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不信–复兴的障碍

〔探讨复兴的 第十一讲 / SERMON NUMBER 11 ON REVIVAL〕
UNBELIEF – A HINDRANCE TO REV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十月十二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October 12, 2014

"他们必牵着牛羊去寻求耶和华,却寻不见;祂已经转去离开他们"(何西阿书 5:6)。


以色列看到了亚述王国带来的危险,于是,想求神帮助。为了缓解神的忿怒,他们祭献了许多牛羊。但他们并未因此而得到神的慈悲,因 "祂已经转去离开他们",对他们拜偶像以及其他各种罪孽极为不满。在仍能寻到神的时候,他们没有去寻祂。如今已为时过晚了。神已经转去离开了他们。

"他们必牵着牛羊去寻求耶和华,却寻不见;祂已经转去离开他们"(何西阿书 5:6)。

当我上周三晚上观看葛培理(Billy Graham)的宣道录像时,我想到了这节经文。当时大概是1983年,他在加州首府沙加缅度(Sacramento)布道,宣讲的内容有关圣灵。听他讲道时,我想到了经文中这几个字,"祂已经转去离开他们"。

你要明白,我很爱戴葛培理。我一直都很喜欢他,以后也不会变。但我还记得1963年8月到「洛杉矶纪念体育场」(the Los Angeles Coliseum)听他讲道的情形。当我到了停车场下车的时候,我确实能 "感觉到" 圣灵,如同空气中充满了静电一样。我走进体育场内,感到浑身毛发耸然。我觉得圣灵同在的大能是如此之强,在场的经历确实可说是惊心动魄(electrifying)的。在巨大的体育场内,人人都寂静无声。在大型唱诗班开唱之前,你甚至能听到针头落地的声音。唱诗班唱起了《你真伟大》(How Great Thou Art)。葛培理那次宣道是如此的有力,我至今还记得宣道的大部分内容!

在接下去的几十年间,我在不同的城市中参加了葛培理的其他六次宣道大会。当我参加他于70年代早期 在加州奥克兰市 举办的宣道大会时,他宣道时所带的能力已减弱了很多。1980年代初,我偶然与牧师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在电视上看到了葛培理宣道。看到一半的时候,林博士说, "他似乎没什么力量"。我想那不会是因为葛培理的年纪问题。他看起来精力很充沛。但似乎缺少了什么。我上星期三晚上观看他布道录影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感受。他讲的是有关圣灵的事,但似乎缺少了什么。我觉得他缺少的是圣灵。我觉得, "祂已经转去离开他们"(何 5:6)。而这不仅在葛培理的宣道会上是这样。我所听过的在现今西方教会中的所有宣道,几乎都缺乏圣灵的同在。这令我十分痛心,因为我感到当我们宣道时,神已经离开了我们的教会!太可怜了。太不幸了!有时我想起这一切会不禁落泪!罗伊-琼斯博士(Dr. Lloyd-Jones)说, "不带圣灵人也可以宣道。我能充满理智地来讲解这段经文,但那远远不够。我们需要圣灵的显现与能力"(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 第185页)。噢,我本人是多么需要那种能力啊!望你们多为我的宣道祈祷!

要知道,自从1859年以来,在讲英文的西方世界中再没有发生过任何大规模的复兴。这样的情形已延续了150多年。在1859年以前,我们众教会大约每隔十年便会经历一次复兴。但马丁•罗伊-琼斯博士说:

从1859年以来,仅发生过一次大规模的复兴。我们度过了一段多么荒凉的时期啊…人们失去了对永生之神的信仰, 失去了对赎罪与和解的信心;他们转向了智慧、哲学、与学术。我们已忍受了教会历史长河中最贫瘠的一段时期…至今仍走在旷野之上。若有人说,我们已走出了旷野,不要信他﹕我们还没〔走出去〕(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同上,第129页)。

那便是我把那些有关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大规模复兴的记录片影视 放给你们看的原因 :《十字架–耶稣在中国》(神州传播协会,你可点击上网购买)。我想让你们看到,复兴如今不但可能会发生 ── 而且它正发生在世界的其他国家中。因西方世界中没有传统的复兴发生,我无法送你去亲眼目睹其状况。我仅能向你播放一些发生在遥远中国的影视。当你看到这些来自中国的录像后,我希望你会渴望得到复兴。所罗门王说:

"有好消息从远方来,就如拿凉水给口渴的人喝"  (箴言 25:25)。

我想让你们看到,神通过复兴能在当今此时所办成的奇工。布莱恩•爱德华(Brian H. Edwards)说:

复兴并不像疾病那样能传染人,但它能在那些经历过 或听说过复兴的人心中造成很深的渴望。神在复兴中所利用的人,大多数都是先从他人那里听到过神在以往的奇功…仅有愚人才不愿去利用各种机会来尽力了解有关过去复兴的知识,以便对神为我们提供的机会随时作出反响。我们应注视神所能做的事,尽智放眼去察看神的大能所办成的伟绩。神可能正在等候我们 对祂从前的伟绩作出反应 (Brian H. Edwards, Revival!–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1年版,第91, 92页)。

听到过去发生之复兴的故事,了解现今在其他地方发生的复兴,能帮助建立我们的信心,相信神能在这里、在我们教会中办成这些事。不信之心乃是我们中间获得复兴的最大障碍。

耶稣回到自己的家乡拿撒勒。人们听祂在犹太圣殿中宣道之后,甚感 "希奇"。有些人说,他不过是木匠的儿子,因此便厌弃祂。然后圣经说:"耶稣因为他们不信,就在那里不多行异能了"(太 13:58)。约翰•鸠尔博士(Dr. John Gill)说,祂〔不多行异能〕"并非因为缺乏能力,也不因无法克服他们的不信,而是因为祂不愿意,认为这些人不配"(John Gill, D.D., An Exposit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卷I, The Baptist Standard Bearer, 1989年重印,第159页;有关马太福音13:58的注解)。

我认识一个人,他刚好生活在我所经历过的大规模复兴中,但却说他并没有注意到复兴的发生,因为他那时刚结婚!我所认识的另一个人,他也经历了一场在弗吉尼亚州发生的确实不凡的复兴,但他却认为那不过是一场 "加长的邀请" 罢了。在我看来,当复兴降临时,这些人太过世俗,根本无法欣赏复兴!并且他们充满了不信,肯定不会为复兴去祈求!愿神会帮助我们对祂的大能充满信心!

使徒保罗说:"不要熄灭圣灵的感动"(帖前 5:19)。如果你不可能熄灭圣灵的感动,我不知保罗为什么会说这话!不信与世俗之心会熄灭圣灵的感动!罗伊-琼斯博士也曾提起过某些 "熄灭圣灵的" 神学家, 对复兴丝毫不感兴趣The Puritans, Banner of Truth, 1996年版,第9页)。

因为缺乏信心,众门徒无法赶走一个很强的鬼(太 17:20)。"因为不信",以色列人不能进入应许之地(来 3:19)。不信之罪会 "熄灭" 复兴,我对此毫无疑问。

圣经记载了大量的神的奇工,主要是为了增加我们对神的信心。希伯来书第十一章的整章书都在讲通过对神的信心所办成的事。我认为,我们得不到复兴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我们不信神能够在现今社会中遣送复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听到有关过去、以及有关现今发生在世界其他地方之复兴的事情。这样, 我们便能与那被鬼附身之男孩的父亲一同说,"我信!但我信不足, 求主帮助"(可9:24)。当你祈求圣灵降临的时候,如果神即将遣送复兴,祂必会加增你的信心。当你听有关复兴的宣讲时,务必要用心听。请求神向我们的教会遣送复兴。我认为,你作这种祷告是完全恰当的:"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

你必须知道的另一点事实是,大多数复兴发生在地方教会(像我们这样的教会)或其他小型聚会中。我们读到的大多数有关复兴的书籍,都把重点放在大型与壮观的场面上 ── 比如 整个地区如何被复兴之火点燃,或复兴如何改变了历史的进程,等等。我想这些作者的用意是好的,但是我认为他们没有意识到,没有告诉读者这些复兴是如何开始的 会伤害读者。读过这些壮观的复兴之后,你可能会最终失去信心。这可能会为撒但提供了机会说, "这么大的事不会在这里发生!" 这便是为什么我希望,这些作者中有人能着重地指出, 当复兴开始爆发时人们在地方教会里所经历的 "小事"。罗伊-琼斯博士在说下面这段话的时候便看到了这点:

我们不再是为星期日教会的敬拜作准备…当我们越来越倾向于把礼拜当作大型聚会、或大规模运动、而不是一个地方教会来组织安排时,复兴爆发的频率便因此而逐渐降低了Revival,同上,第61页)。

