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原罪 – 第一部分

ORIGINAL SIN - PART I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五月二十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May 20, 2012

"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 (罗马书 5:19)。


在这节经文中,英皇钦定本没有把希腊原文的 "t?" 字翻出来。这个字相当于英文中的定冠词 "the"。把这个字加入译文中,经文会更加明确,读起来是,

"因一人的悖逆,[这些] 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这些] 众人也成为义了" [英译KJV: For as by one man's disobedience [the] many were made sinners, so by the obedience of one shall [the] many be made righteous] (罗马书 5:19)。

1599年版的日内瓦圣经作了这样的注释,

这里作对比的基础,是把俩人作为两个不同的世系、或根源:继承其中一人的,生性邪恶;而继承另一人的,靠恩典得到正义…所以,罪恶侵入我们,不是因为我们跟随了我们祖先的脚踪,而是因为我们继承了他腐败的本性

罗马书中的这节经文如今常被忽视,其原因之一是因为宣道士们在无意识中受到了达尔文主义的影响。我说 "无意识",是指他们的想法受到了他们会众观念的影响。在讨论救恩的时候,他们总是回避提起创世论。但他们受到会众这种观念的影响是极不应该的。他们应意识到,在我们生活的时期内,达尔文主义正受到科学的严峻挑战。这挑战是如此的尖锐,以至于像理查德•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这样的达尔文主义者必须被迫把生命的起源归功于一些小绿人,说他们把生命从另一个星球带到地球上!究竟生命在 "另外那个星球" 又是如何开始的,他也同样无法解释,正如他无法解释地球上生命的起源一样!与进化论的混乱相比,圣经提供了一个简单、直截了当的答案 ── 神创造了人。祂造的这个人是一个完美的生物。但是,亚当叛逆神,从本性上成了罪人。他罪恶的本性传到了他每一个后代的身上 ── 即全人类身上;如日内瓦圣经指出的,"我们继承了他的腐败。"

"因一人的悖逆,[这些] 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这些] 众人也成为义了" (罗马书 5:19)。

这节经文把亚当和基督作出了的对比。它告诉我们,定罪与称义是他们俩人行为的直接后果。全人类 "变成"、"组成"、或 "形成" 了罪人。罗伊•琼斯博士 (Dr. Lloyd-Jones) 指出, "保罗没有说我们在亚当里变成犯罪的,而是说我们成了罪人" (Romans: An Exposition of Chapter 5, Banner of Truth, 2003 版, 第 276页)。

他说得没错,我们确实在不断犯罪;但不仅如此,我们还是罪人。因为我们继承了亚当的本性,所以我们是罪人 ── 在我们的本性中、在筋肉与骨架中、在我们精神与灵界的生活内 ── 从里到外我们都是罪人。亚当犯了罪,并因此恶行,他使每一位后代生来就成了罪人。

著名的达尔文主义哲学家伯特兰•罗素勋爵(Lord Bertrand Russell)认为,神把亚当的罪加在我们身上是不正义的,因为我们根本不认识亚当,而且世上的许多人连他的名字都未曾听过。然而,伯特兰•罗素这一论点不符合逻辑。我们在美国讲英文并没有什么 "不正义" 的地方,对不对?然而我们讲英文,是因为詹姆斯王一世 (1603-1625) 允许几位英国人在1607年的时候,到维吉尼亚的詹姆斯镇定居。你或许从未听过詹姆斯国王。我肯定美国很多人不知道他或对他所知甚少。然而,因为他的决定,你们多数今日讲的是英语。你成了讲英语的人,是因为有一个人在四百年前作的某项决定 ── 这可能是个你不认识的人。我知道,这比喻并不是很贴切,但这足以说明,因为詹姆斯一世的决定,我们都在说英语,这并没有什么不公平的!亚当犯了罪,使我们都成了罪人,这也没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

让我再多举一个例子。我的祖父威廉•海姆斯(William Hymers)于1920年代离开加拿大,来到加州定居。他在我出生前便去世了。我从未见过他。然而,因我祖父做的这件事,我如今是美国人,而不是加拿大人。我 "成了" 美国人, 归根于一个人在我还没有出生前所做的事。这没有什么不公正不公平的。这不过是人生的现实而已。我成了美国人,是因为一个在我还没出生前的人所做的事。没有什么不公正的,只不过是现实罢了。因在我们出生之前的一个人所做的决定,我们全都讲英语。同样,因一个人在很久以前的所做的事,我们都成了罪人。正如使徒保罗说的, "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 (罗5:19)。又如瓦兹博士(Dr. Isaac Watts)所写的,

