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在当今的时代中为得解脱而祷告禁食

〔探讨复兴的第三讲 / SERMON NUMBER 3 ON REVIVAL〕
PRAYER AND FASTING FOR DELIVERANCE IN OUR TIME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八月三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August 3, 2014

"耶稣进了屋子,门徒就暗暗的问祂说: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牠去呢? 耶稣说:非用祷告禁食,这一类的鬼总不能〔赶牠〕出来"(马可福音 9:28, 29)。


如果你在读这篇道文,或者通过我们网站的视频或YouTube观看这次礼拜, 希望你不会因我对 "禁食" 二字之可靠性的观点而停止观看或阅读。虽然我远不是一个完全无误的人,但我非常确信,"禁食" 这两个字应该保存在经文内。原因之一是,除掉这两个字,那节经文便说不通了。很清楚,门徒在那之前赶鬼的时候肯定作过祷告。因此,祷告之后必须还有其他一些东西 ── 那就是出现在大部分古抄本之内的 "禁食" 二字。他们在那之前曾祷告过,并赶出了一些较弱的邪灵。但如今,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更强的邪灵, 仅靠祷告不足以使牠屈服。因此耶稣说, "非用祷告(禁食–KJV)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可9:29)。下面,我还要提供第二个原因,说明我们为何要保留这两个字。我全心相信我说的这些话!切莫把我掐断了!

我的妻子和我几年前去登西乃山。我们下上之后,有人带我们去参观 圣凯瑟琳修道院 (St. Catherine's Monastery)。它坐落于西乃山山脚。那里有一栋黑暗恐怖的东正教教堂,它建于六世纪。教堂一角有一堆超过六英尺高的人类颅骨,这是多个世纪以来生活在这里的僧侣的颅骨。其中一个僧侣的整副骨架被链条挂在前门。在一个昏暗的会堂内,烛光闪烁,有鸵鸟蛋挂在天花板之下。这地方看起来就像一个你在电视上看到鬼屋,就如《夺宝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 中的场景那样。在这黑暗恐怖的建筑物的另一个角落,有一个架子。架子上面有一个字条,写着不同语言的文字。字条的英文版本这样说,这是新约「西乃抄本」的储藏地点,"一直到提臣朶夫(Tischendorf)把它偷走然后卖给英国"。正是根据这个手抄本 ── 从那黑暗而且很明显属魔鬼的地方盗窃而来的手抄本,"禁食" 二字被删除了。那手抄本被英国购买。在另一趟旅途中,我的妻子和我在英国伦敦的博物馆参观过它。正是在那里,两个自由派的英国国教会神职人员,布鲁克•威斯科特(Brooke Westcott, 1825-1901)和 范腾•霍特(Fenton Hort, 1828-1892),采用了提臣朶夫 的西乃手抄本,将其作为《威斯科特和霍特希腊新约》(1881) 的权威根据。此圣经中的几乎所有修订都是根据 圣凯瑟琳修道院 的那部手抄本。所有现代译本都是基于威斯科特和霍特的希腊文字。所以,当你读现代译本的时候,你读的是提臣朶夫从圣凯瑟琳那黑暗的魔窟般的修道院内盗窃来的手抄本。我越来越确信,某位僧侣受诺斯底主义的影响,当他抄写西乃抄本的时候,把 "禁食" 二字给删除了。还有,我相信撒但一直保护着这部经卷,一直到现代 ── 然后把它公布于众,藉此来毒害这离道反教末世的所有翻译版本。我相信,福音教派阅读的现代译本其实是来自 "撒但的圣经"。

毫无疑问,撒但希望把 "禁食" 二字删除掉。为什么?很简单!撒但希望除去那两个字,因为 "非用祷告(禁食–KJV)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很简单! 马丁•罗伊-琼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说, "魔鬼一直在伺机把我们搞糊涂。牠总想摧毁神的工作"(Spiritual Blessing, Kingsway Publications, 1999, 第158页)。

