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中国——戴着圣灵的印记!

CHINA – SEALED BY GOD'S SPIRIT!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讲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5, 2011

"地与海、并树木,你们不可伤害,等我们 印了我们神众仆人的额" (启示录 7:3)。


世界各地有无数的人通过电视观看了北京奥运会的节目。中国经济在突飞猛进,是世上各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今晚此刻,中国已是世界瞩目的焦点。但在中国最令人诧异的事件,乃是基督教在大陆上过去二十五年中的发展成长。

大卫.艾克曼 (David Aikman) 曾任《时代周刊》北京分部的主任,在他写的《耶稣在北京》一书 (Regnery Publishing, Inc., 2003) 内如此说道,

中国正在转化成基督教的国家。这不代表说, 全部、甚至多数华人会成为基督徒。但按照如今基督教在各乡村、各城镇、尤其是在社会与文化上层结构中的成长速度来估计, 基督徒将会在今後30年 [因本书是在2003年写成的, 如今应还有22年] 内占中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 中国基督徒人数每年增长百分之七,如今这已使大多数国家内基督徒的人数与其相比时显得弱小了。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基督徒一样,中国基督教已成为二十一世纪内基督教的先锋… 在过去二十年内,中国对亚洲与南半球的影响不断扩大,这很可能会影响全世界的基督教。这在飞利浦•健肯斯 (Philip Jenkins) 所著的《下一个基督教王国》(The Next Christendom) 一书中讲得非常清楚…随着中国大陆的基督教化,随着中国逐渐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超级大国,值得我们考虑的不单是信徒的人数,甚至基督教智囊的核心,也可能会显著地离开欧美地区而转向东方… 二十一世纪是否会成为中国的世纪?…笔者的观点是,基督教将要改变中国的性质,并也会因此而改变我们周围的社会环境 (David Aikman, Jesus in Beijing: How Christianity is Transforming China and Changing the Global Balance of Power, Regnery Publishing, Inc., 2003, 第285, 291, 292页)。

但我们必须记住,中国大陆的伟大复兴的确来之不易。引用二战时邱吉尔的话来说,那仅能靠 "血、汗、辛勤、与泪水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 来获得。中国的大复兴是与撒旦血战100多年之後方才获得的成果。我能告诉你许多有关1900年义和拳暴乱的事情。莱利•史密斯 (Riley K. Smith) 说,

       义和拳拳民对基督徒怀有极端的憎恶…他们说服了慈禧太后,告诉她传教士偷窃了华人的精灵,还挖儿童的眼珠作药。慈禧太后便对这些 "外国鬼子" 采取了行动,于1900年6月21日颁布了一条秘密指令,要处决一切外国人。屠杀开始了…暴乱的拳民开始逐村蹂躏生灵…他们利用缴获的教会名单,挨家挨户地杀人砍头,无论是外国传教士,或是本国的信徒都无法幸免…最血腥的屠杀之一发生在山西省省府太原市。他们下令把城门关闭之後,困住了城内一切外国人。
       在1900年6月底,暴徒将英国浸信会邵阳居住营围困起来。一些传教士与一群华人基督徒前往半英里外的浸信教童子学堂藏身。去到之後,一位叫伊蒂丝•叩牧 (Edith Coombs) 的传教士发现两位华人女生没有跟上。于是她便跑回头,冲入燃烧的楼房内把那两位女孩子救了出来。但她自己却被暴徒拦住,困在燃烧的楼房内。伊蒂丝被火焰吞没之前所作的最後一件事便是跪下 [祷告]…
       在锁坪 [音译]…传教士与华人基督徒一同被赶上绝路, 或被斩首、或被石头砸死。然後, 他们的头被挂上城墙,用以警告他人…基督徒中有一位名叫卡尔•伦伯格 (Carl Lundberg)。他与其他一些带着孩子的传教士逃往蒙古…他这样写道, "如果我们逃亡未成,请转告朋友们,我们生死都是为了我们的主。我不後悔来中国。主召了我来,祂的恩典定是足够的…原谅我潦草的字迹,我的手在颤抖"。[不久後] 他和他的同伴们都被斩首殉难了。
       华人基督徒也没有逃避遭受屠杀的命运。大部分人都可以通过否认基督而获得自由。有人认罪放弃信念;许多人却不肯。有一位拒绝认罪的叫颜 "诚忠"。他和妻子一同被绑在佛堂内的一根柱子上…义和拳暴徒用棍子将他们毒打一顿之後,在他们脚下点火来烧他们的腿脚。但这对夫妇仍然拒绝否认基督。[最後] 疯狂的 [拳民] 放了颜夫人, 但她丈夫却没有那么幸运。拳民将他投到一堆柴火上,点着了[火]。当他的身体燃烧时,[一位士兵想去救他,] 自己却被暴民砍碎。被这毫无理由的暴力而激怒的其他官兵们将拳民赶出了佛堂,把奄奄一息的颜先生拉出火堆, 带回官府内。当政的衙门将他下在牢内…他不久便死在牢里。
       当暴动最终平息时,有超过三万的华人基督徒殉难。在《1900年的中国烈士》(The China Martyrs of 1900) 一书内,付赛斯 (Robert Coventry Forsythe) 写道, "义和拳暴乱所屠杀的新教烈士人数,超过了中国新教历史上在那之前几十年的烈士人数…许多人受不了不可言喻的折磨,但更多的人却宁死不屈" (Riley K. Smith, China: The Blood-Stained Trail, Living Sacrifice Book Company, 2008, 第46, 47, 49, 50, 51页)。

