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欧巴马危机与第四次转折

THE OBAMA CRISIS AND THE FOURTH TURNING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November 11, 2012

"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 (箴言 14:34)。


在他们所著的《第四次转折》(Broadway Books, 1997)一书中,社会学家尼尔•施特劳斯和威廉•豪威(Neil Strauss and William Howe)说,美国历史上有过三个主要的 "周期"。第一个 "周期" 始于美国独立战争,从美国刚刚成为独立国家时开始,我们可称其为 "乔治•华盛顿时代"。第二个 "周期" 始于美国南北战争期间,从亚伯拉罕•林肯把南北方结合在一起开始。你可称此为 "林肯时代"。第三个 "周期" 始于经济大萧条期间。你可称其为 "罗斯福时代"。但施特劳斯与豪威在1997年预测说,第三周期将在21世纪头十年中的一次危机中结束,他们将此危机称为 "第四次转折"。他们很正确。"第四次转折" 现已来临,你可称此为 "欧巴马时代"。

我认为,很引人注目的是,美国现在有两部主要电影在各地影院内上影。这些影片是斯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林肯》和罗杰•米契(Roger Michell)的《哈德逊河边的海德公园》── 由比尔•穆雷(Bill Murray)饰演佛兰克林•罗斯福。这些电影似乎是某种艺术表现手法,但却显示出林肯和罗斯福是迎接美国第二与第三 "周期" 危机时刻的领袖。毫无疑问,贝拉克•欧巴马将被人视为我们文化中 "第四周期" 的领袖,此周期从2008年的经济危机开始。

我出生在 "第三周期" 的开始,在国家建国后的第三代人之后。我最早的记忆之一,便是1945年4月12日我四岁生日那天罗斯福总统的逝世。我模糊地记得, 奶奶听到罗斯福去世的消息时嚎啕大哭。如同我们家里所有工人阶级的成员一样, 她是一个传统的民主党人。我说 "传统" 是有理由的 ── 因为我年青时代的民主党与现今欧巴马率领的党派,其相似处已很少了。

从罗斯福到小布什的所有总统,至少都在尝试去建造强大的美国。他们经常跌倒犯错,但他们的目的是令美国成为一个更强、更美好的国度。

但是在 "第四次转折" 中,总统欧巴马如今的目的最多不过是将美国削弱到仅能生存的方式。亚伦•迪呼各在2012年11月9日的一篇Newsmax文章中说, "亲爱的Newsmax读者,贝拉克•欧巴马将续任四年美国的总统 ── 然而,在未来许多年中,我们仍旧能感受到他的影响。多数美国人认为,这会是正面的影响…但我们很容易看到那些亿万富翁是怎样想的,因为他们已经开始转移他们股票投资的分配,为经济灾难作好准备。"

是的,"经济灾难"。我们大概在一年之后,便会看到那场灾难会有多大。但这将是一场如此大的灾难,它能使「经济大萧条」(the Great Depression)看起来似乎像主场影片之前的卡通片一样。多数经济学家同意,灾难会很严重,以至它将永远改变我们的生活型态 ── 从世界领袖的地位,落到停滞不前的第三世界地位上。这很可能说明了为何美国在圣经的预言内只字未提。欢迎进入"第四次转折" ── 欢迎大家来到欧巴马的时代。

作为基督徒来讲,我们已能看到 "欧巴马时代" 会如何影响我们。欧巴马先生已清楚地表明,他不尊重信奉圣经的基督教。他甚至没有做出最起码的尝试去追求福音派的选票。他和 "主流" 媒体把福音派信徒描绘成一类危险的极端主义者。他的党派在2012年民主党代表大会上向神的名字 "喝倒彩"。他把基督徒描绘成女性的敌人。他说,我们在准备 "向女性开战",因为我们反对自选人工堕胎的合法化。他把提倡同性婚姻的议案强行加在我们的面前。他把所有的基督教、天主教徒、和新教,都描述为一种反动势力,在阻挡他为我们提倡的勇敢的新世界的进程。我所说的一切,都基于在《华尔街日报》上的一则惊人的整页广告,是选举数天前由葛培理(Billy Graham)资助刊登的。葛培理博士在那页广告中说:

      十一月六日,在我94岁生日的前一天,我们国家将举行一次在我一生中最为至关重要的选举。我们正处在十字路口上,面临的选择具有深远的影响。我强烈地敦促大家去投票支持一位持有下列观点的候选人﹕他赞同圣经内为婚姻所下的定义,既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婚姻;他扞卫人生的神圣性;他保护我们的信仰自由。圣经对这些重要的问题具有清楚地论述。请跟我一起为美国祈祷,使我们把心意转回到我们神的身边。

比利•葛培理,
于蒙特利特,北卡罗莱纳州

很不幸,甚至连葛培理博士居住的北卡罗莱纳州,投票认可首长罗姆尼的人,仅比支持欧巴马先生的人数多出2%。绝大多数人完全没有受他所说的影响。

我知道,这并不是欧巴马压倒性的胜利。完全不是。据《实际清楚的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的看法,欧巴马仅以略多于百分之二的选票获胜。只不过有较多的人投票支持总统,而非州长罗姆尼。尽管如此,这显示出社会上有较多的人并不赞同圣经的观点。人们不会记得选举的结果是如何接近。他们仅会记得这一事实: 2012年的选举明确地引导我们进入 "第四次转折", 进入了欧巴马时代。美国再也不会赞同信奉圣经的基督教。在他的首次就职演说中,欧巴马先生说, "美国不是一个基督教的国家"。这次选举清楚地显明,他讲的很正确。葛培理博士说, "我们正处在十字路口上"。在2012年11月6日那天,美国选错了道路。除了能与分开红海相媲美的奇蹟之外,美国这个国家绝对不会回头,重新去追随我们前辈的信念与价值。

在美国南北战争之前,英国历史学家麦考利勳爵(Lord Macaulay)作出了下列令人惊恐的预言。

你的共和国将遭受二十世纪野蛮人的可怕掳掠,如第五世纪的罗马帝国一样,变成荒场废墟;不同之处仅在于,掳掠罗马帝国的匈奴和汪达尔人来自外部,而掳掠你们的匈奴和汪达尔人将出自你们自己的文化与机构中,来自你们本国之内 (The Letters of Thomas Babington Macaula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1; 卷VI, 1856年1月-1859年12月, 第96页)。

麦考利勳爵的预测仅差了12年。20世纪结束十二年之后, "欧巴马时代" 降临了。这确实是因 "出自〔我〕们自己文化与机构中…〔与〕来自我们国家内部的…匈奴和汪达尔人" 所造成的。阿伯拉罕•林肯在 1863 年所说的话,如今更为适用了,

我们忘记了在和平中保护我们、繁衍我们、使我们富裕强盛的恩典之手,并在我们的欺诈的心中如此虚妄地认为,这些福分是因我们某种优越的智慧与美德,由我们自己所创出的。我们变得过分骄傲,不愿向创造我们的神作祈祷了 (Proclamation Appointing a National Day of Fasting and Prayer, 1863年3月30日)。

当我思考林肯的话时,我在心中搜寻适合这时代的经文。带着破碎的心和忍不住的泪水,我想起了先知以赛亚的话。请起立,打开以赛亚书第一章,从第4节读起,

"嗐!犯罪的国,罪孽深重的子民,行恶的子孙,败坏的儿女!他们离弃了耶和华,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他们转离了祂。你们为什么屡次悖逆,还要受责打吗?你们整个头都受了伤,整个心都发昏了。从脚掌到头顶,没有一处是完全的;尽是创伤、鞭痕和流血的伤口;没有挤干净伤口,没有包紮,也没有用膏油滋润。你们的土地荒凉,你们的城镇被火烧毁,你们的田地,在你们面前给外族人侵吞;被外族人倾覆之后,就荒凉了。仅存的锡安居民,好像葡萄园中的草棚,瓜田里的茅屋,被围困的城镇。若不是万军之耶和华给我们留下一些生还者,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一样了" (以赛亚书 1:4-9)。

请坐。.

