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所多玛的焚烧

THE BURNING OF SODOM
〔论《创世记》第76讲 / SERMON #76 ON THE BOOK OF GENESIS〕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九月廿九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9, 2013

"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到了他从前站在耶和华面前的地方,向所多玛和蛾摩拉与平原的全地观看。不料,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创世记19:27-28)。


那天清早,亚伯拉罕来到他前一天与神见面的地方。你是否有这样一个作祷告的特殊地方?在旧金山附近的金门神学院读书时,我在学院南面的山坡上曾有这么一个地点。当我住在祖母家,在洛杉矶的艾叩公园区(Echo Park)– 或曾被称为伊登黛尔区(Edendale)附近,也有这么一个地方。

"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到了他从前站在耶和华面前的地方"  (创世记19:27)。

在那天之前一天,亚伯拉罕曾在此向神祈求过。他曾求神放过那城,如果在城里能找到十个善人。神曾应许他说,"为这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

现在,亚伯拉罕一大早便爬上了山头,去看他的祈求是否得到了回答。他一定这样想 ──"城里肯定不少过十个善人!神一定因他们的缘故已赦免了那城!" 但当他去到他曾作过祷告的地方,他所见到的景象令他心寒!

"[他] 向所多玛和蛾摩拉与平原的全地观看;不料,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创世记19:28)。

如此,亚伯拉罕望向所多玛。他所见的不是青绿茂盛的平原,或所多玛的房屋。他所见的仅有废墟中滚滚上腾的硝烟。神所倾下的烈火硝石,已将平原毁掉了。

我和伊丽娅娜有天下午曾站在所多玛的平原上。那里看上去似乎像原子弹爆炸过的地方一样,看不见一颗树、一朵花、或一片青草。我还从未见过像那样的地方。

我希望你们的眼光能超越所多玛平原,正如那天下午我做的那样。我希望你们能把对所多玛的惩罚看成是一种地狱的描述 ── 因所多玛是 "作为监戒", 而受到了 "永火的刑罚"(犹7)。我希望你们能看到,所多玛在此的焚烧,是对永恒惩罚的描述,"在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可9:44)。

马丁•罗伊-琼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 1899-1961)宣讲的是传统的古典圣经之道。他从来不会因宣讲罪孽与地狱而畏缩。他在星期日晚上所宣讲的福音曾吸引了许多人,其中包括了像派克(J. I. Packer)与塔斯克(R. V. G. Tasker)一类的年青人。塔斯克是伦敦英皇书院(King's College)年青有为的圣经新约教授。他们因•罗伊-琼斯所传的「原罪和神的忿怒」而放弃了一切对自由派信念的考虑 (David L. Larsen, D.D., The Company of the Preachers, Kregel Publications, 1998, 第777页)。

原罪和神的忿怒本应成为现今时常宣讲的题目。如今我们急需这方面的宣道。像奥丝庭(Joel Osteen)之类所宣讲的明亮与欢快的道文,促使许多民众忘记了 "神是…天天向恶人发怒的神"(诗7:11)。总是提供正面内容的传道没有讲述圣经内全部的真道。因此,今晚我要大家与我一同思考对所多玛的惩罚,并透过它去观看那阴暗与可怕的地方,那些未曾得救的死人如今正在那里忍受着永火的折磨。请你去观看,正如亚伯拉罕那天早上去看到的一样!

"[他] 向所多玛和蛾摩拉与平原的全地观看;不料,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创世记19:28)。

请看这对永恒忿怒的描述。那对你会有好处的,使你去思考。

I. 第一,当思考地狱中的硝烟和痛苦时,我们应带有何种感受?

这篇经文是从司布真所讲的「他们受苦的硝烟」(C. H. Spurgeon, "The Smoke of Their Torments",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第602号)改变而来的。他说,