主啊,我极肮脏;怀胎在罪孽中,
   一生下来我就不圣洁、就不干净;
亚当犯罪后的堕落,引来了
   全种族的腐败,令每人肮脏。
("Lord, I Am Vile"–诗篇51 – 词: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并非像伯特兰•罗素所认为的那样,这并没有什么 "不公平" 或 "不公正" 之处。这仅是人生的某种现实而已。"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 四周看一看。你认识哪位不是罪人的?当然没有。那么,他们是怎样成为罪人的? "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

有人认为,亚当的罪是一桩 "小事", 不至于使全人类成为罪人。但一个加拿大农夫移居美国的决定,也是微不足道的一桩事,可他的这一 "小" 决定,使他全部后代都 "成了" 美国人。而你在场听到这次宣道,也是因为他的决定。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一道理。"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了罪人。"

如今,亚当的原罪对我们造成了何种影响?始祖的罪为他所有的后代带来了一个腐败的本性。"原罪" 一词在圣经里被描述成 "心里所存的恶" (太12:35)、"坏树" (太12:33)、"发出恶念" 的人心 (可 7:21)、"石心" (以西结 11:9)、"体贴肉体" (罗 8:7)、"肉体" (罗 8:4),等等。据谢德博士 (Dr. Shedd) 所讲,原罪 "相当于神学理论中的败坏本性罪恶倾向性情邪恶离道反教的意愿,等概念" (W. G. T. Shedd, Ph.D., Dogmatic Theology, P and R Publishing, 2003 版, 第566页)。原罪为我们带来了什么恶果?它如何影响了我们?

I. 第一,原罪令你盲目,看不到灵界事物的现实。

通过摧毁人对灵界事物的知觉,原罪蒙蔽或迷惑了他对灵界事物的认识。当使徒〔保罗〕说, "他们心地昏昧…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 (以弗所书 4:18), 他所谈论的正是这个问题。使徒又说

"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唯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 (哥林多前书 2:14)。

当我们谈起 "知道" 耶稣时,被原罪蒙蔽的、未得转变的心灵会以为我们是愚昧的。他仅能通过我们谈论的有关耶稣的事情来认识祂。他对耶稣的了解不过是靠道听途说,或传言,或听其他基督徒谈起有关祂的事情。他对耶稣的认识,不比天生盲目者对色彩的描述更多。你可以向盲人描述色彩如何,但他无法靠亲身的经历去体验这些玢纷的色彩。他只能听我们对色彩的描述,却无法切身体验这些色彩的绚丽。

你可以听我们颂扬耶稣的爱,但因为原罪蒙蔽了你的理智,所以一切对你来说都似乎是愚昧的,以至你本人无法了解耶稣的爱。你可以聆听圣经内的真理,甚至背诵一些经句,但这些词句听起来不现实,因为你的心地被原罪蒙蔽了。你被描述为 "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提摩太后书3:7)的人。你永远无法获得对真理「完全的知识」(Jamieson, Fausset and Brown), 因为原罪蒙蔽了你的心眼。仅有在圣灵创新(regeneration)的工作中,灵界的事物才会对你变得真实。你可以多年聆听福音的道理,却未曾认识耶稣本人。仅有神才能开启人的灵眼,因为人人都被原罪蒙蔽了。你必须在重生后方能获得灵眼的视力。"人若不重生,就不能神的国" (约翰福音 3:3)。

II. 第二,原罪令你的良心麻木了。

使徒保罗说:他们 "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 (提多书 1:15)。他们对自己所犯的罪并不感到内疚,因为他们的良心被原罪玷污了。

我们对你讲耶稣能清洗你的罪孽,这可能对你来说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为什么?因为你的 "良心如同被热铁烙惯了一般" (提摩太前书 4:2)。仅有当神的圣灵使你认罪 (约翰福音 16:8),使你对自己的罪忍无可忍的时候,你才会来寻求耶稣,通过祂的宝血 "洗净你们的 [良]心" (希伯来书 9:14)。因为原罪的缘故,除非神的圣灵使你对罪感到忍无可忍,你将继续在死亡的状态中沉睡下去。除非神的圣灵使你被玷污的良心认罪,你将不会产生对耶稣的真正需要。仅有神的圣灵才能施加基督的宝血,并清洗你的良心。

