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福音的万力 [钳]

THE GOSPEL VISE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七月十四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14, 2013

"然而, 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翰福音 5:40)。


这是耶稣对当时那些不信的犹太人所说的话。他们很虔诚,但他们不信耶稣。他为他们提供了充足的证据,显明自己是他们从神差遣而来的弥赛亚。但他们仍旧拒绝信祂。

如果你在家里读过约翰福音第五章,你会看到,基督提醒过他们,祂曾接受过施洗约翰所作过的见证,而且世间普通人都相信约翰是一位先知。约翰曾对耶稣作过如此的见证,说, "看哪,神的羔羊﹕除去〔背负〕世人罪孽的 [羔羊]"(约 1:29)。然而,这群不信的人拒绝接受约翰的见证。

接下去,耶稣说,祂行出的奇迹与其它圣工也证明祂是弥赛亚。祂说, "父交给我要我成就的事,就是我所做的事,这便见证我是父所差来的"(约 5:36)。基督所行的奇迹,以及祂手中的妙事,清楚地显明祂正是弥赛亚。

更进一步,耶稣说, "差我来的父也为我作过见证"(约5:37)。虽然当场听耶稣讲话的人从未听到过神的声音,其他他们认识的人曾听神说过, "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路3:22)。这一定曾被人广为传扬,使那天每位在场听祂说话的人都知道,神的声音曾亲口声明说,耶稣是祂的儿子。

然后,耶稣提醒他们说,还有第四位向他们作证的,告诉他们耶稣是基督, 是遣来拯救他们的弥赛亚。这第四位见证便是圣经本身,也就是他们每日花许多时辰所精心研读的旧约经卷,而且他们已经熟知其中极大部分的经卷。耶稣告诉他们,说他们 "查考圣经…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5:39, 40)。

你要理解,这并非一句反犹太人的话语。作为一个「时代论主义者」(Dispensationalists),我们相信神与以色列之间仍旧持有人间的契约。所以,我们谴责反犹主义。我们支持以色列民族;我们支持犹太人。他们并不比外邦人更 "迷途", 因为外邦人也拒绝了救主。但 "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罗1:16)。耶稣来到人间正是为了拯救一切来信靠祂的人,无论是犹太人或是外邦人。即使以色列的犹太人仍未信靠耶稣,我们仍旧支持他们,反对一切反犹主义的邪恶。

现在,我们暂且放下当时听耶稣说话的那些不信的犹太人。让我们转过头来对今晚你们中间不信的外邦人说几句话。你们今晚在座的,也面对同样的证据, 证明耶稣是基督,是神遣到人间的救主。你有施洗约翰的见证;你有基督所行之奇迹的见证;你有神从上天发出之声音的见证;你也有圣经内提供的见证。这一切见证都说,拿撒勒人耶稣是神应许中的救主,是罪人们唯一仅有的救主。

最糟糕的是,那些在场听耶稣说话的犹太人,面对如此众多的见证,却仍旧拒绝去信靠耶稣基督来获得永生!因此祂对他们说,

"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 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  (约翰福音 5:39, 40)。

如你住在无神论的国家内,比如讲从前的苏联,你可以有些藉口。我从理查德•闻布朗牧师(Pastor Richard Wurmbrand)那里读到了下面这个故事。闻布朗牧师是路德教传教士,是位信耶稣的犹太人。他因宣讲福音而在罗马尼亚共产党的监狱中蹲了十四年的牢。闻布朗牧师入狱前曾遇见一位来自西伯利亚的青年画家。闻布朗牧师的俄语和罗马尼亚语都非常流利。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那位青年俄罗斯画家告诉他,

     "我只知道他们在学校里教我们说,宗教是帝国主义手中的工具,等等。我常去一个墓地环绕的无人管理的小房屋里"(闻布朗说, '我知道那一定是墓地中的俄国东正教教堂。' 那位年轻人继续讲下去)。
     "墙上挂着一幅画像,画了一个钉在十字架上的人。我想,「他一定是个邪恶的罪犯, 以至承受如此的刑罚。」但如果他是这样一个罪犯,为什么这幅画却挂在尊荣的位置上 – 好像他是马克思或列宁一样?我后来决定,他们起初以为他是一位罪犯,但后来发现他是无辜的,所以挂起他的像来表达他们的后悔之心。"
     〔闻布朗说,〕我告诉那位画家,「你靠近真理已走到半路了。」几个钟头之后,当我们抵达目的地时,他已获知了我所能告诉他的一切有关耶稣的事情。在我们分手时,他对我说,「我本来计划今晚去偷些东西,正如每人都在盘算的一样。现在,我怎能下手呢?我信的是基督」(Richard Wurmbrand, Th.D., In God's Underground, Living Sacrifice Books, 2004年版, 第25, 26页)。

