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永不改变的基督

THE UNCHANGING CHRIST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一年三月十三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March 13, 2011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希伯来书 13:8)。


我很快就七十岁了。回首人生七十年,我目睹了许多变化。我还记得一个收购破烂杂货的小贩驾着一辆马车,经过我家收买我们如今称作可回收物品的杂物。我还能记得马蹄的声音,以及他每天在我们的街道周围游走时所作的奇怪叫买声。那时还有一个驾马车的冰块小贩。那马车行驶得如此缓慢,以至我能紧随其後, 取些碎冰。这是那个时候洛杉矶市区的一个角落。人们需要冰块的原因是那时仅有极少数的人拥有电冰箱。我们没有电冰箱。我们有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冰盒。它的顶部有一个隔热舱,用来冷却下面隔舱内的牛奶和其它食物。如今我仍注意到自己把电冰箱叫做 "冰盒子"!另一个比较明显的变化是电视的普及。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我们仅有收音机节目来收听,节目有Jack Benny、Amos 和 Andy、Fibber McGee 和 Molly, The Green Hornet、Inner Sanctum、The Lone Ranger等 —— 都是用收音机收听的。

然後,我们听说电视机上市了。这听起来似乎像是离奇的科学幻想,你能通过电波接收一个向你说话的人的图像。我记得我曾好奇地问自己说:"一个人的图像怎能通过天线传过来,并显示在电视屏上呢?" 幼时的我对此百思不解。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电视,是住在 Fargo 街的邻居租来的。要看这电视,你需每隔30来分钟便投放25美分硬币到机器里,才不会关机。这电视的尺寸大概是2 x 1英寸,前面摆个放大镜,使屏幕放大到6 x 4英寸。那时是1947年。我完全被这新发明给吸引住了。我看了大约30分钟的《天方夜谭》, 剧中的 Sabu 坐在一张魔毯上。我坐在家里的地毯上,试图也靠它腾云驾雾。但无论我怎样集中注意力,它都 "飞" 不起来。

我能记得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 (Franklin D. Roosevelt) 1945年去世的那天。我记得圣雄甘地(Mahatma Gandhi)在1948年被暗杀的那一天。我记得杜鲁门总统(Harry Truman)在1948年总统竞选中击败汤姆•杜威(Tom Dewey)的时候。当时我跑到後院,兴高采烈地告诉隔壁的女士:"杜鲁门获胜了!" 她却低头闷闷不乐地说:"我们投的是杜威的票"。我对自己说:"噢,糟糕!她是个共和党人!" 从那以後,我再也不用同样的眼光来看她了。我们从前是民主党人,从始祖亚当便是如此。我记得道格拉斯•麦加瑟(Douglas MacArthur)将军。我记得1952年的一天,站在加拿大多伦多的街道上,我通过一家百货商店的窗户观看电视上伊丽莎白女皇的加冕仪式。我记得Adlai Stevenson, Hank Williams, 海明威 (Ernest Hemingway), John Steinbeck,《麦田里的守望者》(Catcher in the Rye)。我记得曾遇见过Johnny Bond, Bob Wills, Merle Travis, Tex Ritter。我记得Johnny Cash, Elvis, 玛丽莲•梦露。我记得Groucho Marx, Bob Hope, Milton Berle, Red Skelton, Jackie Gleason 和 Art Carney ——还有Steve Allen主持的 The Tonight Show节目,以及Jack Paar 主持 The Tonight Show 节目。我记得John F. Kennedy, 甲壳虫乐队 (the Beatles), the Doors, Johnny Carson 主持的Tonight Show。我记得马丁•路德•金博士在阿拉巴马州塞尔马市(Selma)举行的游行。我记得赫鲁晓夫 (Khrushchev), 还有苏联啓动 "苏联卫星计划 (Sputnik)" 之後的苏美航天技术竞争。我记得越战期间,在〔美国〕多所大学校园内发生的暴乱。我记得肯特州立大学血案。我记得丘吉尔(Churchill)去世的那天, Bobby Kennedy被枪杀的那晚, 马丁•路德•金博士被刺杀的那一天。我记得1968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emocratic Convention)期间发生的芝加哥暴动。我记得花派嬉皮 (Flower Children), the Jesus People运动。我记得犹太人归主协会(Jews for Jesus)以及我的朋友摩施•罗森 (Moishe Rosen, 他主持了我们的婚礼;我们于2010年探访过他,不久之後他便去世了)。我记得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的登月行走。我记得尼克松总统访华,并因此改变了世界。我记得Alec Guinness, Laurence Olivier, Boris Karloff, Ingrid Bergman, Humphrey Bogart, John Wayne, Jimmy Stewart。我记得1999年湖人球队首次在斯台普斯 (Staples Center) 竞赛时,我遇见了体育实况播音员Chick Hearn。我记得 Dustin Hoffman, Ringo Starr, Robert Ryan, Diane Keaton (她有一次在主日来我们教会访问,听我宣道)。我记得David Soul (Starsky and Hutch) 来我们教会参加晚礼拜。我记得我们在Hollywood大道和Vine街交口处的一角举行礼拜时,Mickey Rooney曾通过一扇窗户听我讲道。我记得曾与我的朋友在Stan Laurel(就是和Hardy搭伴演喜剧二人组合里的Laurel)在Santa Monica海滩的公寓里度过了一个傍晚。我记得遇见Warren Beatty和Jack Nicholson。我能遇见这些电影明星并非出奇,因我一生的传教事业几乎都在洛杉矶市区,离好莱坞仅有15到20分钟的车程。我记得曾与尼克松总统共进午餐;曾两次会见里根总统。记得在美国佛吉尼亚州麦克利恩区 (McLean, Virginia), 我记得与总统讲演稿撰写人Pat Buchanan在他家里一起喝咖啡,我试图说服他支持以色列民族,却未成功。我记得遇见州长Mike Huckabee, 他很可能会是美国的下一任总统!我记得二战、冷战、越争、9/11、伊拉克战争、以及苏联的解体。