III. 第三,原罪已经败坏了你的意愿。

这里所讲的 "意愿", 指的是人用来作决定、作选择的能力,例如人选择是否信靠基督的决定。天主教告诉我们说,人的意愿受了伤害。马丁•路德(Luther, 1483-1546)在他所著的《意愿的束缚》(The Bondage of the Will) 一书中,利用圣经如此辩解道,人的意愿不仅受了伤,它已经死亡了。宗教改革完全基于这一教义之上──人的意愿彻底死亡了。仅有神能使人的意愿重获生命。而那正是全部新教与浸信教派多少世纪以来所持有的信念,直到菲尼在1821年登上历史舞台为止。

原罪的能力是如此强大,人类寻求神的意愿是完全死亡的。圣经说,那些未曾获得新生、未得转变的人已 "在过犯…中死了" (歌罗西书 2:13); 或 "死在过犯罪恶之中" (以弗所书 2:1)。约翰•戴格博士(Dr. John L. Dagg)是美南浸信会的第一位理论家。他谈起原罪对人〔心地〕意愿的影响时如此说,

经文内描述人的无能为力是极为深刻的。人类被描述为软弱的〔罗5:6〕, 被俘掳的〔提后2:26〕, 作罪奴仆的〔彼后 2:19; 罗 6:16, 17〕…死亡的〔弗5:14; 西 2:13〕等等。解救我们脱离这一自然状态的作为叫做新生、使人活、或赐予生命…是仅靠神的能力才能办成的事…如果你认为,我们随时随地可以靠本身的任意努力〔"决志"〕来更正全部错误…这种看待…人类状态的观念是彻底错误的…对本身无能为力的切实感受,能催促我们来到那位可施拯救的人身边 (John L. Dagg, D.D., A Manual of Theology, Southern Baptist Publication Society, 1858, 第171页)。

换句话说,一个意愿 "死在过犯中" (以弗所书 2:5) 的人,怎能 "决志" 信靠耶稣呢?戴格博士说那是不可能的。在菲尼攻击原罪,毒害了福音运动之前,全部浸信教徒和一切新教徒也是如此相信的。

请审视一下自己。请看你是何等绝望,何等的无能为力!与约瑟夫•哈特一同说, "惟有耶稣,惟有耶稣,惟有耶稣能救你。" 请大家起立来唱那首圣诗。那是歌页上的第八首,

你心烦闷,你心悒怏,疲倦痛苦常失败;
   如果你要等到改良,你就永远不会来。
耶稣钉死,耶稣钉死,是为罪人赎罪债,
   耶稣钉死,耶稣钉死,是为罪人赎罪债!

耶稣为你舍命流血,今已复活昇高天;
   在父座前为你代求,愿你信心永不变;
惟有耶稣,惟有耶稣,惟有耶稣能救你,
   惟有耶稣,惟有耶稣,惟有耶稣能救你。
("Come, Ye Sinners" 词: Joseph Hart, 1712-1768)。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陈群忠医生(Dr. Kreighton L. Chan)领读经文﹕罗马书 5:15-19。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独唱﹕
"Lord, I Am Vile, Conceived in Sin" (词: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宣道提纲

原罪

ORIGINAL SIN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 (罗马书 5:19)。

(马太福音 12:35, 33; 马可福音 7:21; 以西结书 11:19; 罗马书 8:7, 4)

I.   第一,原罪令你盲目,看不到灵界事物的现实,以弗所书 4:18;
哥林多前书 2:14; 提摩太后书 3:7; 约翰福音 3:3。

II.  第二,有罪令你的良心麻木了,提多书 1:15; 提摩太前书 4:2;
约翰福音 16:8; 希伯来书 9:14。

III. 第三,原罪已经败坏了你的意愿,歌罗西书 2:13;
以弗所书 2:1; 罗马书 5:6; 提摩太后书 2:26;
彼得后书 2:19; 罗马书 6:16, 17; 以弗所书 5:1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