如今(1864年)在基督徒社区中,存有对未来永恒惩罚的极深怀疑。很多时候,人们并没有高声说出来,但却低声暗示了…他们想证实〔地狱〕乃不确凿之教义的愿望…不敬虔的人认为,我们喜欢宣讲这类题材。但情形远非如此。我〔近来〕曾责备过自己,因我〔几乎〕没有碰过这一题目。他们以为基督教人士〔不关切〕失丧之人所受的折磨,认为他们自己已经保险了。但他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们中间所常有的刚好是与此相反的理念。想起〔地狱〕令我们如此颤抖…如我们能怀疑它,我们会的;如能完全驳倒它,我们〔会〕很乐意。但我们不敢去尝试,因我们知道〔这会〕冲撞那至高者、那万物的大法官!在您发怒之日,您会践踏您的敌人…看向这里,基督徒;当你观望时,切莫反叛,却要说, "神呐,您是真实公义的;愿你的名永得荣耀!"(C. H. Spurgeon, "The Smoke of Their Torments," MTP, 1864年11月20日)。

我希望福乐神学院(Fuller Seminary)能让饶伯•贝尔(Robert Bell)读一下司布真(Spurgeon)讲的道。也许那会阻止他不去写书否认永恒的惩罚!但我怀疑那被称为 "宣道王子" 的司布真,能否获得允许在这所不信不敬的学校里宣讲这篇道文。

当我们基督徒思考地狱时,我们总带有一种感恩的感觉。"我为什么不会去那里呢?失丧的灵魂在永火中嚼着他们的舌头 ── 而我为何不会堕落到那里呢?因他们犯了罪?我也犯过罪。因他们诅咒神而灭亡了吗?我也诅咒过神。我没有死真是个奇蹟!"

喔,若不是神的恩典,
我会落入那可怕命运。

我们得救的人应每天感谢神,因我们的罪已被耶稣的宝血洗净。让地狱中的哀号和恐惧鼓励你我吧,感激神遣送耶稣死在了十字架上,成为我们罪债的偿还!如果你还从未信靠基督,今晚来信靠祂吧,祂会洗净你所有的罪。

邪恶、脆弱、无助之虫,
   我入慈悲膀臂中;
愿您作我力量公义,
   我的主耶稣。

上星期一晚上,我在健身房游泳。我注意到分泳道的绳索上有点奇怪的东西。我走近一看,见有只螳螂,困在了泳道中间的绳索上。螳螂仅在夏季结束时出现几天。所以,我仔细的看着那昆虫。它是个多么奇妙的小动物阿!我呼唤泳池中的另一个人过来看。当我说话时,我可以看到它的眼睛转向我!它听到我,而且还有反应。我不知道它会如何审视我,一个水中钻出来的巨人俯视着它。如果它能看到的话,我确信它只能模糊地看到我。我的声音一定如同池中的雷声,娇嫩的小生物!被困在对它来说是汪洋大海的绳索之中。我怜悯我的小朋友,我让它爬到我手中的蛙镜上,然后把它放在干燥的地面上。几分钟后,它翅膀干了, 然后便飞走了。

它是否曾思考过我,或感谢我救了它一命?我看没有。我从水中站起来,可能像罗马的巨大海神尼普顿(Neptune)从水中显现一样,然后拯救了这小生命免受没顶之灾。当我出于怜悯与恩典救了它的性命时,我怀疑它是否对此有任何感受。我确实希望你们对救恩比那下昆虫有更深的认识!我确实希望,你们能感激我们伟大和至高的神,如何通过祂的儿子耶稣基督,解救我们脱离了地狱!

II. 第二,当看到地狱中的硝烟和痛苦时,我们能不感到罪的邪恶吗?

地狱是罪发展的最终阶段,仅此而已。如果你玩弄美丽的蛇,它会很快反咬你一口,令蛇毒通过你的血液流遍全身,最终使你窒息。你们其中一些人将永远不会知道罪的邪恶,直到你口中的甜蜜完全消逝,那时仅剩侵蚀胃腑之死亡的痛苦。你以为神曾将忿怒倾泻在所多玛的头上,而不会临到你的身上吗?错了–祂现在仍是同样的神,是位惩罚罪的神,与当初一样。请你借用地狱的火焰,仔细观查你漆黑的罪。如果那意味着你会在折磨人的永火中永恒生活下去的话,你还会在罪恶中继续下去吗?"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愿神使你们每人都能学到这一教义,并发自你内心去相信它。我宣这道不容易,而你了解这一教义也很难。但没有人能真正了解基督的爱,直到他清楚地认识了罪的邪恶。

