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为复兴所作的祷告

〔探讨复兴的第十三讲 / SERMON NUMBER 13 ON REVIVAL〕
A PRAYER FOR REV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十一月二日早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November 2, 2014

"愿你裂天而降;愿山在你面前〔融化–KJV〕── 好像火烧干柴,又像火将水烧开,使你敌人知道你的名,使列国在你面前发颤!"(以赛亚书 64:1, 2)。


约翰•阿姆斯壮博士(Dr. John H. Armstrong)是「改革与复兴布道会」(Reformation and Revival Ministries)的主席,也是 "福音派即将面临的危机"(The Coming Evangelical Crisis)一书的作者。阿姆斯壮博士说,

西方社会的衰退已经超过了严重的地步… 我们所了解的文明社会正在你我眼前崩溃。我们…以为,万事的现状会一路延续下去。我们…已经忘记,仅在几天之内,那曾被视为不可动摇的 "铁幕" 便崩溃了(John H. Armstrong, Ph.D., True Revival,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1, 第125, 126页)。

他的意思是,我们的文明也可能会如共产主义一样迅速地消亡,正如前苏联共产党政权一样 ── 在短短的几天内消失!我认为这会发生。阿姆斯壮博士是在十三年前,在2001年,写下这词句的。

有天晚上,我在上床睡觉前从《世界》杂志(World Magazine)中读到一篇令人不安的文章。当我快要入睡之时,我这样想到:"我们已经到了那个阶段。我们的文明正在瓦解。它的崩溃可能正如苏联解体一样迅速。"

失丧的世界或许不知道,但基督教是联合我们文明的 "胶水"。但我们教会已变得如此软弱,他们无法再继续担负这责任。我们所共知的生活方式正在我们眼前了结。

我们此刻在此相聚;像我们这样在主日晚上举行礼拜的教会,在洛杉矶可说是寥寥无几。这里的教会大多数都已取消了星期三的祷告会!但愿神帮助我们! 我们是少数人,并且也感到如此。我们是少数人,我们是弱小的。我们的敌人非常强大,并且气势嚣张。我们每天都能听到他们尖涩的声音。这是不是我们时代中基督教完结的开端呢?此刻, 所有深思熟虑的基督徒都有想过如此灰暗的念头。我们不知该如何走下去。我们看到,教会与其见证都已动摇了。我们看到福音派人士的软弱和世俗化。这比其他任何事情都令我们不安。

1950年代老一辈的基督徒都已去世了。里根总统去世了。弗朗西斯•谢弗(Francis Schaeffer)去世了。约翰•莱斯(John R. Rice)去世了。哈罗德•林塞尔(Harold Lindsell)、比尔•布莱特(Bill Bright)、奎斯维尔(W. A. Criswell)、杰瑞•法威尔(Jerry Falwell)、以及罗伊-琼斯博士(Dr. Lloyd-Jones)都已去世。葛培理已达九十六岁高龄,困在轮椅中,远远藏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山区内。我们在孤身作战 ── 在美国与西方文明的黄昏时刻,没有壮士来保护我们。

先知以赛亚有同样的感受。他受催促去寻求神。他说:

"亚伯拉罕虽然不认识我们,以色列也不承认我们,你却是我们的父。耶和华啊,你是我们的父;从万古以来,你名称为我们的救赎主"(以赛亚书 63:16)。

罗伊-琼斯博士说:

你和我绝不应藉助于传统的名义来到神的面前…仅仅藉助于我们前辈的名义。不管他们是谁,无论是循道宗的前辈, 或是清教徒、或是改革家。不,我们并非藉着他们的名义, 亚伯拉罕,雅各 ── 完全不是。"仍是我们的父。" 改革家不能拯救我们。[如今] 有一极大的危险,既我们总在依靠老前辈。错了,我们应靠神。"仍是我们的父", 别无他人…耶和华啊, 你的名 "从万古以来" 永存,直到永远。神不是死人之神,而是活人的神;祂是永生之神(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 301-302页)。

我很高兴看到有许多浸信教徒回头去跟随宗教改革家。虽然我很爱戴这些改革家,但如以赛亚一样,我知道不论是宗教改革家或清教徒,他们都无法拯救我们!他们甚至连帮忙都帮不了。我们的文明已落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 ── 太过邪恶,太过堕落,根本无法靠那些人的神学理论来加以挽救。我们必须回到神那里!我们不能回头去依靠改革家,不论他们是多么的威严和伟大。我们必须回到神那里!仅有神才能帮助我们!

