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真实转变的确切表相

〔探讨复兴的第七讲 / SERMON NUMBER 7 ON REVIVAL〕
A TRUE SIGN OF REAL CONVERSION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九月十四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14, 2014

"耶稣基督的启示, 就是神赐给祂, 叫祂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众仆人。他就差遣使者晓谕祂的仆人约翰。约翰便将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 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启示录 1:1-3)。


彼得•马斯特博士(Dr. Peter Masters)从1970年起一直担当伦敦司布真浸信会幕的牧师。44年以来,他一直在宣讲福音,而且他的教会一直在世上为基督作极强的见证。马斯特写了一本书,名叫《真实转变的七个确切表相》(Seven Certain Signs of True Conversion, Sword and Trowel, 2009年版)。我本打算列举那发生在一位真正获得转变的人身上的全部七点表相。但我决定在此仅列举其中的第一点。

基督教历史上的第一次复兴期间 ── 既五旬节那天,真正的转变发生在3,000人身上。

19世纪早期的新英格兰著名牧师 约珥•霍伊斯(Joel Hawes)博士 为复兴作出了一条很好的定义,他如此说,

复兴的理论非常简单。那不过是在一个罪人获得转变时,圣灵对此罪人所施的影响 得到延伸、并扩展到许多罪人身上而已…(Joel Hawes, D.D., 引用在William B. Sprague博士 所著的Lectures on Revivals of Religion,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2007年版,第290页)。

我完全同意这个见解。在神遣送的复兴之中,发生在罪人一人身上的转变会发生在一群罪人身上。因此,马斯特斯博士(Dr. Masters)用五旬节复兴来描述转变的表象是很正确的。以下是 马斯特斯博士 列举的在真正转变时发生的第一件事,那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认罪感以及靠基督的宝血获得赦免。使徒彼得在五旬节中说:

"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祂为主、为基督了"(使徒行传2:36)。

"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使徒行传2:37)。

在这段信息中,第一个恩典的表象就是认罪感。他们 "觉得扎心" ── 或如希腊经文所写的 "刺穿了心灵"。转变的发生,是从 圣灵使人的内心产生强烈的感受 开始,使得转变的人对自己的罪产生极度的忧虑,并且极力寻求赦免的途径。并非每个人都会感到班杨、怀特腓德、以及司布真所有过的那种感受,但无论如何,你必须要有某种认罪感 与悲哀感。否则,真正的转变便不会发生。

最近有人问我是否经历过 怀特腓德 所经历的认罪感。我对此思考了一段时间。然后我意识到,我的经历在很多方面跟他的很相似。我有好几个月处在这样的伤痛与苦楚之下。最后,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来摆脱我在圣洁之神眼前的罪恶。然后,我听到查尔斯•卫司理(Charles Wesley, 1707-1788)的圣诗,"奇异的爱!何能如此,我主,我神,竟为我死。" 神向我显示了基督的大爱:基督替我而死,赦免了我的罪,并且以祂的宝血洗净了我罪恶!我在一瞬间信靠了基督!我回家唱着 "奇异的爱!何能如此,我主,我神,竟为我死!"。

但仅有认罪感并非转变的表象。喔,不是!在有了认罪感之后,对基督赦罪的宝血产生了信念,才是转变的表象!认罪感被基督吞噬了!认罪感被祂的宝血淹没了!就是在真正的转变中所发生的事!当这发生在你身上时,这将会改变你的一生!基督将不再看似一位法官。喔,不会!你将会跟 摩拉维亚 传教士 辛辰朵夫爵士(Count Zinzendorf)一同高呼,

基督徒是神的子民,由祂的灵而生,服从于祂,经神的圣火磨炼;祂的宝血是他们的荣耀!

祂的宝血是他们的荣耀!祂的宝血是他们的荣耀!祂的宝血是他们的荣耀!

十字架,十字架,
   永是我的荣耀
当我越河至天家,
   心满安宁快乐。
("Near the Cross," 词: Fanny J. Crosby, 1820-1915)。

大家一同来唱!

十字架,十字架,
   永是我的荣耀
当我越河至天家,
   心满安宁快乐。

辛辰朵夫爵士说,

基督的宝血不仅仅是罪恶的唯一解药,也是基督徒成长的主要营养。

求主使我依十架,
   思念昔日情景;
常在十架荫庇下,
   紧紧跟主前行。

大家一同来唱!

十字架,十字架,
   永是我的荣耀,
当我越河至天家,
   心满安宁快乐。

那是真正转变的印记 ── 认罪感与靠十字架上基督宝血的救赎!圣诗第六首!大声唱!

