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守望的啊, 夜里如何?

WATCHMAN, WHAT OF THE NIGHT?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十一月十日早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讲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November 10, 2013

"论 度玛 的默示﹕有人声从 西珥 呼问我说,「守望的啊, 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以赛亚书21:11, 12)。


「度玛」一词是 以东 的别名。以东人因恐惧和动乱而疲惫不堪。他们向先知以赛亚呼问说, "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W. E. 宛(Vine)说, "守望者是一位了解神旨意的人,他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并为人间事件随时警醒…他站在守望台上与神作伴"(Isaiah: Prophecies, Promises, Warnings, 第14页)。

我们如今的问题之一便是作「守望的人」太少了。几天前晚上,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位知名的 "豫言专家", 海尔•林希 (Hal Lindsey)。节目中的一位客人说,我们应去研读启示录–并非罗马书–才能理解现世中所面临的问题。海尔•林希同意他的说法。在我来看,那是对我们教会与文化中各种问题的一种既不正确又极为肤浅的评价。事实刚好相反。启示录虽是一本极为重要的书,但圣经内的罗马书才应成为当今世人研读的核心经卷!面对着成千上万,甚至上百万未曾得救的教会成员,我们应注重罗马书的研读,不然我们永远不会明白如何去帮助他们得到真正的救恩!许多 "豫言专家" 其实没有资格作 "守望者" ── 因他们不清楚撒但的「决志主义」教义带入我们教会中的毁坏与荒凉。

但以东的众长老比如今许多基督徒都要明智。他们深受自己罪孽重担的压迫。他们预感到审判即将临头。因此,他们来向作守望者的先知以赛亚求问。他们呼问道,

"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以赛亚书 21:11)。

他们的呼声似乎像一位受苦与生病的人。在漫漫长夜中,痛苦的病人呼喊道, "这夜晚几时才到头?夜晚几时才到头呢?" (NIV)。作为守望者的先知回答道,"早晨将到,黑夜也来。"

他们为何来找以赛亚?以东国内难道没有算命的、占星术士、与巫师吗?他们为何带着痛苦的呻吟到耶路撒冷来?人们在万事顺利中才找算命的。但当困苦和死亡临头时,谁需要算命的、占星术士、或巫师呢?面对死亡的时刻,我们不愿听世俗的智慧;我们希望知道是怎样想的!当万事如意的时候,算命的和占星术士可能会告诉你一些有趣的东西。但当危机临头,痛苦缠心的时刻,人们常常寻找一位神人。他们如此呼求道,

"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以赛亚书 21:11)。

请思考一下,今早那节经文能如何应用在你我身上!

I. 第一,这节经文适用于许多民族。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的1914年间,爱德华•格雷勋爵(Lord Edward Grey)开完了一个通宵的内阁会议。他是当时英国的外交大臣。那天凌晨,格雷勋爵跟另一位内阁成员走出了会议室。他们通宵都在讨论战事。当时的街灯用的是煤气灯,还没有电灯。爱德华勋爵从办公楼出来时,一位街灯护理人员正在把煤气灯一个个的关上。爱德华•格雷勋爵转向他的朋友说﹕"欧洲各地的灯很快就要熄灭了。我们有生之年内再也见不到重新点燃这些灯。" 他讲得多么正确!在之后的几年内,俄国陷入了共产主义的手中;而德国则落入严重的经济萧条内,并落到了希特勒的统治下;义大利沦入墨索里尼的手中,法国和英国则受二战的重创, 以至于他们再也无法恢复以往的荣耀。古老的欧洲世界正在衰亡,再也无法恢复他们古时的荣耀了。

如今,〔欧洲的〕灯光完全熄灭了,穆斯林的势力正不断上升。美国也在衰亡。在白宫内的那位恶人似乎完全丧失了方向。共和党也不例外。我和妻子上周在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听 安•库尔特(Ann Coulter)演讲。现场的听众看起来更像伍德斯托克(Woodstock)音乐节上的老嬉皮士,而不是尼克松的 "沉默的大多数(Silent Majority)"。我告诉妻子说:"如果保守派都这样,愿主保佑了!"