我们从所多玛的硝烟和折磨中得到了另一个教训。我们作为神的子民,被基督所受的苦难赎回。在客西马尼园的午夜中,基督为祂的所有子民饮尽了他们的罪孽。基督喝完了我们罪孽的所有惩罚。在那一时辰,我们罪孽的所有惩罚都倾入了祂的血液之中。祂大声呼喊道, "倘若可行, 求你叫这杯离开我"(太 26:39)。然而,祂将那杯一饮而尽。然而,在祂的内心中,祂感受到了他的子民所犯下的、以及将犯下每一条罪孽,以及其中的恐惧。祂咽下了每一滴苦楚。祂把那杯颠倒过来。连一滴罪孽的黑点也没有留在杯中,因为 ──

主因爱而喝那苦杯,
   把毁灭一饮而尽。

祂为祂的每一位子民都饮尽了苦杯里的全部罪孽。被祂拣选的,没有一个苦恼,没有一个呻吟,没有一个在火焰之中,片刻也没有。祂 "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 3:18)。

我还想到了另一个教训。在我们沉思他们受折磨的硝烟时,这应当会令我们产生迫切的责任感,就是我们在得人上应当满腔热忱才行。要记住,你们所打交道的乃是即将坠入地狱火焰之中的灵魂 ── 除非他们在基督里找到慈悲。

米开朗基罗正要画一幅画,这是一幅描述未得救之人之复活的画。他得到了教皇的许可,可以把刚死去不久的许多屍体搬到自己的卧室里。他把死屍堆积到床的两侧。为了体验那大审之日的恐惧,他睡在这些死屍之间。我不建议你这样去做。但当你上床睡觉时,时不时应去思考那些你所认识的,但仍未得到耶稣拯救的人。我希望这会激发你对赢得失丧亲属和朋友的热忱。我时常想起我在高中认识的一个朋友。他自杀了。但让我感到最难受的是,我从未向他做过见证。我从来没有对他讲过福音。我从来没有邀请他来教会。我相信如果我邀请他的话, 他是会来的。但我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直到一切都太迟了。他向自己的头部开枪。我迫使自己去回想他的不幸。那痛苦的想法催促我去宣道作见证。我宣道时的热情,很多时候都是出自我对他的记忆 ── 他在地狱里已经度过了五十多年── 就因为我没有尽到我对他的责任。

当亚伯拉罕得知神将摧毁所多玛时, 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拯救城中民众。啊,我可怜的侄子罗德!啊,还有他的妻子!他的女儿!那城市和里面的居民!怜悯之心触动了他的心灵。他开口用心代求。对你认识的和所爱的人,这是你必须做的。为他们祷告!不停地为他们祷告!让你的祷告越来越炽热 ── 越来越迫切 ── 就像亚伯拉罕一样。当我们为我们所爱的人以及我们的朋友祈求慈悲时,我们不会有触犯神的危险!当你的脸庞充满了来自中保〔耶稣〕的光芒、你的双眼充满了为迷途者而流的眼泪时,你的话语将会变得越来越难抗拒。它让我感到沮丧 ── 但同时它也提醒着我,我必须向众人宣道,因为他们有可能进入永恒的天国,但也有可能进入永恒的地狱。

我希望神能让我像理查德•巴克斯特 (Richard Baxter, 1615-1691) 那样讲道。他虽然患有多种疾病,但他的思维是清醒和健康的。他说,他从来没有一次上台讲道而不流泪的,每次都是双腿颤抖,因为他必须替神向那些即将面对审判的人讲话。而他自己也将会面对神,讲述他是如何向失丧的罪人宣道的。

你们今晚到场的人中,我知道有些人是觉得聚会有趣,或为了见你的朋友才来的。但请你相信我,我们这些向你宣讲福音的,并没有很多的乐趣。若不是被迫的,我是不会走宣讲福音这条路的。每当我想起那些听我宣过道,但最终拒绝了耶稣的人,我总感到心碎。星期天晚上回家时,我所能思考的仅是你们仍旧失丧、仍旧拒绝信靠耶稣之人的面孔。我常常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家。很多时候,我回到家里会带有一种失败的感觉。

