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在中国大陆之复兴的秘密

〔于华人喜庆中秋之际所宣之道〕
THE SECRET OF REVIVAL IN CHINA
(A SERMON GIVEN AT THE CHINESE MID-AUTUMN FEST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九月廿二日早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September 22, 2013

"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书 3:7-8)。


第七节经文告诉我们保罗是如何得救的

"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 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  (腓立比书 3:7)。

在他获得转变以后,他的人生产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以前觉得是好的东西,他如今都视为不好的。在他获得转变以前,他蔑视基督徒,并拒绝基督。但是当他获得转变以后,他弃绝了自己的不信,并把他的所有信念都放到了耶稣基督上。

在第7节和第8节当中,有一个时间上的空隙。那便是在他获得转变 到他写信给腓力比教会的这段期间。在那段时间里,他已踏上了传教的征途。但他如今被关进了罗马国的监狱里。他说:

"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力比书 3:8)。

保罗说,他在获得转变的那天就开始为基督而活了。他必须忍受失去一切的痛苦。但是他所失去的一切都被他认为是没有价值的 ── 就如粪土一样。那是非常强烈的语气!他把他以前所喜欢的事物都如放入马桶内给冲走了。现在他的追求只有基督!他从前所认为是最重要的事物,都被他连同垃圾一起扔掉了!他现在的目的和职责就是仅爲基督而活!

当我还是少年的时候,我去到我一些亲属家里。他们有很多钱。但是在我看来,这些都是空虚和不实在的。我认为是神让我看到了那一点。他们拥有一切, 但仍然不满足。我想,"这些人所拥有的,没有任何是我想要的。"

在那几年以后,我常去一间房子,里面住着几位年纪大并退了休的传教士。即使到现在,我还能在脑海里看见他们的脸庞。他们是如此的安宁,如此得喜乐!他们在这世上不拥有任何东西。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家,他们需要住在一个专门为传教士所提供的屋子里。但是他们拥有我那些富有的亲戚所没有的东西 ── 他们对自己的生命感到满意。他们的心中有安宁。我还记得一位年纪非常大的老人,他有一头漂亮的、纯白的、并往后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他有一双深沉的蓝眼睛,和一个柔和的声音。在中国被共产党占领前,他在那里做过传教士。我还记得我当时那样想:"当我年纪大了以后,我要像他那样,而不是像我那些有钱的亲戚一样。"

我记得在1962年的时候去到一间位于「长滩」(Long Beach)的房子里。那里坐满了人 ── 把每寸空间都被占据了。然后,艾韦德(Gladys Aylward)来到屋里讲话。她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到中国传道的传教士。她那时已过75岁了。我觉得她有一双我所见过最快乐的眼睛!她一无所有,身无分文。但她拥有我的亲戚们所不知道的喜乐。我记得这样想: "我不想变得像他们(我亲戚)那样。我想成为像艾韦德女士那样的人。" 在她还年轻的时候,她作为传教士去到中国。她是最后一批去中国的传教士之一。她一直到1952年才离开中国。在她离开中国之前,她冒着生命的危险,带领了一大群中国儿童穿过危险的高山,最终令他们得到了自由。好莱坞把她的事蹟拍成一部电影,片名为《六福客栈》(The 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虽然他们对实事作了艺术编辑, 但影片中还是包括了故事的基本情节。她学到了保罗所说的舍己精神,

"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书 3:7-8)。

我心中全部的爱,我万般的美梦 —    主耶稣啊,愿一切都能为你而生。
我现今的一切,我未来之所能 —
   主耶稣啊,愿你掌管,永远属您。
("All My Heart's Love" 词:Dr. John R. Rice, 1895-1980)。

我的牧师 林道亮博士 于1940年从中国来到美国,他获得了神学的硕士学位,并获得了希伯来语和相关语系的博士学位。于1961年,他到第一华人浸信会担任牧师。在那的几个月后,我作为一个十九岁的男孩加入了那间教会。当我在百欧腊(BIOLA)大学获得转变之后,林博士为我施了洗。1972年,那间教会的一个协会为我按牧作传教士,林博士是当时那个协会的主席。从1960年代至1970年代,他的教会发生了一波接一波的神赐的复兴,我因能够身临其境而感到荣幸万分。我参加了许多圣灵充满的祷告会,还有忏悔和作见证的聚会;这些聚会通常持续好几个小时,一直到午夜。在复兴期间,我很荣幸能够在这些聚会中宣讲过几次道。在我宣道的其中一次聚会中, 有四十六位年轻人得到了转变。四十年过后,他们中大多数仍然继续参加那间教会。林道亮博士教导我们,真正的复兴会降临 —— 如果教会里的成员大多是敬虔的、并不断地请求神与他们同在。