你是否想过,为何自从1859年之后,美国就一直未曾有过任何全国性的复兴?无需再猜想下去了!自从「威斯科特-霍特圣经」开始流行之后,基督教徒停止了禁食。那便是在154年以来,美国一直未曾有过复兴的原因之一!在那之前,每隔十年便有一场神所遣送的大规模复兴!想想看。所有18世纪的宣道士,在「第一次大觉醒」中都曾祷告禁食,他们根据这几个字,"非用祷告禁食,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当论到并行的马太福音内的经句,伟大的传教士卫司理如此说 – "这里是一则多么好的一则见证啊,证明热情的祷告加上禁食之后的极大效果!"(John Wesley, M.A., Explanatory Notes on the New Testament, Baker Book House, 1983年版, 卷I, 有关马太福音17:21的注释)。乔治•怀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郝威尔•海利斯(Howell Harris)、约拿单•爱德华(Jonathan Edwards)、以及那段期间所有的宣道士, 都会完全同意卫司理的看法,认为祷告外加禁食是极为重要的!但那时,他们仍旧没有受到腐败的「威斯科特-霍特圣经」的影响!

接下来,让我们想想第二次大觉醒。那些伟大的牧师是如何做的呢?提摩太•德怀特(Timothy Dwight)禁过食。亚萨黑•内特尔顿(Asahel Nettleton)禁过食。罗伯特•穆雷•麦克尼(Robert Murray M'Cheyne)禁过食。约翰•安吉尔•詹姆斯(John Angell James)禁过食。他们经历过复兴,他们为 [迷途者] 禁食与祷告。但那时,他们没有威斯科特和霍特那残缺的圣经!

正如我说的,1857至1859年的第三次大觉醒发生在那魔鬼圣经问世之前。那时禁食是如此的寻常,以至于在内战期间林肯总统曾号召全国举行一天的禁食和祷告。1859年的复兴爆发于一个祷告会中。在那里,人们在禁食之后聚在一起祷告。司布真是第三次大觉醒中最伟大的宣道士。司布真经常禁食,并且宣讲有关禁食与祷告的道!即使连1905年的威尔士复兴,也发生在牧师们停止使用那传统可靠的英皇钦定本圣经之前。威尔士人以祷告禁食闻名。刘易斯岛亦是如此:1949年,远离苏格兰海岸,有两位失明的老妇人禁食祷告,直到神遣送了复兴!

那中国呢?所有老一辈的中国基督徒先驱都禁食祷告过。他们这样做,是蒙了伟大的浸信会传教士先驱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 1832-1905)的指教。在共产党统治中国不久前,极具能力的的福音人士宋尚节(John Sung, 1901-1944)目睹了中国的伟大复兴。宋尚节博士曾持续不断地祷告。中国先烈王明道牧师 (1900-1991),因为宣扬福音而在监牢内度过了二十年。他也曾经持续不断地禁食祷告。戴德生的曾孙 戴德生三世博士 如此评论王明道:"二十世纪的华人基督教领袖中,没有人要比他更清楚地呈现耶稣基督福音的大能了"(David Aikman, Jesus in Beijing, Regnery Publishing Company, 2006年版, 第56页)。袁相忱牧师(1914-2005)也因为宣扬福音而在监牢中度过了二十年。他也曾不断地禁食与祷告。林献羔(1924-2013)、谢模善(1924-2013)、以及其他人,在监牢里通过禁食与祷告侍奉主。神聆听了他们的祈求,使基督教在中国 "文化大革命" 的恐怖镇压下保存下来。然后,1980年代间,神倾泻了一股复兴的浪潮,一直持续到今天!据 美国圣经协会 估计,中国每小时约有700人得到转变,每天二十四个小时 ── 大约每天一万七千人!中国牧师从未见过威斯科特和霍特所扭曲的圣经。他们仍旧经常禁食祷告,而神回答他们的祷告。参:《十字架》(点击此处从亚马逊网站购买),一部由中国人制作的关于复兴的电影。观看这影片时会让你觉得使徒行传活生生地展现在你眼前!林道亮博士曾作我的牧师有二十三年之久。他总是随身携带一本老旧的圣经,他拥有这本圣经已经超过六十年了。这本圣经本没有受到威斯科特和霍特的影响。禁食二字没有被删除。在林博士的传道生涯中,他不断地禁食祷告。我目睹了他的教会经历了暴发性的复兴,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有成百上千年轻人涌入教会。林博士相信通过禁食和祷告来祈求神的赐福。我很不情愿这样说,但那些继他之后的牧师,常常受 "西方思想" 的影响以及 威斯科特和霍特残缺圣经的影响。

