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为何没有复兴?真实的答案!

〔探讨复兴的 第十讲 / SERMON NUMBER 10 ON REVIVAL〕
WHY NO REVIVAL? THE TRUE ANSWER!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十月五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October 5, 2014

"我要回到原处, 等他们自觉有罪, 寻求我面…"(何西阿书5:15)。


何西阿书第五章的主题是神的离去 ── 如司可福研读版圣经为这章书写的题目所讲的那样。神离弃了以色列,是因为他们的傲慢与罪恶。

我知道神与美国没有立任何契约。祂与以色列民族立下了人间的契约,但祂没有与任何其他民族立约。请注意,神在我们的经文中说,祂要离弃与祂立有契约的民族。如果神会离弃与祂有约的以色列民族,那么想一想,神是不是会更可能离弃美国!?弗农•麦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说:

我深信,美国如今正在承受神对我们的惩罚… 正如以色列曾承受过的那样,美国如今正在承受神对我们的处治(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卷III,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2, 第633页;有关何西阿书5:2的注释)。

下面便是我们的经文,

"我要回到原处,等他们自觉有罪,寻求我面…"  (何西阿书5:15)。

神在此处告诉罪恶的国家,祂将通过离弃他们去加以惩罚,"我要〔抛弃你们〕回到原处…" 伟大的清教徒注解家 耶利米•巴勒斯(Jeremiah Burroughs, 1600-1646)如此来注释我们的经文:

…「我要回到原处,」也就是说,我重回天上…当我惩罚了他们之后,我要回到天上,坐在那里…好像不理睬他们一样(Jeremiah Burroughs, An Exposition of the Prophecy of Hosea, Reformation Heritage Books, 2006, 第305页; 有关何西阿书5:15的注解)。

我确信,这就是为何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来西方世界没有发生过大规模复兴的原因。神已经抛弃了我们。神说,"我要回到原处,等他们自觉有罪…" 你或许会不同意我的观点,说我仅仅是一个传教士,不值你的注意。那么,你是否能听信伟大的宣道士 马丁•罗伊-琼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的言论呢?以下便是他的话:

神知道基督教教会已在旷野中飘泊了很久。如果你读过在1830年或1840年前的教会历史, 你会发现,在许多国家内, 通常每隔十年便会有一场复兴发生。如今的情形不同了。从1859年以来,仅有过一次大规模的复兴。我们度过了一段多么荒凉的时期啊…人们失去了对永生之神的信仰,失去了对赎罪与和解的信仰;他们转向了智慧、哲学、和学术。我们已忍受了教会历史长河中最贫瘠的一段时期…至今仍走在旷野之上。若有人说,我们已走出了旷野,不要信他﹕我们还没〔出去〕(D. 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1987, Crossway Books, 第129页)。

这些是他的话,并非出自像我这样一个平凡传教士之口,这话出自一位知名的学者、二十世纪数一数二的伟大宣道士!神离开了,所以 "从1859年以来,仅有过一次大规模的复兴," 虽然 "在1830年或1840年前…通常每隔十年便会有一场复兴发生"(同上)。

如果我们真对复兴感兴趣的话,我们应当仔细地审查发生在1830至1840年之间的事。在那之前,我们的众教会大约每隔十年便有一次复兴。在那之后,自1859年以来,我们仅见过一次复兴!所以,1830年至1840年间一定发生了某些事情,导致神 "转去离开"(何 5:6)西方,并 "回到原处"(何 5:15)。

如果你了解福音派基督教的历史,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查尔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便是祸根所在!历史学家 威廉•麦克劳林二世(William G. McLoughlin, Jr)写道:

他开创了美国复兴主义的一个全新的时代…他改变了福音派的哲学体系与程序(William G. McLoughlin, Jr., Modern Revivalism: Charles G. Finney to Billy Graham, The Ronald Press, 1959, 第11页)。

