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中国的感恩节

THANKSGIVING IN CHINA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一年十月九日早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October 9, 2011

"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十个人么?那九个在哪里呢? 除了这外族人, 再没有别人回来归荣耀与神么?」就对那人说:「起来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 (路加福音 17:17-19)。


这篇道文的题目是 "感恩节在中国"。这可能听起来不大顺耳,似乎有点自相矛盾。讲起来,感恩节是一个美国节日,我们今年11月24日会在一起庆祝。住在地球的另一端的中国百姓,与此又有什么关系呢?然而,如果我们在感恩节期间,把中国与美国比较一下,基督所讲这故事的核心与其涵义的精髓便可一目了然了。

故事很简单。当基督穿过加利利与撒玛利亚时,祂遇见了十个麻疯病人。其中九个是犹太人,一个是撒玛利亚人。撒玛利亚是一个血种混杂的族裔。他们敬拜神,却不是犹太人的一部分。你可能会想起一位撒玛利亚的女人向基督所说的话:

"你既是犹太人,怎么向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要水喝呢?原来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没有来往" (约翰福音 4:9)。

当我们考虑基督治愈这些麻疯病人的故事时,我们需要记住「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是〕没有来往」的。基督治好了九个犹太麻疯病人,他们接着便去圣庙见祭司,好让祭司检验他们的病症。

"内中有一个见自己已经好了,就回来大声归荣耀与神,又俯伏在耶稣脚前感谢他。这人是撒玛利亚人"
       (路加福音 17:15-16)。

我认为,这故事的核心与其涵义,在美国与中国的对比下,又再次展现在我们面前了。美国被基督的洪恩所荫庇,其富无比。但绝大部分美国人对神的态度却是掉以轻心,根本没有去寻求基督,对祂不存一丝一毫的感激心。但在中国的情形便大不相同了!中国回头来到救主身边,对祂感激不已!她正如那位卑微的撒玛利亚人对待耶稣一样。如此,在中国存在着真正的感恩;在美国,这不过是另一餐挥霍的盛宴而已! 这正是今早我门去理解路加福音十七章的基础。

I. 第一,美国人将神赐的福分当作理所当然的。

我近来正读一本书。题目是《受其影响﹕基督教如何改变了世界文明》。作者是史密特博士 (Dr. Alvin J. Schmidt, Zondervan, 2001)。此书证明了基督教对西方文明的影响。其中其中一章书描述了对生命价值的看法,写得非常深刻。他指出了,在异教之下的罗马帝国时期,杀婴 (不想要的婴儿)、弃婴、堕胎、自杀、以及火葬等,都极为普及。直到基督教在近代将这一切废除为止。

基督教的生命价值观,是我们文明的一大福祉。直到最近,这价值观才逐渐遭到现代异教信仰的侵蚀。我们为什么有医院呢?原因是基督教。奴隶制何以被废除掉了?原因是基督教。我们为什么相信人人自由平等呢?原因是基督教。为什么女人能受到平等待遇?原因是基督教。我们现代的教育系统从何而来?你猜对了 — 又是因为基督教!虽然你在世俗人文主义控制下的课堂里听不到这些,但史实确实如此。去购买史密特博士写的这本书读一下吧 —《受其影响﹕基督教如何改变了世界文明》(Under the Influence: How Christ¬ianity Trans¬formed Civili¬za¬tion, by Dr. Alvin J. Schmidt, Zondervan, 2001)。我们书店内有这本书。史密特博士在1999年曾任伊利诺州立学院的社会学教授。他现已退休。

请想一下。你情愿在何处生活呢?在印度、非洲、中国、还是在美国?几乎人人的答案都会是美国。可是大多数人不知道,正是在许多世纪基督教的影响和塑造下,美国才成为如此令人留恋迁居的国度。这并不表明我认为如今美国多数人是基督徒。我是说,美国基督教的背景与基础,令这国家受益非浅。

史密特博士指出,基督教对被遗弃儿童的关照,对老弱病残的保护,征服了希腊罗马时期野蛮与残忍的文化。他指出,基督教于第四世纪所建立的医院、孤儿院、以及各类慈善机构,令我们的文明社会变为安全人道的避风港。这与印度式(到如今仍然如此)的野蛮与残忍形成了显明对比。史密特博士还指出,大学以及高等教育这概念的本身,都来源于基督教。我们生活所在的这个国家,美利坚联邦共和国,正是由基督徒所建立的。他们逃到美洲来,正是为了能够具有信奉基督教的自由,而不遭受迫害。

