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真正复兴的主要特征

〔探讨复兴的第九讲 / SERMON NUMBER 9 ON REVIVAL〕
THE MAIN FEATURES OF TRUE REV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九月廿八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8, 2014


彼得在五旬节那天站起来后,引用了约珥书内的一段话,

"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他们就要说预言"(使徒行传 2:17, 18)。

神在复兴期间用祂灵的〔"一部分"–KJV〕浇灌人。祂说, "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部分〕的灵〔英: of〕浇灌" 人。很奇怪,大多数现代〔英〕译本漏掉了 "of" 一字。那字在希腊原文中无疑是存在的,既希腊文中的apó一字。传统的《日内瓦圣经》作 "of my Spirit"。英皇钦定本内作 "of my Spirit"。但在各种现代译本中,仅有NASV 和NKJV版本含有这个字。这便是为什么我信不过那些新译本。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你去找一本英王钦定本圣经, 因为你信得过它!那些古时的译者不会漏掉词句,或提供某种 "动态性等同"(dynamic equivalents)的译文。"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一部分〕灵浇灌…" 一些自由派人士说, 那是「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我的回答是,胡扯!那是圣灵在希腊新约内写下的字 ── 祂绝不会说谎!当圣灵引用「七十士〔旧约〕译本」时,如此写在新约内的希腊原文也是神所默示 "呼出" 的言语。"我〔部分〕的灵。" 这为什么如此重要呢?这便是我要告诉你的。神没有把祂的灵全部浇灌出来。祂将我们所需要的数量恰当地赐给了我们!乔治•施密顿(George Smeaton)早在1882年便说过,"希腊原文apó〔英: of my Spirit〕所带的一层含义 是我们不应忽略的;赐给人的那部分(apó)与丰满〔无尽〕的泉源之间 有着明显的区别"(George Smeaton, The Doctrine of the Holy Spirit, 1882; 由Banner of Truth重印, 1974; 第28页)。早期的使徒教会接连不断地领受了圣灵的浇灌,因为总有更多的灵可以倾泻出来。谈起 "apó" 一字时,罗伯逊博士(Dr. A. T. Robertson)说, "圣灵的整体总是与神同在的"(Word Pictures in the New Testament, 卷3, Broadman 出版社, 1930年, 第26页;有关使徒行传 2:17的注解)。

我非同寻常地获得过神的赐福,成为三次由神赐下之复兴的目击者。我完全同意伊恩•穆雷(Iain H. Murray)所说的话,"复兴的承受者总会毫无例外地提起某种从前不存在的事物"(Iain H. Murray, Pentecost Today? The Biblical Basis for Understanding Revival,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8年版, 第22页)。一位在北爱尔兰 阿尔斯特省(Ulster, Northern Ireland)的目击者 谈起1859年的复兴时说, "人们似乎都感到神向他们呼出了生气。他们受到的影响起先是恐惧和敬畏 ── 然后受到了泪水的冲刷 ──之后他们被难言的爱充满"(William Gibson, The Year of Grace, a History of the Ulster Revival of 1859, Elliott, 1860, 第432页)。在1860年2月29日,琼斯牧师(Rev. D. C. Jones)说, "我们承受了一场影响力超过寻常的圣灵的拜访。祂的到来「像一场喧嚣的阵风,」而且…是在教会极少期待祂的时候"(Murray, 同上,第25页)。那便是我第一和第三次目睹复兴到来时的情形。圣灵的降临是如此的突然、如此意外,只要我在世一天,我将永远不会忘记!

现在,在真正的转变中,可能会有某些次要的事件发生,但那并不是主要的。以下是发生在一些复兴中的事件,但并不是每次复兴的主要特徵。我将会列举其中几点。这几点是撷取自马丁•罗伊-琼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写的《复兴》一书(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 对复兴的描述,以及我亲身目睹之复兴中的一些经历和观察。

1. 说方言。在第一次复兴,既五旬节中,我们得知他们 "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徒 2:4)。我们有许多五旬节派的朋友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核心特徵,每次复兴都应包含这一特徵。但因两点主要理由,我们应该否认他们这一看法。(1) 使徒行传第2章内的 "说方言" 并非一些狂言乱语。他们其实在说外国话。这在使徒2:6-11中讲得很清楚。"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2:6)。"我们各人 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2:8)。接下去,有很多语言被一一列举了出来,并以下列的言词结束,我们 "听见他们用我们的〔方言〕乡谈,讲说神的大作为"(2:11)。这因此很清楚的说明了他们并没有像现代五旬节派或灵音派那样去说狂言乱语。我知道他们为扞卫自己这种作法而引经据典。我在此不打算讨论这一问题。我不过要指出,那些在五旬节中的人, "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2:4),讲的是外国话。无疑我相信这是个奇蹟。但这并非复兴的中心特徵,因为在使徒行传的其他复兴中,这一现象并没有发生。(2) 直到20世纪的假复兴开始之前,新教的复兴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狂言乱语,即使在菲尼之下的异端做法也没有。请不要停止听下去。你若听完我要说的,你可能会同意。假复兴包括了各种 "决志主义" 的表象,并不仅限于五旬节教派或灵音派运动,他们不过是我们时代中 "假复兴" 的一部分而已。当代的假复兴可归根结底于不同形式的 "决志主义"。当然,我很清楚,一些五旬节派或灵音派人士是已得救的人。但是,在二十世纪前的新教复兴历史中,这种对说方言的强调是从未有过的 ── 五旬节派的学者也是这样认为的。

