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末世的产痛!

BIRTH PANGS OF THE END-TIMES!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六月十六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ne 16, 2013

"这都是灾难(或产难)的起头"(马太福音 24:8)。


普鲁德鸿先生几分钟前读过的那段经文,是从第三节开始的,

"耶稣在橄榄山上坐着,门徒暗暗的来说:「请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些事?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豫兆呢?」"  (马太福音 24:3)。

"世界的末了," 其字面上的意思是 "本时代的结束。" 门徒们想知道结束时的情形如何。人的本能告诉他们,一切必然了结。约翰•肯尼迪被暗杀的那天,我内心便有此感受了。那是我头一次意识到这点。我当时二十二岁。六年后夏季的伍德斯托克(或 胡士托, Woodstock)音乐节,使我更深地意识到了这点。越南战争、水门事件、和吉米•卡特使我对此更加难以忘怀。到里根总统离开白宫时,我内心感到一阵冰冷,意识到这并非「美国的早晨」, 而是她的「黄昏」了。我们目睹的各种奥巴马丑闻,无疑会被毫无心计的共和党人置之不理。我们只能眼看我们的生活方式瓦解,并面对敌基督的兴起、或与此类似之事。我们本能地感到,如今的时代必然了结。我们知道这不会永久延续。但这一切会如何结束呢?耶稣为门徒提供了好几条末世的徵兆。

I. 第一,末世的早期徵兆。

耶稣在马太福音24:4-8内提出了这些早期徵兆,

"耶稣回答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是基督,』并且要迷惑许多人。你们也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总不要惊慌;因为这些事是必须有的,只是末期还没有到。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地震。这都是产难的起头」"  (马太福音 24:4-8)。

基督谈到了灵界中的迷惑以及假基督的出现。我确信,这些假基督是冒充基督的鬼魔势力。耶稣在第二十四节内说, "假基督, 假先知将要起来。"「假基督」就是邪灵,而「假先知」则是宣讲这类邪灵的人,他们将 "迷惑许多人"(24:5)。世上主要的邪教,如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等,都是在十九世纪下半叶在美国渐成气候,并在二十世纪早期突现在世界舞台上。另外,自由派的基督也在同一时期内兴起,几乎完全吞没了各大新教教派,以及大部分天主教教会。葛莱善•枚臣博士(Dr. J. Gresham Machen)说, "从他们对待耶稣的态度上来看,自由教派与基督教是完全对立的。" 枚臣又说, "自由派主义把〔耶稣〕看成榜样、向导;基督教把祂看成救主;自由派把祂作为信心的榜样,基督教把祂当作信心的对象。" 再一次, "自由派信仰把耶稣作为人类中最绚丽的花朵;基督教把祂视为超自然的「神人」" (J. Gresham Machen, D.D., Christianity and Liberalism,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0年重印, 1923年原版, 第80, 96页)。如此,枚臣博士说,基督教和自由教派是两种分别不同的宗教 ── 其不同之处的根源在于,自由教派把基督当作普通的人,而基督教把基督看作「非凡人」(supernatural Person),既 "神处肉身",或如信经所说的,"乃真神之真神"(very God of very God)。因我从两所自由派神学院中毕业,我深知他讲的非常正确。这毫不夸张。基督教与自由教派是两种分别不同的信仰。

自由教派的信仰与真实基督教信仰之间的不同之处,在于自由教派提供了「假先知」(太 24:24; 参. 24:4, 5)所传的「假基督」。自由派新教与自由派天主教的基督乃是假基督、是邪灵的骗术,而完全不是圣经内所呈现的基督 ── 这是不容质疑的。假基督不过是一凡人(或在一些邪教中: 一个灵;而正统基督教的基督则是全神全人的「神-人」一体)。真正的基督是圣经内与早期信经内的基督。假基督是邪教的基督,是自由教派的基督,是某些五旬节派和灵音派("Jesus only" 与 "spirit-Christ")中的基督。