我还能告诉你,当狂热的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入侵中国时,他们如何屠杀了许多基督徒。我从前的牧师林道亮博士点击阅读)是中国一所孤儿院的院长。当日本人接近城镇时,林博士将孤儿们与他的妻子、女儿一同催上一条船逃难。但日本飞机却突然出现,将船内大部分孩子射死,林道亮博士的妻子和女儿也死在其中。林博士在上船之前摔了一跤,颈椎骨折,但却幸存了下来。他最终来到美国,作了我二十四年的牧师兼老师。正如闻布朗牧师一样,林博士也是一位活烈士,一位几乎经历了死亡、但却活下来为基督传道的人。

我还能告诉你们那些在毛泽东统治下忍受磨难、并死在1966-1969年 "文 革" 期间的烈士们。但我想让闻布朗牧师来讲这故事。我对闻布朗牧师了解很深。他来我们教会讲过许多次道,是 "烈士之音" 备受尊敬的奠基人之一。点击闻布朗牧师的网站 www.persecution.com 便能读到关于中国基督徒受难的事情。闻布朗牧师也是一位活烈士,被关押在罗马尼亚共产党的集中营内十四年;其中三年他被监禁于独身监牢,听不到人声、见不到天日。我们在礼拜结束後将观看《为基督受难》(Tortured for Christ)。这是一部关于闻布朗牧师的电影。下面我让闻布朗牧师来讲述中国基督徒在毛泽东 "文革" 时的遭遇。闻布朗牧师说,

       中国〔家庭教会〕所忍受的苦难是无法想象的…曾在中国传道的李斯博士(Dr. D. Rees)前往中国作调查之後告诉我们说, "我在中国的一切朋友都已被杀、或被捕入狱了。一个被弄瞎了双眼;一个被投入了一口井内;两个死于肺结核;另一个在强制洗脑的压力下精神失常,签了悔过书。当他理智清楚之後,便撕掉了悔过书。然而,中国地下教会的人数却在成千上万地增长着…
       有一位名叫卡慕•缠达(Kamun Chandah)的印度医生,在共产党监狱内被砍断了双腿、挖掉了双眼。
       在类似的另一次事件中,一位叫弗拉基米尔•塔提什切夫(Vladimir Tatishtshev)的俄国人在上海被捕。中国(共产党)的审判官强迫他坦白一些捏造出来的罪行,并把许多带钉子的铁管绑在他的腿上,接着用锤子不断敲打铁管,导致他腿骨骨折。当他拒绝坦白时,共产党警察去到他家。一位警官抓起 [他的] 婴儿对孩子的妈妈说, "如你不签这份控告你丈夫的状子,我们就砸碎你孩子的头"。母亲…拒绝签字。那位女警官把婴儿的头猛甩在墙上砸碎了。另一个共产党警官用枪击杀了母亲。
       莫斯科电台1970年4月7日广播说, "在十年内,总共有两千五百万 [基督徒] 被处决。被投入巨型劳改集中营内的 [其他人] 不下几百万。"
       莫斯科报纸Krasnaia Zvezda [1969年5月7日] 报导说, "中国共产党…用开水与硫酸将人的眼珠烫出来;用铅笔刀切断 [人腿];还用石头…与大刀劈开头骨。"
       我们许多华人弟兄在黑暗中摸索着行走,有的手脚被砍,伏地爬行。然而,地下教会仍然在迅速成长着 (Pastor Richard Wurmbrand, Th.D., Where Christ is Still Tortured, Marshalls Paperbacks, London, 1982, 第130, 131页)。