何能使我脱罪担?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使我得平安?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恶清洁;
 使我白超乎雪,全赖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救赎我罪人?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使我与神近?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恶清洁;
 使我白超乎雪,全赖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救我免地狱?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引我上天堂?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恶清洁;
 使我白超乎雪,全赖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使我得称义?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使我得成圣?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恶清洁;
 使我白超乎雪,全赖主耶稣之宝血。
("Nothing But the Blood" 词: Robert Lowry, 1826-1899)。

那就是真正转变的第一个表象 ── 认罪感与得到基督宝血的清洗!让那夸口的人,夸耀基督的宝血!让那归荣耀的人,将荣耀归于十字架!让那见证的人,为基督作见证,

"…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  (罗马书 3:24-25)。

"现在我们既靠着祂的血称义, 就更要藉着祂免去神的忿怒"  (罗马书 5:9)。

靠十架上之宝血我已得救!
从罪中得赎,我新生命开始,
高声赞美天父,赞美圣子,
我得那钉十架者宝血的拯救!
得救!得救!我罪皆得赦免,
我心得释放!
得救!得救!我得那钉十架者宝血的拯救!
 ("Saved by the Blood" 词: S. J. Henderson, 1902)。

只有基督耶稣,
能除罪恶后果;
只有赎罪羔羊之血,
重立和好之约。
("Not What These Hands Have Done" 词: Horatius Bonar, 1808-1889)。

那就是真正转变的第一个表象 ── 认罪感与靠基督宝血获得的安宁!年迈的 穆迪经常说,

因堕落而败坏,
因宝血得救赎!

救赎,救赎,
   羔羊的血将罪洗去;
救赎,救赎,
   永远称为天父儿女!
("救赎" 词 Fanny J. Crosby, 1820-1915)。

大家一同来唱!

救赎,救赎,
   羔羊之血将罪洗去;
救赎,救赎,
   永远称为天父儿女!

很抱歉!马斯特博士列举了七个真正转变的表相!但是我却无法讲完第一点!大家一同来唱!

救赎,救赎,
   羔羊之血将罪洗去;
救赎,救赎,
   永远称为天父儿女!

马丁•罗伊-琼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说:

你会发现,在每次复兴期间,毫无例外地总会有对基督宝血的强调… 我清楚地知道,当我指出这一点时,我所说的是极不寻常、而且是如今极不受人欢迎的话。有些基督教宣道士总会 自以为是地去讥诮这种宝血的理论。他们对此嗤之以鼻…他们当然有这样 [做]。那正是教会落入现今状况中的缘由。但在复兴降临的期间,〔教会〕会以十字架为荣耀,〔他们〕会藉宝血来吹嘘… 正如《希伯来书》的作者所说的,仅有一条路,我们能藉以坦然进入至圣所,也就是靠耶稣的宝血(参: 来10:19)。这才是圣灵所荣耀的事情…基督教福音的核心就是,"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罗3:25)…当世间男女在否认宝血的功效时,我便看不到有任何复兴的希望(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 第48, 49页)。

很久以前,一位 摩拉维亚 传教士讲述了一位印第安酋长在转变之后告诉他的话。年长的印地安酋长如此说,

     一位传教士有次来找我们,希望〔教〕我们,并开始向我们证明有位神的存在。我们告诉他, "你以为我们对此是无知的吗?你走吧!" 另一位牧师又来告诉我们, "你们不应偷窃、不应酗酒、不应说谎。" 我们回答说, "你以为我们不明白这些吗?你去告诉你本族的人吧。白人酗酒更利害, 偷东西更多, 说谎更甚。" 结果我们也打发他走了。后来, 有位 摩拉维亚 传教士到我的棚屋内来找我,他在我身边坐下对我说, "我代表天地之主来找你。祂让我告诉你,祂要拯救你,把你从可怜的状况中解救出来。为了拯救你,祂变成了一个人, 洒下了祂的宝血来清洗你的罪。" 然后,那位传教士便在我棚屋里躺下睡着了,因为在长途跋涉之后他非常疲劳。我内心这样想,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他躺在那里,如此宁静地安睡着。我完全可以把他杀了,把屍首扔到丛林内。有谁会知道?有谁会来找他?但他所担忧的却是我的灵魂。" 我内心无法摆脱他的话。当我睡着后,我梦见了基督为我洒下的宝血。我想, "这信息很新颖;对我来讲非常希奇。" 我把那位传教士的话告诉了其他印第安人。结果,靠神的恩典,复兴在我们中间爆发了。我对你们传教的人说, "弟兄们,向异教徒们传道吧;如果你真想赐福给他们,去向他们传扬基督、传扬祂的宝血、以及祂如何为他们的罪而死的福音"(改编自John Greenfield, When the Spirit Came: The Moravian Revival, Strategic Press, n.d., 第36, 37页)。

在人生的暮年中,九十多岁的使徒约翰开始书写《启示录》这本书。他一开头便提到了基督;他说,

"祂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洗去罪恶"(启示录 1:5)。

使徒约翰作基督徒已有七十多年了 ── 然而,他仍旧时时回想基督的爱、以及祂宝血的重要性。基督在十字架上洒下了自己的宝血来拯救我们。当约翰开始写启示录的时候,他首先提到的便是基督的宝血。

那位年长的酋长梦见了耶稣的血。暮年中的使徒约翰七十多年来一直在思考耶稣的宝血。啊,但愿你们也能为罪自责,然后来信靠耶稣,靠祂 "自己的血" 洗净你们的罪恶。当你信靠耶稣的那一瞬间,你便会得救,并会得到耶稣在十字架上洒下的宝血的清洗,从而洗去你的一切罪愆!那便是真实转变的确切表象!在那之后,你便能以宏亮的声音如此高歌,

得救!得救!我罪皆得赦免,我心得释放!
得救!得救!我被那钉十架者洒下的宝血所拯救!

陈医生,请带领会众祷告。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带领会众祷告﹕使徒行传 2:37-38。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Saved by the Blood"(词﹕S. J. Henderson, 1902) /
"Not What These Hands Have Done"(词: Horatius Bonar, 1808-1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