我的朋友沃德利普博士(Dr. John S. Waldrip)经常让我给他列出全部我遇见过、并且认识的基督教牧师和领袖。回忆这一长串的名字,我感到极为不可思议。我想: "像我这样一个市中心的无名传教士,怎么能有幸结识这么多世界闻名的宣道士和领袖呢?" 不管怎样,以下便是他们的名字,不是按字母顺序来排列,仅按我记忆中的先後来排列。

我记得和妻子一同与闻布朗牧师夫妇(Pastor and Mrs. Richard Wurmbrand)共进晚餐。我记得曾遇见葛培理 (Billy Graham), George Beverly Shea, 奎斯维尔博士 (Dr. W. A. Criswell, 共两次)。我记得曾在Francis Schaeffer 的客厅看里根总统的宣誓仪式,与他(Francis Schaeffer)一同喝咖啡,同时又采访了莱斯博士 (Dr. John R. Rice)。我记得Dr. Bob Jones, Jr曾在我们家里吃晚饭;我记得 Dr. Bob Jones III 在我们家里住过一宿。我记得曾(两次)与Jerry Falwell一起吃午餐。我记得 Dr. Harold Lindsell (Christianity Today 的副主编) 在我们的婚礼上讲过道,还有Dr. Paige Patterson到过我们教会讲话。我记得遇见麦基博士 (Dr. J. Vernon McGee), Dr. Charles L. Feinberg, Dr. Samuel Sutherland, Dr. Gleason Archer, Dr. Wilbur M. Smith, Dr. Walter Martin, 伊恩•穆雷牧师 (Rev. Iain H. Murray, 属Banner of Truth Trusts书局);我记得我和Dr. Harold Lindsell, 以及我的朋友 Dr. Bill Powell (Southern Baptist Journal出版商) 聚在一起的那天。我记得Dr. John F. Walvoord, Paul Pressler法官, Dr. James Montgomery Boice, 他们都曾在我们教会里讲过道。我记得Dr. R. G. Lee, Dr. E. V. Hill, Dr. Lloys Vess, Dr. Henry M. Morris, Dr. Raymond Barber, Hal Lindsey, Dr. Norman Geisler, Dr. George Eldon Ladd, Dr. Bailey Smith, Dr. Phil Shuler, Dr. Neal Weaver, Dr. John Warwick Montgomery, Dr. Bill Monroe, Dr. Gary Grey, Dr. Ken Connolly, Dr. Johnny Pope, 反堕胎运动领袖 Joseph M. Scheidler, 校园播道会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的奠基人Bill Bright博士 (共两次), Christianity Today 的主编Carl F. H. Henry博士。