上礼拜天晚上,有人听到这些在中国发生的难以至信的故事之後问我说, "面对监狱和折磨,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中国人做基督徒呢?" 答案就在我们的经文内。在未来的大灾难中,一位神的使者会如此说,

"地与海并树木,你们不可伤害,等我们印了我们神众仆人的额" (启示录 7:3)。

这节经文讲的是十四万四千犹太信徒。他们转向了基督,因此在额 (心) 头上接受了圣灵的印记。我们在以弗所书1:12-13中能确切了解这称为印记的含义:

"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祂,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
      (以弗所书 1:12-13)。

当一个人真正经历了转变时,他便获得了圣灵的印记。如未来大灾难中的14万4千犹太信徒一样,他们也将在额头上获得神仆人的印记 (启示录7:3)。当挪亚在洪水降临之前进入方舟时,圣经记载说, "耶和华就把他关在了方舟里头" (创世记 7:16)。挪亚被神关进方舟内乃是一种典型。它代表着信徒 "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 (以弗所书 1:13)。在大灾难中得救的犹太人被圣灵所印,正如挪亚被神封入方舟一样。一旦你被关进去、或在心灵上被圣灵封印了,人间无论何事都不会使你失去你的救恩。你是永恒获得佑护的,"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 (以弗所书 1:13)。当你在 "额头" 上接受了 "印记" 後,无论何种迫害或折磨都无法令你与基督分离。

这并非是仅仅发生在将来的大灾难中犹太信徒身上的事。这如今正发生在共产党中国成千上万的信徒身上。这也可能会发生在你身上。

来投靠基督。信任祂。全心全意地来信任祂。当你如此去作时,你便会获得重生。神便会封起你的灵魂,无论何种波折、迫害、或试探都无法带走你的拯救——你在基督耶稣内受到永恒的护佑!那便是在大灾难中那些犹太人烈士的秘密。也是如今中国烈士的秘密。他们信靠了耶稣基督,便永远获得了拯救。无论他们经受何种波折与迫害,他们都不会向撒但屈首,不会回到世俗社会中去。

基督为偿还你的罪孽死在十架上。祂洒下自己的宝血来清洗你的罪。来投靠祂、信靠祂吧!祂会永远拯救守护你,你也永远不会迷失。这样,无论在人生中遇到何种试探,你都绝不会离弃教会与基督!

我们在为你祷高,求神会使你认罪。我们祈求神将把你引领到耶稣身边,从而使你的罪得到祂宝血的清洗。我们祈求,靠神的大能,你将会很快在基督里得到转变!阿们。请打开歌页的第八首歌,同唱《耶稣, 我已负起十架》(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这是莱斯博士最喜爱的一首诗歌。

耶稣,我今撇下所有,背起十架跟随你;
   甘受藐视、艰苦、耻羞,心惟欢然作活祭。
前所追求、爱慕、盼望,一切雄心全败亡,
   但我景况何等宽广,仍然有神与天堂。

任凭世界弃我嫌我,主你也曾被弃嫌,
   人面人心欺我骗我,惟神永远无更变;
当你向我显出笑脸,友虽生疏敌虽险,
   我心平安处之泰然,因我得见你欢颜。

我所受的试炼苦痛,不过驱我到你前;
   我的困难压我愈重,天上平安愈甘甜。
有何忧愁能将我袭,当你荣面向我显;
   有何快乐能将我迷,若你不在它中间?
("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词:Henry F. Lyte, 1793-1847)。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陈群忠医生(Dr. Kreighton. L. Chan)领读的经文: 以弗所书 1:5-13。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 (词: Henry F. Lyte, 1793-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