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我从莱斯博士身上学到的事情

THINGS I LEARNED FROM DR. JOHN R. RICE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九月二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 2012

"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 (诗篇 126:6)。


我十来岁的时候,在我读了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的传记之后,我感到神在召我去向华人传道。我加入了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同年秋季,我入了百欧腊学院 (现成为大学)。在那里,我听到查尔斯•伍德布利奇博士(Dr. Charles J. Woodbridge)宣讲彼得后书第三章时,终于信主得救了。但在那 [学院] 里,除了得人一堂课之外,我所上的课都不成功。我找了一份工作,同时在星期五、六晚,以及星期天一整天在那华人教会里工作。在那段期间里,我读了《约翰•卫斯理的日记》(Journal of John Wesley), 得知复兴是什么。我一直在为那间华人教会得到复兴而祷告。我开始在晚上去念大学,白天每周上四十小时的班,另外整个周末在教会里工作。1970年春季,我从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Cal State L. A.)毕业。毕业之前几个月,复兴便席卷了那间华人教会,其中有数百人得到转变,并进入了教会。从1969至1973年之间,在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的带领下,那所教会中爆发了一系大规模的复兴。

在1970年秋季,我去到三藩市附近的金门浸信神学院(Golden Gate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就读。在金门神学院就读的第二年,在两位学院朋友的帮助下,我们在那里创立了一所教会。我们三人都因学院中对圣经的攻击而感到苦恼。但在那两年中,我没有对此采取什么行动。在那神学院就读的第三和第四年, 我被选为学院学生报的主编。正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扞卫圣经 ── 无论在校刊上或课堂内。学院的院长告诉我,我这样下去会败坏我的名声,会使我因此得不到美南浸信会教会的聘用。在一场内心的激烈争斗后,我决定受聘并不重要,并继续在那里扞卫圣经。[学院]教授们对《司可福研读圣经》(Scofield Study Bible)极为反感,并强烈地指责弗蓝克•诺利斯博士(Dr. J. Frank Norris)与约翰•莱斯博士(Dr. John R. Rice)。我猜,《司可福研读圣经》一定不错,不然他们便不会有如此强烈的反感了。于是, 我出去买了一本,并且从那之后一直在使用这版本的圣经来宣道。但是,虽然我从未读过诺利斯博士和莱斯博士的著作,我仍认为他们是怪人。我在完全不了解他们的情况下作出了这一结论。

毕业之后,我继续努力去揭露那所神学院的自由主义。我把那所神学院攻击圣经的录像和信件,寄给了加州所有美南浸信会教会的首席执事。这批邮寄导致学院的一位院长任期未满便被迫辞职。同时,我们教会每月寄给比尔•鲍威尔博士(Dr. Bill Powell)$600,资助分发他创办的《美南浸信会期刊》(Southern Baptist Journal)。此期刊专向美国地区的美南浸信会披露自由神学主义。我和太太每年到美南浸信会代表会上分发这期刊。代表们总会向我们吼叫,加以威胁。在最后一次代表会上,我太太已怀孕六个月了。但尽管她身孕那时已显而易见,他们仍向她吐唾沫,往她身上扔东西。回到我们的房间后,妻子对我说: "他们怎能自称是基督徒呢?" 我仅能惭愧地低下头。

在我被警告的同时,我还被神学院列入了 "黑名单"。他们寄出攻击我的信件,使与我终生结交的美南浸信会朋友与我断了交。那时,我感到极度的沮丧和绝望。正是在这阴暗的绝望当中,一位朋友送给我一本书,是罗伯特•萨姆纳博士(Dr. Robert L. Sumner)写的约翰•莱斯博士的传记,书名是《神派遣来的人》(Man Sent from God)。一天晚上,我打算坐下来读几页,但却爱不释手。结果我一口气通宵阅读,早晨九点把书读完了。我因莱斯博士与美南浸信会自由派人士打交道的经历,与我所经历的相似之处而感到吃惊。在那之后几个月内,我几乎购买了莱斯博士所著的全部书籍,如饥似渴地把它们读完了。从此,莱斯博士成了我的引路人和导师;我另一位导师便是作了23年我本人牧师的林道亮博士。

1980年秋季,我去到莱斯博士在田纳西州默夫里斯伯勒市(Murfreesboro, Tennessee)的办公室内采访他,并录了影。几周后,他便去世了。但我几乎每周仍旧在阅读他所著的许多书籍和宣道文。我从莱斯博士身上学到了许多有助于宣道事工的实用东西。今晚,我要与大家分享其中的几样。