但我们切不可到神那里仅仅祈求祂来挽救我们的国家。啊,不能!从整体上来看,我国的人民并非神的选民。他们不想与神有任何来往!以赛亚说:

"我们(属于你:他们–KJV)好像你未曾治理的,又像未曾得称你名下的"(以赛亚书 63:19)。

赞美神的圣名!我们不愿、也不会去追求 "道德多数派"(Moral Majority)、"美国第一"(America First)协会、共和党、或其他任何人世间的膀臂来依靠!我们甚至不必把我们祷告的时间浪费在这些微不足道、不切实际的念头上!此刻我们必须仅仅依靠神的膀臂上!"耶和华啊,你是我们的父;从万古以来,你名称为我们的救赎主"(赛 63:16)。

山川尚未形成之前,
 天地尚未开辟,
远自太初你是真神,
 直到永世无尽。

似箭光阴如川不息,
 世人瞬间即逝;
犹如晓梦醒时难觅,
 朝来不留余迹。 –《千古保障》
("O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 词:Isaac Watts, D.D., 1674-1748)。

现在,让我们回到我们的经文上。先知所转向的是耶和华。他在这个祷告中所要请求的也是神,

"愿你裂天而降…"(以赛亚书64:1)。

当作出这一祷告时,神的子民正处在极为糟糕的情况下。他们已落到了恐惧与悲伤的底层。但先知并没有为他们经济上的发达而祷告。也没有为他们内心的宁静而祷告。他甚至没有为他们的成功而祷告!他不像约尔•欧斯汀!他知道那并不是他们所必需的。以赛亚知道,他们主要的、性命攸关的需求是神与他们同在。因此他发出了经文内记载的最伟大的祷告之一。

"愿你裂天而降…"(以赛亚书64:1)。

我很少会不同意弗农•麦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的观点。但我不同意他对这节经文的诠注。他说,"以赛亚所预言的是以色列在「大患难」期间的祷告"(Thru the Bible, 卷III, 第342页;对以赛亚书64:1的注释)。错了,这不是一则豫言以色列在「大患难」期间祈求基督第二次回归的祷告。他们那时可能会如此去祈求,但这并不是这节经文的主要应用之处。先知在祈求神现在便从天而降。司布真和马丁•罗伊-琼斯博士两人都说,这是祈求圣灵降临的祷告。

"愿你裂天而降…"(以赛亚书64:1)。

罗伊-琼斯博士说,"我毫不犹豫的〔说〕这是有关复兴最极致的祷告…是一则独特、少有、且迫切的祷告,祈求圣灵在复兴中降临。再没有任何言词能比 古伯(Cowper)所写的圣诗更能贴切地表达出那极致的祷告了,

愿您尽快裂天而降,
令万人之心都归您。

…这正是发生在复兴中的事"(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同上,第305页)。

"神从天而降" 是什么意思呢?让我来告诉你那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在三藩市北部的米尔谷(Mill Valley)建立了一间教会之后刚刚回到洛杉矶。他们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在「圣子庆典」(The Festival of the Son)的聚会上宣道。我飞到三藩市之后,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才去到那很远的北方。那次聚会是在一片旷野中。当我们接近的时候,我感到了神的同在。当我下车时,我惊奇地见到有数百名年轻人在场。唱完几首歌之后,他们介绍我上台。我站在一大群听众面前通过麦克风宣布了我要讲的经文。当时已经是晚上了。不是黄昏,而是全黑了。麦克风和电灯都由一台汽油马达带动的发电机维持供电。当我读完经句之后, 突然断了电。麦克风失灵了。所有电灯都熄灭了。当时现场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当时想, "我该怎么办"?面前有数以百记的年轻人席地而坐。其中许多人还从未去过教会。我该说些什么?在这完全的黑暗中我能做什么?神这时降临了。

