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原罪–第二部分

ORIGINAL SIN – PART II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May 27, 2012

"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 (罗马书 5:19)。


如果不是因为圣经里有像这样的经文,我们便无法知道人类为什么会如此的邪恶。人有时是那么的聪明、崇高。而有时却又是那么的扭曲、怪异。我上星期四读到了一条新闻,说有一个十三岁大的女孩试图谋杀自己的母亲,因为她的母亲要求她每晚十点之前回家。我读了之后感到惊骇不已!太难以置信了!如果没有类似于今天经文中的这些章节,我们便无法了解人类内心败坏的根源。使徒强调了罪恶的根源,来自人类始祖亚当的过犯。他也提到,许多人因最后的亚当–主耶稣基督–成了义人。基督徒们因亚当 "成为" 罪人,而因基督 "成为" 义人。所以,[使徒] 把第一个亚当的悖逆与最后一个亚当–基督的顺从作了对比。第一个亚当的悖逆使我成为罪人。最后一个亚当(基督)的顺从使我们成为义人。虽然我上星期已谈论过了以下这点,但我想帮助你回顾一下。英皇钦定本没有把希腊原文的 "t?" 字翻出来。这个字相当于英文中的定冠词 "the"。把这个字加入译文中,便可澄清一些可能出现的疑问。加入这个字后,经文为:

"因一人的悖逆,[这些] 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这些] 众人也成为义了" [英译KJV: For as by one man's disobedience [the] many were made sinners, so by the obedience of one shall [the] many be made righteous] (罗马书 5:19)。

全人类(众人)从本性上 "成了" 罪人。这本性是从亚当身上继承下来的。

我还指出,这没有什么 "不公平" 之处。这仅是人生的现实之一。我的祖父威廉•海姆斯(William Hymers)从英国移民到加拿大,又从加拿大和家人一起搬到了加州。这使我生来就是美国人。我 "成了" 美国人,归根于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人所做的事 (祖父在我未出生的几年前便去世了)。一个人在我还没有出生前作出的决定,使我出生在美国,这并没有什么不公平的。这不过是人生中的现实而已。同样,你的第一位亲属亚当犯了罪,而他的罪传到了你我的身上,这也是人生的一个现实。我的祖父成了美国人,我因他来到美国这一行为也 "成了" 美国人。亚当成了罪人,因他的过犯,我也 "成了" 罪人。

"因一人的悖逆,[这些] 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这些] 众人也成为义了" (罗马书 5:19)。

如瓦兹博士 (Dr. Watts) 所写的,

主啊,我极肮脏;怀胎在罪孽中,
   一生下来我就不圣洁、就不干净;
亚当犯罪后的堕落,引来了
   全种族的腐败,令每人肮脏。
("Lord, I Am Vile"–诗篇51
词: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这没有什么 "不公平" 的地方。这仅是人生的一个现实而已,并不是像贝特兰•罗素 (Bertrand Russell) 所想的那样。但贝特兰•罗素还认为,把我们遗弃在这荒废的状态,并且不提供任何帮助,这也是不公平的。但要知道,神已经为我们提供了救援。就在我们经文的下半部分,"照样,因一人的顺从,[这些] 众人也成为义了。" 在罗马书的同一章中,我们读到,

"唯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罗马书 5:8)。

神提供了我们一条逃离罪恶这囚牢的道路。这囚牢是从亚当来的。有人这样说,"但是我不喜欢神提供的这条路!" 你的口气听起来就像个被宠坏的小孩,在自己的高脚凳上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哭喊 "我不喜欢吃这食物!" "唉," 可怜的母亲说,"这是我们仅有的食物。要么吃,要么饿肚子。" 我想你应该明白这点。要么让基督拯救你逃离罪恶,要么继续饿肚子── 最终进入地狱。这没有什么不 "不公平" 之处。这些仅仅是人生的现实。

有人认为,亚当的罪是一桩 "小事", 不至于导致了全人类的败坏。但一个加拿大农夫移居美国的决定,看起来似乎也是微不足道的一桩事,可他的这一 "小" 决定,使他全部后代都 "成了" 美国人。而你在场听到这次宣道,也归功于他在我还没有出生前所作的决定。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一道理。在物理学中,这被成为 "蝴蝶效应" ── "混沌理论" 的一重要组成部分。其理论说,初始条件的微小变化,可导致后期很大的变化。"因一人的悖逆,[这些] 众人成了罪人。" 这个理论在物理学是成立的,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成立的。