在宣道开始前,我宣读了莱斯博士的终生警句:

"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
      (诗篇 126:6)。

那便是莱斯博士的人生与传道事工的主题。他是一位优秀的学者与经文学生。但他从未丢失过神召他去作传教士、得人者、和推崇上天所赐之复兴的使命。以下便是我从莱斯博士身上学到之事中的四样。

I. 第一,我从莱斯博士学到了许多如何宣道的事情。

我从1950年代开始传道。我有意地模仿了葛培理(Billy Graham)的福音宣讲方式,并模仿了他宣道内容的结构。他那时是位伟大的宣道士。但后来,有人告诉我用 "解经式 (expository)" 的方式宣道。我多年努力尝试去用这种方式宣道,但我感到根据错综复杂的提纲来讲道使我处处受限制,受妨碍。这些提纲分成几点,包含了许多经文;而每点又分成枝节、细节。这所谓的 "解经式" 说教,令我感到压抑,似乎被束缚捆绑一般。这时,我读到莱斯博士在这问题上的见解。莱斯博士说:

      在耶稣的所有宣道中…祂从未采用过如今称作 "解经式" 的宣道方式。在使徒行传中所宣讲的一切道文中,无论是彼得、或是司提反、或是保罗所讲的道 ── 没有一侧是解经式的宣道。每次都是宣道士站起来,为获得一定效果去宣道;并且他尽力为达到此目的去宣道。当今的宣道士也应为某种目标而宣道,不应仅为解经去讲解经文 (John R. Rice, D.D., Why Our Churches Do Not Win Souls, Sword of the Lord, 1966, 第74, 75页)。

我从莱斯博士那里学到,那所谓的 "解经式" 的讲道,并非来自我们浸信会或新教先父。这些先父们讲道的时候仅用到一两节圣经。莱斯博士说,现代 "讲解式" 的宣道始于普利茅斯兄弟会(Plymouth Brethren), 并由亨利•艾恩赛德博士(Dr. Harry Ironside)的推崇而得到推广。莱斯博士说,卫斯理、怀特腓德、司布真、托瑞博士宣扬的是 "放胆直言的、不妥协的、具有争议的、指责罪恶的 [道]"。他说我们需要如此的宣道:那种 "谴责罪恶、反抗异端邪说、指引人走出忧患、警告众人神的愤怒" 的道 (同上, 第77, 78页)。莱斯博士说:

       美国在何时丧失了这一标准?为何处处都有色情在侵蚀民众,并且电影杂志越来越下流,女人越来越缺乏贞操, 男人也越来越满心亵讟?原因是美国虽有数百万教会成员,其中相对来讲却缺乏有能力的…宣道士。能在宣道中指责罪、提醒人即将临头的审判、警告抗拒基督者地狱的恐怖,这类宣道士为人不多… 讲坛令教会失望了;教会令美国失望了 (John R. Rice, D.D., Bible Doctrines to Live By, Sword of the Lord, 1968, 第311页)。

圣经说:

"你要大声喊叫,不可止息;扬起声来,好像吹角。向我百姓说明他们的过犯;向雅各家说明他们的罪恶" (赛 58:1)。

莱斯博士说:

       每位应召的牧师,其首要目标本应是得人。一位做事工的人,可以利用下列理由来做藉口, "神召我去做圣经教师。我的事工去侍奉教会。我必须喂养神的群羊。" 大使命如今对传教士仍旧具有约束性。我们必须去向万民宣讲福音…查尔斯•司布真终生担任牧师,他从未自称是一位宣道士。然而,在他的事工下,成千上万的人获得了拯救,以至于 [司布真教会的] 匿称叫做「灵网」(soul trap)。在教会中的宣道本应充满福音的号召性,正如在别处宣道一样 (John R. Rice, D.D., Why Our Churches Do Not Win Souls, 同上, 第67-69页)。

在宣道的主题上,我同意莱斯博士的看法。他鼓励了我去跟随传统的、激励人心的传福音宣道方式。莱斯博士相信,每次礼拜都应宣扬福音,以此告诉罪人,耶稣爱他们,并愿意拯救他们。莱斯博士说:

噢,此乃何等慈悲的源泉,
   出自人类救主之血脉。
为救你我所流之血实珍贵,
   恩典赦免遮盖了全部罪。
("Oh, What a Fountain!" 词: John R. Rice, 1965)。

