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基督–只身在客西马尼园内
(对加尔文错误的回答)

CHRIST – ALONE IN GETHSEMANE
(Answering Calvin's Mistake)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March 25, 2012


请把圣经翻到以赛亚书第六十三章。今晚的宣道,你须仔细思考才会有收益。我将引用多处文献,因为在此次宣道中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不要期待有激情的宣道。我们今晚将听不到这样的讲道。我要讲的是客西马尼园。我要更正教会历史上的一个问题。

约翰•加尔文 (John Calvin, 1509-1564) 是一位伟大的改革家。但是我相信,在他所著的具有跨时代价值的经文注释中,他犯了一个错误;而这也误导了几乎所有继他之后的注释。我在这里不是要反对加尔文。他是一位卓越的神学理论家、圣经注解家。我并赞同改革家的全部观点。他们是婴儿洗礼者,为婴儿施洗。而我是浸信会信徒。因此,我不同意他们对施洗的看法,以及其他一些观点。

但我要你知道的是,我不是在反对约翰•加尔文本人。我强调这一点,是因为有很多改革派者浏览我们的网站,并阅读上面的宣道文。我同意路德、加尔文、茨温利 (Zwingli)、以及其他一些人士对转变的观点。在转变的题目上,我认为我们应重新研究宗教改革家、清教徒、第一次大觉醒时期的福音人士的见解。

但是,在查阅了现代的圣经注释后 (我说的 "现代", 是指从十七世纪至现今的注释), 我发现几乎所有的注释,在谈到以赛亚书63:1-3时,均参照了加尔文的观点。我认为加尔文对这段经文的看法错了。我会向你说明我这一看法的原因。我今天的经文是以赛亚书63:1-3。

"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穿红衣服,装扮华美,能力广大,大步行走的是谁呢?就是我,是凭公义说话,以大能施行拯救。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我发怒将他们踹下,发烈怒将他们践踏。他们的血溅在我衣服上,并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 (以撒耶稣 63:1-3)。

先知以赛亚在这段经文内提出了两个问题。首先,他问到, "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穿红衣服…的是谁呢?" (第一节)。第二,他又问, "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 (第二节)。然后对这两个问题作出了回答。从这些答案中,我们看到了弥赛亚所受的苦难,尤其是祂在客西马尼园内所承受的伤痛。这一观点受到了约翰•加尔文的攻击,一切接受他注解的人也如此反对。我们要通过这次宣道来回答他们。若要回答他们,首先让我们来详细审视一下这两个问题。

I. 第一,"这从以东〔来的〕是谁呢?"

先知以赛亚问到, "这是谁?" 但约翰•鸠尔博士(Dr. John Gill, 1697-1771)指出, "有几位犹太作者 ── 无论古代或现代 ── 将此作为对弥赛亚的描述…其中一位作者 [Moses Haddarsan] 这样讲,「当弥赛亚国王来临时,他将身着紫色袍…其颜色看起来像红酒…带血红色…他将带领以色列;这便是以赛亚书63:1内所讲的, 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 鸠尔博士然后引用了其他一些古代拉比, 例如Abarbinel和 Kimshi, 他们也说这里所讲的是弥赛亚。他说拉比Jarchi谈到弥赛亚红色的衣衫,犹如 "被血所染,或浸泡血中;[鸠尔博士说] 这与启示录19:13中基督的衣着相符,在那里祂穿着溅了血的衣服,那章书是这段经文的最佳注释…" (John Gill, D.D., An Exposition of the Old Testament, The Baptist Standard Bearer, 1989年重印, 卷I, 第368页; 对以赛亚书63:1的注解)。

阿尔伯特•巴恩斯(Albert Barnes)谈到以赛亚书63:1时说, "众多注解家将此当作对弥赛亚的描述" (Albert Barnes, Barnes' Notes on the Old and New Testaments, Baker Book House, 1978年重印, 卷II, 第368页; 有关以赛亚书63:1的注释)。

但约翰•加尔文却与 "众多注解家" 背道而驰,否认古代拉比和古时教父。加尔文说, "这章书被基督徒们强力曲解了,似乎其内容与基督有关,但实际上先知所讲的不过是神本人而已。而他们却想象说, 基督因祂在十架上所流的血变红了。但先知的用意却并非如此" (John Calvin, Commentary on the Prophet Isaiah, Baker Book House, 1998年重印, 卷III, 第337页)。