"嗐!犯罪的国,罪孽深重的子民,行恶的子孙,败坏的儿女!他们离弃了耶和华,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他们转离了祂" (赛 1:4)。"若不是万军之耶和华给我们留下一些生还者,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一样了" (赛 1:9)。

几天前晚上,我在电视上观看有关选举的一场座谈会。在那节目中,女主持人向座谈会上的专家们提出一个问题, "福音派的人士都在何处?" 结果,她的问题完全没有被人注意。在座谈会上根本没有人对此作出回答。他们把问题放在一边,对那些 "重生的基督徒" 只字不提,似乎完全不屑一顾。我们似乎是一小组不值一提的群体。正如先知所说的, "若不是万军之耶和华给我们留下一些生还者,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一样了。"

不错,我们是很少的一组生还者。在此邪恶的年代中, 我们应面对此事实。我们不再是美国社会上的重要势力, 从此也不再会如此, 我们需要面对这一事实。我们应准备好以少数生还者的身份存在下去,四围面临着敌对与世俗的文化。瑞闻西尔(Leonard Ravenhill)在他一本极具洞察力的书中说,

       卡尔•亨利博士(Dr. Carl F. H. Henry)[在60年代早期] 编辑的《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 曾向二十几位知名基督教思想家提出了下列一个问题﹕"展望二十世纪剩余的三分之一,你认为它将为教会带来什么?" 尔顿•杜布莱德博士(Dr. Elton Trueblood)的回答令我非常着迷。他回答说: "到2000年,基督徒会明显地感到自己是少数人,四周环绕着傲慢与好斗的异教信仰。"

瑞闻西尔说,他对此思考了许久。"到2000年,基督徒会明显地感到自己是少数人, 四周环绕着傲慢与好斗的异教信仰。" 他对此沉思了很久之后说, "当我对此思考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自从…基督教诞生之后,教会从来都「明显地感到自己是少数人,四周环绕着傲慢与好斗的异教信仰」"。然后,瑞闻西尔说﹕

       基督教一出世,便被投入斗兽场内喂狮子。她所投入的社会,处在错综复杂的集权统治之下…犹如一个婴儿试图…走出「大峡谷」一般,幼小的教会似乎正被世界列强的峭壁绝望地环绕着。左边有岩壁般的犹太宗教管理体系。右边站着希腊人, 面带冷漠的才华与理智, 向此新〔宗教〕紧锁着眉头。前面的路上盘踞着罗马帝国强大的军事八脚章鱼。难道任何理智正常的人会提议说,那时的基督徒没有明显地感到自己是少数人吗?
       这便是福音的荣耀之处了!在短短的几年之内,这十来个默默无闻的门徒,虽两手空空、分文不衬,却为他们的主耶稣基督把整个世界弄得天翻地覆!…[此外,从前的]「救世军」也曾高唱着威廉•布斯的战歌,在地狱的门口游行示威,使整个世界为之震动。战歌唱道, "请再赐五旬节到我们身边;遣下灵火! 遣下灵火!" (Leonard Ravenhill, Sodom Had No Bible, Bethany House Publishers, 1971, 第13-15页)。

如今的共产党中国大陆上又是如何?那里的基督徒都 "明显地感到自己是少数人, 四周环绕着傲慢与好斗的异教信仰"。他们如今所面临的新的一场迫害,正试图把那里的「家庭教会」摧毁。那是否挡住了他们?没有,没有挡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转向耶稣基督的人,每小时便有七百人,日夜不停地来计算!那些基督徒似乎在与威廉•布斯一同呼唤到, "请再赐五旬节到我们身边;遣下灵火!遣下灵火!"

