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我們舊的教會失敗了 —
但我們新的教會將會成功!

WHY OUR OLD CHURCH FAILED –
BUT THE NEW ONE WILL SUCCEED!
〔Traditional Chinese〕

榮譽牧師海羅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年十二月六日星期日下午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授之課
A lesson taught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December 6, 2020

授課前所唱的聖詩:
     《十字架精兵莫懷疑》 (詞:Dr. Isaac Watts, 1674-1748;
     第 1, 2, 4段)。

“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以賽亞書40:30, 31)。


我就快80歲了,我的一生大致看來似乎是失敗的。這是我到目前為止失敗的原因:我受的訓練和我一同做事工的人不答對。以下是我的一位學生給我寫的信,我曾經在他所在的教會那裡接受培訓:

“1960年代,我在第一華人浸信會裡長大,海羅伯博士當時正在做青年牧師的工作…每當我去教會,他或是做教師或做宣道士。他曾是我的主日學教師、青年教會宣道士,他帶領了星期五晚上的男子團體 — 皇家大使(the Royal Ambassadors)…多年來海博士不斷奉獻的精神啟發了我和其他許多人…”

那是1960年代。我宣道的對象全部是華人。我在1960年代學到的一切,都是和華人學生在一起的時候 — 在嬉皮士運動改變我們的文化之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机如今已能下载我们的宣道。
请您到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点击有 "APP" 字的绿色按键。
照显示中的指点去做。 然后只要
点击按键时,你便可得到
我们宣讲的道文、视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 第一,舊的教會失敗的原因。

然後我被派到舊金山附近的神學院。我被派遣進入到嬉皮士的反文化潮流中。而且我沒有準備好迎接這個文化衝擊!我在那之後接觸到的年輕人,與我在1960年代的華人教會裡接觸到的年輕人截然不同!

我完全沒有準備好迎接嬉皮士文化思考和行事的方式。我用了近50年的時間才杜絕了嬉皮士一代的觀念。例如,嬉皮士文化之前的年輕華人從未反叛過我。但是,我現在接觸的人,總是以這種或那種方式反抗我。

我終於意識到,我沒有接受過 能夠有效地去向擁護新文化的嬉皮士傳教的訓練!事實上,神起初沒有召我向他們傳道!神召我、並訓練我向華人傳教 — 而不是那些被嬉皮士文化毀了的人。

神的道中有描述嬉皮士文化。請把聖經翻開到箴言30:12-14。

“有一宗人,自以為清潔,卻沒有洗去自己的污穢。有一宗人,眼目何其高傲,眼皮也是高舉。有一宗人,牙如劍,齒如刀,要吞滅地上的困苦人和世間的窮乏人”
(箴言30:12-14)。

那種文化造就了沃得利普、陳氏、約翰·凱根、以及街道上的動亂、一次接一次的教會分裂!

最終,在經歷了幾乎50年的教會分裂後,神向我顯明,我必須返回到我曾經受訓練的傳道對象:剩餘的美國年輕華人!於是我辭去了我們市中心教會的牧師職位。我最終跺下了我腳上的塵土,離開了洛杉磯的市中心文化。

林道亮博士說:“那會眾中有許多人沒有永生;他們為特權爭搶,但卻推辭其責任…他們‘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提後3:7)”(林,第38-39頁)。林博士更進一步說:“我們決不能允許任何有毒或有傷害性的細胞在我們體內存在。我們應該毫無例外地把這些有害的細胞完全除掉…神告訴我們,‘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林後6:14)”(林,第39頁)。所以說,神告訴我離棄那個文化,去和文化更優良的人建立一間新的教會。

聖經說,“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徒20:30)。那正是陳氏的作為。他說我太嚴厲了 — 有許多人信了他的話,離開了教會。和陳氏離開的正是那些“閒雜人”。請把聖經翻開到哥林多後書6:14-18。請起立,我來讀經。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甚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甚麼相通呢? 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別名)有甚麼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麼相干呢? 神的殿和偶像有甚麼相同呢?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我要在他們中間居住,在他們中間來往;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又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 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這是全能的主說的”(哥林多後書6:14-18)。

