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为何约翰•韦恩进了地狱

WHY JOHN WAYNE WENT TO HEL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十月廿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讲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on Lord's Day Evening, October 20, 2013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哈理司民调报告」(The Harris polls)每年都将约翰•韦恩列在十大电影明星的名单上,虽然他已在1979年去世了。他在最新的「哈理司报告」中排名第5, 仅次于约翰尼•德普、丹泽尔•华盛顿、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以及汤姆•汉克斯(Johnny Depp, Denzel Washington, Clint Eastwood and Tom Hanks)。那些人如今都仍活耀于影界,而约翰•韦恩去世已经34年了,却仍然是影星排行的第5名。事实上,他在名单上是唯一已经去世的演员!这显示出这位好莱坞影坛偶像名留千史的知名度。在他去世那年,他占票房吸引力的榜首。约翰•韦恩是位影坛巨星。我讲这些是为了告诉你,这位临终前希望请牧师来访的人,并非等闲之辈。

在约翰•韦恩要做癌症手术之前的晚上,他让秘书打电话给罗伯特•疏勒博士(Dr. Robert H. Schuller)–一位当时很出名的电视宣道士。疏勒走进病房,见约翰•韦恩身穿短裤,躺在病床上。约翰•韦恩的昵称是「杜克」(Duke, 既公爵)。寒喧几分钟之后,疏勒说,"杜克,我能为你祷告吗?" 韦恩答道, "当然可以。我需要一切能得到的帮助。" 于是疏勒闭起眼,作了下列的祷告,

"主啊,约翰•韦恩认识你。他终生都在聆听你的名声。他敬仰你。他内心深处知道你能、并希望来赦免他的罪孽。就在这时, 他从内心深处接受你、相信你、并爱戴你" (Robert H. Schuller, D.D., Self-Esteem: The New Reformation, Word Books, 1982, 第158, 159页)。

疏勒然后说,他相信 约翰•韦恩 现在已经得救了,因为韦恩的表情极为 "安宁"。疏勒说,"毫无疑问,我讲的话很正确,而且他毫无抵抗的听从了我的言语"(同上, 第159页)。但他没有解释,他如何能够从韦恩的脸上看出了这一切!

当我第一次读到这段报导时,我对疏勒极为恼怒。我很喜爱约翰•韦恩。我不会如此评价其他演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个好人 ── 爱国、忠实友人。当里根总统作加州州长时,韦恩是他的好友。而且约翰•韦恩还令我想起我的继父比尔•麦当老(Bill McDonell)。比尔曾是老一辈的「锅盖头」(jarhead)海军陆战队成员,二战中在瓜达尔卡纳尔(Guadalcanal)附近所罗门群岛的丛林中,曾与敌人徒手搏斗过。有那么一个时候,他曾被困在战壕内许多天, 周围堆满了本连队中全部战友的屍首。至今为止,每当我观看 约翰•韦恩 主演的《反攻班丹岛》或《硫黄岛浴血战》("Back to Bataan" / "The Sands of Iwo Jima")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朋友比尔•麦当老。每当我听到《硫黄岛浴血战》结束时的海军陆战队军歌时,我都会感到肝肠寸断,并泪流满面﹕

从 蒙特祖玛 的殿堂
   到 的黎波里 岸旁,
我们为国争战效力
    无论在陆地或海洋。
("The Marines' Hymn," 作者不详; 1929年稿本)。

在我家里书房的墙上,有一副约翰•韦恩的挂相。当我写这篇道文时,他粗犷的脸庞一直在看着我。

现在你可能认为,我今天要讲道指责疏勒的祷告。但我不会。我仅想指出几点与其相关的事。

1.    第一,疏勒从未提及救主耶稣。他的祷告从「主」开始,但却没有讲明他是谁。一位穆斯林教徒都能够说出这段祷告。基督的名字从未出现在祷告中。

2.    第二,疏勒说,这位「主」希望来赦免他,但却没有指出其根据如何,或神如何能赦免。请注意,疏勒没有一次提到基督的福音,甚至连暗示都没有。他根本没有提到耶稣代替罪人去死, 偿还了他们的罪孽。他没有提起基督洒下的宝血,能怎样清洗罪人。他没有提到基督的复活,以及祂如何赐永生给罪人。换句话说,他只字未提基督的福音(林前15:1-4)。

3.    第三,他的祷告完全与基督无关,只字未提基督之名。

4.    第四,疏勒甚至没有让约翰•韦恩 来随他一同祷告,因此这不可能是 "罪人的祷告"。其实,这根本不是祷告 – 因其中没有祈求神去办任何事情。这不过是段讲演词,并非祷告。