你认为美国能存活并发达吗?当我看完2012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之后,我看不到我们还有任何希望!当我上周观看了葛培理(Billy Graham)的混乱而又疲软的「我的希望」(My Hope)联播信息后,我更看不到〔美国〕有任何希望了。那并非因为他年纪大了,而是因为他的信息太混杂,无法帮助那临终的国家摆脱其灵界中的迷茫。葛培理先生在几年前所讲的道,主题更为突出。他那时说过:"如果神不惩罚美国,祂必须向所多玛和蛾摩拉道歉。" 圣经说,

"恶人, 就是忘记神的外邦人, 都必归到阴间"(诗篇 9:17)。

上周有位先生从堪萨斯州打电话给我,向我订购我写的《向垂死的民族宣道》(Preaching to a Dying Nation) 一书。他说: "你说的对, 我们国家正面临死亡。" 他告诉我,他住在一个只有250人的小镇内。他说城镇太小了, 连警察局都没有。但他告诉我,直到十年前,附近大城的警察每年仅来两三次,"但如今,他们每天都要来两三次!" 然后他讲述了那城内教会的许多成员怎样酗酒吸毒。他告诉其中一个人说,他需要得救。但那人看着他咆哮道:"我已经得救了!" 他告诉我,好像有个恶魔正透过那新福音派教会吸毒者的眼睛在怒视着他!当我们教会中从东到西充斥着此类福音派教徒时,美国的时日便屈指可数了!如但以理的年代一样:

"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但 5:26, 27)。

生活在一个即将受神愤怒惩罚的国家内感觉是怎样呢?感觉正是如此就是生活在被定罪的国家内的感觉!好像你在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之前,观看着人们酗酒跳舞一样!这就是作为令神憎恶的(abomination)欧巴马国民(Obama-nation)的感觉!

每周都一样,没有一人有空去教会。无人为罪而自责。没有人全心全意地寻求神。无人敬畏神。圣经说,"他们眼中不怕神"(罗3:18)。圣经说,"没有寻求神的"(罗3:11)。

"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以赛亚书 21:11)。

"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灾祸忽然临到他们…他们绝不能逃脱"(帖前 5:3)。

美国已必死无疑。许多今早在坐的人将会看到美国被扫入肮脏的废墟中!诗人詹姆士•拉塞尔•洛威尔(James Russell Lowell, 1819-1891)说:

万国万人总有一次,
 面临选择应归谁,
真假善恶持久鬪争,
 你会选择哪一边?
("Once to Every Man and Nation " –《万国万人拢有一次》,
 词: James Russell Lowell, 1819-1891)。

美国选择了邪恶的一边,并禁止在学校里祷告。美国曾选择了邪恶的一边,在校园内禁止了圣经。美国选择了邪恶的一边,在影院中允许X级的影片。美国选择了邪恶的一边,允许数以千万的 迟至九个月大的胎儿 被撕成碎片,或在盐水中泡死。这可以在一两年内受到禁止,但美国选择任凭屠杀持续下去。如今, 这个国家已被鲜血浸透 ── 被婴儿的鲜血浸透了。你是否曾因电视上充满了吸血鬼,以及支离破碎的屍体而费解呢?你是否曾因凶杀的不断发生而费解呢?并非枪在杀人!不是!是人,美国人,是沉浸在毒品和酒精、沉迷于电子游戏和恐怖影视中的美国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热衷于鬼节,在星期天回避礼拜!法国哲学家布莱兹•帕斯卡(Blaise Pascal)说:"宇宙的沉默使我恐惧。" 当神离弃我们、当国家与民族濒临死亡时,我们便更应该感到恐惧了!