然而加尔文的同代人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却不同意他的看法。路德说, "许多人认为这指的是基督。这也是我们的看法" (Luther's Works,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72年版, 第352页)。应记住,路德把整本圣经译成了德文,他的观点为圣经整体理论所影响,所以,我看他对这段经文的看法比加尔文更加可靠。

再进一步,当加尔文说, "先知所讲的不过是神本人而已",他所讲的是三位一体中的那一位呢?我当然希望他没有忘记神的三位一体性!圣灵能有 "装扮" 吗?天父可能 "装扮" 吗?从严谨的经文解析中来看,这段经文对外表的描述,至少应令人考虑到基督 ── 神本体中的第二位。同时,许多如鸠尔博士的近代注解家说,以赛亚书63:3的下半句指向了启示录19:15,其中谈到基督 "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如果那是真实的,为何经文的上半节不能也指向基督呢?

约翰•奥斯华德博士(Dr. John Oswalt)说, "甚至在新约时代之前,犹太人也将这段经文应用在弥赛亚的身上。特图良、俄利根、耶柔米(Tertullian, Origen, St. Jerome)以及其他古教父,都曾大胆地将这段经文用来描述基督…加尔文对任何听起来像打比喻的都很反感,所以他强烈地反对这种解释的方法,使几乎全部在他之后的注解家都跟随了他的讲法。奥斯华德博士看到了加尔文对使用比喻的反感, 所以奥斯华德说, "如果人必须对抗打比喻,那他也必须抵抗那种对一段经文强加解释的方法,此方法完全不充分考虑这段文字所出现的上下文。这里…所强调的是这位勇士的单独性,以及祂所办成的无人能行的工作。更进一步, [它强调了] 救恩是靠神的膀臂才可完成的。从49-53章的内容来看,神的膀臂就是祂的义仆…这篇经文讲的是弥赛亚的工作…" (John N. Oswalt, Ph.D., The Book of Isaiah, Chapters 40-66,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8, 第595-596页)。

我的看法与奥斯华德博士、古代拉比、古代教父、路德、以及司布真的意见相同,那就是,这篇经文所讲的正是弥赛亚耶稣!甚至连麦加瑟博士(Dr. John MacArthur)也赞同他们这一观点,把这人称为 "弥赛亚", "救主" (The MacArthur Study Bible, Word Bibles, 1997年版, 第1050, 1051页; 有关以赛亚书63:1, 3的注释)。至少有这种可能:这些人是正确的,而约翰•加尔文却犯了一个错误,难道这不可能吗?加尔文虽然是一位改革伟人,但他的言辞并非绝对可靠的。仅有圣经才是绝对可靠无错的。

"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穿红衣服,装扮华美,能力广大,大步行走的是谁呢?就是我,是凭公义说话,以大能施行拯救" (以赛亚书 63:1).

这便是耶稣、弥赛亚!"就是我,是凭公义说话,以大能施行拯救。"

II. 第二,"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

仅有一个疑问还须获得解答。请大家起立,朗读第二、第三节经文。

"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我发怒将他们踹下,发烈怒将他们践踏。他们的血溅在我衣服上,并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 (以赛亚书 63:2-3)。

请坐。请注意第三节内英皇钦定本所使用的时态, "I have trodden the winepress" 和 "I will tread them in mine anger"。"I have" 和 "I will" ── 一个发生在过去,一个发生在未来。爱德华•杨博士 (Dr. Edward J. Young) 指出,在处理希伯来词汇的过程中,现代翻译者和注解家们 "通常" 把这两处译错了;他们把两处都译成过去时 (参 NKJV, NIV, NASV, 等)。杨博士指出,希伯来文中的辅音字母waw (weak waw) 显明这踹踏会发生在将来;因此,一共 "有两次不同的踹踏,其中一次仍未发生" (Edward J. Young, Ph.D., The Book of Isaiah, Eerdmans, 1993, 卷3, 第477页)。因此,在主流圣经中,仅有英皇钦定本和1599年版的日内瓦圣经正确地翻译了第三节。因此, "有两次不同的踹踏,其中一次仍为发生。" 两次踹踏显明了弥赛亚耶稣,在第一次与第二次来临时所完成的〔不同〕工作!