那些在穆斯林国家内的基督徒感受又是如何呢?他们也 "明显地感到自己是少数人,四周环绕着傲慢与好斗的异教信仰"。那是否挡住了他们?不,没有挡住!杰里•朝斯戴尔(Jerry Trousdale)写道, "成千上万的穆斯林教徒,正在离弃毫无指望的宗教条文的奴役…这为何在如今发生呢?为何整个清真寺的穆斯林教徒都转而跟从了基督?这是怎样发生的?" 他的答案–"祷告是任何基督徒所能掌握的最有力的武器,并且神的子民如今正在世界各地有效地使用这一武器。祷告把精神领域的搏斗,带出了人际范畴,将它置入到神的手中,如此,连地狱本身的能力也无法征服祂全能的圣灵。正是祷告打开了清真寺的大门,推倒了偏执的隔离墙,摧毁了仇恨的武器。当神的子民跪下祷告时,神的旨意便能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一般" (Jerry Trousdale, Miraculous Movements, Thomas Nelson, 2012, 第52, 53页)。是的,在整个穆斯林世界中,基督徒们正与威廉•布斯一同呼求, "请再赐五旬节到我们身边;遣下灵火!遣下灵火!"

让我们再次利用下星期六来禁食祷告,祈求迷途的朋友能进入我们教会得救。下星期六晚上,让我们回到这里,为一些新的基督徒施洗。让我们祷告,一同禁食,把迷途的心灵带入教会。让我们与布斯将军一同呼唤, "请再赐五旬节到我们身边;遣下灵火!遣下灵火!"

老态龙钟的欧巴马完全无法抵挡基督徒的祷告,正如古希律王无法击杀婴儿基督一样;又如古罗马的尼禄王无法击败保罗、或如中国共产党无法击败家庭教会、以及穆斯林国家无法阻挡他们国内几十万人转信基督一样。让我们祷告,让我们与〔救世军的〕布斯将军一同呼求, "请再赐五旬节到我们身边;遣下灵火!遣下灵火!"

我们希望得到圣灵的火焰来鼓励我们祷告;我们希望能有以利亚所作的那种祷告,那能带来从神而降的阵雨、令我们罪孽深重的干涸国土得到滋润。我们希望获得保罗所具有的那种祷告,那震撼了罗马帝国根基的呼求。我们希望得到乔治•惠特菲尔德与约翰•卫司理(George Whitefield, John Wesley)所献上的祷告,他们引导成千上万的人信靠了基督,止住了整个民族的灭亡。我们希望得到圣金口若望(John Chrysostom)在第四世纪所谈到的那种祷告,他是如此说的,

祷告征服了烈焰的势力、压住了猛狮的狂傲、平静了动乱的社会、消除了战争、安顿了风暴、驱逐了鬼魔、冲破了死亡的锁链、敞开了天国的门户、治愈了疾病、揭露了骗局、从毁灭中营救了整个城市、令太阳止步于中天、并止住了雷霆的进程。

哦,神啊,请赐鼓励我们祷告的圣灵!哦神啊,遣送灵火进入我们内心,使我们能通过祷告,带领我们迷途的亲戚朋友进入你圣子的国度!"我们渴望另一场五旬节降临;遣送灵火!遣送灵火!" 神啊,帮助我们通过祷告,带领我们迷途的亲戚朋友摆脱撒但的魔掌,进入基督的怀抱!阿们!

请到台上来,祈求神利用我们把迷途者带进教会来,并使他们能得到耶稣的拯救!让我们聚集到上面来,祈求灵魂能够获得拯救,进入我们的教会中 [献祷]。宋先生,请带领我们用中文祷告 [献祷]。李先生,请带领我们用西班牙语祷告 [献祷]。普鲁德鸿先生请带领我们用英语祷告 [献祷]。《教我祈祷》, 放声唱!

亲爱的救主,教我祷告;
   我心向恩主,发声求告;
愿遵主旨意,走主真道;
   亲爱的救主,教我祷告;

求主赐给我祷告能力,
   邪恶世界中忧愁痛苦,
灵魂多失丧,亦无盼望。
   求主赐给我祷告能力!
("Teach Me to Pray" 词: Albert S. Reitz, 1879-1966)。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陈群忠医生(Dr. Kreighton L. Chan)领读的经文﹕以赛亚书 3:8-12。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独唱﹕
"Lord, Send Tongues of Fire" (作词: 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