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背起你的十字架

TAKE UP YOUR CROSS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九月十五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15, 2013

"于是〔祂〕叫众人和门徒来,对他们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可福音8:34)。


这一事件在三部对观福音内都有记载 ── 马太福音、马可福音、以及 路加福音。有些圣经教师说,这仅是为那些成熟的基督徒而写的。但三部福音都告诉我们说,这是人人都当遵守的。我们在马太福音内读到,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因此,在马太福音内,舍己背十架是所有人都适用的。其实,这里的「人」字在英文KJV排版中用的是斜体字,代表那词是译者加进去的。现代英译本(如NKJV版)将此译成「任何人」(anyone)。因此,这节经文适用于任何希望跟随基督的人。在我们的经文所出的马可福音内, 耶稣 "叫众人和门徒" 一同来,并对他们说, "若有〔任何〕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又一次,这既是对门徒讲的话,也是对在场所有的民众所讲的话。在路加福音9:23内,我读到 "耶稣又对众人说:若有人…" 这样, 在所有三部对观福音内,耶稣所讲的背起十字架的条件并非仅为门徒,也是为一切人所赐的。当祂说 "若有人要跟从我, 就当舍己, 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可8:34)时,耶稣明显是讲给全部人听的。下面两点是从这节经文引申出来的。

I. 第一,现代反律法主义者否认这会在真正的转变中发生。

上个星期天晚上,我针对「反律法主义」宣了一次道。我引用了《改革研读圣经》(Reformation Study Bible)内的一段话。其中如此说, "反律法主义者认为,神在经卷中的律法不应直接控治基督徒的生活…他们达到了如此错误的结论,认为自己的举止无关紧要,只要他们继续相信下去…既作基督徒,又要去珍惜罪孽的生活方式,这两者是不可能同时共处的"(第1831页)。然后,我引用了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讲的一段话。他这样说,

     一种引人注意的邪说如今正在我们基督教福音派的社区中蔓延 ── 这一广被接受的概念认为,我们人类之所以能选择接受基督,仅因为我们对这位救主的需要,而且我们有权任意推延我们对这位救主服从!…
     此乃何等的悲剧,我们如今时常听人把福音的宣召置于这种根基上﹕"来靠耶稣吧!你无需服从任何人。你无需改变生活的任何方面。你无需放弃任何事物 ── 只要你来靠祂,相信祂作你的救主!"
     如此,他们便来信靠了救主。之后,在某次礼拜或聚会中,他们听到了另一种号召﹕"你既然已经接受祂来拯救你,你能否把祂当作你的主人呢?"
     正因为我们到处听到此类言谈,并不证明这种讲法是正确的。督促世间男女去相信一位分化的基督是一种不良的训戒,因我们不可能接受一半基督…当人相信耶稣基督时, 祂必须接受主耶稣基督的整体 ── 毫无任何保留!我的看法是,把耶稣当成一位圣差保姆是错的;我们不能仅在罪孽使我们患病时来求祂,在祂帮助我们之后,便挥手说声「再见」── 一走了之…
     我们不能像挑选家具的顾客那样宣称说﹕"我要买这张桌子,但不想要这椅子" ── 分开选购!绝对不能!你或者要基督的全部,或者一丝不要!
     我认为,我们需要再一次向世人宣讲基督的全部── 一位无需我们为其道歉的基督,一位不能分开选购的基督, 一位要做你整体的主,不然便根本不愿做你的主!
     我警告你 ── 你无法如此从主那里获得帮助, 因主不会拯救那些祂无从指使的人!祂绝不会分派自己的职责。你不能仅信基督的一半。我们接受祂原本的整体 ─ 受膏的救赎主、那位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如果当祂拯救、召唤并拣选我们的时候,祂并不知道祂是否能去引导、掌管我们的人生,那祂便不是〔祂所自称的〕那位救主了…
     是否真有可能,我们并没有服从基督的必要呢?从我们向他呼求得救的那一时刻起,我们便应去绝对服从祂。如果〔你〕不愿如此去服从祂,我便会怀疑你是否真正获得了转变!
     当我观察一些基督徒民众的言谈举止时,我所看到听到的事物…确实令我怀疑他们是否真正获得了转变…
     我认为,此乃当初不良说教的结果。他们把主当作一所医院,把耶稣看成是医科主任,去治愈一些陷入麻烦的可怜罪人!他们要求道,"主啊,治好我吧!医治之后我便要离开!"
     那是一种不良的说教…充满了自欺。我们应望向身居高天的主耶稣,崇高、圣洁,头戴冠冕,乃万王之王、万物之主,完全有掌管祂手下得救子民的权柄!…(A. W. Tozer, D.D., I Call It Heresy!, 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74年版,第9-21页)。

