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神在复兴中使用的人

〔探讨复兴的 第十二讲 / SERMON NUMBER 12 ON REVIVAL〕
THE PEOPLE GOD USES IN REV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十月十九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October 19, 2014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 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哥林多前书 1:27)。


这节经文提到了复兴中最引入注目的一面。神拣选了世上愚拙与软弱的人, 来使那些聪明和强壮的人羞愧。对任何一位读过圣经的人来说,这应是显而易见的。当基督即将降世的时候,神拣选了一位不到二十岁的穷困家庭的女子来作祂的母亲。当基督出世的时候,神挑选了少数几个贫穷的牧羊人来敬拜祂。神并没有派希律王或治理以色列的长老来迎接婴孩基督;相反,神让来自边远世俗国家的三个天文学博士来拜访祂。当耶稣就要开始他的传教事工时,神并没有让大祭司作公告。相反,神差派了一贫如洗的先知 施洗约翰。当耶稣召集十二使徒的时候,祂没有从犹大公会(犹太人的最高法院)里挑选人。相反,祂召集了十二个不知名的普通渔夫。当耶稣寻找替换犹大的人时,祂选择了一个名叫扫罗的杀人犯,一位来自大数的人,自称 "罪魁",即罪人中的首犯!从基督的生平故事中,我们清楚地看到,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哥林多前书 1:27)。

即使在旧约中,这一主题也曾反复出现过。神拣选了亚伯,并非该隐,虽然该隐是长子,因此是最重要的。但即便以扫是长子与继承人,神却拣选了雅各,并非以扫。虽然约瑟是弟兄内最小最弱的孩子,神却拣选了约瑟,没有看重他的十一个兄弟。神拣选了摩西,而非法老。神拣选了一个牧羊人,而没有拣选当时世上势力最强大的人。神拣选了基甸,用他来搭救以色列民族脱离米甸人的威胁 ── 虽然基甸说:"我家…是至贫穷的。我在我父家是至微小的"(士 6:15)。神拣选了幼小的撒母耳,一位实际上的孤儿,却没有挑选大祭司的两个儿子。神拣选了牧童大卫,而不是高大显赫的扫罗王。

贯穿基督教的整个历史,以下这节经文也证明是真实的,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哥林多前书 1:27)。

早期的基督徒是贫穷的,并且遭人唾弃。他们中多数是奴隶。他们受十位罗马帝皇的迫害,随时都可能丢失性命。没有人记得这些帝皇的名字(或许除尼禄在外),虽然他们是当时世间最有权势的人。每年当教皇于 耶稣受难节 在罗马圆形竞技场内举行弥撒的时候,世界各地的人都会想起埋在下面墓穴中的烈士。这些奴隶烈士们战胜了庞大强壮的古罗马帝国!

看一看路德。我希望告诉你 马丁•罗伊-琼斯博士 讲的有关他的一番话:

作为一个无名无姓的修道士,马丁•路德一个人他有何指望呢?他是谁?怎敢站出来与所有的教会…以及〔延续了〕十二、三个世纪的传统作对,并与其背道而驰呢?他如此一个人站出来说:"只有我是对的,你们都错了",这似乎是纯粹的大胆无礼。这便是现代人对他会作出的评价。但你看,他是一个圣灵一直在与其打交道的人。虽然不过是一个人,他却崛然站立着、独自站立着,得到了圣灵的重用。新教改革就此开始了,并且延续了下去;从来都是如此…我的意思是,当神开始在教会中行动时,当祂为复兴铺平道路时,这似乎正是祂办事的方式。祂把这担子放在某些人的肩头,好像要把他们分别出来一样,使这些人静悄悄地、无人知晓地、丝毫不引人注目地聚集在一起,因为他们意识到这担子是何等沉重(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年,第203, 167页)。

而那正是在所有复兴历史中你会见到的情形。那位名叫詹姆斯•麦魁尔恳(James McQuilken)的人开始与其他俩人交谈,他们看到了全局的状况。于是,他们三人开始在一个狭窄街道中的小教室内相聚。当我到北爱尔兰的时候,我曾有幸去寻访过那个地方。我是绕道去寻访的,因为我很喜欢参观这种地方…他们感到神召唤他们去祷告(Lloyd-Jones, 同上,第165页)。