2. "有舌头如火焰" (2:3)。这事件仅发生过一次。这在使徒行传的其他任何复兴中都没有出现过,也没有在基督教历史中出现过。

3. "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 (8:7)。"还有许多都得医治" (8:7)。这两个特徵都没有在五旬节复兴中发生!所以我再次重申,这不是复兴的特徵之一。这并没有记载在使徒行传的其他许多复兴中。我知道那〔所谓的〕"狂笑复兴"(laughing revival)将这些事放在核心的地位上,但他们错了。在基督教历史上发生过的数百次复兴中,这些事并没有发生 ── 在使徒行传中记载的许多次复兴中也没有。

4. 在使徒行传4:1-4中所记录的大复兴中,使徒们在宣道之后被关进了监狱。但使徒行传记载的所有复兴中并不是都有关监狱的后果。在基督教历史中,有时候会发生这样的事,但并非总会发生。因此我们的结论是,关押宣道士并非复兴的核心特徵。

5. 使徒行传4:31中房屋震动过。我知道,这在1940年代晚期 路易斯岛(Isle of Lewis)的复兴开始时也曾发生过;当时的宣道士是邓肯•坎贝尔(Duncan Campbell)。但那并没有在使徒行传的其他记载中出现,也并未在复兴史上时常报导过。因此,我们的结论是,房屋的震动并非复兴的核心特徵。

6. 使徒行传19:19-20记载了在以弗所 有焚烧书籍的事。是的,在以弗所那天的复兴中,人们将魔法书拿出来烧掉了,"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19:20)。我曾在弗吉尼亚州的一间原教旨浸信教会的复兴中见到这情形发生。但在第一华人浸信会(First Chinese Baptist Church)的复兴中,他们没有这样做。这也没有发生在使徒行传记载的其他复兴中。所以,我们的结论是,这是次要事件,并非复兴的中心特徵。

7. 公开忏悔罪恶。是的,人们在一些复兴中公开忏悔他们的罪恶。那有时候会发生–1904年在威尔士、1960年在美国肯塔基州的「阿斯伯里学院」(Asbury College)、第一华人浸信会、以及其他某些地方。但是在五旬节那天他们并没有这样做,第一次大觉醒中也没有那样做,其他许多复兴中也没有。所以我们必须总结说,在教徒面前公开忏悔认罪仅是次要的特徵,并不是复兴的中心特徵。

8. 尖叫并倒在地上。是的,这曾在爱德华(Jonathan Edwards)位于北安普顿教会的复兴中发生过几次,还有在耐德尔顿博士(Dr. Asahel Nettleton)主持的一些聚会中发生过。但这通常来说并没有发生在乔治•怀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的传教事业中,尽管他在苏格兰 肯布斯兰地区(Cambuslang)的大规模复兴中宣道时,在某些聚会中有过这类情况。这也不是司布真(C. H. Spurgeon)在伦敦宣道引发的「第三次大觉醒」的特徵。据我从圣经中来看,这没有在五旬节中发生。所以,尖叫与倒地的现象并不是复兴的中心特徵。那可能会发生,但在复兴中这并不是一定会发生的。而当福音宣道士触摸人们额头的时候,有些人 "被灵宰杀"(slain in the Spirit)倒下的现象,并没有发生在我所目睹的复兴中,也没有发生在大部分的复兴历史中(参见: Iain H. Murray写的 Pentecost Today? The Biblical Basis for Understanding Revival, 第六章,Banner of Truth, 1998, 第134-169页)。


我并不是说,以上这些事不会发生,我是说,在过去几个世纪以来发生的每场复兴中,这些事肯定不是复兴的核心事件。如果我们寻求的是这些事其结果总是我们或者被狂热主义或者被撒但所欺骗!马丁•罗伊-琼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说: "切莫把次要的事物抬高到核心与重要的地位上"(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年, 第 60页)。在我参加过的聚会中,最不堪入目的是我在佛罗里达州出席的一次所谓 "狂笑复兴"(Laughing Revival)的聚会。聚会中,狂笑被看成是复兴的主要特徵!另一晚上,亚瑟•郝克博士(Dr. Arthur B. Houk)和我在加州 帕撒迪纳市 看到了另一场扭曲的 "复兴";聚会中的人吼叫如狮子,喧哗像猴子!我不明白他们怎能认为 这样的行为会对他们有任何帮助。这看起来不过是某种最低级的 歇斯底里症的 群体爆发而已!在这一切中,你能找到基督吗?