这被正统的神学家称作 "原罪"。谢德博士(Dr. W. G. T. Shedd)说, "原罪" 相当于神学理论中的 "败坏的本性"、"罪恶的倾向"、"性情邪恶" 等概念。"原罪" 是如何影响着我们的呢?我在上个星期天告诉你,它主要从三个方面影响你。

1.  首先,原罪使你看不到属灵事物的真实性。使徒保罗把这称为 "心里刚硬" (以弗所书 4:18)。因为原罪的缘故,未获得转变的人仅能听到我们谈有关耶稣的爱。但他无法认识基督,因为原罪蒙蔽了他的心灵。仅有圣灵的重生工作才能让属灵的事情变得真实起来。仅有神的灵能够 "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 (哥林多后书 4:6)。

2.  第二,原罪玷污了你的良心。圣经说,"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 (提多书 1:15)。我们对你讲耶稣能清洗你的罪孽,这对你来说似乎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因为你的良心被原罪玷污了。仅有神的圣灵使你对罪感到忍无可忍,你才肯去寻求耶稣,靠祂的宝血 "洗净你们的[良]心" (希伯来书 9:14)。

3.  第三,原罪已经使你的意愿败坏到了这样的地步,以至于圣经说你 "死在过犯罪恶之中" (以弗所书 2:1)。马丁•路德(Luther, 1483-1546)在他所著的《意愿的束缚》(The Bondage of the Will) 一书中,利用圣经如此辩解道,人的意愿(他根据神的意愿作决定的能力)不仅受了伤,它已经死亡了。宗教改革完全基于这一教义之上,即人的意愿彻底死亡了。仅有神能使人的意愿重获生命。他们引用了罗马书9:16,"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 (以弗所书 2:1; 以弗所书 2:5)。我知道启示录22:17说,"愿意的"。但是,失丧者无法办到,除非神赐予他们这样的意愿。而那正是每一位新教徒与浸信教徒数个世纪以来所持有的信念,直到菲尼在1821年登上历史舞,并在他的宣道和书籍中猛烈地、反复地攻击原罪的教义。菲尼不是一位亚米念主义者 (Arminian)。他完全是一位伯拉纠异教徒 (Pelagian)。他反对圣经里教导的原罪。他教导人可以通过"决志" 自己拯救自己。从他着的一篇知名宣道中,就可以看出他的异教倾向是多么的严重。这篇道文的标题是《罪人有义务改变自己的内心"》 (Sinners Bound to Change Their Own Hearts)。菲尼跟随了异教徒伯拉纠 (约 354-418 AD)。伯拉纠否认原罪,教导人可自己拯救自己,靠作一个 "决志" 便可成为基督徒。如此,菲尼跟随伯拉纠,否认圣经里教导的人的意愿因原罪而死亡了。但是圣经并没有错,错的是菲尼。在阅读了他的见证之后,我个人相信,菲尼是一个失丧的人, 而且他的观点是 "鬼魔的道理" (提摩太前书 4:1; 参彼得后书 2:1-2)。


原罪的能力如此强大,以至于人类的意愿对神来讲是完全死亡了。圣经说, 那些未曾获得新生、未得转变的人已 "在过犯…中死了" (西 2:13); 或已 "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 2:1)了。约翰•戴格博士(Dr. John L. Dagg)是美南浸信会的第一位理论家。他谈起原罪对人〔心地〕意愿的影响时如此说,

经文内描述人的无能为力是极为深刻的。他们被描述为软弱的〔罗5:6〕, 被俘掳的〔提后2:26〕, 作罪奴仆的〔彼后 2:19; 罗 6:16, 17〕…死亡的〔弗5:14; 西 2:13〕, 等等。拯救我们脱离这一自然状态的作为叫作新生、使人活、或赐予生命…是仅靠神的能力才能办成的事…如有人认为,我们可以随时随地靠本身的任意努力〔"决志"〕来更正全部问题…那我们这种看待…人类状态的观念便是彻底错误的…对本身无能为力的真实感受,可带我们来到那位能施行拯救的人身边 (John L. Dagg, D.D., A Manual of Theology, Southern Baptist Publication Society, 1858, 第171页)。

换句话说,一个意愿 "死在过犯中"(弗 2:5)的人,怎能 "决志" 去信靠耶稣呢?戴格博士说,那是不可能的。在菲尼靠攻击原罪〔的教义〕毒害了福音运动之前,全部浸信教徒和一切新教徒也是如此相信的。