许多年前,大约在1950年代的时候,我还没有加入华人教会。我那时的牧师是缪斯博士(Dr. Music)。他是一位好牧师。我希望如今能有更多像他这样的牧师。我那时常因他在晚礼拜结束后所说的一句话而感到费解。他总说,"唉,我又失败了"。每当他那样说时,我会感到很难受。我不知道他说这话用意何在。但我现在明白了。当失丧的人没有得救 ── 就像你们这样,我便会有如此感受。"唉, 我又失败了。我总是帮不了他们。我无法让他们意识到信靠耶稣的重要性。我就是不能让他们看到,在他们犯下那不可饶恕的罪孽而导致圣灵离开之前,他们所剩的时间是多么的短暂啊。也许是因为我作的祷告不够。也许,我禁食应该更加频繁。我又失败了。" 除了宣扬福音的宣道士以外,没有人能够真正地理解在礼拜结束后,而你却仍未得救时,我内心所有的那种沉重感!

但我观看那稠密的硝烟与折磨已经厌倦了。我厌倦了观看那些死去却仍未得救的所多玛人、以及我生活中所接触的人。请让我引你换一种思维方式吧。你是否想从罪孽和过犯中得到拯救呢?现在,这对你来说是否重要的事情呢?请看耶路撒冷刮起风来的一条小巷。神化成了人。祂的肩头上扛着十架。祂的心中背负了你的罪。祂倒在路上。他们用枪和鞭子强迫祂站起来。祂把十架扛到城外,到了一座小山上。他们把祂的身体钉上木头做的十架上。我看到了野蛮的士兵抓住祂的手与脚,然后用锤子把长钉刺穿了神的儿子的手足。祂被钉到木头上。他们把十架立起来。那里有一个预先挖好的洞,他们把十架捅了进去。那震动令祂的许多骨节脱了臼。强烈的剧痛撕裂着祂的身体!当祂被举起并死在那血淋淋的十字架上时,祂所经历的是何等难以忍受的痛苦啊!祂大声喊道,"我渴了!" 他们拿醋来给祂喝。当祂上面的天空乌云笼罩时,祂喊道, "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祂浑身发起滚烫的烧;舌头粘上了口腔上膛。祂的血从头部、以及身上的五处伤口中流淌了下来。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一切?因为这才是你救恩的来源。你必须与祂 ── 基督耶稣 ── 一同分担殉难的痛苦与死亡。当你信主之后,祂便成了你的替罪者。祂在十字架上替你偿还了罪孽的代价。靠耶稣彻底赎罪的宝血,天国的大门向你敞开了。你愿不愿意现在就来信靠祂呢?你肯不肯信任耶稣、靠祂获得拯救呢?在你信靠主的那一刻,你的罪孽便会得到赦免,天国也会属于你的了。祂从死里复活,如今坐在父神的右手边。你肯不肯今晚就来信靠祂呢?

如果你想和我们谈一谈有关靠耶稣得救的事,请现在就离开你的座位,并走到礼堂后面去。凯根博士将带你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去,你在那里可以祷告,并得到辅导。现在就去。如果你对如何成为基督徒有任何问题,你也可以去。陈医生,请为今晚有人能信靠耶稣而祷告!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宣道前普鲁德鸿先生(Mr. Abel Prudhomme)领读的经文﹕创世记 18:20-33。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So Little Time" (词: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证道 / 宣道提纲

所多玛的焚烧

THE BURNING OF SODOM
〔论《创世记》第76讲 / SERMON #76 ON THE BOOK OF GENESIS〕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到了他从前站在耶和华面前的地方,向所多玛和蛾摩拉与平原的全地观看。不料,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创世记19:27-28)。

(犹大书 7; 马可福音 9:44; 诗篇 7:11)

I.   第一,当思考地狱中的硝烟和痛苦时,我们应带何种感受?

II.  第二,当看到地狱中的硝烟和痛苦时,我们能不感到罪的
邪恶吗?罗马书 6:23; 马太福音 26:39; 彼得前书 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