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丘吉爾為何沒有希望

WHY CHURCHILL HAD NO HOPE
〔Traditional Chinese〕

榮譽牧師海羅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一年二月七日主日下午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授之課
A lesson taught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February 7, 2021

授課前所唱的聖詩:《照我本相》
       (詞:Charlotte Elliott, 1789-1871; 第 1、2、 4、5、1段)。


由神遣送的基督說: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不是看見這殿宇麼?我實在告訴你們,將來在這裡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不被拆毀了。 耶穌在橄欖山上坐著,門徒暗暗的來說:請告訴我們,甚麼時候有這些事?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甚麼豫兆呢? 耶穌回答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 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 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 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 這都是災難的起頭。 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 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 且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 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纔漸漸冷淡了。 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 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纔來到”(馬太福音24:2-14)。

請把聖經翻開到馬太福音24:3。眾門徒問了基督一個問題:

“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甚麼豫兆呢?”

如今有許多人問同一個問題:“我們是否正在邁向末日?我們是否正在邁向這個時代的末了?”

耶穌為他們提供了一系列的“預兆”。請看馬太福音24:6-12。請起立,我來讀經。

“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 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 這都是災難的起頭。 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 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 且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 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纔漸漸冷淡了”(馬太福音24:6-12)。

有一首老詩歌這樣說,

主再來之預兆日增,
東方已展現出晨光;
儆醒等候,時日將臨…
("What If It Were Today?" 詞:Leila N. Morris, 1862-1929)。

請坐。請看第七節經文。

“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馬太福音24:7)。

這聽起來像我們今天的世界嗎?當然像! “瘟疫” 在我們的當今世界中蔓延。艾滋病是瘟疫。新冠狀病毒是瘟疫。幾週前,我的妻子被新冠狀病毒感染。我以為她會死。耶穌說:“末期還沒有到”(24:6)。基督說:“這都是災難的起頭”(24:8)。(字面是:“這都是生產之難的起頭。”)在我們的雙胞胎男孩出生之前,我的妻子經受了整晚的 “陣痛”!戰爭、飢荒、和瘟疫僅僅是災難的起頭。以後還有更多。政客無法阻止它們!

1954年,年輕的葛培理在英格蘭倫敦的哈林蓋球場(Harringay Stadium)舉行了一次大型的宣道大會。在這些聚會結束後,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邀請了葛培理先生到他的辦公室,他們會見了大概半個小時。丘吉爾對葛培理先生說:“你知道,這世界可能有一天會被共產黨佔領。”丘吉爾繼續說:“我告訴你,我沒有希望。我對這世界不抱任何指望。”葛培理先生打開聖經,講解了救恩。丘吉爾似乎並不排斥。為什麼有些英國的牧師沒有引導領丘吉爾信基督? 他們可能害怕去嘗試 — 或者可能他們自己不相信福音。(與丘吉爾的對話引自 葛培理的自傳《照我本相》,第255-257頁)。請看馬太福音24:10-12。請起立,我來讀經。

“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 且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 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纔漸漸冷淡了”(馬太福音24:10-12)。

請坐。

丘吉爾為什麼不去教堂請牧師帶領他信基督呢?丘吉爾相信聖經是神所默示的道。丘吉爾承認,英國的宣道士偏離了宣講易懂福音的方式。他們追求的是巧妙和學術。丘吉爾因此停止去教會。後來我回想起來,丘吉爾曾九次提起他的絕望。葛培理先生問他說:“你對自己的救贖沒有希望嗎?”丘吉爾回答:“老實說,我對此作了大量的思考。”

葛培理說:“我立刻向他講解了救恩…他似乎並不排斥。”

正好十二點三十分,科爾維爾先生(Mr. Colville)敲門說:“溫斯頓爵士,溫莎公爵(Windsor)到了,準備與你吃午餐。”

丘吉爾說:“讓他稍等。”他回頭向葛培理說:“請繼續。”葛培理繼續了大約十五分鐘,然後問丘吉爾,他(葛培理)是否可以禱告。

丘吉爾站起來說:“當然可以,我會很感激。”片刻過去了。丘吉爾沒有被葛培理引導信基督。葛培理一直不敢說:“願意和我一起祈禱嗎?”這本來是容易的,但是葛培理太害怕這樣做。為此,溫斯頓·丘吉爾在沒有信基督的狀況下生活並死去!國家為他舉辦了葬禮。這是為英國政客舉行的僅有的兩次葬禮之一。自由世界的領袖參加了他的葬禮。但是他在沒有希望的狀況下死了,就因為葛培理不敢和他一起做 “罪人的禱告”。

丘吉爾從希特勒的戰爭機器中拯救了英格蘭。但是葛培理因為害怕而讓丘吉爾的靈魂陷入了地獄。當我讀到那處時,我在心中引用了一節經文,

“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纔漸漸冷淡了”(馬太福音24:12)。

幾年後丘吉爾去世了,他的靈魂陷入了永火之中,他永遠地失去了希望、失去了基督。

耶穌提供的最後一個預兆是,

“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纔來到”(馬太福音24:14)。

宣道士,千萬不要害怕告訴迷途者是失喪的、沒有耶穌!千萬不要害怕引導他們信基督!千萬不要相信他們被聖靈拯救。千萬不要相信他們因為能說方言而得救。耶穌明說:“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14:6)。聖經清楚地說:

·
“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4:12)。

除了耶穌以外,沒有任何人能夠拯救你逃離地獄!“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一1:7)。

請起立再次來唱我們的聖詩!

照我本相,无善足称,惟你流血替我受惩,
并且召我就你得生;救主耶稣,我来!我来!

照我本相,不必等到,自己改变比前更好,
因你宝血除罪可靠,救主耶稣,我来!我来!

照我本相,贫、瞎、可怜,我真需要你的恩典,
感我恶心开我盲眼;救主耶稣,我来!我来!

照我本相,你肯收留,赐我生命赦我愆尤,
你既应许,必定成就;救主耶稣,我来!我来!

照我本相,无善足称,惟你流血替我受惩,
并且召我就你得生;救主耶稣,我来!我来!
       (《照我本相》“Just as I Am”,
       詞: Charlotte Elliott, 1789-1871;第1、2、4、5、1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