祂爱得久,祂爱得深,
   祂的爱无法来言喻;
祂爱得久,祂爱得深,
   祂死为救你离地狱。
("He Loves You Still" 词: John R. Rice, 1960)。

II. 第二,我从莱斯博士学到了许多怎样扞卫信念的事情。

圣经告诫我们说, "要为…真道竭力的争辩" (犹大书 3)。莱斯博士终生都在为真道争辩。莱斯博士说,

       不充满拯救许多灵魂之盼望的牧师,能宣讲小巧玲珑的道文…谈论弟兄之情。但那渴望去唤醒良知、触动人的情操、并促使人去真心忏悔的牧师…必须宣讲圣经内不朽的真道…人心彻底堕落的各样主题,基督赎罪性的死亡,新生的必要性,仅靠信念所获的救恩,的确实存在的天国与地狱 ── 这一切都是宣扬福音的主题。其中必须带有基督的神圣性,童贞女怀胎 (virgin birth), 肉身的复活 ── 这一切都是基督教信念的根基。
       因此,一切伟大的得人者,也同时是扞卫信念的伟人, 这实在不足为奇。司布真曾英勇地抵制了「贬低运动」(Downgrade Movement)–如今被称作「现代主义」–他因此而脱离了「英国-爱尔兰浸信联盟」(Baptist Union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并因此付出了被人指责的极大代价,带领他知名的教会退出了 [联盟]。同时,司布真精彩地宣扬、并维护了信念的基本教义 ── 也就是圣经乃神所默示、与它的权威性, 基督的神性, 并其他信念 (John R. Rice., D.D., Why Our Churches Do Not Win Souls, 同上, 第71, 72)。

莱斯博士说,

       只要在宣道士或听众的心目中仍然具有疑虑,不信圣经是神毫无谬误的道,不接受它的绝对权威时,宣道者的信息便弱化了,对社区的影响也减小了,得人也变得毫无必要了 (同上, 第73页)。

我为何唠叨,拒绝去受苦,
   因主名惧怕丧失金钱或友人?
啊,我应欢迎囚枷与鞭挞,
   或许我能分担祂的耻辱!
我心中全部的爱,我万般的美梦 ──
   主耶稣啊,愿一切都能为你而生。
我现今的一切,我未来之所能 ──
   主耶稣啊,愿你掌管,永远属您。
("All My Heart's Love" 词: Dr. John R. Rice)。

跟我一同来唱其副歌。

我心中全部的爱,我万般的美梦 ──
   主耶稣啊,愿一切都能为你而生。
我现今的一切,我未来之所能 ──
   主耶稣啊,愿你掌管,永远属您。

III. 第三,我从莱斯博士学到了许多有关复兴的事情。

圣经赐给我们一句为复兴所发出的祷告。这句话说,

"你不再将我们救活, 使你的百姓靠你欢喜么?" (诗篇 85:6)。

莱斯博士相信,复兴是神遣送的,是超自然的。他说, "让我们就此将这确定下来: 复兴乃是神作为的显现。一场复兴乃神的奇迹,不会自然发生,而是超然的事情; 它不是一般的,而是非同寻常之事;它不是人的作为,而是神的举止。仅有神能遣送复兴" (John R. Rice, D.D., The Soul Winner's Fire, Sword of the Lord, 1969, 第79页)。

在他所著的《我们如今能获得复兴》(We Can Have Revival Now, Sword of the Lord, 1950) 一书内, 莱斯博士如此说, "人类所能目睹的最大规模的复兴仍在未来。更大的复兴仍会来临,超越我们所经历过的一切。那是神的道中清楚的说教,那应是对我们心灵的何种安慰啊!当我们发现神清楚地保证,祂会赐予更大的复兴, 比世上所有的复兴更大,我们便已证明,复兴的时日仍未过去" (第29页)。

莱斯博士在1950年说出了那句话。当时,中国共产党正在把所有传教士驱逐出境。当他说出那句话时,25年的折磨与囚禁仍在等待着中国的基督徒。但在莱斯博士离世的1980年之后,世上最大规模的一场复兴已经席卷了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如今,在中国的基督徒预计有一亿两千万。每周星期日早上在中国教会里相聚的人数,超过了美国、加拿大、与英国的总和!凯根博士预计,每小时在中国有700人以上得到转变,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连续计算!想象一下 – 每小时有700人得到转变!莱斯博士在1950年说的话完全正确, "人类所能目睹的最大规模的复兴仍在未来" (第29页)。