在菲尼之前,牧师们都认为复兴来自神,而每一个人的转变都是来自神的奇蹟。1735年, 约拿单•爱德华(Jonathan Edwards)将复兴称为 "令人惊喜的神工"。1835年,菲尼称复兴 "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都不是奇蹟。这纯粹是使用正确方法所带来的哲学性效果"。换句话说,"复兴并非奇蹟而是运用了某种正确方法的必然结果。" 那便是他的话用现代语言的表达

约拿单•爱德华与菲尼的区别是,爱德华是新教徒,而菲尼则是一种异端、是一位伯拉纠主义者(Pelagianist)── 这种教义相信,一个人能靠自己的努力和决志得来救,而非单靠神的能力与恩典得救。有人认为,菲尼像 循道宗 那样是 阿民念主义者(Arminian),这是不正确的。菲尼的观点与早期循道宗的阿民念主义大有不同。菲尼最为人知的一篇宣道,其标题是《罪人有职责改变自己的心灵》("Sinners Bound to Change Their Own Hearts", 1831)。被挤到一旁,而却能靠自己的能力,并通过人为的决志来使自己得救。在菲尼之前的循道宗信徒并不相信这样的说教。伊恩•穆雷(Iain H. Murray)显示了菲尼的理念无疑源于 新英格兰 的自由派人士,如 拿撒尼尔•泰勒 (Nathaniel Taylor),而并非出自早期的循道宗(Iain H. Murray, Revival and Revivalism, Banner of Truth, 2009 年版, 第 259-261页)。循道宗绝对不会这样说,"罪人有职责改变自己的心灵"!乔治•史密斯(George Smith)在他的著作《卫斯理宗的历史》 (History of Wesleyan Methodism) 中对复兴作了以下定义:

因此,复兴乃是圣灵在人心灵中作成的恩典的工作;从其本质上,这与圣灵使人觉醒、并令他获得转变的寻常工作仅有一点不同之处 ── 既复兴中更为广泛的影响范畴、与其更深的强度(George Smith, Revival, 卷2, 1858, 第617页)。

此乃早期循道宗对复兴和转变所作的定义。在菲尼的错误定义普及起来 并把神排除在外之前,任何新教徒或浸信会信徒也会给予同样的定义。在菲尼之后,他们不知道他们是 "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 3:17)。在菲尼之后,他们甚至不知道神已经 "转去离开",并 "回到原处" 去。

这段乔治•史密斯的引言表明,早期循道宗信徒相信,无论是个人的转变或是复兴,两样事完全都靠神的恩典与圣灵的工作。在菲尼毁掉福音主义之前,所有新教徒和浸信教徒都是如此认为的。菲尼之前的主要教派 所信奉的 与菲尼的伯拉纠主义观念大为不同。菲尼的观点通过他知名的宣道, "罪人有职责改变自己的心灵" 便可得知。你如何能办到?我尝试过七年!这是无法办到的事。我通过自己的经历学会了这一教训。

菲尼发明了 应召走向前(altar call)的方法,他告诉罪人他们可以 "随时随地" 作个决定、靠自己的意愿得救。正如麦克劳林博士所说的,菲尼 "改变了福音派的哲学体系与程序"(同上)。而如今,大多数福音教派的支派都教导说,罪人能以人为的行动,例如举手、念 "罪人的祷告"、或在 "决志时间" 应召走到教会前面而得救。因此,"决志主义" 是伯拉纠异端 查尔斯•菲尼 之说教的直接产物!