我知道有些人会认为,我在贬低现代译本上走得太远了。但我要问他们的问题,与门徒问耶稣的一样:"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牠去呢?"(可 9:28)。司布真知道在修订版圣经(Revised Version)的这节经文中删除了 "禁食" 二字,因此他在1886年宣讲了一场题为 "失败之秘密" 的道("The Secret of Failure",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卷XLII,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6年版, 第97-106页)。他讲述这点时说,"祷告和禁食有很大的力量…有一种鬼魔〔妖魔〕是不会因普通的祷告而离开的。在那恳求之外必须增添新的东西,藉此我们的热忱能得以进一步增加:必须有「祷告和禁食」"(同上,第105页)。

司布真把门徒的问题 –"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那鬼呢?"– 应用到教会的衰弱状态上。司布真说:

"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牠去呢?" 让神的教会…说,「当我们宣道时,为什么没有成千上万的人来听福音呢?」我们的街头有这么多的淫乱:为什么神的教会没有将其清扫掉?最卑鄙的犯罪行为到处猖獗–这些是我们无法描述的,因它们是如此的卑鄙,但为什么我们不能将其铲除掉呢?…为什么我们不能将这邪恶的势力赶出去呢?在我们多年宣道之后,许多人仍旧和从前一样。是何种妖魔占据了他们?我们为何不能把那妖魔赶出去?(同上,第101页)。

司布真的回答与基督的一样, "非用祷告禁食,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可 9:29)。

罗伊-琼斯博士(Dr. Lloyd-Jones)还讲到了那个问题 — "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那鬼呢?"、以及基督的答案 — "非用祷告禁食,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罗伊-琼斯 "医生" 说,我们必须诊断出当今的 "这一类" 是什么。他说:

"这一类" 是什么?什么是今天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在我们仔细审视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我们如今面对的这类问题,比许多世纪以来基督教教会所面临的那些问题要更加严重与迫切(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7,第15页)。

他说,过去的方法似乎对当今的 "这一类" 没有任何影响。他还说,有几个 "新方法" 并不管用。他说,新的翻译并没有触及到问题本身。他说,福音单张和大众的福音布道没有把失丧的人带入我们的教会。他说,"你必须明白,你所面对的,超出了你的方法所能应付的"(同上,第19页)。

我相信他在这些方面都是对的。当今失丧的人看不到他们对教会的需要。他们不觉得他们是邪恶的也不觉得需要得到原谅。在我们现代这种强调 "感情需 要" 的环境中,什么是教会可以提供而且加以利用的呢?经过多年对此的思考,我逐渐确信,我们的教会没能提供消除孤独感所造成的 "感情需要"。杰出的精神病学家 威廉•葛拉瑟博士(Dr. William Glasser)在他的书《自我了解协会》 (The Identity Society)中做出了这样令人惊叹的陈述,

无论是心理或心身上的所有症状,以及所有强暴的、非理性的行为, 都是孤独感造成的产品, 与那些孤独、痛苦、挣扎着寻求自我了解、但却仍未成功之人形影不离(quoted in J. Oswald Sanders, D.D., Facing Loneliness, Discovery House Publications, 1990年版,第46页)。

沮丧、各种邪恶的瘾头、与绝望–"所有的徵兆…以及所有的侵略性和无理性的行为都是孤独的产物"。我认为葛拉瑟博士正确无误!我们社会中的 "大罪" 都来源于孤独感!"孤独感" 是我们现今文化中的 "这一类"。如果我们不提供孤独感的解救, 我们不能期待会有许多失丧的人对进入我们的教会感兴趣!