疏勒说,约翰•韦恩 通过这段「祷告」得救了。绝不可能!不靠基督,没有一个人能得救!不靠福音,没有一个人能得救!耶稣是惟一的救主!圣经说,

"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2)。

基于我从疏勒的书内所读的内容,我不得不说,约翰•韦恩仍未经历过转变, 从未获得拯救,并在几个月之后去世时进了地狱。我的确不愿说出这话。但事实迫使我说,约翰•韦恩最终进地狱的可能性极大。疏勒对此要负责,因他没有把福音传给韦恩。请看,约翰•韦恩叫秘书亲自打电话给疏勒。那是他所想到的传教士, 因为疏勒当时在电视上是如此知名。但疏勒害了他,并没有把福音传给他 ── 因此,事实迫使我达到这一结论,约翰•韦恩死后进了地狱。

现在请大家打开我们今天的经文, 希伯来书2:3的上半节。一同起立朗读。

"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 怎能逃罪呢?"(希伯来书 2:3)。

这节经文内的关键词是「忽略」– 既希腊原文的am?l?o,意思是 "彻底不顾"(George Ricker Berry),"掉以轻心","忽略"(Augustus Strong)。

麦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说,"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你需做什么便会失丧呢?什么都不做。你可以忽略一切便能失丧"(J. Vernon McGee,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卷V, 第514页; 有关希伯来书2:3的注释)。莱斯博士在他的一首歌中谈到了这点。

你一直在等待徘徊,轻易拒绝救主召唤,
    祂耐心的警告与祈求,早被你忽略;
如此你吃下禁果,接受撒旦的谎言;
    你心肠更坚硬,罪孽中你心灵晦暗。
一旦面临审判,你将何等悲伤,回想恩典已过去,
    你却曾等待徘徊,直到圣灵离弃了你。
多么后悔悲伤,被死亡绝望地抓牢,
    你便知你曾过久地犹豫、等待、并徘徊。
       –《如你过久地徘徊》
("If You Linger Too Long," 词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这么大的救恩" 讲的是耶稣基督。基督从天上来到人间,祂死在十字架上来偿还我们罪孽的代价,然后祂从死里复活,回到了天上来赐给我们生命。那便是这里所讲的 "大救恩"。但是,你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你如果彻底不顾、掉以轻心、或推延 "这么大的救恩",你如何能逃脱审判和地狱呢?

莱斯博士问道, "人们为什么继续迷途下去呢?他们为何进入永恒时,没有作好准备,所遇见的是神的忿怒,而不是神的恩典呢?答案是,他们并不打算进入地狱。人全都期待某天能够得救…但这些期待〔某天〕得救的人却忽略了救恩。忽略是引向地狱的宽阔大道!"(John R. Rice, D.D., in Revival Appeals,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78年版,第170页)。

有很多年轻人在大学的课堂上得到了 "F"。他们不及格的原因,是因为他们 忽略 每天学习 ── 即使我几乎每周礼拜都在忠告他们每天都要学习。为了弥补的拖延,他们打算整夜通宵学习。但是太迟了!他们失去的时间一去不复返。他们要么不及格,要么得到很差的成绩,这全都是出自一个原因 ── 忽略!

莱斯博士曾提到一个年轻女子来请求他,要求他去见她病危的母亲。她的母亲畏惧死亡,很想得救。莱斯博士说,因为他当时很忙,所以他耽搁了两天。到了第三天,正当莱斯博士在某间教会宣道的时候,有一人打电话请莱斯博士去为那他从未见过面的女士在葬礼上讲道!莱斯博士说:"我心中感到十分的羞愧,我因悔恨而哭了很多次,但人既然走了,我无法再逆转任何事情。那位畏惧死亡的女士死了。她是否平安地与神相见,我无法知道。啊,如果我能见她一面就好了!"(同上, 第176页)。那可怜的女士也许下了地狱 ── 就因为牧师的疏忽!

