司曾说过,耶罗波安王将死于刀剑之下,以色列的百姓将被流放到亚述做奴隶。此时,阿摩司说,神告诉他,"我必不再宽恕他们"。到此为止!他们完了!太迟了,他们再也不能悔改!太迟了,他们再也无法祷告!以色列已超过了得救的期限!神的审判已经定了的 ──

"耶和华〔对我〕说:我民…的结局到了,我必不再宽恕他们"(阿摩司书 8:2)。

此经文有两种应用。第一,我们可以把它应用到一个国家上。神对以色列民族这样说,

"我必不再宽恕他们。"

第二, 我们可以把它应用在个人身上。对反抗阿摩司的假祭司亚玛谢神如此说: "你自己必死在污秽之地。以色列民定被掳去离开本地"(摩7:17)。国家会面临审判 ── 而个人也会面临审判。

"我必不再宽恕他们。"

I. 第一,这节经文适用于美国与西方世界。

"我必不再宽恕他们"(阿摩司书 8:2)。

有人问,"海博士,你确定吗?" 我对此确信无疑!我们在罪恶中把恩典的日子挥霍掉了,神必不会继续宽恕我们。我确实感到那已经临到了美国头上!

我近来在阅读一位独立浸信教徒的〔博客〕网志。他是一位很聪明的人。他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是正确的。有时候他会发表一些有趣以及有益的见解。但当他把 美国、乃至西方世界 与第一次大觉醒之前的英国作对比时,他的看法完全错了。我向他作出回答,是因为他宣讲的是一种虚假的希望,而且我也听其他人这样讲过。这样的观点应当得到答复。这虚假的幻望是 ── 英国的邪恶状态没有阻止第一次大觉醒(卫斯理/怀特腓德复兴)的发生── 因此,(他由此类推道,)美国和西方世界的罪恶 也不会阻止神向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同盟国 遣送复兴。那位浸信会的博客在文章结尾处如此说,"让我们为达到那个目标而祷告努力,恳求神遣送复兴。"

这听起来很像一派幼稚的 无稽之谈。我这辈子一直都在听这类的说法。我不认为那位作者是认真的。他说要祷告,但他是否愿意举行通宵的祷告会呢 ── 就如早期循道宗人士那样做?他的教会愿不愿意那样去做呢?他是否知道有哪间教会在那样做呢?他们是否愿意禁食祷告── 正如怀特腓德和卫斯理 时代的那些人所做的?他带领的教会愿不愿一起去禁食祷告?他是否知道在哪里有一间教会愿意集体禁食呢?他愿不愿意宣道反对 "决志主义",并直截了当地说 大多数独立浸信会教徒是迷途的、并根本没有得到转变 ── 正如怀特腓德和卫斯理 对他们会众所讲的那样?他的牧师肯不肯那样做?他是否知道有哪间独立浸信会的牧师 或美南浸信会的牧师愿意那样做?他是否认识有哪位牧师 愿意忍受被所有教会拒之门外的苦闷 ── 就如卫斯理和怀特腓德那样呢?他是否知道有哪位牧师 愿意经历这样的磨练?他自己愿不愿意那样做呢?那种宣道方式是现今唯一〔神〕能在复兴中使用的宣道。他可知道有哪位牧师愿意那样去做?不要向我提保罗•华舍(Paul Washer)!他的宣道 连我们所需之标准的一半也达不到。

接着,我们的博客朋友说,"让我们为达成那目标而祷告做工。" 他所想的是什么样的工作呢?杰瑞•法威尔(Jerry Falwell)说的一句话完全正确。杰瑞•法威尔说,"堕胎是美国的国罪。" 不错,杰瑞•法威尔在那点上完全正确!是的,博客先生,"为达成那目标的工作" 包括了极力阻止未出生之婴儿惨遭屠杀!博客先生, 你可曾 "为那目标" 做出任何贡献呢?你知不知道有哪位浸信会牧师 "为那目标" 做过任何贡献呢?你是否知道有哪间浸信教会曾迫使某 堕胎诊所关门闭户了?你可知道有谁在 "为那目标做工"?我不知道有任何人。我们的教会曾令洛杉矶地区的两间人工堕胎诊所关了门。我们仅靠合法地抗议示威便将那两间堕胎诊所彻底关了门!如果美国浸信教会中有一半曾使两间人工堕胎诊所关了门的话,人工堕胎早就被废除掉了。我们的副牧师凯根博士和我与数百名天主教信徒一起曾静坐抗议;在我们抗议人工堕胎时,有骑马的警察来威胁我们,在我们中间穿行,手持警棍威吓我们。博客先生,我们浸信会的教徒都到哪儿去了?我一位都没见到。我仅见过年长的天主教尼姑,以及一些天主教学校的年青人。那些浸信会的牧师们都在哪里呢?那些浸信会主日学的女教师们都上哪儿去了?那些把持教会、指使牧师的举止端庄中年浸信会女士们都到哪里去了?我没有看到她们中的任何人露面!她们对此在意吗?我看她们根本不在意! 她们不像卫斯理时期的那些妇女,不像博客先生提起的那场复兴中的女士们。