我记得遇见 Dr. G. Beauchamp Vick, Dr. John Rawlings, Dr. Kenneth E. Gillming, Dr. Jack Hyles, Dr. H. L. Willmington, Dr. D. A. Waite, Dr. Bob Ross, Dr. E. Robert Jordan, Dr. Ian R. K. Paisley, Dr. David O. Beale, Dr. Lee Roberson, Dr. James O. Combs, Dr. Clarence Sexton, Dr. Robert L. Sumner, Dr. David Innes, Dr. Louis T. Talbot夫人, 葛培理夫人Ruth。我记得我遇见杰出的去中国的传教士格拉蒂丝•艾伟德小姐 (Miss Gladys Aylward) 的那天;还有遇见中国福音神学院的院长戴德生三世(Dr. James Hudson Taylor III)的那天。我记得我在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被授传教职位的那天。当时任那家教会的牧师是林道亮(Timothy Lin)博士。

我记得我祖母去世的那天、我父亲去世的那天、我继父比尔 (Bill McDonell) 去世的那天、我母亲去世的那天、以及我的牧师林道亮博士去世的那天。我记得我与 Ileana结婚的那天, 她是一位牧师能娶到的最好的妻子。我记得我们两个儿子出生的那天。我记得我们教会成立的那天,也记得在教会成立之後的许多年来,与我们同甘共苦的骨干成员。是的,当你到达七十岁时,你能回忆起许多事情。

我记得福音基督教派的更新换幕。我记得,当我还是一个十三岁的男孩时, 邻居麦考文(McGowan)医生和夫人头一次带我去一家浸信教会。那已是五十七年前的事了。那时的教会看起来似乎比现在要强壮许多。但实际情形比表面看起来要糟很多。上百万人士通过 "决志主义" 的处理方式被带入教会。那时的教会看上去似乎在茁壮成长,但其基础比看它起来的要弱得多。今天,成百上千家教会已关门闭户,而其它教会也正濒临倒闭。我们的现状似乎是毫无希望了。然而,如今离经叛道的教会,比1950年代挂名的基督教更能证明圣经内的真理 (参 Iain H. Murray, Lloyd-Jones: Messenger of Grace,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2008, 第90页)。

时代面貌的更新换幕,更为突出了我们对一不变更之基督的需要: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希伯来书 13:8)。

亨利•赖特 (Henry F. Lyte) 说得好:

人生若梦,在世光阴似箭,
   世福易消,世容不久即变,
目前一切,皆如花间晓露,
   无变之主,求袮与我同住。
(《求主同住》"Abide With Me",词:Henry F. Lyte, 1793-1847).

当我们回首人生,就算年轻人也能和亨利•赖特一同说:"目前一切,皆如花间晓露。" 几周前,我在一家美国银行内排队时,站在了一位十四五来岁的女孩子身後。一位很聪明的白人女孩,戴着鼻环和耳环,头发直竖着。我们谈起话来,最後她说:"全完了。留给我们的什么也没有了。" 很不幸, 我同意她的看法。然而, 在时代的变更中,教会的任务是不变的。圣经说: "但愿祂 [神] 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 (以弗所书 3:21)。请大家起立同唱《荣耀颂》!

