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美國是否被神放棄了?

HAS AMERICA BEEN GIVEN UP BY GOD?
〔Traditional Chinese〕

榮譽牧師海羅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授課前所唱的聖詩:《為你,我的國家》
       (詞 Samuel F. Smith, 1808-1895; 第1, 2, 4段)。

“公義使邦國高舉; 罪惡是人民的羞辱” (箴言14:34)。


羅伊·佈蘭森博士(Dr. Roy L. Branson)說得很對:

1948年,美國最高法院非法禁止在該國學校中使用神的道;最高法院沒有權利這樣做,這直接違反了憲法以及我們所有開國先父的原意、話語、和作為
(Roy L. Branson, Jr., Th.D., Ph.D.)。

在1948年之後的這些幾年來,法院將基督和聖經在所有公共場所裡定為非法化。政府和機構已將神從美國排除(同上)。

從美國建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為止,美國贏得了我們打過的每一場戰爭。 但是,自從聖經和神從公立學校被禁止以來,我們沒有贏得過一場戰爭。朝鮮戰爭以僵局結束。越南戰爭是一場可以在幾週內得贏的戰爭。但是有許多叛徒(例如簡·方達, Jane Fonda)給我們帶來了可恥的投降。

美國是在什麼時候停止贏得勝利的呢?這始於1948年,自從我們把基督和聖經從學校裡排除之後的第一次戰爭。

接連不斷的災害

1967年,布蘭森博士聽到拉金博士(Dr. B. R. Lakin)的一句話:“如果神不審判美國的話,祂就必須使所多瑪人和蛾摩拉人復活、並向他們道歉。”約翰·萊斯博士(Dr. John R. Rice)也說過類似的話。在我看過的一個電視特輯中,葛培理也這樣說。“美國沉浸在那些古代民族犯過的所有罪惡中。”布蘭森博士說:“今天的美國的邪惡程度,比起拉金博士的那個時代要超過高一百倍。”

布蘭森博士說:“過去二十年來,自然災害的發生頻率似乎有所增加。大洪水、暴風雨、地震、火災、和破壞性龍捲風席捲了我們國家的許多地區。”今天早上我打開快遞到我們家的報紙,我讀到了德克薩斯州發生了嚴重的寒災。為什麼是德克薩斯州?浸信會是德克薩斯州最大的宗教團體。但是奎斯維爾博士(W. A. Criswell)已經去世了。他肯定會同意布蘭森博士的話。我認識奎斯維爾博士。我知道,他會認為這寒災降臨德克薩斯州,是因為神對在那裡的浸信會信徒的懲罰。他們讓他們的教會腐敗了。他們和老底嘉教會一樣冷淡。

在美國這裡最嚴重的罪之一是帶頭的福音傳教士,例如吉米·斯瓦加特(Jimmy Swaggart)、傑里·法威爾(Jerry Falwell)、傑克·海爾斯(Jack Hyles)、和拉維·撒加利亞斯(Ravi Zacharias)等人。

然後出現了卡特里娜颶風。卡特里娜颶風席捲新奧爾良的那一周,恰好是新奧爾良舉行「同志驕傲」運動遊行的時間。

布蘭森博士說:“美國侮辱了神,所有祂離開了。當神離開時,祂的耐心一起離開了。”

這些審判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這是從1948年開始的,自從我們把基督和聖經從對孩子的培訓和教育中刪除後開始的!

共產主義者使福音派人士害怕。如今,民主黨由像 賀錦麗(Kamala Harris)的共產主義者控制。他們控制國會兩院。他們正在迅速採取行動,把更多對共產主義友好的法官置入最高法院。

我的兒子衛斯理擔心共產主義者會闖進我們的家,因為我們公開支持川普總統。那會發生嗎?有可能會!

我知道川普總統在第一次辯論中的表現不佳。拜登說他是一個“小丑”。我們需要像裡根或丘吉爾這樣的人,而不是小丑!正是在那時我知道川普會輸,而共產主義者/民主黨將會接任。

日常生活會回到“正常”狀態嗎?我不這麼認為。我們已經(有可能永遠)失去了我年輕之時所認識的美國。

請起立再次來唱我們的聖詩。

為了你,我的國家,甜美的自由之地,我為你歌唱;
我先輩們死去的土地,朝聖者們自豪的土地,
在每一處山崗,讓自由迴盪!

你,我的祖國,自由勇者的土地,你的名字是我所愛;
我愛你的岩石和小溪,你的樹林和遍佈聖殿的山;
我的心因欣喜而顫動,如天上之心。

為你,我們祖先的神,自由的締造者,我們為你歌唱。
讓我們的土地永久光明,以自由的神聖之光,
以你的大能保護我們,聖神吾王!—《為你,我的國家》
(“My Country, ‘Tis of Thee” by Samuel F. Smith, 1808-1895;
第1, 2, 4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