自苏联刚解体之后,在俄罗斯年轻人中,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听到过这种反应。很奇怪,在伊朗的年轻人当中,我们也看到这种反应有增长的趋势。过去六百年以来所发生的最大一次复兴,如今便发生在此刻的伊朗和阿拉伯国家内。当然, 我还知道,就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中国、印度、非洲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 全心全意地投靠了耶稣。而这些刚获得转变的民众会与那位年轻的俄罗斯画家一同说, "现在,我怎能下手呢?我信的是基督。"

但是,我们在美国是否能看到这样的反响呢?没有,我们看不到。以前有段时期我们可能看到过, 但那已一去不复返了。「耶稣运动」始于六十年代中期。有天晚上,葛利费斯先生向我指出了这一运动的结束时刻。他说,这运动与「道德多数派」(Moral Majority)一同垮台了 ── 当杰利•弗维尔(Jerry Falwell)借助于美国中年白人的恐惧,令他们转而敌视社会上那些靠正面的福音信息应能赢得的年轻人。葛利费斯先生说,杰利•弗维尔杀戳了「耶稣运动」。这说法或许有点过头,但我认为他并非毫无道理。杰克•海尔斯 (Jack Hyles) 在此也没有做什么好事。祂通过宣道强烈地反对金属框眼镜(因为约翰•列侬, John Lennon, 曾戴过这样的眼镜)。海尔斯、弗维尔、以及此类宣道士,使年轻人更加远离了我们的教会。他们觉得需要保护在教会里的孩子,在宣道中斥责教会以外的孩子。但这种做法是不符圣经的。这并非早期教会的做法,也不是复兴期间任何福音宣道士的做法。结果,据民意调查专家乔治•巴拿(George Barna)的统计,他们不仅失去了教会之外的孩子,他们也失去了教会里出生的88% 的孩子,使他们 "一去不复返" 了。

现在,他们想再去争取那些年轻人,但一切都太迟了。如今,神 "已经转去离开他们" (何 5:6)。像神在「耶稣运动」中所做的事情,一代人经历一次已是万幸了。如今那些 "激进"(progressive)浸信教徒试图用闪烁的灯光、新奇的音乐、和 "基督徒" 露体舞女来吸引年轻人!太迟了!一切都毫无 "效果"。神现在说:

"我要回到原处,等他们自觉有罪,寻求我面"  (何西阿书 5:15)。

我本人认为,在美国衰落之前,我们不再会看到神在我们年轻人身上行奇工了。没错,美国会衰落。我认为,在美国衰落之前,神不会在我们的年轻人中间再次遣送复兴。我或许错了,但我认为没错。仅有到那时,我们才会意识到,像杰克•海尔斯和杰利•弗维尔对70年代末期至80年代的美国年轻人所造成的伤害。请你理解,我并不是完全反对弗维尔博士,但他在过去的确说过一些不明智的话。

基督在世的时候也是如此。许多犹太人年轻人来投靠基督,得到了拯救。但是宗教领袖们却攻击那场运动,害怕会失去自己的国家(约11:48)。拒绝了基督之后,他们也失去了国家 ── 正如当今的美国人正在失去自己的国家一样!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在美国或西方某地生活的年轻人,你得救的可能性极小。你会像那位年轻的俄罗斯画家那样信耶稣的可能性可说是微乎其微。如今,在美国或西方世界内,神并非以大能力来工作。祂 "已经转去离开他们" (何 5:6)。而耶稣今晚对你们说,

"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 (约翰福音 5:40)。

你是否知道,除非神吸引你,你是无法投靠耶稣的?耶稣本人说下来话时把这点陈述得很清楚,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 (约翰福音 6:44)。

而在美国乃至西方,神仅吸引少数人到祂的儿子那里。你信靠耶稣需要一个奇蹟。不错,你若想在此邪恶时代中得救,所需的正是一个奇蹟。

把众星安排在穹苍上靠奇迹,
 把地球悬挂在空中也靠奇迹;
当祂救我灵魂、清洗解脱我,
 靠的是爱与恩典的奇迹!—《靠奇迹》
("It Took a Miracle", 词:John W. Peterson, 1921-2006)。

我见到有些人在谘询室里徘徊。你进进出出,就像行屍走肉一般(弗2:1, 5)。但对于信靠耶稣,你一点进展也没有 ── 一点也没有!一点也没有!一点也没有!原因何在呢?耶稣说: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约翰福音 6:44)。

但神如今 "经转去离开他们" (何西阿书 5:6)。

中国大陆的年轻人似乎很容易就信了耶稣!每天有数百人信了主!但是,一旦中国的学生来到美国,却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离开了神祝福区域,离开中国,移民到了美国,到了神 "经转去离开他们" 的地方。在中国,我们见到了成千上万民众带着眼泪来信靠耶稣,并因找到了救恩而欢喜!但那仅发生在中国!一旦中国的学生来到美国后, 我们没见到神在他们中有何作为。