林博士从来都没有变得美国化。他的行为举止一直都和中国的敬虔牧师无异。他完全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耶稣基督。他花很多时间禁食与祷告。我相信这就是为何神向那间教会遣送复兴的原因;当我于1961年加入那间教会时,那里仅有80多人,在复兴结束之后,会众人数增加到了数千人。林博士随后到了台湾,担任「华福」(China Evangelical Seminary)神学院的院长。所以,我很荣幸在我年轻的时候能够目睹神的运作,这运作在很多方面与临到中国大陆 "家庭教会" 的复兴很相似。我亲眼目睹了复兴,这样的复兴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见过另外一场复兴,不过其规模比这要小。复兴临到林博士的教会,并非是因为外来的讲员, 或使用了特殊的手段。那是在极深的认罪、长时间的祷告、以及猛烈的宣道攻击罪孽、审判、舍己、以及基督的十字架之下,复兴才到来!在复兴期间,有一首歌我们曾反复地唱,歌名为《比雪更白》(Whiter Than Snow)。

敬求主耶稣,使我完全清洁;
   我永远需主,在我灵中生活;
为我毁偶像,为我驱除仇敌;
   求将我洗洁,使我白超乎雪。

敬求主耶稣,垂顾我灵于地;
   助我向主前,奉献完全之祭;
献我身与心,献我所知一切;
   求将我洗洁,使我白超乎雪。

敬求主耶稣,因欲完全清洁;
   谦恭近十架,在主脚下浴血;
信心仰望主,能洗我灵罪孽;
   求将我洗洁,使我白超乎雪。
白超乎雪,洁白超乎雪;
   求将我洗洁,使我白超乎雪。 –《白超乎雪》
("Whiter Than Snow" 词:James Nicholson, 1828-1896)。

若要经历真正的转变,并获得复兴,我们必须跟随保罗的榜样。他说:

"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书 3:7-8)。

我心中全部的爱,我万般的美梦 —    主耶稣啊,愿一切都能为你而生。
我现今的一切,我未来之所能 —
   主耶稣啊,愿你掌管,永远属您。

请大家起立,和我一起唱!

我心中全部的爱,我万般的美梦 ——
   主耶稣啊,愿一切都能为你而生。
我现今的一切,我未来之所能 ——
   主耶稣啊,愿你掌管,永远属您。

请坐。

据《世界》(World, 2013/8/5)杂志报导,林献羔牧师(Samuel Lamb, 1924-2013)于2013年8月3日逝世,享年88岁。他是中国 "家庭教会" 最知名的牧师之一。林牧师是一位浸信会牧师的儿子。他在十九岁时第一次开始宣道。当中国进入毛泽东带领的中共统治下之后,当局于1955年逮捕了他。他被控 "反革命" 的罪名,因为他拒绝加入共产党所维持的 "三自爱国教会"。他拒绝加入的原因是,政府管理的教会禁止教会向未满十八岁的年轻人说教,并且不允许其牧师宣讲基督的复活,和祂的第二次降临。经过几乎两年的监牢,他于1957年获得释放。五个月后,他再次被捕,在劳改营里度过了十九年。在此期间,他的妻子在煤矿场里工作,她在林牧师坐牢期间去世了。

坐牢20年之后,他终于被释放了。他马上重新开放了自己在广州的〔大马站〕"家庭教会"。他依旧拒绝加入受政府控制的「三自爱国教会」。他强调说,基督徒应服从政府, 除非那与圣经的说教抵触。他说, "神的律法比人的律法更重要。"

在他的带领下,这所家庭教会从1997年的400人成长到现今的4,000人。从一段2011年在教会里拍摄的新闻报导中,我们可以看到林牧师在一个坐满人的屋内宣道。同时,在同座楼的其它许多房间内,还有许多年青人通过闭路电视听他宣道,每间屋子内都是座无虚席,装满了教会成员。礼拜之后,许多人顺序走出前门,挤满了楼房周围的街道。

共产党政府知道这所教会未曾注册,但却不再去强行关闭教会了。在1997年,林牧师告诉美国专栏作家汤姆斯(Cal Thomas)说,这是因为他们学乖了。他说, "每次他们逮捕我, 把我送进监狱, 教会都会再次成长。教会历史证明了这点。"

中国政府对家庭教会的政策因地区而不同。一些如林牧师的教会一样,享有一些相对的自由,其它教会仍旧面临骚扰。在〔2013年〕七月, 共产党的警察搜查了两所在新疆的家庭教会,逮捕了教会领袖,并因他举办 "非法集会" 而罚款。

林献羔牧师时常告诫在中国的逐步成长的家庭教会运动说,苦难是基督徒生活的组成部分。他说, "我们必须准备好去受苦。我们必须随时准备遭逮捕。在我进监狱以前,我已准备好行囊了,里面装着衣服、鞋子、和牙刷。政府如今没来找我们的麻烦,但明天的情形有可能会不同。我祈求我们能获得力量而站稳。" 林牧师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 "迫害越多,成长越快。"