长期在华人浸信教会中担任我牧师的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知道这一点!他是位自中国大陆的老一辈人,但他是用很多时间来禁食祷告。神向他显明治癒孤独感的重要性,因为这是将失丧年轻人带进来的一条渠道。他经常说, "我们必须医治年轻人的孤独感, 我们必须使教会成为他们的第二个家。" 我完全同意他的看法!1960年代期间,那间教会依照林博士说的去做,上百位年轻人从世俗进入了教会。而那间教会经历了神遣送的复兴。有些人往往忘记这所有一切是发生在林博士的传教之下, 之后就不是那样的了!

但我必须在此停下来提出一句警告。我们千万不能以为祷告禁食会自动引发复兴–或带来许多转变。我们必须要非常小心,不能把神当作一种我们可以操控的"能力"。那是当巫师西门这样说时所想的, 他说, "把这权柄也给我"(徒 8:19)。如果我们把神当作一种非人性的 "能力",一种我们通过祷告禁食便可操控并且 "使用" 的能力,这样我们便非常危险地接近于 "白魔术" 的领域。在 "黑魔术" 中,魔术师用特定的言词来控制或操控邪灵。而在 "白魔术" 中,魔术师用特定的咒语或祷告来控制或操控所谓的 "善灵" – 甚至是他们称为 "圣灵" 的神祗。冒着有可能被人误解的风险,我要说,我确信辛斑尼 (Benny Hinn) 与其他 "灵音派" (Charismatic) 的领导都涉及到 "白魔术"。

真正的神的灵是位个体。不能靠说某些咒语而将祂 "召下来" 或 "利用" 祂–甚至连祷告禁食都不能。祂是一个个体,并不是一种非人性的 "能力"。许多现今所谓的 "复兴" 其实是属魔鬼的,是 "白魔术" 的产物。

所以当我们祷告禁食祈求神吸引年轻人进入我们教会时,我们必须要谨慎地了解到祂是位神圣的神。祂是一位个体,是应该受到极大的尊重和敬畏的。在另一次讲道中,司布真说,

因放弃了禁食,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失去了对基督教会的一大赐福…有一篇由一位老清教徒写的论文,叫做《禁食的灵命增肥机构》(The Soul-fattening Institution of Fasting)。他列举了自己的经验,说他在祈祷期间内心的饥渴程度比任何其他时候都更加深沉(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卷X, Pilgrim Publications, 1991年版, 第35页)。

下星期六我们会有另一个禁食日,直到下午5点,我们会到教会一同用餐作祷告。我们将祈求神,通过人们因孤独感所产生的 "感情需要",吸引他们进入教会。但是那不能让他们呆下来,除非他们在认罪后信靠了基督。所以,请为神吸引人、并使他们得到真正的转变而祷告。

如果你还未得转变,我要告诉你,耶稣爱你。祂死在十字架上,为了偿还你罪孽的代价。祂的宝血在十字架上倾洒下来,为的是洗净我们所有的罪恶。祂的肉体从死中复活了,为要给你生命。"当信主耶稣,你…必得救"(徒 16:31)。把你全身心的精力专注在耶稣身上── 祂在十字架上流血死去, 为的就是要拯救你。全心全意地信任祂。祂会拯救你逃离罪恶、死亡、而且地狱!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带领会众祷告:马可福音 9:23-29。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Old-Time Power" (词: Paul Rader, 1878-1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