9. 你不能 "迫使" 复兴到来。这是 "决志主义" 的观念。即使禁食祷告也不能保证复兴的到来。那种认为复兴的到来取决于基督徒所作所为的观点 来自查尔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 1792-1875)。此观点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因为它使人认为 复兴取决于自己,而不是。仅有神能决定何时遣送复兴。我们可以、也应该为复兴祈求。但决定何时为我们遣送复兴的是神。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无法确保复兴降临。这完全取决于神。"能力都属乎神", 诗篇 62:11(见: Iain H. Murray, Pentecost Today?,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8年, 第 8-16页)。


那么,真正复兴的主要特徵是什么呢?罗伊-琼斯博士列举了真正复兴中会发生的一些事情。他列举的这几点,是根据一项对五旬节的研究总结出来的。在他伟大的著作《复兴》(Revival, 同上, 第 204-211页)一书内,罗伊-琼斯博士对 五旬节的主要特徵作出了探讨。

1. 神降临到他们中间。人人都意识到了神的同在,感受到神的荣耀和大能。在目前所知的每一次教会复兴中,或多或少都是这样的。(无需有人告诉你神降临了。你知道祂在你身边! 在我亲眼目睹的几次复兴中,我的经历也是如此。聚会带有某种令人敬畏与奇异的感受。人们会感到惊诧无比,感到圣灵与世人同在)。

2. 因受复兴的影响,教会对真道大有信心。人们无疑地相信圣经里的真道是确凿的。这是真正复兴中众人普遍的经历。

3. 教会充满了喜乐 以及赞美的情绪。突然间, 人们意识到神降临到他们中间。"他们的面容显示出这一点。他们的容貌改变了。脸上带有来自上天的神情,显示出他们的喜悦和赞美之心…圣灵 光照了他们全身,赐下了他们「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罗伊-琼斯,同上,第206页)。

4. 当复兴到来的时候,你无需告诫人要来教会敬拜和听道。人们自己会要求来。他们将一晚接一晚地来参加聚会,而且会呆上数小时,就如五旬节那天的会众一样。

5. 宣道获得了某种新的能力与胆量。强有力的福音宣讲是所有真正复兴的特徵。宣道充满了一种新的能力。听众聚精会神, 认为这是性命攸关之事。复兴到来时仅需宣道便能吸引人。

6. 复兴到来的时候, 人们会为罪自责。失丧的人会深深地自责, 以至于痛苦难当。我认为,这是神向教会遣送复兴的最有力的证据。那些冷漠、无忧无虑的人开始为自己的罪感到 "惊恐不安"(Lloyd-Jones, 同上, 第 209页)。这证明圣灵来的目的是 "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 16:8)。五旬节的时候,他们如此沉痛地为罪自责,以至于他们大声喊道,"弟兄们, 我们当怎样行?"(徒 2:37)。这在每一次真正的复兴中都会发生。若无认罪感,那场复兴便是虚假的。必须有强烈的认罪感;此乃真实复兴的标志(罗伊-琼斯,同上,第209页)。

7. 人们会相信基督,寻到罪的赦免。他们会突然看到,耶稣是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他们不仅作出简单的 "决志"。他们会奔逃到基督那里,靠祂 "获得" 新的生命, 并且抛弃了旧的生活,因他们靠耶稣得救了。他们常谈基督的爱和祂的宝血。基督救赎的宝血是所有复兴的核心。

8. 转变的信徒加入教会。"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徒 2:47)。复兴的时候,无需去 "联系慰问" 他们。转变者会自动地加入教会 ── 想拦也拦不住他们来参加教会的崇拜!在我目睹的第一次复兴中,以及其他几次复兴中,情形正是这样。你无需去追赶得到转变的人。他们会被神的大能吸引进入教会。罗伊-琼斯博士说:"当圣灵以大能降临时,一个钟头内发生的事 会超过你我在五十或一百年内所能办成的〔事工〕…当祈求神怜悯我们,向我们发慈悲,将圣灵再次遣送到我们身边"(Lloyd-Jones, 同上,第 210, 211页)。


亲爱的朋友,我们的教会此刻并非处在复兴期间内。但便使如此,圣灵如今仍在吸引一些人到耶稣那里来。我由衷地祈求,你能很快地信靠耶稣。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为要拯救你脱离罪恶。祂洒下了不朽的宝血,为要清洗你全部的罪孽。祂从死中复活,为要赐给你永生。我恳求你,现在就来信靠耶稣吧,即使在复兴仍未到来之前。陈医生,请带领我们祷告。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带领会众祷告﹕使徒行传8:5-8。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O Breath of Life" (词: Bessie P. Head, 1850-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