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永恒的歧视

ETERNAL DISCRIMINATION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十二月廿九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讲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December 29, 2013

"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 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 (马太福音25:46)。


在我成长的时期内,种族歧视的势力仍然很强。但我免受这一势力侵害,因为我的母亲教导我这样的行为是有罪的。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记得母亲说,在神眼里,一切被造的人完全平等。我们的对话大致是这样的: 母亲说, "罗伯特,你没有选择自己要做哪一种族的人,对不对?" 我说, "没有,妈妈。" 母亲说,"其他人也没有。所以,你要平等对待他们。" 但我从未体验过种族的缘故而被歧视的痛苦感受,直到我长大之后。在那之后,我感到了作为白人而受到种族歧视的那种刺痛。靠着母亲教导我对种族歧视的包容心,我才没有因此耿耿于怀。然而,靠神的恩惠,祂利用那样的经历使我成为一个能应对任何种族的人!若没有母亲的教导和人生中这些经历,我是绝对无法在洛杉矶市中心建立并牧养这间教会。.

许多年后我察觉到,当我与人打交道的时候,我根本不会去考虑一个人的种族。那是一个罕见的品质,我感谢神将这样的品质赐给了我。如果神没有除去我心中一切的种族歧视,我们不可能有这间教会。一位最近拜访过我们的传教士说:"我因你们会众令人诧异的多种族化而感到高兴与吃惊。这就好像未来的天国一般!" 是的!在天国内,我们会向耶稣如此唱,

"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启示录5:9)。

我对处于种族变化地区内的牧师感到同情。他们时常靠这样的方法来挽救自己的白人教会:把西语或亚裔的会众安排到另一个房间内,安排在主日学教室内,让一位同族裔的牧师来引导他们。但那种作法极少有成效。几乎必然发生的是,白人会众越来越少,直到无法维持教堂为止。教堂通常落到邪教徒、或某类怪异的基督教组织的手中。我为那些过于胆小而不敢合并会众的牧师感到伤心。五旬节教派在一百年前就合并了教会种族!美国的公立学校在五十多年前也已合并了!我们如今已到了二十一世纪。看在老天的份上,我们所有原教旨浸信教会难道不也应合并会众了吗?我知道,会有些人在读到这些话之后便不再访问我们的网站了。但我必须对你说实话!任何如今没有完全合并种族的教会,是对基督的不良见证!将亚裔或西语裔会众塞进主日学课堂里并不算数!倘若所有会众没有一同作礼拜、并在一位牧师的带领下,那个教会便仍没有完全合并!

但种族歧视并非我今晚宣道的主题。社会学家把人们划分为族群 ── 根据他们的肤色、头的形状等等特徵。但基督徒把人类分为两类。

属灵的人知道,所有人类起源于一对 [始祖]。而且,他们知道一切活着的人可分为两类,两者间的差别如同昼夜之别。他们知道,如今有两个家庭。他们相信,这两个家庭在时间的开始就存在了。一个家庭是肮脏污秽的。而另一个家庭在神的眼中就如水晶一般洁净。

自从造物开始,一直都有那两个截然不同的家庭 ── 亚伯献上了令神满意的祭献,而在同一块土地上,有恼怒和杀人的该隐;以诺与神同行,而拉麦与罪同流合污;挪亚和他的家人得到了神的恩惠,而世上的不敬虔者在大洪水中灭亡了;亚伯拉罕敬畏神,所多玛的居民则生活在贪婪与罪孽中;神的子民以色列在世的同时,也有他们的埃及奴隶主在崇拜木石所造之神;当以色列进入应许之地时,那里便有崇拜巴力的,以及敬拜耶和华的;在巴比伦流放期间,有末底改那样敬虔的犹太人,也有恶人哈曼去百般陷害他的性命;当基督在世时,有信奉并跟随祂的人,也有那些呼喊 "把祂钉十字架!把祂钉十字架" 的人。如今亦是如此。这一边有圣洁和善的基督徒,而在另一边,则有充满仇恨、杀气腾腾的穆斯林教徒,以及美国的无神论者。在神的眼中总有这两组人!