当我将有关中国发生的复兴的记录片放给你们看时,我不知那是否正是你们的想法。记录片显示出复兴在那里发生的庞大场面 ── 以至于横扫全国。我不知撒但是否曾对你说,"如此庞大的事不会发生在这里。" 其实, 那很可能是实情!我们美国可能不再会有全国性的复兴。我没有说,你不应为此而祈求,但请把精力放在这间地方教会上!先知撒迦利亚说, "谁藐视这日的事为小呢?"〔或: 谁藐视这小事之日呢?–KJV〕(亚 4:10)。麦基博士(Dr. McGee)说:"我们鄙视小事情的时日。我们美国人喜欢用夸张玄燿之事来哗众取宠…我们以建筑物的规模 和随之而来的人潮来衡量成功"(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卷III,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第924页;有关撒迦利亚书 4:10的注释)。

我们几时才能意识到神通常并非以这样的方式去工作呢?在挪亚的日子里, 祂通过八口人保全了人类。在希伯来书第十一章内 ── 没有 "大型" 的聚会 ── 仅有独立的个体。神告诉基甸,要打发众人回家,因为神只需三百人去征服米甸人。史上主要的复兴都是从少数几个人开始的。

同时,在我们的时代中,为 "复兴" 所举办的巨型宣道会 从来没有带来真正的复兴。我曾读到,葛培理本人也承认 他的〔所有〕宣道大会从未带来任何复兴。请看那场「探寻72年」(Explo '72)的运动﹕校园播道会在德州 达拉斯 召集了二十万年轻人, 让他们接连六晚听葛培理宣道。这是否带来了任何影响?效果并不明显。1973年6月,葛培理先生在韩国汉城向一百多万人宣道。这是当时基督教历史上现场听一人宣道的最大一群人。这又带来了何种成果?也是效果不佳。虽然我相信在那些巨型集会中有几个人获得了拯救,但它们并未带来复兴。

相反,每场重大的复兴都是从少数几个人开始的。在美国麻省的北安普顿市,在约拿单•爱德华(Jonathan Edwards)的教会里,会众人数不过几百人,但第一次大觉醒却从那里开始,最终使整个讲英文的西方世界改头换面。1738年的新年夜,七个牛津大学毕业生与大约六十位其他人士在伦敦的一个房间内聚集祷告,由此促使第一次大觉醒得以传遍全球。1806年,五个大学生在一堆干草下祷告 ── 从美国外出遍及世界各地的传教活动便就此开始了,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复兴之一。1727年,大约有400人聚集在 尼可劳•辛辰朵夫爵士(Count Nicholas Zinzendorf)的庄园(在今 捷克共和国)内祷告。这导致了一场传教士奉差到世界各地传道的复兴。另外,在一个摩拉维亚教会的祷告会中,约翰•卫斯理 与查尔斯•卫斯理得救了。所以,大规模的循道宗复兴 以及救世军的组织,都出自这仅有400人的祷告会中。1857年9月23日,六个人在纽约市富尔顿大街的「北荷兰教会」祷告了一个钟头。他们同意每周三一起祷告一个钟头。第三次大觉醒就此开始了,令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人就此获得了转变。发生在纽约市 富尔顿大街的复兴,也为在三千英哩之外 英国伦敦的 司布真传教事工提供了灵界的动力!

我阅读有关复兴的事情已经许多年了。我不记得在「第一次大觉醒」之后曾有一次复兴是出自大规模宣道会的。一次都没有!记住,当圣灵在五旬节那天倾泻下来时,在楼上房间里作祷告的仅有120人!基督教从那天的小型聚会中,传到了人间每一个角落!

我们这里每周日都在宣讲福音。我们告诉失丧的罪人,耶稣死在十字架上, 为了偿还他们犯罪的赎价。我们告诉他们,耶稣从死中复活了,为了赐给他们永生。但圣灵必须使这些事实在他们心中变得真实。祂必须使他们认罪,并吸引他们到基督那里。希望你每当祷告的时候,都能为复兴祷告,祈求圣灵降临,在罪人的心中办成祂的奇工。噢,我们在天的神,我们祈求你的圣灵能倾泻下来,使罪人认罪,并吸引他们来到你儿子的身旁。我们藉祂的名义祈求。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Breathe on Me" (词: Edwin Hatch, 1835-1889;
由B. B. McKinney, 1886-1952, 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