我本人也曾目睹过三次 "超自然" 的、神所遣送的复兴。在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从1969至1973年间,我见到神出奇的能力,吸引了超过2000多人进入那所仅有125人左右的小教会,使那所教会成为加州美南浸信会最大的一所教会之一。我见到星期天一整天的礼拜,那些面带忏悔泪痕的人奇迹般地获得了转变。我曾在那一系列聚会中宣过一次道,当时有46位年青人得到了转变 ── 而那不过是一晚接一晚持续进行的礼拜之一而已!最近我查询过,发现那天得救的年轻华人中,在四十年之后,几乎全部仍在出席那间教会!当我和妻子今年五月份去那里参加建会60周年的庆祝活动时,一位接一位的年轻华人过来告诉我,他们是在那复兴期间听我宣道时得救信主的!

在三藩市北部的马临县(Marin County)我在1972年开创了一所教会。我们眼见600多嬉皮士在几个月内获得拯救,放弃了他们邪恶的吸毒生活方式,成为坚定的基督徒。这是我亲眼目睹过的第二次复兴。

在1992年, 我和妻子与俩儿子到佛吉尼亚滩(Virginia Beach, Virginia)参加一次原教旨主义研讨会,教会牧师是贝尔博士(Dr. Rod Bell)。研讨会结束的那天星期日晚上,我安排要宣道。教会中的一位成员对我说, "无论你做什么,不要宣讲福音的道。教会中人人都已经是基督徒了。" 那令我非常紧张,因为神在我内心所赐的是一侧简短的福音信息。许多知名的牧师都会在场。如果没有一个人走到前面,他们会如何看?我开始全身冒冷汗。我让妻子在星期天下午带孩子们离开旅店几个时辰。我那天整个下午禁食向神呼求。当我们去到教会时,我仍在祈祷着,浑身冒冷汗。他们唱了圣诗,牧师介绍我上台宣道。突然,我感到圣灵闪过我的全身。我宣讲了那篇简短的福音道文。三位成人走到了前面,其中包括了教会的助理牧师 ── 牧师的儿子!他泪流满面地走到前面,为获得救恩!这时,圣灵似乎像云雾般降临了。一位在教会许多年的老年人,四肢着地地沿走廊爬到前面,口中呼喊道, "我失丧了!我失丧了!" 几位四重唱的女孩子来到台上演唱,却唱不出声;她们满面泪水,呼求耶稣拯救她们。礼拜一直延续到午夜。当天晚上有七十五人在那所 "人人都已经是基督徒" 的教会中得到了拯救。培斯理博士(Ian Paisley)的儿子对我妻子说, "我从未见过这种事情发生。"复兴在那之后才真正爆发出来。几天后,我从洛杉矶又飞回那所教会去为那位牧师宣道。在接下去的三个月内,总共有超过500多人得到了拯救,并在那间教会中受了洗礼!

这些是我亲眼见到的,是对神在三次复兴中的所作所为的目击者叙述 ──如莱斯博士所说,这都是 "神的奇迹"。我知道,靠人为的方式你无法 "促成" 复兴。但莱斯博士很正确地说, "我们如今能获得复兴"。我们祈求,神能在我们禁食祷告中差遣复兴来到我们教会。莱斯博士的一首歌曲如此说,

如今来收割,或者错过金秋!
   今有亡羊赐我们来赢取。
愿能救一些亲人脱离火焰,
   如今要得些罪人到主身边。
("So Little Time" 词: Dr. John R. Rice)。

希望我还有时间去讨论莱斯博士的其他信念,认为牧师与会众都需要充满圣灵。希望我能有时间讨论莱斯博士的观点,认为一切基督徒都应接受信念的基本教义,但却如他所说的那样,不带过分的举止 (not a nut)。我同意莱斯博士的看法,我们无需去袒护举止偏激者 (the nutty), 比如那些相信英皇钦定本是神所默示的,能更改我们所有译本所依据的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希望我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告诉你有关莱斯博士的信念,认为我们应使地方教会成为喜乐与欢快的场所。希望我能有更多的时间告诉你,莱斯博士为什么说, "我爱圣诞节。" 希望我有更多的时间来谈论他的书《家庭、求爱、婚姻、与孩子》(The Home, Courtship, Marriage and Children)。我同意莱斯博士的这些有关圣经教义的立场!我多么希望各处牧师都能重读莱斯博士写的有关这些教义的书籍!但我在结束前,仅希望讨论下面最后一点。