孔诺理博士(Dr. Kenneth Connolly)是研究历史上复兴的学者。孔诺理博士发现一件事,就是复兴总是有 "选择性的"。他的意思是,复兴总是仅仅局限于某组人。而这正是我们在中国年轻人身上看到的事。在中国,每小时有超过700年轻人信耶稣 ── 日夜不停 ── 在现代最大的复兴中!但是当中国内陆的留学生来到这里之后,他们极少得救!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有一个来我们教会的中国留学生得救,一个也没有!他们离开了神赐福的地区,来到了对属灵事物蒙蔽的美国和欧洲来。但此邪恶的时代中,任何种族的人在美国和西方得救都是罕见的。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之一是 "决志主义" 的教义。查尔斯•贺治博士(Dr. Charles Hodge)在下列一番话中指出了 "决志主义" 的谬误。

人所构思出来的,没有什么教义比这更能摧毁灵魂了﹕既罪人能随时随地的令自己获得新生,能忏悔而选择信主。那些真心接受此教义的人,永远不会去搜寻获得这一切福分的惟一真实根源(Charles Hodge, Ph.D., Systematic Theology,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9年版, 卷II, 第277页)。

现在,让我们话归正题。在这两节经文之间,你可看到了一种冲突?

"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翰福音 5:40)。

同时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约翰福音 6:44)。

我将不会因为你而把这化简。两者之间是有冲突!从现实角度来说,你必须来信靠耶稣才能得救 ── 但是,除非父神吸引你,你不能到祂那里。这令你处于如何一个处境?这让你处于失丧迷途的处境中!这便是迷途的含义!你必须来信靠耶稣才能得救 ── 除非父神吸引你;但你不能到祂那里。这便造成了冲突!这向你显示了迷途的含义!如果你认为你能靠自己学些东西或做些事情得救,那么你永远都不会得救。正如贺治博士说的,"那些真心接受此教义的人,永远不会去搜寻获得这一切福分的惟一真实源泉"。

必须来信靠基督 ── 但是你无法到祂身边!这被称作 "福音的万力钳"。我希望你不会认为你是第一个受到 "福音万力钳" 夹持的人。约翰•班扬(John Bunyan, 1628-1688)在此钳内挣扎了十八个月。年轻的司布真(Spurgeon)困在此钳内至少有七年。是神把你置在此钳之内。"我办不到,但我必须做!" 这便是你的困境。神把你置于此钳之内是有原因的。

万力钳是一种固定在作业台上的工具。它由两个可移动的钢铁钳口和一个杠杆组成。它用来钳住两个金属钳口之间的物件。"福音的万力钳" 就是神把你夹在 "我办不到、但我必须做" 之间。如果这压力达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你或许会呼求道,"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罗 7:24)。如果你有这样的感受,这说明你已觉醒了;通常在这之后不久,你便会向耶稣呼求,"主啊,拯救我!" 这就是传统的转变方式。那便是奥古斯丁、路德、卫司理、以及怀特腓德(Augustine, Luther, Wesley, Whitefield)获得转变的方式。在此之前你做的一切,最多不过是某种准备工作,或者不过是某种敷衍了事罢了。神在转动万力的把手,祂正在扭紧万力钳的钳口。你是否感到了压力?你有没有受到挤压?

你必须来投靠耶稣才能得到生命。但你靠自己的能力是到不了祂身边的。你必须 ── 但却办不到!你是迷途的!向基督呼求吧!仅有祂才能拯救你!仅有祂才能赦免你的罪!仅有祂才能赐予你永生。仅有祂才能使你免受福音万力钳的挤压!向耶稣呼救吧!快来倚靠祂的恩典吧!祂死在十字架上,为要偿还你的罪孽。祂从死中复活,为要赐给你生命!我今晚请求你 ── 快来信靠耶稣吧,而且现在就来信!把自己投在神的儿子身上!请听以撒•瓦兹(Isaac Watts)的诗歌,

罪孽、软弱、无助之虫,
 倚在基督怀中;
主乃我之能力、公义,
 耶稣既我全部。
("How Sad Our State by Nature Is!" 词: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曲用 "O Set Ye Open Unto Me")。

如果你想和我们谈论有关信耶稣与得救的事情,请现在就离开座位,走到礼堂后面去。凯根博士将把你领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可以交谈并祷告。陈医生,请为今晚有人能得到转变祷告。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先生(Mr. Abel Prudhomme)领读的经文﹕约翰福音 5:31-40。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Come Unto Me" (词: Charles P. Jones, 1865-1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