但愿荣耀,愿荣耀,
   归与父、子、圣灵,父、子、圣灵!
起初这样,现在这样,以後也这样,
   永无穷尽。阿们。阿们。阿们。
(《荣耀颂》"The Gloria Patri," 一首古苏格兰颂歌,作者不详)。

请坐。教会第一个不变的任务便是去荣耀神。这是每一位基督徒的首要宗旨,这也是他所属教会之宗旨。我们以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见证、我们的祷告、我们的 "诗章、颂词、灵歌"(弗 5:19)来赞美神 —— 而不是用现代的 "垃圾" 音乐!

第二点基本任务便是传福音。此乃我们对面前这垂死、绝望世界的不容推托的职责,去告诉他们,"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希伯来书 13:8)。耶稣多次将这「大使命」托付给我们,

"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马太福音 28:19)。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 (马可福音 16:15)。

"又对他们说:照经上所写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从死里复活,并且人要奉祂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 (路加福音 24:46-47)。

"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 (约翰福音 20:21)。

"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使徒行传 1:8)。

请站立,一同唱史密斯博士写的《传福音!传福音!》("Evangelize! Evangelize!" Dr. Oswald J. Smith)。那是歌页上的第八首歌。

请赐此时警句 —— 那振作之词、铿锵之言,
那火热挑战的语句﹕或待沉沦、或去征战!
号召唤醒沉睡的教会,来响应主迫切的请求。
指令已出、万军兴起!此警句便是: 快传福音!

宣道士现正以主名向世界欢快地传扬,
呼唤声响彻长空﹕快传福音!快传福音!
向灭亡之人、堕落的种族,高唱福音恩典;
向躺卧在黑暗中的世界传福音, 去传福音!
   ("Evangelize! Evangelize!" 词: Dr. Oswald J. Smith, 1889-1986;
     海博士更改; 调用: "And Can It Be?" – 查 卫司理, 1707-1788)。

请坐。那便是教会永不变更的使命 —— 传福音!传福音!耶稣说,

"你出去到路上和篱笆那里,勉强人进来,坐满我的屋子"
      (路加福音 14:23)。

星期六晚上如此去做!每星期六晚上六点钟,来参加我们外出向城内迷途之众传福音的活动!那是教会永不变更的使命!其他教会可能变色;他们会陷入沉睡。他们可能看不到这种需要,但基督仍旧说过,

"你出去到路上和篱笆那里,勉强人进来,坐满我的屋子"
      (路加福音 14:23)。

那便是教会永不变更的使命!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来 13:8)。

我今天宣道还要讲最後一点。无论世上发生何种变更,无论教会怎样背道, 无论我们生活经历多少变化,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希伯来书 13:8)。祂对那些忠心外出传福音的朋友们说,"我就常与你们同在" (马太福音 28:20)。祂说, "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 (希伯来书 13:5)。永远不要泄气!基督定与你同在!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来 13:8)。

祂是不变的基督。祂是永恒不变的「圣三一」中的第二位。祂是那位 "挂在十架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罪"孽、永不变更的「神的羔羊」(彼得前书 2:24)。你如今仍可得到祂永不变质的宝血,来 "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约翰一书 1:7)。如今祂仍带着复活那天凌晨时 (路 24:38-40) 的骨肉之躯,在上天过着祂永不变更的生活。这位不变的基督如今正在为你祷告,"因为祂是长远活着,替 [我们] 祈求" (希伯来书 7:25)。阿们!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来 13:8)。

基督从未改变过。祂在人间时爱罪人 —— 祂如今仍旧爱罪人!罪人啊,今晚我召唤你,靠信念来投靠永不变更的基督吧。祂会用宝血清洗你全部的罪孽。祂会给你披戴正义的全套衣衫。祂会拯救你的灵魂脱离惩罚,并赐给你生命 —— 无论现在或是永恒!信靠基督吧!来倚靠基督吧!快来信靠基督吧!愿父神的恩典、圣灵吸引的大能, 督促你来靠向耶稣基督 —— 那位永不变更的罪人解救者! 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陈群忠医生(Dr. Kreighton L. Chan)领读的经文﹕希伯来书 1:8-12。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Abide With Me" (词: Henry F. Lyte, 1793-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