在我念高中的时候,我有一个名叫麦克的朋友。他是一个孤独的男孩。我也是如此,因为我是那所学校的新生。因为他很孤独,我便对他产生了同情心。我听他讲话,有时候长达数个小时。我知道,如果我邀请他来教会的话,他一定会来。我对此确信无疑,他会和我一起来听福音。但是我推迟了。我想机会多的是。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这是他的妈妈打来的。她告诉我,她的儿子去到公园,把枪放到嘴里自杀了。我去探望他的母亲。她痛哭哀嚎,直到我的心都碎了。她想把儿子的打字机送给我。她想把儿子的衣服送给我。她在一旁为她的独生子痛哭不止。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没有怎么说再见的话,就从她的屋子里跑出去。在那之后的几个晚上,我无法入眠。我的胃打起了疙瘩。"你杀死了他!你杀死了他!你杀死了他!" ── 这话语不断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最近把这个故事讲给一个新福音派人士。他说:"不要再指责自己了。这并非你的错。" 但他话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安慰。自从麦克独自一人在那公园里自杀到现在,已有将近五十四年了。我清楚我确实杀害了他,此感受就如同我当时按下了那支枪的扳机一样。我的疏忽杀害了他。我没有把他带到教会并和他一起祈求他灵魂的拯 救 ── 我忽略了我应该做的事。不错,我因忽视而杀害了自己的朋友!年轻人啊,切莫让你的家人和朋友在你没有尽一切努力令他们得救的努力之前,就让他们进入永恒!不要过一个因忽略了他们的灵魂而受内疚折磨的生活!千万不要因忽略了去争取他们,而任其走入地狱!

愿神帮助我们!因忽略而遣入地狱的人数,超过了整个世界上一切其他罪孽的总和!

莱斯博士讲了一个西德克萨斯州的年迈牛仔的故事。这位老人在一个循道宗教会的复兴中得救。这复兴就像他们以前发生过的复兴一样。后来,那老人把他的儿子罗伊(Roy)带到一间浸信会的复兴聚会。当牧师给予邀请的时候,那老人说:"罗伊,你应该去。罗伊,请去和牧师一起祷告。" 但是罗伊摇了摇头,并果断地说,他那天晚不会得救。

莱斯博士说,那事发生在星期六晚上。一周后,在星期六的下午,罗伊向后从马车上跌了下来。罗伊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和在场的人一同笑了笑自己的累赘。但是,当他坐车回家的路上,他所受的内伤令他昏倒在车上,之后便不省人事了。他在第二天早上死了。莱斯博士说: "我在星期一参加了他的葬礼。当牧师宣讲了一则福音道文之后,那位老牛仔来站在儿子的棺柩旁。当众人都来与那位年迈的牛仔握完手后,他转头望向棺柩,凝视着他死去的儿子。那老人轻抚着他儿子冰冷的脸,说道,「再见了, 罗伊。」然后他再次说道,「再见了, 罗伊。」他在棺木旁站了很久,一次又一次地轻声说,「再见了, 罗伊。」泪水不断地涌向他的脸颊,他的嘴唇颤抖着,并用哆嗦的手把儿子罗伊的一束头发,向他冰冷的额头上梳理,又重复说道,「再见了, 罗伊。」" 莱斯博士说:"我知道他说这话的含义。人人都明白他的意思。这位老人在说,「永别了!」他知道自己的孩子下了地狱,他们再无机会见面了。可见,罗伊有过得救的机会,但他忽略了他灵魂的拯救"(同上,第179,180页)。

"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 怎能逃罪呢?"(希伯来书 2:3)。

我极为严肃地警告你,如果你忽略这么大的救恩,你便无法逃脱对你罪孽的审判!

你可曾记得当我第一次向你宣讲这道的时候?你可曾记得这样的宣道曾令你十分畏惧,使你长时间的陷入沉思?你是否还记得?但你如今已忽略了救恩很久,你的心也变得冷淡了,以至于你今晚回家之后根本不会去思考这则道!你可知道,你将很快不再对福音的宣讲有任何感受?啊,你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你如何能逃脱你心肠的变硬呢?

约翰•韦恩 在加州的格伦戴尔市(Glendale)长大,年幼时曾参加过礼拜。他是一个身高体壮的男孩。他曾就读南加大(USC),并和自己的朋友沃德•邦德(Ward Bond)一起加入了USC的美式足球队。几个学期后,这些高大的男孩受好莱坞电影制作室的邀请,成了一出影片中的群众演员,接着扮演了一些小角色。后来,约翰•韦恩 成了「西部片」与「战争片」的影坛明星。他生活节奏很快,喝酒、吸烟毫无节制。他取了三个不同的墨西哥女子。人们问他这是什么缘故,他的回答总会令人发笑﹕"我每次想结婚的时候,都恰好在边境的南部。" 但他从来不去思考自己灵魂的拯救。即使在医生为治癌症,把他的肺切除了一半之后,他马上又回到了吸烟和酗酒的恶习中。他仍旧继续忽略自己灵魂的拯救。

光阴似箭,他很快到了我这般年纪。你不会意识到时间过得有多快,直到你突然之间变老了。到那时,在你回顾你的一生时,你会说,"我从来不知道一周、一个月、甚至一年会过得这么快 ──太快了!太快了!太快了!"