"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以赛亚书 21:11)。

II. 第二,经文适用于死亡和地狱–那失丧灵魂的永夜。

死亡和地狱的夜晚即将来临。圣经说:"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6:7)。圣经说:"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因为我们的神乃是烈火"(来10:31; 12:29)。

死亡和地狱的夜晚正等待着每一个离弃神、远离教会、离弃救主的男女!没有救主耶稣基督,你会在你的罪恶中永远失丧,而祂会对你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离开我去罢"(太7:23)。并且,他们会被 "丢在外边的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8:12; 22:13; 25:30)。

我是带着沉重的心情对你说这些话的。我为你祷告,望你能得救。但我知道,你若不悔改、并真心信靠耶稣基督,你将没有任何希望 ── 只有地狱无止境的深夜,以及 "外边的黑暗"。

你说:"牧师,神不是爱我吗?" 是的,祂当然爱你。但祂怎能帮你,祂怎能赦免你的罪,祂怎能拯救你的灵魂 ── 如你继续这样下去 ── 毫无忏悔心、不肯将你自己投入基督的救恩内?圣经说: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 3:16)。

这就是答案!全心全意地信靠耶稣!每次教会开门的时候都来参加聚会!

将你自己投入祂的慈悲中!全心全意地投靠基督。这才是救恩的道路 ── 而且是唯一的道路!请再思考一下经文。特别注意最后几个字 "可以回头再来"。

"论度玛的默示:有人声从西珥呼问我说,「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  (以赛亚书 21:11, 12)。

经文以 "可以回头再来"(以21:12)的词句结束。转向基督!投靠基督!被祂在十字架上洒下的宝血洗净吧!正如那古老的圣诗所讲的,

我罪怎能得洗净?
 惟靠主耶稣的宝血;
我心怎能得完全?
 惟靠主耶稣的宝血;
主宝血当颂扬,
 洗我罪免死亡;
此活泉世无双,
 惟靠主耶稣的宝血。
("Nothing but the Blood" —《只有宝血》,?
 词: Robert Lowry, 1826-1899)。

我宣道结束前不能不告诉你,此道文中的基本要点是依照一位传奇牧师,奎斯维尔博士(Dr. W. A. Criswell)所宣的道。(W. A. Criswell, Ph.D., Isaiah: An Exposition,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出版, 1977, 第129-134页)。

在另一次宣道中,奎斯维尔博士说:

乔治•楚义特博士(Dr. George W. Truett)是我在达拉斯第一浸信会(The First Baptist Church of Dallas)的前任牧师。他在一段的讲道信息中谈到了他的转变:"一晚我坐在听众席上,听牧师祈求基督,愿祂能行祂的意愿,令一个灵魂得救。我说:「主耶稣,这里一片漆黑;我无法明白,但不论是暗或光、死或生,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现在向您屈服。」[楚义特博士说] 祂即刻拯救了我"(Criswell, 同上,第 217页)。

那便是那位极有名气的牧师楚义特博士得救的过程。而这也是你必须得救的过程。你必须信靠耶稣,并在心中说:"不论是暗或光、死或生,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现在向您屈服。" 为你的罪忏悔,并将自己投入耶稣的慈悲。让祂在各各他十字架上所洒的神圣宝血来清洗你!

我罪怎能得洗净?
 惟靠主耶稣的宝血;
我心怎能得完全?
 惟靠主耶稣的宝血。

如你希望和我们谈一谈如何靠耶稣的宝血洗净自己,现在就请你离开座位, 并走到礼堂后面去。凯根博士会领你到一个安静的房间内,你可以在那里与我们交谈、祷告。请现在就去。陈医生,请为有人现在来信靠耶稣而祷告。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先生(Mr. Abel Prudhomme)领读的经文﹕以赛亚书 21:11-12。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Jesus, Only Jesus" (词: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证道 / 宣道提纲

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WATCHMAN, WHAT OF THE NIGHT?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论 度玛 的默示﹕有人声从 西珥 呼问我说,「守望的啊, 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以赛亚书21:11, 12)。

I.   第一,这节经文适用于许多民族,诗篇 9:17;
但以理书 5:26, 27; 罗马书 3:18, 11; 帖撒罗尼迦前书 5:3。

II.  第二,经文适用于死亡和地狱–那失丧灵魂的永夜,
加拉太书6:7; 希伯来书10:31; 12:29; 马太福音 7:23;
马太福音8:12; 22:13; 25:30; 约翰福音 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