"我 [] 独自踹酒醡。"

"我 [] 发怒将他们踹下。"

"有两次不同的踹踏,其中一次仍未发生" (Edward J. Young, Ph.D., 同上)。那 "仍未发生" 的事件,指的正是基督以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身份,第二次降临人间。

"我 [] 发怒将他们踹下" (以赛亚书 63:3b)。

这便是基督在祂第二次降临的情形。使徒约翰说: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神之道。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 (启示录 19:11-15)。

但〔祂〕第一次踩酒醡又怎怎样解释呢?

"我 [] 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
      (以赛亚书 63:3a)。

当耶稣第一次在世期间,这仅可能发生在一处,那便是当祂在客西马尼园里承受痛苦的时候。

"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 (赛 63:2-3a)。

"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 答案在于,

"耶稣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
      (路加福音 22:44)。

祂衣裳上的血,来自于那血汗!先知问道:

"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
      (以赛亚书 63:2)。

耶稣回答说,

"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 (赛 63:3)。

众门徒在客西马尼的入口处坐下睡着了,耶稣独自一人走进幽暗的客西马尼园内。"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

司布真谈起这节经文时,说耶稣在客西马尼园内,

担肉体承受的极限,
此难人身何能撑挨?

思考一下那荣耀的踹酒醡的人!那些会将你压碎的罪孽,祂必须把它们踩在脚下。这些罪孽一定伤害了祂的脚跟!噢,祂曾多么有力地踩踏住你所犯的罪孽啊,使其化为乌有!这又如何迫使祂洒下了血汗 ── 那不像你的汗水,因祂说, "我独自踹酒醡" (C. H. Spurgeon, "The Single-Handed Conquest," The New Park Street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6 年重印, 第195页)。

约翰•莱斯博士 (Dr. John R. Rice) 说:"你在 [路加福音22章] 44节内会注意到,祂的「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 我们可以设想,人间罪孽的压力、紧张、忧伤、重担,几乎令祂丧生。祂的毛细血管即将破裂…血从汗腺中溢出…无论如何,请我们记住,耶稣为背负世间罪恶所受的苦难,不仅是在十字架上所受的苦难" (John R. Rice, D.D., The Son of Man: A Verse-by-verse Commentary on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Luke,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71年版, 第519页; 对路加福音 22:44的注释)。

在客西马尼园内,耶稣独自一人背负了我们的罪孽, "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 (以赛亚书 53:6)。耶稣背负了我们的罪,并在次日把它们带到了十字架上。

"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 (彼得前书 2:24)。

噢,救主,您在客西马尼园内流下血汗,您的衣裳被血汗渗透了。我们感谢您,担当了我们的罪,从客西马尼园一直到了十字架上!我们如今知道了,我们的一切罪孽都因您承受的苦和死亡得以赦免!我们现在知道了,要如何回答先知的问题,

"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
      (以赛亚书 63:2)。

我们听到了您的回答,

"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 (以赛亚书 63:3)。

我们现在知道,您的衣裳是被您自己的血汗所染红的!您如此爱我们,以至于为我们忍受了如此的苦难!

天地万物若都属我,
   皆献主前,不足报恩;
如此奇妙深恩厚爱,
   献上身心方可报恩。—《每逢思念奇妙十架》
("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词: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罪人啊,你是否愿意来相信耶稣?你愿意今晚就来相信祂、得到祂的拯救吗?你愿意和瓦兹博士一同说, "如此奇妙深恩厚爱,献上身心方可报恩?"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陈群忠医生(Dr. Kreighton L. Chan)领读的经文:
路加福音 22:39-44;以赛亚书 63:1-3。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 'Tis Midnight, and on Olive's Brow" (词: William B. Tappan, 1794-1849)。


宣道 / 证道提纲

基督–只身在客西马尼园内
(对加尔文错误的回答)

CHRIST – ALONE IN GETHSEMANE
(Answering Calvin's Mistake)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穿红衣服,装扮华美,能力广大, 大步行走的是谁呢?就是我,是凭公义说话,以大能施行拯救。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我发怒将他们踹下,发烈怒将他们践踏。他们的血溅在我衣服上,并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 (以赛亚书 63:1-3)。

I.   第一,"这从以东〔来的〕是谁呢?" 以赛亚书 63:1;
启示录 19:13, 15。

II.  第二,"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 以赛亚书 63:2-3;
启示录 19:11-15; 路加福音 22:44; 以赛亚书 53:6; 彼得前书 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