「贬低之争」(Downgrade Controversy)正是自由教派的假基督所导致的。十九世纪末叶,司布真在英国浸信教徒中对此作出了英勇的抗争。大部分英国的浸信教徒加入了自由教派的阵营, 否认宝血的赎罪性, 因为他们受到了自由主义「假基督」的欺骗。

如此,第一个末世的早期徵兆,便是自由主义的假基督的兴起。那发生在十九世纪下半叶,他几乎完全征服了二十世纪早期的新教与天主教信仰。正如我在其他地方所指出的那样,因为各个教派受到了菲尼(C. G. Finney)决志主义的影响,让教会中坐满了失丧迷途者,他们内心隐藏并孕育着对基督的叛道观念,最终便彻底拥抱了自由派的所谓 "基督教" 教义,导致浸信教和新教教派中,如此大规模放弃圣经内基督的倾向。

紧接着,另一个早期徵兆发生了,

"你们也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总不要惊慌;因为这些事是必须有的,只是末期还没有到。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瘟疫–KJV]、地震。这都是产难的起头"(马太福音 24:6-8)。

历史学家把第一次世界大战成为 "大战 (the Great War)"。到那时为止,一战的确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战争 (从1914年至1918年)。欧洲的旧秩序受了致命的一击,接下来的数年后,多处有 "饥荒、[瘟疫–KJV]、地震"(太 24:7)。

虽然人类历史上有过多次地震,然而,自二十世纪早期开始,这些地震的频繁及其破坏性的程度,却有极大的增长 (Tim LaHaye, D.Min., and Ed Hindson, Th.D., Global Warning,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7, 第38页)。

自二十世纪以来,饥荒、全球性的疾病、瘟疫,以及其他自然灾害的骚扰,接踵降临世界各地。但耶稣说,"只是末期还没有到" (太 24:6)。紧跟在这句话之后,便是我们今天的经文了,

"这都是灾难的起头" (马太福音 24:8)。

那节经文字面上的意思可译为 "这都是产难的起头" (NIV),或 "这都是生产之阵痛的…起头" (NASV)。"Merely" 一词用了斜体字体,表明是译者加上去的。

当一位女子开始生产时,起初的产痛并非惟一的痛楚,它不过是一系列产痛的开始。在大多数情形下,一种规律逐渐形成,每阵产痛比上一次来得更早一点,且比前一次更剧烈一点。当子宫收缩的间隔短过三分钟时,母亲便知道孩子快要降生了。虽然第一次世界大战没有代表 "时代的结束",它无疑标志着产难的开始 ── 这产难一直持续到今天Global Warning, 同上, 第38页)。

过去的几年间, 在这些 "产痛" 之中兴起了好战的伊斯兰教徒 ── 尤其在吉米•卡特总统破坏了穆斯林世界的稳定之后。吉米•卡特迫使伊朗的沙皇(Shah of Iran)离职,让阿亚图拉•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及其跟随者兴起。因此,卡特打开了一个 潘多拉盒子,向世间放出了前所未知的灾难。他那政治上 "正确" 的理想主义,类似于伍德罗•威尔逊 (Woodrow Wilson) 和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理念, 把前所未知的灾难释放到人世间。我不知道卡特先生在夜里如何能睡得安稳!而奥巴马总统至今仍未采取任何具有决定性的措施 ── 除非为事态所逼,我认为他不会采取任何行动。沃尔涡德博士 (Dr. John F. Walvoord) 是一位极受尊敬的圣经学者,他说,

我研究〔圣经〕豫言已有许多年了;虽然我不相信我们能为主的回归定日期,我确实感到如今世上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这可被视为在主回归之前的预备工作(John F. Walvoord, Th.D., quoted in Are We Living in the Last Days?, Tyndale, 1999, 第364页)。

"这都是产难的起头"(马太福音24:8)。

更糟的事还要来临!正如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 1874-1963)所说的,

神的「熄灯」令最终发出前
在击打中破碎的不仅是海浪。
   ("Once By the Pacific" –《太平洋岸边的一天》)。

耶稣说:

"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  (马太福音 24:21-22a)。

II. 第二,圣经其他地方扩充了这些徵兆。

在马太福音二十四章结束之际 (基督在此章中讲述了 "橄榄山讲论"),我们可以看到,在新约的其他地方也能找到对这些 "预兆" 的描述。

例如,提摩太后书 3:1指出了末世中大致的世态,

"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

译成 "危险" 的希腊原文是 "chalepos"。同一词在马太福音 8:28 中被译为 "凶猛"。这个词在新约希腊原文中仅仅出现过这两次。这个词在马太福音8:28 中被用来描述一个鬼附身的人。这个希腊字表现的是凶残和苦闷 ── 它描述了这时代末期中世人的心态。"末世必有危险〔凶残〕的日子来到。" 美国的嬉皮士世代的凶暴让我感到惊奇不已。直到1970年初期,我一直都未曾与他们有直接的来往。他们并非所有的人都是如此,但那似乎正是他们这代人的性格倾向。这代人的自私和残暴, 一次又一次地令我感到震惊。他们让我感到震惊,原因是我仅比他们大几岁 ── 属于 "沉默时代"(Silent Generation)的人;另外,还因为我曾经向年轻的华人传教, 这些年轻华人没受到 "婴儿潮时代" 很深的影响。正当我写成这句道文的时候,婴儿潮中的一个人,刚好打来电话,向我发泄了一通 "仇视" 的信息。甚至有些网站,是专门用来对我作人身攻击的,原因就是我在竭力宣扬福音,坚定地扞卫了圣经。这些攻击是由一个仇恨团体发起的,他们聚集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攻击我们教会。此团体由一个带枪的人引导。这人如此说, "我的手枪对我细语道,「开枪,开枪,灭尽 [仇敌]。」" 这一切都载在那人的网页上,还有她持枪的照片。请点击这里阅读 "海博士回答指控者"。这种人似乎没有更高的人生目标,仅为攻击宣扬救世福音的宣道士。当然,我们已向FBI举报监视这组人。那类人在当今世上极为普遍,以至于造成了世间凶残悲哀的气氛,笼罩了整个当代世界。提摩太后书3:1-7 描述了这类人,他们带来了我们现今世上的凶残气氛与情操,

"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 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那偷进人家、牢笼无知妇女的,正是这等人。这些妇女担负罪恶,被各样的私慾引诱,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提摩太后书 3:1-7)。

对真正的基督徒来说, "躲避" 这些具有末世特徵的人是极为重要的, "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提后 3:3, 5)。关于那段经文中的 "好说谗言" 一词,亨利•摩利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说:

"好说谗言" 的希腊原文是diabolos, 意思是 "诋毁者" 或 "魔鬼"。撒但本人便是diabolos, "魔鬼", 诬告 "我们弟兄的"(启12:10); 同时,如今有许多人也在诬告信奉圣经的基督徒按魔鬼之旨意行事(Henry M. Morris, Ph.D., The Defender's Study Bible, World Publishing, 1995, 第1354页; 有关提摩太后书3:3的诠注)。

这些 "造谣中伤者" 内的某些人,反复地在网上攻击我们。正如我说的,他们属于一个关系亲密的宗教仇恨团体,时常在暗中聚会,其中的代表发言人甚至曾把自己持枪的相片刊载上网,并在其网站上说, "更为恰当的回答是他杀,不是自杀!"正如我说的,我们已把那人与这怪异团体中的其他成员举报给FBI作监控。请点击这里来读 "海博士回答指控者"。无疑,这类人的攻击使我和我家人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人上网可以信口开河,时常为受攻击者带来伤害,而他们自己却若无其事地扬长而去。

据 "烈士之音" (Voice of the Martyrs,www.persecution.com) 和其他从事监视工作的组织报导,如今世界各地对基督徒的仇视言行和迫害正急剧的上升。Imprimis (Hillsdale学院的出版刊物)刊载的一则报导中,着重讨论了对基督徒日益增长的仇视问题(2013年4月, "Religion and Public Life in America" by R. R. Reno, Ph.D.)。

