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你無法在神學院裡學會如何有愛心!

YOU CAN’T LEARN COMPASSION IN A SEMINARY!
〔Traditional Chinese〕

榮譽牧師海羅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一年一月十七日主日下午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授之課
A lesson taught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January 17, 2021

授課前所唱的聖詩:《以愛相連》“Blest Be the Tie”
       (詞:John Fawcett, 1740-1817; 第一、二、四段)。


我所知道的東西,大部分是從我敬虔的牧師林道亮博士那裡學到的。我從他那裡學到的其中一件事,是留在一個地方。請把聖經翻開到哥林多前書15:58。

“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哥林多前書15:58)。

那節經文我遵守了超過45年,就在洛杉磯市中心內。因為我遵守了那節經文,有許多福分賜給了我。如果我離開了的話,我將不會遇到我的妻子;她是做牧師的在這世上能有的最優秀的妻子。

但是也有壞事。我們的教會經歷了四次主要的分裂。我總是為此自責。我以多種方式嘗試做一位更好的牧師。但是結黨和分裂仍在繼續。最終,神向我顯明,市中心的人在文化上無法支持強壯的教會。事實證明,在數百年後的今天,洛杉磯市中心只有一間強壯的西語裔教會 — 而市內只有一間像樣的黑人教會。

我快八十歲時,主才明確地向我顯明,是時候把我們的教會搬到文化更優良的地方了。這事的催化劑,是我成了癌症患者。每周有三名年輕的執事候選人來到我的家庭辦公室與我一起祈禱一個小時。一位是黑人。一位是西語裔人,一位是華人。不久,西語裔男子和黑人男子離開了。只有華人男子留下來。

我記得阿摩司書中的一節經文,“主耶和華若不將奧秘指示他的僕人─眾先知,就一無所行”(摩3:7)。

以下是神顯明給我的。請把聖經翻開到馬可福音6:11。

“何處的人不接待你們,不聽你們,你們離開那裡的時候,就把腳上的塵土跺下去,對他們作見證”(馬可
福音6:11)。

後來保羅和巴拿巴也行了同樣的事:

“二人對著眾人跺下腳上的塵土,就往以哥念去了”(使徒行傳13:51)。

請記住,我這樣做並非感情用事,也不是一時從動所做的決定。我花了45年的時間才決定這樣做的。就如同發生在加略人猶大身上的事一樣,當陳群忠成為“撒但就進入了他的心” 的陳氏後,催化劑就來了;他便去諮詢了大祭司(路22:3)。因此,撒但進入了陳氏,他去找約翰·沃得利普,背叛了我。

為什麼陳氏如此討厭我,以至於他被魔鬼誤導了?耶穌說:“他們無故恨我”(約15:25)。耶穌又說:“他們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約15:20)。

幾週前,我的愛妻伊麗婭娜染上了冠狀病毒。她在醫院呆了幾天。現在她在我們的客人臥室隔離。我出色的兒子衛斯理以我們的名義替我們行事。

前一天晚上,我打電話給陳氏和沃得利普,請他們為她的祈禱。陳氏掛斷了我的電話。沃得利普拒絕給她打電話。我禁不住哭了一晚,感到孤獨和痛苦。我唯一的安慰是聖經。

BBFI的傳教士中唯一給我愛妻打電話的是羅素·戈登(Russell Gordon)博士。給她打電話的其他宣道士,一位是神召會的,另一位是美南浸信會的。還有一位是羅馬天主信徒。所有原教旨主義的宣道士都很冷漠並疏遠。願神憐憫他們。耶穌說:

“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翰福音13:35)。

自從初中以來我就已經認識羅素·戈登,如今已有65年了。當他給我妻子打電話並為她祈禱時,她很高興。陳氏和沃得利普對她冷漠,這讓我感到很難過。有人告訴我這是因為她是西語裔人。我希望事實並非如此。但願神原諒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妻子的名字叫伊麗婭娜。她的手機是(818)645-7356。請在下午1:00至5:00之間給她打電話。

沃得利普向刻勒遁提議,讓他就讀約翰·麥克阿瑟的神學院。就算他去了,他會學會如何為生病的婦女禱告嗎?耶穌說:

“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纔漸漸冷淡了”(馬太福音24:12)。

難道我們已經在大災難中了嗎?也許羅森肅爾(Rosenthal)畢竟是對的!也許我們已經處於大災難時期!或許這些冷漠的宣道士已經在他們心中接受了 “獸印記”!

你在神學院內學不會如何愛其他基督徒。陶恕博士說:

“學習神學不需要虔誠。其實,我好奇在地球上的任何神學院中所教導的東西,是否有海盜或騙子學不會、而僅有虔誠的基督徒才學得會的東西”(Man: The Dwelling Place of God, 第 56頁)。

感謝你,陶恕博士!

我是我們教會的創始牧師。我和我的妻子在我們位於洛杉磯市中心的教堂裡呆了近五十年。在這段時間裡,我的妻子和我們的孩子一直是我最大的支持。

在過去的兩年中,我們教會的副牧師陳群忠與約翰·沃得利普舉行了秘密會議,沃得利普鼓勵他分裂我們的教會。

我妻子的壓力變得很大,她的健康惡化了,染上了冠狀病毒。

陳氏和沃得利普導致我們教會的50餘人與陳氏一起離開,這使她更加痛苦。為了避免分裂,我辭去牧師的職位,並將該職位交給克里斯托弗·凱根牧師,博士(Rev. Christopher L. Cagan, Ph.D., M.Div., Ph.D),而我被任命為“榮譽退休牧師”。

教會分裂帶走了約一半的人,不久後我的妻子便入了院。我給一位美南浸信會的的朋友打電話。在電話裡他哭了,他為我的妻子祈禱。我的壓力很大,以至於給陳氏打電話,請他為我妻子的禱告。他猛地把電話掛了。我是如此的沮喪。我在夜裡哭泣。

請把聖經翻開到哥林多前書13:1。請起立,我來讀經。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甚麼。 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 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 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愛是永不止息。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於無有;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知識也終必歸於無有。 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 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 我作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 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哥林多前書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