真正的转变所必须具备的,既你必须忏悔并信靠主耶稣基督。那意味着,在你真正信主之后,你的生命会转向不同与全新的方向。使徒保罗讲出的下列话将此解释得非常清楚,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 5:17)。

仅有靠恩典,仅有通过对耶稣的信念,迷途罪人的生命才能走向全新的方向!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以弗所书 2:8-10)。

"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 ── 这对一切爱耶稣的人来说是一清二楚的,因为耶稣说, "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约 14:15)。耶稣又说, "不爱我的人就不遵守我的道"(约14:24)。当使徒保罗斥责在哥林多教会的反律法主义者时,他这样说, "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林前 4:20)。我们在言语上说爱耶稣没有什么价值 ── 除非说这些话的人具有随之而来的、改变人生的恩典大能。反律法主义者是那些 "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能力–KJV〕"(提后 3:5)之人。因此,他们 "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提后 3:7)。耶稣在此经文中讲到了这一真理,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马可福音 8:34)。

II. 第二,那些真正获得转变的人,根本没有问题相信这点。

然而,对一个属血气的、从未得到转变的人来说,这话是完全隐秘的。

"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唯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  (哥林多前书 2:14)。

"这世界的神" 撒但蒙蔽了他们,使他们看不到这话的真实,

"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哥林多后书 4:3-4)。

使徒保罗如此来描述了福音,

"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哥林多前书 15:3-4)。

福音如何拯救并改变你的生命呢?

当你相信基督时,祂在十字架上的死亡便赎回了你的罪。当你信任基督时, 祂的复活赐给你过一个全新生活的能力。我要再次借助以弗所书 2:8-10说,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以弗所书 2:8-10)。

我们得救乃出于恩典,靠对耶稣的信心。当我们得救时,我们是 "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2:10)。仅有对耶稣的信念才能使我们被神接受。重生的到来,是因对基督的信心。但重生造就了新的生命,开创了生命的新方向。这并不是完美:那在成圣过程之后才能获得。此乃新的方向 ── 新的生活方式 ── 一颗愿意听从基督的心!这便是我们经文所适用的地方,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马可福音 8:34)。

觉醒,尤其是新生,在一个得到重生之人的心里造成一种服从基督这一指令的渴望!如果没有新生,就不会产生服从耶稣的渴望。但当神的圣灵做成祂的圣工时,那从上天而生的人绝对不会退缩,不会拒绝基督的命令。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马可福音 8:34)。