"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 (马太福音 25:46)。

邪恶的和公义的从来都不同行。他们一直都是不同的 ── 其差异就如一个是撒旦的后代、另一个是神的后代一样巨大 ── 这是邪恶之人和公义之人的对比。今晚也是如此。此刻坐在我面前的听众也是如此!如果被提升天此刻发生的话,将会…

"…取去一个,撇下一个" (马太福音 24:40)。

这并不代表神在现世中总会保护祂的子民,或总会惩罚恶之人的。如果地震到来的话,它不会区分基督徒的住房或恶人的住房。如果穆斯林歹徒引爆了炸弹,它会炸毁神的子民的会所,也能炸毁那些属撒旦之人的住所。有时从表面看来,神对恶人的待遇似乎比义人更好。诗篇作者曾说道:

"至于我,我的脚几乎失闪;我的脚险些滑跌。我见恶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怀不平" (诗篇73:2-3)。

拉撒路沦落到需要狗来舔他伤口的境地,虽然神听到了他的祷告;而同时, 那位财主则穿着紫色袍和细麻衣,天天奢华宴乐 ── 无论神的惩罚怎样在等着他。没有,神区分了义人与恶人,并不代表祂会改变他们现世的生活。

一个人身体健康,生意兴隆,并不代表神在赐福与他。另一个人生活困苦,疾病缠身,也不意味神在惩罚他。一个患有重病、并且子女又非常邪恶的人,很可能是一位好基督徒。有人可能很富裕,却同时很狡诈。在这些方面上,神没有分别。祂对这些不作区分。

但在其他方面来看,神把恶人和义人永恒地分开了。我们的经文告诉我们,他们之间的区别是永恒的。

"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 (马太福音 25:46)。

对恶人的惩罚,以及义人在上天的生命,两者都是永恒的。基督本人说,两者都是 "永恒" 的。请考虑下面几点神对恶人的永恒区分。

首先,神在生命册上对把义人和恶人永恒地分开了。圣经说,公义的是那些 "名字都在生命册上" 的人 (腓 4:3)。启示录13:8说,"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人"(启 13:8)乃是恶者。恶人的名字没有记在神的生命册上。从创世之初,主神没有把他们的名字写在上面。神没有拣选他们获得救恩。基督徒的名字记在了神的生命册上。他在创世之前已蒙神的拣选。在世界奠基的时候,他的名字已被耶稣刻印在神的生命册上。恶人现在可以取笑基督徒,但有朝一日,基督徒则会可怜那些恶人 ── 因为他们选择了世间暂时的享乐,而基督徒选择了永存不朽的事物!

然后,在地方教会里,神还用两种仪式来区分那些失丧的和得救的人。这两个仪式便是洗礼和主圣餐。洗礼的仪式是为那些得救之人举行的,仅有得救的才能受洗。从前,有人称自己已经信了主,我们便马上为他施洗。但后来我们发现,他们作信主见证时,很多人说了谎。他们受洗后便离开了教会,回到了世俗中。因此,如今在为任何人施洗之前,我们总要观察一段时间。出于同样的原因,许多国外的传教士也是这样做的。所以,洗礼仅限制于那些得救的人。

同样,主圣餐也区分了得救之人与失丧之人。主圣餐是仅为得救之人设立的。那些没有得到转变的人,我们清楚地提醒他们不要参与。有经文这样讲,

"所以,无论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哥林多前书11:27, 29, 30)。

如果你敢受洗,或敢吃主圣餐,如果你的牧师听过你的见证,认为你已得救了,那就请你走进受洗池,并走到圣餐桌前。神邀请你来。但祂禁止未得救的人这样做。所以,得救之人和失丧之人,在受洗和主圣餐这两种仪式中是有区别的。