决志主义变得非常流行,因为此方法 "更加快捷简单"。你无需再等待圣灵使迷途者认罪、接着把他们吸引到基督。菲尼把传福音变成了流水线,藉此大批生产 "基督徒"。但这些大批生产的 "产品" 中,大部分根本不是基督徒!这便是新教和浸信会教派衰亡的原因!每一个 "自由派人士" 在没有得救的状况下作了决志!这便是新教自由主义的来源。

伊恩•穆雷说:"认为转变是人的工作这一概念已变成了大规模流行病,影响到〔部分〕福音派阶层,而且正如人们忘记了重生乃是神的工作,人们也同样忘记了复兴中圣灵的工作。此乃菲尼理论带来的直接恶果"(Revival and Revivalism, Banner of Truth, 1994年, 第412-13页)。

那 "更加快捷简单" 的方法没有得到神的赐福。相反,它使我们新教教会和浸信会中坐满了失丧的人。此刻,我们浸信教会里坐满了那么多失丧的人,致使牧师们不得不取消星期天晚上的礼拜。

我曾问过一位牧师的太太,她的丈夫为何取消了主日晚上的礼拜。她回答我说: "他们告诉他,他们不会来参加"。这是允许未得救的人加入教会的不幸后果之一;他们被接受入会的条件,不过是因为他们作了 "决志"。愿神赦免我们!没有传统的、符合圣经的转变,我们必定要沉沦!我们无法拯救自己仅有神才能遣送复兴决志主义否认了神把人捧到了王位上。神说:

"我要回到原处,等他们自觉有罪,寻求我面…"  (何西阿书 5:15)。

这便是美国或英国 在过去一百多年来未曾经历过大规模复兴的真正原因。

罪人必须在神面前谦卑下来。决志主义不会让任何人谦卑。罪人 "走向前 来",这似乎是一种显示人的胆量和勇气的行动。其中没有泪水,不带忧愁,没有悔改之心,没有认罪感。2004年11月,葛培理在 巴萨迪纳市 举办了他的最后一场宣道大会,我和妻子在那里看到 "走上前去" 的众人谈笑风生。这与过去(菲尼之前)的复兴是多么的不同。请听一段对1814年循道宗聚会的描述。

第二天晚上,在另一次祷告会上,有更多的人陷入了认罪感;经历了许久内心的争斗 与〔持久〕的祷告之后,他们在基督内寻到了避难之处…许多过去人生中极不虔诚的男人、女人、年青人都被带入了极深的心灵痛苦中〔然后〕开始充满信心地见证说,神已经造访了他们,并通过耶稣基督的功德 赐与他们罪的赦免(Paul G. Cook, Fire From Heaven, EP Books, 2009, 第79页)。

你可曾 "陷入认罪感" 中?你可曾 "经历了许久内心的争斗" 之后,"在基督内寻到了避难之处"?布莱恩•爱德华牧师(Rev. Brian H. Edwards)说:

一切从极深的认罪感开始… 人们无法控制地抽泣着…每次复兴都会带有极深的、令人不安的、使人卑微的认罪感… 目击者〔从1906年在中国的复兴现场中〕报导说, "我周围的情形似乎战场一般,人人都在呼求获得慈悲"(Brian H. Edwards, Revival: 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1 年版,第115, 116页)。

你们中有些人尝试着要学会如何 "得救"。得救是学不到的!你必须经历感受到救恩,它必须发生在你身上,这样你才能够体会它。你现在知道有关救恩的事实,但你必须亲自体验救恩。你首先必须有深刻的认罪感,深知自己是一个罪人。你必须在重压下哭喊道,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罗马书 7:24)。

马丁•罗伊-琼斯说,这是一个为罪自责的罪人的呼喊 ── 我同意他的看法!当神在复兴中遣送祂的灵额时候,我亲眼目睹了这样的事情。

1960年代末,一次发生在第一华人浸信会的复兴中,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让我们反复地唱,

"神啊,求你鉴察我,
知道我的心思,
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
知道我的心思,
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
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
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
(诗篇 139:23, 24, 加长)。

请大家起立来唱。这是歌页上的第八首歌。仅有当你因自己意念与内心深处的罪恶而羞愧时,你才会 感到 获得基督宝血清洗的重要性!陈医生,请带领我们祷告。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带领会众祷告﹕何西阿书 5:6-15。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 O For a Closer Walk With God " (词: William Cowper, 1731-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