史密特博士还指出,大学、以及高等教育概念的本身、都出于基督教。我们生活所在的这个国家 — 美国 — 也是由基督徒所建立的。他们逃到美洲来,为的正是能自由信奉基督教而不遭迫害。

可是美国、以及西方社会的大部分人,都似乎像那九个麻疯病人一样,被医治後便一走了之,对基督治愈了它的弊病一丝谢意也没有。是的,美国与欧洲的文化因基督教的影响,摆脱了不少侵蚀人类许多世纪的弊病。这正是人们如今仍然继续向美国迁居移民的原因。你极少见到人竭力向巴基斯坦、印度、或任何阿拉伯国家迁居移民。噢,没有。他们都想到美国来 —— 这正是因为我们基于基督教传统的文明,获得了神赐福的结果。

但美国已经背弃了基督。我们不比那九个被治好的麻疯病人强一点 — 我们也同样毫无感激地离弃了基督。

如今,74%的美国人自称已 "献身主耶稣基督了"。多么可笑! 一个新调查发现,最可能离婚的一群人正是美国南部的浸信教徒。"全美浸信教成人中有29%的人离过婚" (Barna Research Group, March 2000)。令人吃惊的事实是,所谓 "重生" 的基督徒是最可能离婚的人 — 远超过犹太人,天主教徒,或任何其他一组人。这显示出什么呢?这只能表明美国的基督教如今变得一团糟 —— 那便是现实!

彼历.格蓝 (Billy Graham) 几年前说过:

看起来西方文明的道德水坝已经决口。如今众人所看的电视、电影、以及他们所读的书籍,甚至会使所多玛及蛾摩拉的人脸红 (prayer letter, January, 1998)。

美国教会状况如何呢?在一千五百九十万的美南浸信协会 (Southern Baptists) 的成员中,有一千多万人根本不去参加星期天早上的礼拜。是的,三分之二自称美南浸信教徒的人根本不去参加礼拜!自称美南浸信教徒的人,超过半数的人去年的奉献金额不到一块美金。不错,他们全年奉献不超过一块美金!

美国的福音基督教派正在失败。他们对我们周围社会具有极少的影响。大部分福音教派基督徒如今不作祷告、不去得人、不作十一奉献、也根本不忠心于本家教会作礼拜,无论早礼拜或是晚礼拜。这样的 "基督徒" 有何益处呢?我说他们大部分人毫无益处!耶稣说过,

"你说, 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你既如温水, 也不冷也不热, 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启示录 3:17,16)

美国大部分那些所谓 "重生" 的基督徒,都将被基督从口中吐出去,抛入地狱的火焰中。

"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阿、主阿,我们不是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么?我就明明的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太 7:22-23)。

的情形如何?你是否像美国大部分那些所谓 "基督教徒" 呢?你是否像他们那样一钱不值、自私、恶毒、不祷告、不参加礼拜、自欺欺人、未得转变、其未来非地狱莫属?我看,那种美国式的基督徒只能在耶稣的脸上抹黑!

祷告会时你在哪里?外出传福音时你在何处?星期天晚礼拜时你在哪里?那正是耶稣提及那九个麻疯病人的口吻:「那九个在哪里呢?」(路加福音 17:17)。他们从耶稣那里得到了肉体上的医治与帮助 — 然後便一走了之,一丝谢意都没有 — 如你们在座的许多人一样,他们会在失丧中进入地狱!

"耶稣说:「那九个在哪里呢?除了这外族人,再没有别人回来归荣耀与神么?」" (路加福音 17:17-18) 。

II. 第二,中国大陆受迫害的家庭教会基督徒,具有真正的感恩之情。

在美国的感恩节绝大部分是装假的 —— 不过是开玩笑而已。人人吃得脑满肠肥, 却一点不思念基督。但在中国大陆,今天确实存在着对耶稣基督的感激心。

最近的考古发现表明,基督教于公元86年,在约翰使徒仍然在世时,便传入了中国。那时,中国拒绝了福音。叙利亚主教聂斯托里 (Nestorian Christians) 于公元635年又一次把福音带入中国。这次,基督教站稳了一支脚,在中国传教大约一百六十五年,使不少中国人转向了主耶稣。在第九世纪中,聂斯托里派基督徒在中国受到迫害,不再继续持有传播福音的能力了。但他们所建立的教会遗址一直在中国存留至今。