当然,因这三人向神祈求圣灵的浇灌,1859年北爱尔兰的复兴便降临了。然后,罗伊-琼斯博士说,"相信我,我的朋友。下次复兴降临时,它会发生在众人的预料之外,尤其让那些一直试图组织复兴的人措手不及;它会以如此〔不起眼、不喧哗〕毫不突兀的方式发生。你会发现一些男女悄无声息地〔好像在〕躲开作祈祷, 因为他们心情沉重,因为他们无法自助,因得不到复兴他们再也无法继续生活下去。而且他们渴望与其他具有同样感受、并在呼求神的人聚集在一起"(Lloyd-Jones, 同上, 165-166页)。

罗伊-琼斯博士接着说,"你们可能都熟悉「卫理会」各支派的故事。那是如何开始的…?它完全以相同的方式开始 ── 从卫斯理俩兄弟,加上怀特菲尔德, 以及其他一些人开始;他们都是「英格兰教会」的成员…有那么一段期间,没有人知道这事,不过是他们几人相聚在一起,因为有同一件事在吸引他们"(同上, 第166页)。

我们都知道 乔治•怀特腓德、约翰•卫斯理、以及查尔斯•卫斯理。但在他们生前,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仅仅是普通的年轻人。他们看到了圣公会毫无生气的状态,希望通过一个充满生机、认识基督的经历来荣耀神。

我记得是莱尔主教(Bishop Ryle)这样说过,约翰•卫斯理本应成为 坎特伯雷(Canterbury)的大主教,即英国国家教会的领袖。当然,从未有人考虑过把如此高的职位给他。相反,人人都在讥讽嘲笑他。有人告诉他,他再也不能回到的他的母校牛津大学宣道,因为他告诉同学与教授说,他们需要得重生。他自己的母亲,苏珊娜•卫斯理,在她获得转变前,也曾因卫斯理的宣道方式如 "狂热分子" 一般而不满。但约翰•卫司理传教五十三年如一日,走遍了英国各地,每天三次在露天旷野向聚集的许多民众中众宣道。连他自己的教派也继续在讥讽嘲笑这位伟人。他一直没有获得公认,直到他成为八十岁晚期的高龄老人为止。在卫斯理传道事业的同时期,有六个人担任过 坎特伯雷大主教的职位。以下便是他们的名字,按年份排列,

约翰•波特(John Potter, 1737-1747)
多马•何琳(Thomas Herring, 1747-1757)
马太•赫顿(Matthew Hutton, 1757-1758)
多马•赛克尔(Thomas Secker, 1758-1768)
弗雷德里克•康沃利斯(Frederick Cornwallis, 1768-1783)
约翰•穆尔(John Moore, 1783-1805)。

除了圣公会的历史学家以外,我怀疑是否有人能够记得这六位所谓的 "大人物"。然而,这世上几乎每位基督徒都知道约翰•卫斯理的名字。大多数人也知道他的兄弟查尔斯;查尔斯写的歌曲在世上每一教派的礼拜中回响。当怀特腓德和卫斯理两兄弟在1738年新年夜(在第一次大觉醒,1735-1760,临到讲英文的世界之前)祈求圣灵的的浇灌时,他们仅仅是弱小的、不知名的年轻人而已。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哥林多前书 1:27)。

这节经文讲解了为何在复兴中年轻人总是带头人。在教会里,最先察觉到神在他们之间运行的是年轻人。那些渴望得到公议、渴望复兴以及神的真实性的, 通常是年轻人。

我第一次目睹的复兴,开始于一间华人教会年轻人之中,当时他们正在山里度夏令营。一天早上,正当他们在夏令营里聚集的时候,神的灵如此强烈地降临到他们之间,以至复兴一直持续他们从夏令营返回的那个星期天。复兴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天,一直到晚上。我至今仍旧记得那些年轻人作的祷告。我仍旧记得那些聚会中带有的敬畏与奇异的感受,以及聚会中悔改的泪水,还有忏悔、祷告、以及神的临近。