"愿你裂天而降…。"

我只能说,神带着如此的大能降临,使在场人人都能感到祂的同在。我用最大的嗓子开始宣道。当时没有光。没有麦克风。根本都不需要!因为神在这漆黑的夜晚中做着祂的奇工。当我在宣道时,我完全不需思考什么。言词从我的口中滔滔不绝地倾泄出来!所有的年轻人都寂静无声。除了我的声音外再没有其他的声音。我讲道结束之后,有一两秒钟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就在那时,我听到一个声音。发电机又开始运转了。所有场上的电灯突然都亮了起来 ── 麦克风也能用了。我发出了简单的邀请。我非常诧异地看到,上百名迷途的嬉皮士走向前面,其中有许多人带着眼泪。当时没有音乐,除了他们走到前面跪下的声音外,没有任何声音。我们留下来与这些人交谈,花了很长的时间。我的朋友 马可•巴克利(Mark Buckley)牧师记得那难忘的夜晚 ── 那天的断电、神如何降临 ── 并且几十位嬉皮士与吸毒犯 通过耶稣的宝血与神得到了和好!四十多所教会从那样的复兴中分了出来 ── 遍布了美洲、欧洲、亚洲、与非洲!神那时能做成的事,如今祂也能办到!有可能是司布真 如此说过,"只有神才能做神的工"。

"愿你裂天而降…。"

1969年在第一华人浸信会里,在你走进教会楼房之前便能感到神的同在。当时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但有神同在。我只能将其部分地描述成空气中的电能! 圣经将其成为神的 "荣耀"。那译自希伯来文,其含义是 "沉重"。你可以感觉到那种荣耀 ── 空气中神的沉重!

我很明白 李斯•比凡•琼斯(Rhys Bevan Jones)对威尔士复兴之描述的含义,

当时的整个地方变得如此可怕(awful),周围充满了神的荣耀 ── 在此使用 "可怕" 一词是有意的;圣洁之神的降临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宣道士本人都不知所措;他所站立的讲坛上充满了神的荣光, 令他不得不退出坐下!好, 让我们就此住口吧。言词仅能成为对此降临的嘲讽(Brian H. Edwards, Revival! 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1年版,第134页)。

1907年1月,当神降临到祂在北朝鲜的子民中时,一位传教士说,"每人走进教堂时都感到,房间里充满了神的同在…那天晚上,神亲临平壤的感受是无法用言词来描述的"(Edwards, 同上,第135、136页)。布赖恩•爱德华兹说,"正是神可怕的降临时常为会众带来了极深的认罪感。当神的同在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时,我们便处在复兴中了"(Edwards, 同上)。阿姆斯壮博士说,当复兴降临时,"无论是信徒或是非信徒, 人人都非常清楚地意识到神以强大的方式降临了" (Armstrong, 同上,第53页)。

"愿你裂天而降…"

我希望我们中间有人能聚在一起,用以赛亚书64:1的这些词句来祷告。当你独自一人时,我希望你们中有人能打开圣经,读一读这节经文,并在你祷告时, 让先知的话成为你自己的言词。祈求神能带着复兴的大能降临!愿神赐福你们!

我们应为谁作祷告呢?主要是为那些仍未获得转变的人祷告。我们会祈求, 神能深刻地触动你去认罪。除非你为自己内心与灵魂深处的漆黑、邪恶的罪孽而自责,你永远不会感到自己处于对耶稣的绝望需求内。我们将祈求圣灵的降临,祂会使你感到自己的邪恶与迷失。还有,我们会祈求你能信靠耶稣,通过祂的宝血洗净你全部的罪孽。那便是我们会祈求神能在你人生中所办成的一些事。陈医生,请带领我们祷告。阿门。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带领会众祷告﹕以赛亚书 64:1-4。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独唱﹕
"Jesus, Where'er Thy People Meet"
(词: William Cowper, 1731-1800; 曲用 "The Dox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