之後,基督教于一八○七年第三次传入了中国。这次,英国传教士莫理森(Robert Morrison)去到澳门,将圣经翻译成〔文言文〕中文。在一八三四年去世前,他只给一位华人施过洗。八年後,「南京条约」于一八四二年签订,允许外国传教士自由出入中国。利用莫理森的圣经中文译本宣道,进入中国的传教士开始赢得不少华人信徒。二十三年後,伟大的英国传教士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于一八六五年开始在中国内陆设立他闻名的二○五所播道站中的第一站。及至一九二八年,中国内陆传教士人数达到了高峰时期,总共有8,325人。在他们的奉献与牺牲下,成千上万的华人得以信主成为基督徒。

一九四九年,共产党当政,开始驱逐一切外国传教士。最後一批离开中国的传教士中,有一位叫爱尔华特(Gladys Aylward)的女士。她勇敢动人的故事後来被拍成电影《六喜客栈》("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由英格丽.褒嫚主演。我曾经有福分在一九六二年听爱尔华特小姐本人讲了三个钟头的道。她的见证非常令人鼓舞。在几乎五十年後的今天,我仍然记得她所讲的大部分内容。

驱逐一切外国传教士之後,共产党又禁止设立任何本地人接受神职工作。我本人从前的牧师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正是在这段期间离开中国大陆,来到美国学习神学与闪含语言学。我从我牧师那里直接听说了许多共产党当政前大陆中国的情形。林博士于2009年10月11日归主,享年98岁。在他来我们教会任牧师之前,林博士曾在琼斯大学 (Bob Jones University) 研究生院任教讲授神学理论。在一九六十年代,林博士的神职工作给了我极深的印象。为此,我会终生感激。他教会我对圣经怀有绝对的信念,确信这是神的道。林道亮博士的父亲,在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前的旧中国,也曾是一位牧师。

共产党从1955至1985年间,禁止任何国内人受任成为牧师或神职人员。受任仪式必须在秘密中举行。只有那些地下「家庭教会」的成员才能参与这些仪式。在1995年间,共产党把这种教会称为「邪教,」将其列为非法。政府给中国最优秀的基督徒们带上了「邪教」的帽子。

约拿单•赵(Jonathan Chao)在最近一期《今日改革》(Reformation Today, 11-12/2000)杂志中刊载了一篇文章,他写道:「中国新教教会从1950至2000年间,处于艰难困苦、遭受敌视的环境中。但是这段期间,教会人数却增长了上百倍。在这敌视的环境中, 不信神的共产党当权者对基督徒总是进行着极端的迫害 (Reformation Today, Nov.-Dec. 2000, 第3页)。

赵先生继续说: "一九五○年一月份,中国全国新教教会成员... 大约为83万4千人。如今新教成员的数字,虽然没有可靠的统计数字作参考,最起码的估计也有七千万,分散在国内各种各样的家庭教会中" (同上)。然後赵先生说: "如今据报导说,在中国北方与东北地区,每个村庄内都有一间教会存在" (同上)。

赵先生告诉我们,在极端的迫害之下,国内教会的成长反而是惊人的。他描述了一些忠心侍奉的牧师。例如王明道 (1900-1991),他因传播福音坐牢二十年;北京的袁相忱(YUAN Xiang-chen)坐牢二十年後,一九七九年出狱又担任一间教会的牧师直到如今;上海的谢模善(XIE Moshan)坐牢二十年;广州的林献羔(Samuel Lam)牧师也因传播基督的福音被关进牢狱二十年。

这些非凡的大陆牧师们,以及其他成千上万的尽心竭力的中国百姓,正在引导中国家庭教会进入一场爆炸性的复兴 —— 一场人间过去五十年内最伟大的复兴。

赵先生说, "作为中国大陆基督教的研究员,我可以告诉你,中国大陆家庭教会的不断发展,已经超过了〔共产党〕政府所能控制的范畴。基督徒的人数现已经超过了共产党员的人数,甚至有些共产党党员也变成了基督徒" (同上)。

中国基督教的大规模复兴是令人惊奇的,尤其是在我们意识到基督徒在中国所面临忍受的迫害时。电子网络上刊载的如下所列的几篇报导,说明了在中国成千上万的基督徒所忍受的经历:

      警察在一间地方派出所审问毒打他们〔基督徒〕。 手里拿着从魏玉茜(音译)那里缴获的一本圣经,张仰(音译)向魏喊叫着:「你从那里搞到这本书的?谁是你们领头的?」在魏还没来得及回答时,张已经扇了他几个耳光,然後又用高压警棍打他的双耳。 看到魏在痛苦地呻吟,张继续喊叫道﹕「我们必须严厉处置你,因为你相信神。」然後,他向另一位警察说﹕「过去看看项某某怎么样了。如果他拒绝坦白,打死他!」