更进一步,在祂暗中的旨意中,在如何对待得救之人与失丧之人中,神也有所区别。我刚才说过,神对待义人和恶人从外表来看没有区别。但我现在告诉你,祂实际上从内心已做出了微妙的区分。神的旨意从外表上看似乎一样,但是从内在却不一样。当基督徒的车子完全撞毁,其中带有福分;然而当罪人的车子完全撞毁时,其中便带有诅咒。如果不信之人的人生不顺时,他感到那是神诅咒的刺。但当不幸的事发生在一个基督徒身上时,他仍可以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赞美主!" 当基督徒遇到困难时,他知道神在纠正他、教导他、并且用他的困难使他更加坚强成为更好的基督徒。但是,当恶事落在不信者身上时,他感到那是神的惩罚 ── 是永恒惩罚的先兆,以及生活没有神的绝望。所以,即使在神的旨意中,神也区分了义人和恶人。

然而前面谈到的与将来的区别相比就根本不算什么了。得救之人与失丧之人间的最大区别仍在未来。

各类人临死的情形有极大的不同。我知道,如今几乎所有人在临终前都处在镇静药的麻醉下。在发现乙醚之前(南北战争前不久),失丧的人在临终前总在呻吟、尖叫。当你读到对派恩或伏尔泰(Tom Paine, Voltaire)等人死亡的描述时,你不能不感到,无神论者在临死面对神的时候是多么的恐惧。妇女临产的呻吟完全比不上恶人落在死亡的魔掌中时那种尖叫声。

另一方面,基督徒的死亡总是比较简单的,并且时常带有凯旋性。当约翰•欧文(John Owen)刚刚完成他的著作《基督的荣耀》(The Glory of Christ)时,他将稿纸放在床边说: "啊!把它们收起来吧!我无需再写了。我现在就要亲眼见到基督的荣耀 ── 并要尊崇祂为天地主宰了!"

并非每个邪恶的罪人都会在痛苦和恐惧中死亡。每个基督徒也并非会像欧文博士那样欢喜地过世。但他们家属的反应则每次都能透露实情。失丧之男女的家属是不可告慰的。我见过一个壮汉从棺材中搬出一具死屍抱在手中,像个受折磨的人那样,在他非基督徒朋友的屍体上嚎啕大哭。我还见过一位醉醺醺的女士,竭力要跳进她迷途之母亲仍未掩盖泥土的坟墓,结果要三条大汉才拉住她。我在失丧之人的葬礼上看过并听过不少可怕的事情。但基督徒的葬礼却总会带有细微的甜意,从来不会有失丧罪人死去时的那种强烈的绝望感。

想一想!现在来想一想!如果你今晚死去,你是否会有基督徒的葬礼 ── 或者你的母亲和其他人会嚎啕痛哭,知道你已进入了没有基督的坟墓?如果你对你的母亲和其他家人有爱心的话,这便足以促使你去信靠基督了 ── 如果不为其他原因,也要为你所爱的人免除从如此的痛苦而信主!

结束时,我必须再次重复我们的经文。

"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马太福音25:46)。

当你的棺材被放进坑内,然后被土覆盖了,当最后的祷告结束之后,你的朋友都已四散回家,你不会留在墓地中,埋在六尺深的泥土之下。噢,不会!你完全不在那里!你或者在永恒的惩罚中–在不灭的永火中–嚎哭,或者在天城内与基督并圣洁的众天使一同喜乐!在你埋葬的那日,你或者和义人一同欢唱,或与恶人一同哭嚎。你会是哪一类人呢?

如你今晚还是失丧的,我督促你要将自己投向基督的怜悯。将你自己投在向耶稣,因为祂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约6:37)。祂在十字架上撒下宝血,为了洗净你从所有的罪。祂从死中复活,为了赐给你永生。现在就来投靠耶稣吧,并靠祂在永恒中永远得救!

如你希望我们在有关信靠耶稣并靠祂得救之事上引导你,并与你一同祷告的话,请你现在就离开你的座位,走到聚会厅的后面去。请你现在就去。陈医生, 请为今晚能有人得救而祷告。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先生(Mr. Abel Prudhomme)领读的经文: 路加福音 16:19-24。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What Will You Say Then?" (词: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Eternity" (词: Elisha A. Hoffman, 1839-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