虽然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对〔经卷〕默示这方面持有自由派的观点,神却向他揭示了这一〔舍己的〕真理。许多在默示方面持有更佳观点的人,却错过了他所理解的这一道理。潘霍华是一位年轻的路德教牧师,曾因公开反对希特勒,结果在联军占领德国的前几天,被纳粹党用绞刑处死了。当时他仅有39岁。在他写的经典著作《作门徒的代价》(The Cost of Discipleship)一书内,潘霍华说, "当基督召唤某人时,祂召唤他来献出性命。这种死有可能会像那第一批门徒一样,使他们离家出走去侍奉祂;或者,这也可能会像路德那样,迫使他离开修道院,进入世俗。但那每次都是同样的死亡…我们每天都会遇见新的试探,而每天我们都要为耶稣基督的缘故忍受苦难。〔我们〕在〔争斗〕中所受的创伤与疤痕,乃是他参与了主十字架之苦难的标志…那时,受苦变成了他作真正门徒的徽章。门徒不会超过他的主人。跟随基督意味着passio passive–即受苦乃必经之道路。那便是为何路德把受苦当作真正教会的标记,并在为「奥葛斯堡宣言」(Augsburg Confession)所编的备忘录中,也曾同样地作出这一定义:教会乃是一个「为福音的缘故而遭受迫害、并忍受残杀的」社会群体。如果我们拒绝背起十字架,拒绝从人的手中接受痛苦与鄙视,那我们便断绝了与基督的交往,也不再跟随祂了…早期基督徒的生活中充满了如此的证据,显明基督是如何使祂子民临终时的垂死痛苦获得转化,并通过无法言喻的确据伴随了他们。当他们忍受着最为残忍的折磨时,他们却享受到与主交往的极端喜乐和福分。担待十字架成为征服痛苦的惟一道路。一切跟随祂的人都会如此,因为主也走过这条路…每个基督徒的肩头都置有一座十字架。每位基督徒都需面临的头一样痛苦,便是要应召断绝与世俗的一切牵连。与基督相遇的结果,促使你陈旧个体的死亡。一旦成为门徒,我们便交出自己与祂的死亡相结合 ── 我们将生命交给了死亡。当基督召唤某人时,祂召唤他来献出性命" (Dietrich Bonhoeffer, The Cost of Discipleship, Collier Books, 1963年平装版本,第99-101页)。

我认识理查德•闻布朗(Richard Wurmbrand, 1909-2001)牧师。我们教会里 有张他和他妻子的相片,抱着我们的孩子,并为孩子祷告,将他们献给基督。我认识许多伟大的基督徒,其中包括我在华人教会的牧师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他是我人生中最伟大的牧师,而克里斯托弗•凯根博士(Dr. Christopher Cagan)则是我个人交往中的最伟大的基督徒。奥腾牧师(Pastor Herman Otten)则是神眼中的圣者,他为扞卫圣经而抵挡自由派的攻击已超过50年了,这使他受到了无可比喻的苦难,并且在密苏里宗教议会路德教派中失去许多朋友,我敬佩这样的人── 即使我并非同意他的每一样观点。但至今为止,闻布朗牧师是我所遇见过的最伟大的基督徒。

闻布朗牧师是一位路德教派的牧师,他曾在罗马尼亚共产党的监狱中坐过14年牢狱,其中整整两年是在独人监牢内度过的。在那段期间,他不见天日、与世隔绝,他被人鞭打、下药,且饱受中世纪式的折磨。他的身体曾因反复的毒打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烧红的铁筷子在他背上与脖子上留下了一道道的深痕,他在我们教会的时候,甚至无法站着宣道,因为他的脚在鞭打的折磨下变形了,在他写的《在神的地下室》一书中,他说﹕"在一个特别的牢房内,我日复一日地听大喇叭如此广播说,

基督教已死了!
基督教已死了!
基督教已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相信了他们连续几个月所告诉我的﹕基督教已经死了。圣经预言到,会有一个离道反教的时代,我相信这时代已经来临。然后我记起了抹大拉的马利亚;也许这一概念超过了其它的一切,它解救了我的心灵免受洗脑毒素的最后阶段、也是最致命的残害。我想起她对基督的忠心,甚至当祂从十字架上呼喊「我的神!你为什么离弃我?」时,她仍是忠心耿耿。之后,当祂的屍体放进了坟墓中,她仍在附近哭,直等到祂的复活。如此,当我最后相信基督教已经死去之后,我说,「即便如此,我还会信,而且我会在基督教的墓前哭,直到它复活为止,因它定会的复活」"(Richard Wurmbrand, Th.D., In God's Underground, Living Sacrifice Books, 2004, 第263, 264页)。

我从来没有为耶稣受过多少苦难,但当我就读旧金山附近的美南浸信会自由派神学院时,最后两年特别艰难。从情感上来讲,我像是在客西马尼园内。当朋友离开后我独自一人时,有两位不同的教授告诉我,如果我继续这样扞卫基督与圣经的话,我将永远无法受到任何美南浸信会教会的雇用。讲道学的教授格林博士告诉我﹕"你是一位优秀的宣道士,但是你招来了一个惹事生非的名声,如果你想在一间教会里任牧师,你必须马上停止 [找麻烦]。" 这就像是在大学中有人告诉你, "如果你不马上停止扞卫圣经,你就永远找不到工作" 一样。