另外一段重要的经文是彼得后书 3:17。此处经文告诫我们,"在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随从自己的私慾出来讥诮"(彼后 3:3)。这些 "好讥诮的人",是那些否认基督会再次降临的人。他们说,"主要降临的应许在那里呢?"(彼后 3:4)。彼得说, 他们 "故意忘记" 基督的第二次降临,就如挪亚时代的人故意忘记全球性的大洪水一样(彼后 3:5-7)。奥尔登•甘尼特博士(Dr. Alden A. Gannet)叙述了当今的许多人这种故意无知的心态。他说:

      我曾目睹过这类故意对圣经的无知。前一些年,我从纽约飞往亚特兰大,旁边坐着一位年轻伶俐的女士 ──我从她读的杂志上可以判断,她的观念一定极为偏左。过了一段时间,我和她聊了起来,讲到了基督对她人生的要求。她一旦感觉到我对圣经的福音派观点,她便抢过话题, 开始激烈地攻击圣经…在她谩骂言词的喘息间,我尽力温和地询问说,"我能不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 她同意了。于是,我尝试地问她说, "你有没有通读过圣经?" 这位傲慢的知识分子感到很丢脸,面色改变,从粉变红,从红变紫;她被迫承认,她从未读过所攻击的这本书。彼得将此称为 "故意忘记"(Alden A. Gannett, Th.D., "Where is the Promise of His Coming?" in Charles Lee Feinberg, Th.D., Ph.D., editor, Prophecy and the Seventies, Moody Press, 1971, p. 46)。

甘尼特博士引用了彼得后书 3:10-12,

"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销化,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怎样敬虔,切切仰望神的日子来到。在那日,天被火烧就销化了,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熔化" (彼得后书 3:10-12)。

甘尼特博士谈起他如何在童年时候读到这节经文,使他担忧起来。他醒悟到自己需得拯救,于是信靠了基督,"在那一刻,罪恶感便消失了" (同上, 第51页)。

神利用同一节经文让我获得觉醒, 并于1961年9月28日引导我信了耶稣。当时,伍德布利奇博士(Dr. Charles J. Woodbridge)正在宣讲彼得后书第三章。引用莱斯博士的话说,我当时 "很虔诚却仍是迷途的"。主用祂的宝血,洗净了我的罪孽,救我逃离全能之神的审判。

"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  (彼得后书 3:10)。

无论好讥诮者怎么说,无论他们如何讥笑挖苦那 "末世" 的警告 (3:3),要确保你不受他们的诱惑。要确认你已离弃了罪孽,信靠了耶稣。因为仅有祂一个人能把你从这些凶残的时日中拯救出来。我们已在周围看到了末世的产痛!我请求你,今晚、趁现在、快来相信主耶稣基督吧!

如果你希望和我们谈论与得救相关的事宜,请你离开座位,走到礼堂的后面去。凯根博士将领你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我们在那里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并与你祷告。当我们一同唱歌页上圣诗第七首时,你便可到后面去。

脱离捆绑、忧愁、与黑影,
   耶稣,我来!耶稣,我来!
进入自由、喜乐、与光明,
   耶稣,我来就你!
脱离疾病,进入你完全,
   脱离贫乏,进入你丰富,
脱离罪恶,得见你圣颜,
   耶稣,我来就你!
("Jesus, I Come" 词: William T. Sleeper, 1819-1904)。

陈医生,请带领我们为那些响应的朋友祷告。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宣道前普鲁德鸿先生(Mr. Abel Prudhomme)领读的经文﹕马太福音 24:3-10。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To Eternity" (词﹕Paul Rader, 1878-1938)。


证道 / 宣道提纲

末世的产痛!

BIRTH PANGS OF THE END-TIMES!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这都是灾难(或产难)的起头"(马太福音 24:8)。

(马太福音24:3)

I.   第一,末世的早期徵兆,马太福音 24:4-8, 24, 21-22a。

II.  第二,圣经其他地方扩充了这些徵兆,提摩太后书3:1-7;
启示录 12:10; 彼得后书3:1-7, 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