請保持站立,把聖經翻開到羅馬書16:17-20。

“弟兄們,那些離間你們、叫你們跌倒、背乎所學之道的人,我勸你們要留意躲避他們。因為這樣的人不服事我們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語誘惑那些老實人的心。你們的順服已經傳於眾人,所以我為你們歡喜;但我願意你們在善上聰明,在惡上愚拙。賜平安的神快要將撒但踐踏在你們腳下。願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和你們同在!”(羅馬書16:17-20)。

年輕人失敗了,因為他們太過於衝忙。僅有老人知道他們必須等待!總要記住這點:

“迷離通達道路的,必住在陰魂的會中”(箴言21:16)。

II. 第二,新的教會為什麼會成功。

請再看以賽亞書40:30-31。

“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
(以賽亞書40:30)。

這就是舊的教會失敗的原因。

請看第31節,

“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以賽亞書40:31)。

我們的會眾有三分之二的人跟隨沃得利普、陳氏、和約翰·凱根後,發生了什麼事?“強壯的[青年人-KJV]也必全然跌倒。”

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如果你真的想要一個強壯的教會,你必須聽從並且順服那些“等候耶和華”的長者。

沃得利普和陳氏根本沒有宣道能力!但你將會從像我和凱根博士這樣的老年人學到很多東西。

羅波安王 “卻不用老年人給他出的主意,就和…少年人商議”(王上12:8)。那便是羅波安沉淪的開始!

在我們舊的教會,有許多人跟隨了較為年輕的人,如沃得利普、陳氏、或約翰·凱根。

我或許不能夠像陳氏那樣站起來講道,但我不會向他那樣分裂教會!我或許沒有像約翰·凱根那樣的活躍,但我不會像他那樣為了一個女孩子而離開!當凱根博士和我給你講道,你將學會如何能夠建立一個強壯的教會,而這教會也能夠幫助世界各地的牧師有強壯的教會!

凱根博士和我是老人。我們都是身經百戰的人。我們都沒有導致過教會分裂。我們不會教你們悖逆。如果你聽從我們,你將會建立一間偉大教會 — 能夠賜福世界各地的教會!但是

“迷離通達道路的,必住在陰魂的會中”(箴言21:16)。

請起立再次來唱我們的聖詩。

十字架精兵莫懷疑,緊跟隨聖羔羊,
我是否懼怕跟隨祂,奉主名義永剛強。

我豈能獨自往天庭,享受花朵芬芳;
其他聖徒流血戰爭,盼望得着獎賞。

若要與主同掌王權,就當效之勇敢;
不辭勞苦堅持到底,靠主應許作戰。
(“Am I a Soldier of the Cross?” 詞:Dr. Isaac Watts, 1674-1748;
第 1, 2, 4段)。

當你讀我的傳記時,你會看到我的敵人最終會失敗。神賜給了我這個承諾,它從未令我失望:

“凡為攻擊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凡在審判時興起用舌攻擊你的,你必定他為有罪。這是耶和華僕人的產業,是他們從我所得的義。這是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54:17)。

這個承諾幫助了孟慕貞(Marie Monsen)。她是前往中國的一位偉大傳教士。這個承諾也能夠幫助你。以下是她被一群海盜劫持的經歷:

     那海盜跳起來,把手槍舉向我的額頭,憤怒地大喊:
   “我會開槍射擊你。”
   “不,你不能隨便射擊我。我的神說過:「凡為攻擊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這是耶和華僕人的產業。」”我向他清楚地解釋了這是什麼意思:在他能夠射擊我之前,永生的神必須的同意讓他這樣做。
     他再次跳起來,把手槍舉向我的額頭:
   “我可以;我會開槍射擊你。”
   “不,你不能。”我向他重複了四五次這個承諾。在接下來的二十三天中,我很高興能聽到他幾乎每天都在重複那個承諾。他通常用輕蔑的口吻說:
    “想想看:她說我無法隨時隨地射擊她,因為她的神曾說過,凡為攻擊她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
     我心裡的一切恐懼,不論是對那海盜還是他的手槍,都消失了。
     (Marie Monsen, A Present Help: Standing on the Promises of God, Kingsley Press, 2011 edition, p. 76)。

那個承諾也給約翰·萊斯博士(Dr. John R. Rice)、弗蘭克·諾裡斯博士(Dr. J. Frank Norris)、以及其他許多人提供了很大的幫助。它也能夠幫助你。

請起立再次來唱聖詩的最後一段:

若要與主同掌王權,就當效之勇敢;
不辭勞苦堅持到底,靠主應許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