我在维吉尼亚一间浸信教会所目睹的复兴中,有三个女孩站起来唱三重唱。她们最终因认罪而禁不住哭泣起来,整个教会也进入了那样的情绪,这就是复兴中常常带有的感受 ── "神与我们同在"。

"在〔德国〕萨克森州黑尔恩胡特(Herrnhut in Saxony)的复兴于8月13日爆发在年青人中间。" 8月29日,"从晚上十点直到第二天早上一点钟,人们目睹到一场动人的情景,因从黑尔恩胡特来的女孩儿们在这段时间内一直在祈祷、唱歌、哭泣。男孩们也在另一处同时从事恳切的祷告。当时倾注在孩子们身上的祷告、祈求之灵是如此的强而有效,那简直是完全无法用言词来加以适当的描述"(John Greenfield, Power From On High, World Wide Revival Prayer Movement, 1950, 第31页)。

在1973年10月,复兴爆发在〔马来〕婆罗洲 巴里奥(Bario in Borneo)的一所初中学生中间。两个男孩开始一起祈祷,并逐渐使整个学校卷入其中,直到后来令起先反对圣灵工作的校长本人也忏悔认罪(Shirley Lees, Drunk Before Dawn,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 1979, 第185-189页)。

布赖恩•爱德华兹(Brian H. Edwards)说,"令人注目的是,在复兴期间…特别受到触动与改变的是年轻人,而且在许多情形中, 他们才是最真诚地渴望复兴、并为之祷告的一群人;正是在他们中间复兴会爆发出来…这是复兴中受到的关注极少的一方面,尽管那些研究复兴中共同因素的分析家对此进行过详细的探讨"(Brian H. Edwards, Revival! 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1 年版, 第165页)。

艾米•卡迈克尔(Amy Carmichael)描述圣灵的浇灌这个样子,

在早礼拜结束的时候,〔圣灵〕突然降临的。那位讲话的人被迫停顿下来,突然意识到降临之物内在的大能,并因此被征服了。甚至连祷告都不可能。一位男校中年纪较大的小伙子尝试去祈祷,但他却〔流泪〕哽咽住了,接着另一个,随后全体在座的,首先从年纪较大的男生开始。很快, 许多年纪较轻的人开始痛哭,并祈求赦免。这蔓延到女士身上。这如此惊人、如此恐怖(startling, aweful)── 我找不到其他词汇 ── 其细节实在无法言喻。不久,许多人倒在地上,哭求神,每个男孩和女孩、男人和女人都在独自祷告,对周围其他的人浑然不觉;声音像海浪或强风中的大树一般…此运动起初几乎完全局限于从世俗间进来的男孩、男生、以及我们自己的孩子…还有一些年轻的会众成员中。七个月之后,她报导说:"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彻头彻尾的获得了转变"(J. Edwin Orr, Ph.D., The Flaming Tongue, Moody Press, 1973, 第18, 19页)。

请注意这几个字,"此运动起初几乎完全局限于从世俗间进来的男孩、男生、以及我们自己的孩子…还有一些年轻的会众成员中。" 通常复兴便是这样降临到一间教会里的 ── 年轻人渴望神在复兴中倾泻圣灵。我曾三次目睹过这样的情形,神通过大能三次把圣灵倾泻到年轻人身上:洛杉矶的年轻人、旧金山的年轻人、维吉尼亚长滩的年轻人。

此刻,我要对今晚在座的年轻人讲话。我们将会给你一份打印好的布道文,让你带回家。我希望你能够每天花时间阅读,并且反复阅读。我希望你将会为这篇宣道文内所讲的事情发生在你的生命中、以及我们的教会里而祷告。

你或许会认为,"海博士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教会里。" 但是你错了。我相信我对复兴有足够的了解,如果神怜悯我们、通过复兴以至高无上的能力降临到我们身边,我不至于会赶走圣灵,或阻碍祂的显现!你甚至可以把以赛亚原话用在你的祷告内,

"愿你裂天而降;愿山在你面前〔流淌–KJV〕"(赛 64:1)。

陈医生,请带领我们祷告。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带领会众祷告:哥林多前书 1:26-31。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Teach Me to Pray" (词:Albert S. Reitz, 1879-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