美国每年杀害一百万婴儿!自1973年1月的「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 起,我们已经杀害了五千七百万婴儿。至今,鲜血已从每位福音派 "基督徒" 的双手中渗了出来。我们坐视他们屠杀了五千七百万婴儿,而我们却坐在装有空调的教堂里说些鼓舞士气的空话!五千七百万婴孩被屠杀之际,我们都在哪里?我们真变得如此的迷惑与蒙蔽,以为 约尔•奥斯丁(Joel Osteen)满脸笑容的激励讲座 能使人 "得救" 吗?我们真以为他在讲完几个故事后,再用几个笑话来引听众发笑,然后,他简短地提起那所谓 "罪人的祷告"。但可笑的其实是我们。没有人得救!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那样的讲道未曾使我们的国家或人民得到转变!而如今也不会使他们得转变!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说:"如今在美国所四处蔓延的此类基督教复兴,其结局很可能会变成一场道德败坏的悲剧, 从中我们若想恢复过来可能要花上一百年也办不到"(A.W. Tozer, D.D., Keys to the Deeper Life,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57年, 第12页)。

"耶和华〔对我〕说:我民…的结局到了,我必不再宽恕他们"(阿摩司书 8:2)。

此外,我们的国家并非像十八世纪初的英国 ── 一点也不像!在英国,那些还没有得救的人远比我们要更加严肃认真!即使矿工和农夫都比我们有更高的读写能力。连文盲也能听懂怀特腓德和卫斯理宣讲的复杂的宣道!但我们很难说, 如今的普通百姓是否能像他们那样 安静地聆听一则有关全然堕落的复杂宣道。那时的民众曾每天凌晨五点钟站在雪地里等候牧师宣道!我们当今的人是否愿意那样做呢?他们不会!如今百姓的情感心境完全因暴力游戏、黄色视频、血腥肮脏的影视、毒品、以及源源不断来自鬼魔的淫秽电影扭曲变态了。在卫斯理时代的英国,他们没有这些问题。卫斯理时代的普通百姓都不会离婚。他们的家庭完整稳定,不像我们如今这样支离破碎。然后,再让我们再把他们的政府与我们的作一下比较。他们的政府由头脑清醒、理智健全的人管理。虽然他们议会里的人并非真正的基督徒,但他们的世界观至少受到了基督教道德的影响。而我们的国家由怯懦的人带领。他们不仅软弱,而且缺乏基督教的道德观。卫斯理时代的英国不会宽容性变态。我还需要继续说下去吗?那么,他们的宗教又如何?不错,卫斯理时代的英国人大部分属于自然神论者。不错,几乎所有牧师都未曾得到转变。但是 ── 这是个非常关键的 "但" 字 ── 他们没有受到 "决志主义" 的影响。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已经得到了转变,而我们的民众至少有百分之七十五是这样想的。那时的人不会接受靠念咒般的 "罪人祷告" 来得救。那时的罪人知道,他们并非基督徒;他们不像我们,伪称自己得救了。同时,当他们思考转变时,他们的想法好像班扬的看法 ── 如他那所著的流行书,《赐给罪魁的充分恩典》(Grace Abounding to the Chief of Sinners以及《天路历程》中所描述的那样。他们所具有的有关转变的概念是纯粹的清教徒概念 ── 洁净而又触及灵魂 ── 绝不是 "浅显的爱心"(sloppy agape)。