      二○○二年七月一日,大约晚上九点,河南省祥城(音译)市公安部的政治安全处处长与副处长,马泽丰(音译)与张君封(音译),同祥城市环城路派出所所长薛谣麟(音译),以及其他警察一起冲进基督徒魏星爱(音译)的家里。根本不屑展示任何法律文件或陈明理由,他们便开始如强盗般地翻箱倒柜。然後他们把魏星爱(音译),以及在她家里找到的圣经与圣诗歌集一起带去了环城路派出所。
      在派出所,张君封(音译)对魏姊妹喊着说﹕「坦白告诉我们,你从那里搞到圣经的?」见魏一句不答,张便揪住她的头发,用卷起来的一本书,无情地打了一阵她的脸。然後继续叫唤着﹕「你信神有多久了?」魏姊妹仍然默默无言。这时, 马泽丰脾气大发,揪住她的头发,拼命打着她的脸,直打到她脸麻木为止。然後,轮到了薛谣麟。他也是这样揪住她的头发来毒打她。魏姊妹一直被如此折磨到半夜两点。
      一点收获没有,他们便把她送到市政拘留所,以「组织邪教」的名义关押了五天。她家人送给马泽封700元人民币(约 $88)的礼物後,她才能靠付500元人民币 (约 $62) 的罚款而被释放出来。

这位女士被人揪着头发毒打了一顿,原因不过是因为她是一名真正的基督徒!若想读到更多一些在中国或其他地区基督徒受迫害的报导,请点击这里 (persecution.com)。

闻布朗牧师(Pastor Richard Wurmbrand)在罗马尼亚共产党的监狱里被关押折磨了十四年。在监狱里他目睹过上百位基督徒的勇气、以及他们对耶稣的忠心。我有福气熟知闻布朗牧师本人。在他写的《为基督受折磨》(Tortured for Christ) 一书里,闻布朗牧师如此描述道﹕

你必须了解,在中国...是不可能作三心二意、不冷不热的〔家庭教会〕基督徒的。作基督徒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另一点必须记住的是,迫害总会造就出更杰出的基督徒 —— 作见证、传播福音的圣徒。共产党的迫害起了反作用,造就出许多认真、诚心的基督徒。这类基督徒是在〔像美国一样的〕自由世界里罕见的。这些人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基督徒会不愿引导每一个他所遇见的人去认识基督〕(Rev. Richard Wurmbrand, Tortured for Christ, Diane Books, 1976, 第105页)。

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正如那位感恩的麻疯病人一样,被基督论为﹕

"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十个人么?那九个在哪里呢?除了这外族人,再没有别人回来归荣耀与神么?」就对那人说:「起来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 (路加福音 17:18-19)。

我想效法在中国大陆的基督徒, 越像他们越好,却不愿 学美国的那些所基督徒」。我希望、而且祈求神,你能成为一位基督真正的门徒。今早,无论代价如何,你愿不愿意学中国大陆基督徒的榜样?你愿不愿意保证,无论如何,你都会在星期天早上与晚上来教会参加礼拜?你肯不肯向神保证,你会尽一切努力使我们教会 — 这间浸信会幕 — 成为一间如同中国大陆教会那样的、尽心竭力侍奉耶稣的教会?如果你愿意的话,请你在今天我们感恩节礼拜中,走向前来,跪下在讲坛前,我们会一起唱《我已决定要跟随耶稣》。我不是要你上前来接受救恩。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会在以後谈到救恩。我今天希望的是,你能够将你的生命献给如中国大陆上那样的基督教!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陈群忠医生 (Dr. Kreighton L. Chan) 领读经文: 路加福音 17:11-19。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 (Mr. Benjamin K. Griffith) 独唱:
" I'd Rather Have Jesus" (作词﹕Rhea F. Miller, 1922;
作曲﹕George Beverly Shea, 1909- )。


证道 / 宣道提纲

中国的感恩节

THANKSGIVING IN CHINA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十个人么?那九个在哪里呢?除了这外族人,再没有别人回来归荣耀与神么?」就对那人说:「起来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 (路加福音 17:17-19)。

(约翰福音 4:9; 路加福音 17:15-16)

I.   第一,美国人将神赐的福分当作理所当然的, 启示录 3:17, 16;
马太福音 7:22-23。

II.  第二,中国大陆受迫害的家庭教会基督徒,具有 真正的感恩之情,
路加福音 17: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