此刻,约翰•韦恩住进了医院,胃痛不止。医生说,"这可能是癌症。我们明天要把它切除。" 终于,在他生命接近尾声时,他想 "我最好还是见一位牧师。我最好找一位能告诉我如何为死亡作好准备的人。" 所以,他的秘书打电话让罗伯特•疏勒博士来见这位临死的演员。但请等等!他为什么没有找一位福音宣道士呢?他也许一位也不认识。他有几次遇见过罗伯特•疏勒,并数次在电视上见到他。但他对牧师又了解多少呢?他一生都在忽略自己的拯救。难道这个牧师与另一个牧师不是一样吗?所以他请了疏勒。据疏勒的描述,他向韦恩作了那所谓的 "祷告", 其中没有福音,没有提到基督。就如假先知巴兰那样,疏勒为他提供了虚空的安慰,就让他去了。

我于同年春季观看了奥斯卡的颁奖仪式,因为他们说约翰•韦恩将会露面。在他的晚礼服里面,他们必须给他穿上潜水保温衣,因为癌症让他感到浑身冰凉。当他步履蹒跚地走到讲台上说了几句话时,他看上去是如此的虚弱和削瘦,如同死人一般。看到他这样的状况 ── 永远失丧,我的心都碎了!

"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 怎能逃罪呢?"(希伯来书 2:3)。

以下是莱斯博士讲的一则真实故事,发生在德克萨斯州西部边远的一个小教会里。莱斯博士还是个小孩子,他的主日学教师请求他和班上的学生为她的儿子科莱德(Clyde)祷告,希望他能在接下来的福音宣道会中得救。莱斯博士说:

     第一个星期天早上〔宣道之后〕我找到科莱德对他说, "科莱德,你妈妈和全体主日学学员,都在为你祷告,希望你通过今天的礼拜能得救。科莱德,是该得救的时候了。我们都在为你祷告。你今天来参加聚会好不好?"
     我记得非常清楚,他如何抓牢面前的椅背,眼泪从鼻尖滴到了红木色的座位上。他带着颤抖的声音对我说, "约翰,我很感激你们在为我祷告,希望你们继续祷告。而且我某天一定会得救。我仍未准备就绪,但我很高兴你们在为我祷告。" 他内心很感动, 很温和…但那天他没有信主。
     又过了一年,又展开了一次〔宣道〕大会。科莱德仍旧未曾信靠基督…我第二次去找他谈话,继续请求他接受基督。这次,他很友好,很礼貌。他感谢我来找他谈话,但仍旧说他没有准备好。这次,他们没有流泪。〔忽略〕的致命结果已开始影响他的心灵。
     一年过去,两年眨眼消逝了。科莱德如今快成人了。他离家外出工作。当他回来时,他已经成人。我比他小一两岁。另一次〔宣道大会〕开始了。这一次,科莱德与一群未得转变的二流子坐在〔教会的〕后面。在宣召的时候, 我又一次去找他,求他尽快信主…他不再是个男孩了。现在,靠着他不正经的伙伴撑腰,他对我讥狞地说, "你以为我不知道自己想不想上去吗?还用别人来催吗?我不想去 [这样做]!"…我继续催促他, 抓住他的手臂, 但他拒绝了。最后,他转向我大声说,以至周围人人都能听见, "不!我告诉你,不想去!真 [#粗话@] 烦人!不要缠我!"
     我和科莱德谈过许多次话。我不记得我是否再次跟他讲过有关救恩的事。
     他曾是温柔的。他曾为自己的罪孽落过泪。他曾用颤抖的声音感谢我,因我督促他去得救。但当他一年接一年忽略自己灵魂得救的需要时,他的心地变得坚硬起来,即使在他希望转向基督得救时,大门也已关闭起来了。
     一年接一年过去了,1918年到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我和科莱德一起被征入〔陆军〕…他上了战场后便再也没有回来(Rice, 同上, 第183, 184页)。

他拖延得太久了。他一直在忽略自己灵魂的拯救,一直到他的心里变得如此的刚硬,他无法再相信基督。他孤独地死在了法国的战壕中,四周冰凉、潮湿。

"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 怎能逃罪呢?"(希伯来书 2:3)。

你若继续忽略救主耶稣基督提供的大救恩,你必将在无准备的状态下走进永恒,你将不会得到罪孽的赦免。圣经说,"你们今日若听祂的话,就不可硬着心"(来 3:7, 8)。

你若有意今晚和我们谈一谈有关信任基督的事,请现在就离开你的座位,并走到礼堂后面去。凯根博士将领你到一个房间内,在那里可以祷告。现在就去。陈医师,请为有人今晚能得到转变而祷告。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先生(Mr. Abel Prudhomme)领读的经文﹕马可福音 9:43-48。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If You Linger Too Long" (词﹕Dr. John R. Rice, 1895-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