更进一步来讲, 他们全都使用一本圣经。英皇钦定本是他们读的唯一版本。他们不像我们这样,没有受到多种圣经译本的混淆 ── 我们当今的圣经译本,是根据错误的、受到诺斯底主义影响的希腊文抄本翻译而来的。他们那时的学堂和学府内没有禁止英皇钦定本圣经。虽然他们没有得到转变,但是他们相信圣经是神的道。即使乔治二世国王(1727-1760)也会告诉你圣经是神的道!那时的学校并不禁止圣经。每一个年轻人都知道圣经里的故事。大学、法庭、人民政府都不禁止圣经,而我们的国家则是相反。他们不但不去禁止圣经,他们反而认可并提倡圣经 ── 即使他们并非得到重生的基督徒。另外,那时没有政府福利。人人都去作工,都相信圣经所宣讲的新教工作伦理。如今,辛勤工作被人轻视,被称作是 "清教徒的伦理"。因那时他们或者工作,或者挨饿。没有人有闲暇时间到处闲逛,像我们如今的人那样去想些奇怪的事情来做。他们没有时间去追求冥思、坐禅、或其他东方神秘主义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很少有人被魔鬼附身,而我们的百姓很显然有成千上万 ── 甚至上百万 ── 的人处于鬼魔的掌控之下。

我们的博客先生把如今的美国民众与从前的英国百姓作比较完全错了;我们的西方人与怀特腓德与卫司理时代的百姓根本无从相比。更确切的比较应把美国人比成挪亚时代的人!那正是基督谈到末世百姓时所说的话。基督说,

"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当洪水以前的日子, 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 (马太福音24:37-39)。

基督没有把我们这代人比喻成18世纪的英国人!祂把我们比喻成挪亚时代的人!

"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 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创世记 6:5-6)。

我们写博客的朋友说:"我们还有一线希望…正如神通过乔治•怀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以及约翰和查尔斯•卫斯理(John and Charles Wesley)所带来的宗教复兴…拯救了英国免受即将临头的灵界与道德上的败坏,神也能够在现代再次做出同样的奇工。" 说神能够再次这样做,他讲的很正确。但那并非症结所在。问题不在能否再次遣送全国性的复兴。问题是,神是否愿意再次遣送一场全国性的复兴。而我确信,答案是一个响亮的 "不" 字!让我们再来看看我们的经文,

"耶和华说:「我民…的结局到了,我必不再宽恕他们…那日, 殿中的诗歌变为哀号;必有许多屍首在各处抛弃,无人作声"(阿摩司书 8:2-3)。

我认为,美国和西方世界是没有希望了。完全没有。请听一下ISIS上周在网路上所说的话。在巴黎屠杀了17人之后,这些穆斯林恐怖份子发了一些电邮给美国。其中两封电邮这样说,

"下面要轮到你了。小心你背后有鬼。"

"我们不会住手。我们知道你们的一切 ── 你们的老婆和孩子。"

他们能否用恐吓使我们屈服? 那正是"伊斯兰"(Islam)的含义! 那词的含义就是 "顺服"。我们会不会顺服他们?他们是否会攻占美国及西方世界?只有神能确知,看起来情形并不乐观!有一点是能确定的。神说,

"我必不再宽恕他们" (阿摩司书 8:2)。

在欧美地区再也不会有全国性的复兴。那绝对不会发生。一切已永远地太迟了。美国拥有的20世纪最伟大的宣道士奎斯维尔博士(Dr. W. A. Criswell)博士说:"我们的百姓生活在不详的恐惧和预感中,不知明日会发生什么,因我们是群邪恶的民族…从任何角度来看,美国正逐渐成为敌视神与崇奉世俗的国家。算帐大审之日即将临头, 我们对此已有清楚的豫感"(W. A. Criswell, Ph.D., Great Doctrines of the Bible – Bibliology,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2, 第43页)。奎斯维尔博士曾担任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超过五十多年。他曾任葛培理的牧师。

作为一个国家和民族来讲,我们正面临着审判。那便是为何圣经预言对美国只字未提。我们将不再是个大国,不配在圣经末世预言中被提及!但我讲过,这节经文还有第二重应用。

II. 第二,这节经文适用于每位犯过至死之罪的人。

有朝一日(如果那日仍未临到你的头上)神会这样来谈论你,

"我必不再宽恕他们" (阿摩司书 8:2)。

当神这样说你的时候,那就表明你已永远被定罪。你可能会继续生活许多年。但当神说:「我必不再宽恕他们」时,你便注定会在地狱的永火中度过永恒。那为何会发生?因为你已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许多以往伟大的宣道士都谈过不可饶恕的罪。马丁•罗伊-琼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讲过 "触犯圣灵之罪"The Sons of God, 第230页)。约拿单•爱德华(Jonathan Edwards)、耐德尔顿(Asahel Nettleton)、慕迪(Moody)、托瑞(Torrey)、乔治•楚义特(George W. Truett)、以及所有传统宣道士都宣扬过「不可饶恕的罪」。约翰•莱斯博士(Dr. John R. Rice)说,