我回到我宿舍的房间里,穿上夹克,出去散了很长时间的步,从海上吹来的寒风令我发抖。我一直想着教授说的话﹕"你的名声不好,你不会得到一间教会,停止扞卫圣经。" 散步到了半路,我对自己说﹕"让他见鬼去吧(To H--- with it)! 得不着教会又能怎样?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要扞卫耶稣和祂的道!" 我知道我应该用其他词句来说,但那天我正是这样用粗话的对自己说的!约翰•罗凌博士(Dr. John Rawlings, 1914-2013)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路德(Luther, 1483-1546)也可能会这样说!使徒保罗说: "我为他已经抛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腓 3:8)。有时候没办法有力地表达一种想法,我只能说: "让他见鬼去吧!不论什么的代价, 我都不会停止扞卫基督与祂的道!" 我会把 "万事看作粪土, 为要得着基督"。

你害怕失去的是什么?你害怕放弃的是什么?你为什么害怕舍己、并背起十字架来跟随基督的呢?阻碍人的总是某种畏惧。你是否能将此畏惧 "看作粪土", 无论怎样都来信基督呢?如果你能这样做,你会成为神眼中一位特殊的人!

古时的教会称那些为基督献生的人为「烈士」。但那些像闻布朗牧师一样在迫害中忍受了极度的折磨却幸存下来的人则被称作「承认信仰者」(Confessors)。闻布朗牧师就是一位「承认信仰者」。他舍弃了自己,担起了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基督,即使他因此而忍受了极大的痛苦。你能这样做吗?你能把 "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吗?你能用莱斯博士最喜欢的歌曲来这样说吗?

耶稣,我今撇下所有,背起十架跟随袮;
   甘受藐视、艰苦、耻羞,心惟欢然作活祭。
前所追求、爱慕、盼望,一切雄心全败亡;
   但我景况何等宽广,仍然有神与天堂。

在我们的歌页上,那是第八首。请大家起立同唱。

耶稣,我今撇下所有,背起十架跟随袮;
   甘受藐视、艰苦、耻羞,心惟欢然作活祭。
前所追求、爱慕、盼望,一切雄心全败亡;
   但我景况何等宽广,仍然有神与天堂。

任凭世界弃我嫌我,主,袮也曾被弃嫌;
   人面人心欺我骗我,惟袮永远不欺瞒。
当你向我显出笑脸,友虽生疏敌随险,
我心平安,处之泰然,因我得见袮欢颜。

我所受的试炼苦痛,不过驱我到袮前;
   我的困难压我愈重,天上平安愈甘甜。
有何忧愁能将我袭,当袮荣面向我显?
   有何快乐能将我迷,若袮不在它中间?
("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 词: Henry F. Lyte, 1793-1847)。

若你希望跟我们讨论成为基督徒的事,请你离开座位,现在走到礼堂的后面去。凯根博士会领你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祷告。陈医生,请为那些作出响应的人能够得救而祷告。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宣道前普鲁德鸿先生(Mr. Abel Prudhomme)领读的经文﹕马可福音 8:34-38。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 (词: Henry F. Lyte, 1793-1847)。


证道 / 宣道提纲

背起你的十字架

TAKE UP YOUR CROSS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于是〔祂〕叫众人和门徒来,对他们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可福音8:34)。

(马太福音16:24; 路加福音 9:23)

I.   第一,现代反律法主义者否认说,这不会在真正的转变
中发生,以弗所书2:8-19; 约翰福音 14:15, 24;
哥林多前书 4:20; 提摩太后书 3:5, 7。

II.  第二,那些真正获得转变的人,根本没有问题相信这点,
哥林多后书 5:17; 哥林多前书 2:14; 哥林多后书 4:3-4;
哥林多前书 15:3-4; 以弗所书 2:8-10; 腓立比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