IV. 第四,我从莱斯博士学到了许多有关禁食祷告之事。

神通过先知以赛亚如此说,

"我所拣选的禁食不是要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的轭么?" (以赛亚书 58:6)。

莱斯博士在他写的《祷告: 祈求与领受》(Prayer: Asking and Receiving) 一书中说,

       我知道,禁食祷告,卑微地刻苦己心,并耐心等候神的人,将得到神希望赐给我们的福分!你是否曾禁食祈求, 并耐心等待神,直到最终得胜为止?…亲爱的神的子女, 你是否感到应去尝试一下?那么便去禁食祈求吧,直到神在赐福中与你相遇为止 (John R. Rice, D.D., Prayer: Asking and Receiving, Sword of the Lord, 1970年版, 第230, 231页)。

我们整个教会下星期六要禁食祷告。如你有病,请在加入禁食前与你的医生接洽。那些年老、不适者,可以做半禁食,在下星期六饮用番茄汁、果汁或清汤,以此来加入我们的禁食。记住要整天多喝水。千万记住,那天要抽出时间来祷告,祈求神引导许多年青人在今年秋季进入我们教会。指名道姓地为那些过去几周内来访的年青人祷告,也为今后几周内将要来访的其他朋友祷告。祈求他们会得救,并在我们教会中待下来。记住,莱斯博士的终生警句是,

"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
        (诗篇 126:6)。

请起立唱歌页上的最后一首圣诗,莱斯博士写的《复兴的代价》–

复兴须付代价、得人必有艰苦,
   长时刻的祷告、负担、与泪珠;
与陌生、孤单罪人的辩争,
   在上天丰收时得报偿!
收割,天国中的收割!获人间性命。

人间的财宝,何等虚幻、转眼逝凋,
   它消散如云雾,枯萎如花草;
但靠泪水与恳求赢得的魂灵
   将存到天国丰收时刻。
收获,天国的收割!获人间性命。

若带草木,禾秸进入此丰收内,
   面临封赏的主会何等羞愧;
无人因我们信靠了救主耶稣,
   被带入上天的丰收中。
收获,天国的收割!获人间性命。

当我们唱最后一段歌词时,请大家到台上来,站在讲坛前。陈群忠医生会带领我们为下周六的禁食祷告而祈求,并为我们本年秋季的得人工作的成功作祷告。

智慧人得荣耀,如同穹苍之光,
   得人者得赏之时日必将来临!
曾传播救恩故事,拯救多人者,
   将永得福,闪烁如明星。
收获,天国的收割!获人间性命。

(祷告)请坐。

如果你今晚在我们身旁听讲道, 却仍未是得到重生的基督徒,请你用心听。主耶稣基督从天国中下来,被钉上了十字架,而且死在了十架上,为的是偿还我们的罪。他们把他的屍体置入坟墓中,把坟墓封起来,并设立罗马卫兵把守。但主耶稣基督的肉身,在第三天有骨有肉地复活了。复活后的基督与祂的门徒交往了四十天。他们触摸过祂,看到祂不是幽灵魂魄。最后,基督昇回到天上,如今正坐在父神的右手边。当你离弃你邪恶的生活方式,信靠了耶稣时,祂的宝血便会洗净你一切的罪孽;祂会将永生赐给你。我们祈求,你能来投靠耶稣,来信靠祂,能尽快得救。同时,无论你有何种安排,千万要在下星期日回到教会!愿神赐福你!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陈群忠医生(Dr. Kreighton L. Chan)领读的经文﹕诗篇 126:1-6。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独唱﹕
"The Price of Revival" (词: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宣道 / 证道提纲

我从莱斯博士身上学到的事情

THINGS I LEARNED FROM DR. JOHN R. RICE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 (诗篇 126:6)。

I.   第一,我从莱斯博士学到了许多如何宣道的事情, 以赛亚书 58:1。

II.  第二,我从莱斯博士学到了许多怎样扞卫信念的 事情,犹大书3。

III. 第三,我从莱斯博士学到了许多有关复兴的事情, 诗篇 85:6。

IV. 第四,我从莱斯博士学到了许多有关禁食祷告 之事,以赛亚书 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