穆瑞(Iain H. Murray)先生指出,像约翰•卫司理(John Wesley)那样的早期阿明尼乌派 (Arminians),他们也持有人的意愿完全因堕落而毁怀的观点,而且相信人是 "彻底无能为力" 的 (The Old Evangelicalism,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2005, 第156页)。卫司理本人说,他相信 "人的彻底堕落,[除了] 恩典之外,他绝对做不出任何对自己有益的事情" (引自Five Great Evangelists by John H. Armstrong, Christian Focus Publications, 1997, 第118-119页)。

面对这么多新教与浸信教理论家所讲的有关人的意愿已彻底毁坏,我非常诧异地读到葛培理(Billy Graham)所写的有关原罪的言词。葛培理说, "人的毁坏是彻底的…但他的意愿却仍旧完整无缺。第一个人利用他的意愿选择了死亡;而你则必须利用你的意愿来选择生命" (Decision Magazine, 2012年二月, 第4, 5页)。

换句话来说,葛培理相信,人的意愿并没有因堕落而毁坏了!真不可信! 难道葛培理是正确地,而路德、卫司理、戴格、以及全部理论家和菲尼之前的宣道士都错了吗?当然不是!错的是葛培理,以及那些现代 "决志主义者"!他们无意中跟随了菲尼,自己却不知道。他们全然不知道菲尼的错误,不知他曾说, "人的意愿是不受约束的,因此人具有全部能力与理智去执行他的责任" (Finney's Lectures on Systematic Theology, Eerdmans, 1969年版, 第325页)。葛培理说的与此相同, "人的意愿却仍旧完整无缺," 并具有 "选择生命" 的自由。那听起来很顺耳,但却是彻头彻尾的菲尼主义。菲尼认为人的意愿完全自由的观念,与古时的异端伯拉纠主义一脉相承。伯拉纠主义否认人的意愿已被原罪彻底毁坏了,并散布说,人的意愿天生具有作出自己选择的能力,并靠此选择能带来本人的拯救。这便是不符圣经的伯拉纠主义的教义,而现今的「决志主义者」继承了此异端的谬误 (对伯拉纠主义的定义, 请参照Paul E. G. Cook, Fire From Heaven, Evangelical Press, 2009, 第127页)。

如你一定要 "坚持到底" 的话,让我们看你就此而成为基督徒!尽管去作你的 "决志" 吧。试试看!许多人试过,但都失败了–你也不会例外!正如戴格博士所讲的, "对本身无能为力的真实感受,可带我们来到那位能施行拯救的人〔基督〕身边。"

一位年青人上星期日晚听我说过这一切。礼拜之后,凯根博士问他, "你如何能够获得转变?" 那位年青人说, "我将离弃自己的过去,注视主耶稣。" 凯根博士告诉他, "你无法办到,因你的意愿已经毁灭了。即使你办到了那事,你又如何洗净自己的罪孽呢?" 另外一位年青人对凯根博士说, "我祷告过,但那无济于事。" 「那」当然是无济于事了!有谁告诉你「那」会有用呢?没有任何祷告或 "决志" 能拯救你。仅有通过对主耶稣基督的信念,你才能靠祂得救!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以弗所书 2:8-9)。

请审视一下自己。请看你是何等绝望,何等的无能为力!与约瑟夫•哈特一同说, "惟有耶稣,惟有耶稣,惟有耶稣能救你。" 请大家起立来唱那首圣诗。那是歌页上的第七首,

"因一人的悖逆,[这些] 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这些] 众人也成为义了" (罗马书 5:19)。

你心烦闷,你心悒怏,疲倦痛苦常失败;
   如果你要等到改良,你就永远不会来。
耶稣钉死,耶稣钉死,是为罪人赎罪债,
   耶稣钉死,耶稣钉死,是为罪人赎罪债!

耶稣为你舍命流血,今已复活昇高天;
   在父座前为你代求,愿你信心永不变;
惟有耶稣,惟有耶稣,惟有耶稣能救你,
   惟有耶稣,惟有耶稣,惟有耶稣能救你。
("Come, Ye Sinners" 词: Joseph Hart, 1712-1768)。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陈群忠医生(Dr. Kreighton L. Chan)领读经文﹕罗马书 5:15-19。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独唱﹕
"Lord, I Am Vile, Conceived in Sin" (词: Dr. Isaac Watts, 1674-1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