今天, 即使根据最保守的估计, 中国家庭教会中的基督徒已超过了一亿人。这些人散布在中国的每一个地区内,包括大城市与大学在内。据估计,主要大学中的每十个学生里,便有一个是基督徒,而且每年增长几万人!这些人包括了专职人员、医生、律师、教授、甚至许多共产党官员(参见David Aikman, Ph.D., Jesus in Beijing: How Christianity is Transforming China and Changing the Global Balance of Power, Regnery Publishing, Inc., 2003; 简装版本,于2006年印刷)。

艾克曼博士(Dr. Aikman)这本书的首页献词如此说, "为了纪念全部在中国因信献身的基督教烈士,无论华人或外国人,从公元635年起直到现代为止。" "All My Heart's Love" –一同来唱。

我心中全部的爱,我万般的美梦 ——
   主耶稣啊,愿一切都能为你而生。
我现今的一切,我未来之所能 ——
   主耶稣啊,愿你掌管,永远属您。

复兴的火焰正在炽热地燃烧,中国有成百万的人正在信靠耶稣。但我们永远不应忘记为了铺平道路,获得神所赐的这些福分所付出的血、汗、以及洒下的泪水。下面是三位华人的故事。他们真正如保罗那样,将 "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第一位是1960年代的无名牧师,当时正是血流成河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共产党把一圈绞刑的绳索套在这位牧师的脖子上,把三张桌子叠摞起来,并迫使他站在最上面。接着,警察把他的妻子、孩子、以及亲戚都带来,强迫他们目睹一切。警察对他说:"你有两种选择!你或者继续信耶稣,或者否认祂;你现在就必须做出选择!"

这位老牧师看着他的家人与朋友的眼睛,但他知道必须怎么做。他回答道: "即使你砍了我的头,使我血流满地,我永远也不会否认耶稣。" 警察马上踢向最底层的桌子,令整个结构崩溃下来。转眼间,那圈绳索勒紧了他的喉咙,牧师便与耶稣永远同在了(Living Water, Zondervan, 2008, 第17页)。

第二个是另一些有关林献羔牧师的故事。他被监禁一年后得到了释放,那是1958年,他当时33岁。政府警告他不能再宣道。但是几个月后,他仍旧继续宣道!他再次被逮捕,而这次被判二十年监禁。他们将他送到煤矿,在寒冷的气候中劳改二十年。大部分犯人都被折磨死了,但靠神的恩典,他奇妙地熬过了这一切。当被释放时,他们告诉他,他的妻子和父亲都去世了。他的母亲病得很重,不久后也去世了。林牧师并没有想从中国逃往香港或其他地方。他回到广州,召集了一些他从前的会友,再次开办了他的旧教会。尽管他在监狱中度过了许多艰难岁月,并且失去了家人,但我不久前在镜头上看到他宣道时,他仍面带着笑容 (Crimson Cross, 由Back to Jerusalem出版, 2012, 第 65, 66页)。

第三位是我的牧师林道亮博士 (1911-2009)。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不久, 林博士的第一位妻子和女儿被日本人当着他的面枪杀了。他的第二任妻子Gracie是我的朋友。当林博士在旧金山华人长老教会中宣道时,她一直都陪着他。下午礼拜前, 林太太突然中了风。他坐救护车陪着她去到医院,几个小时后她便去世了。林博士马上乘出租车,按计划回到教会宣道。教会中的人惊讶地在礼拜结束后得知,他的妻子在礼拜前几分钟去世了。我知道林博士是多么爱他的妻子。当我听到这个故事时,它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我再也无法将传道事业视为一种纯粹的 "工作" 了。我从林博士身上学到,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人生选择。

这便是三位华人老牧师的故事, 他们将万物视为 "粪土", 为要 "得着基督"。美国年轻人心目中牧师的榜样,经常是位世俗的人。这便是美国没有复兴的主要原因之一。但在中国年轻人的心中,有像这三位牧师的自我牺牲的榜样。难怪他们愿意为基督牺牲一切!难怪中国正在经历着基督教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复兴!

你会像他们一样吗?你会将 "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吗?基督死在十字架上,为的是偿还你的罪孽,祂的肉身在第三天从死中复活了,为要赐给你生命。你愿意现在就把你的一生献给基督吗?再唱一次!

我心中全部的爱,我万般的美梦 ——
   主耶稣啊,愿一切都能为你而生。
我现今的一切,我未来之所能 ——
   主耶稣啊,愿你掌管,永远属您。

如果你想和我们谈一谈有关成为一位真正牺牲自我的基督徒,请现在就走到礼堂后面去。凯根博士将领你到一个安静的房间,在那里你可以祷告并接受辅导。如果你有兴趣成为真正的基督徒,请现在就走到礼堂后面去。陈医生,请为今早有人会信靠基督而祷告。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宣道前普鲁德鸿先生(Mr. Abel Prudhomme)领读的经文﹕腓立比书 3:7-11。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All My Heart's Love" (词: Dr. John R. Rice, 1895-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