有某种罪是 "得不着赦免" 的。如果人犯了这罪,无论 "今生来世总不得赦免"。有种不可饶恕的罪…即便这人仍然活在世间,他可能已越过了生死线、可能已加入了受诅咒之人的行列;当他仍然活在世间之时,他已永远脱离了恩典的呼唤!…不错, 你现在便可能犯下不可饶恕的罪。任何听过福音的人,如他有过很深的自责、受过圣灵的启示、而且明知自己是罪人、急需救主赦免的罪人,他便处在犯下无法饶恕之罪的致命危险中(Dr. John R. Rice, Crossing the Deadline, Sword of the Lord, 1953, 第3-4页)。

如果神能够不再宽恕一个民族祂也会不再宽恕你如果一个民族能犯下至死的罪你也可能!约翰一书5:16讲到:「有至于死的罪」(约一 5:16)。该隐 便曾犯下这样的罪,神便从此永远放弃了他。即使他继续活了许多年,他却永远不能得救了。摩西时代的法老也曾犯下这样的罪,于是神就此遗弃了他 ── 他继续生活了许多年,但他已不可能得救了。犹大犯下了那条罪,被神弃绝了。他继续生活了几个时辰,但他要得救已经太迟了!如果你抵触圣灵,并拒绝信耶稣,神也会在有某日某时离弃你!然后主会这样说,

"我必不再宽恕他们"(阿摩司书 8:2)。

请大家仔细听莱斯博士写的这首歌内的词句。

你一直等候徘徊,轻易拒绝救主的召唤,
祂耐心的警告与祈求,早被你忽略;
如此你吃下禁果,接受撒旦的谎言;
你心肠更坚硬,罪孽中你心灵晦暗。
一旦面临审判,你将何等悲伤,回想恩典已过去,
你仍在等候徘徊,直到圣灵离弃了你。
多么后悔悲伤,被死亡绝望地抓牢,
你便知你曾过久地犹豫、等待、并徘徊。–《如你过久地徘徊》
   ("If You Linger Too Long," 词: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今早我请求你 ── 离弃你的罪恶,趁你还有机会,现在就来信耶稣。现在就来信靠耶稣基督 ── 不要等到神抛弃了你 ── 就像祂抛弃了以色列一样!像祂在阿摩司时代中抛弃了亚玛谢一样!或像祂遗弃了该隐一样!或像神抛弃了法老一样!或者像神遗弃了犹大一样!祂也会遗弃你!!!信靠基督吧!趁时机仍未太迟的时候,现在就来信基督!圣经这样说到,

"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 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箴言 3:5)。

信靠耶稣。祂的宝血会遮盖洗净你所有的罪恶。祂在十字架上的死会赎回你所有的罪,并救你免受永恒的愤怒。祂从死中的复活会给你带来生命与希望!陈医生,请上来带领我们祷告。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领读的经文﹕阿摩司书 7:14-8:3。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If You Linger Too Long" (词﹕Dr. John R. Rice, 1895-1980)。


证道 / 宣道提纲

圣经豫言内为何不提美国

〔于「生命权」星期天所宣之道 / A SERMON PREACHED ON "RIGHT TO LIFE" SUNDAY〕
WHY AMERICA IS NOT IN BIBLE PROPHECY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耶和华〔对我〕说:「我民以色列的结局到了,我必不再宽恕他们… 那日,殿中的诗歌变为哀号;必有许多屍首在各处抛弃,无人作声… 那日,殿中的诗歌变为哀号;必有许多屍首在各处抛弃,无人作声」"(阿摩司书 8:2-3)。

(阿摩司书 7:17)

I.   第一,这节经文适用于美国与西方世界,
马太福音24:37-39; 创 6:5-6, 13; 阿摩司书 8:2-3。

II.  第二,这节经文适用于每位犯过至死之罪的人,
约翰一书 5:16; 箴言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