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回答問題 — 第二讲

ANSWERING QUESTIONS #2
〔Traditional Chinese〕

榮譽牧師海羅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年十月十一日星期日下午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授之課
A lesson given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October 11, 2020

宣道前所唱的聖詩:《聖名容光》
     “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詞:Charles Wesley, 1707-1788)。

“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書3:15)。


當你呈現福音的時候,撒但與牠的鬼魔會盡其所能地阻擋你的努力。從另一方面來看,你作見證的對象有可能會提問題。

常見的問題

1. 我不相信聖經。

使徒保羅向不信的希臘人引用聖經。保羅在作見證時,他沒有試圖説服聽他講道的人。在作見證的時候,我們的主要宗旨是宣告,而不是捍衛。

聖經的主要信息是一個人如何能得到永生。聖經在這個主題上教導,你是如何理解的?

大約百分之98的人會說,“通過持守十誡 — 或者行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機如今已能下載我們的宣道。
請您到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點擊有 "APP" 字的綠色按鍵。
照顯示中的指點去做。 然後只要
點擊按鍵時,你便可得到
我們宣講的道文、視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 進化論難道不反駁了創世嗎?

陶恕博士(Dr. A. W. Tozer)說:“對我們相信聖經的人來說,我們知道宇宙是被造的。它不是永恆的,因為它有一個開端。這不是一連串巧合的結果 — 匹配的零部件在偶然間相遇、結合、並開始運作。僅有少數輕信的人才會相信那樣的理論。”

有位年輕人被問了這個問題:“是什麼證據讓你相信進化論是正確?”他回答說:“動物與人的相似之處。對我來說,這證明了進化論。”

早在1950年代,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和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發現了生命的關鍵分子 — DNA。這項發現讓他們獲得了諾貝爾獎。人體內有超過一萬億DNA分子。這是一個極其複雜的系統。

克里克是一位無神論者和進化論者。他決定找出DNA分子在46億年中(進化論者同意的地球年齡)自然而然產生的可能性。在地球的歷史中,一個細胞內的DNA分子產生的機率是多少?你知道他的結論是什麼嗎?零。即使有46億年,這是不可能發生的!

弗朗西斯·克里克有沒有說這一定是神的作為?他沒有。

這些科學家在得到證據之後卻不承認他們理論的錯誤,這是不是有些不和理呢?他們沒有說:“自從達爾文以來,我們一直在教一些不正確的東西。我們告訴你,生命產生於原始粘液中,氨基酸聚集在一起,形成了生命。過了十億年,就成了現在的我們。我們以為這就是所發生的事。但是我們的理論已經被反駁了。很抱歉我們誤導了你。”

你可知道弗朗西斯·克里克是怎麼做的?他提出了一個更不可能的理論。他的新理論是,一個來自遙遠星球的先進生命物種派遣宇宙飛船,把他們的精子種植到其他星球上。我們便是從那裡來的。這聽起來有點像《星球大戰》!

生命不會產於非生命。這就是為何聖經說,“起初,神創造天地”(創1:1)。

有三個證據幫助了我相信神的存在。

(1) 因果定律。

因為我在宇宙中看到種種因果關係指向一個看不見的起因;我相信這起因就是神。

(2) 設計的證據。

如果你在火星上找到一個設計完好手錶,你可以邏輯性地下這樣一個結論:那手錶有一個造它的鐘錶匠。所以,一個精細設計的世界指向一個創世者,我把這位設計師稱作神。

(3) 個性的證據。

我們觀看蒙娜麗莎的著名畫像。我們看到個性的跡象。那幅畫不可能出於非生命的起因。第三個證據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一個起因或力量不會讓我們負責,但是一個人可以並且會讓我們因我們的罪負責。

3. 我的神不像那樣。

約翰·衛斯理開創了循道宗。他的一生清楚地顯明了單單靠信耶穌基督而得救的重要性。他就讀了牛津神學院五年,然後成了英國國教會的神職人員,並在那裡侍奉了十年。在那段時間的結尾處,大約是1737年,他成了從英國前往美國喬治亞州的傳教士。

在他的一生中,他的傳教事工可說是失敗的;儘管如此,他非常虔誠。他早上四點鐘起床,然後禱告兩個小時。接著他讀經一個小時,然後到牢房、監獄、醫院服侍各種各樣的人。他教導、禱告、提供幫助,這樣一直到深夜。他這樣做了許多年。事實上,循道宗的名字源於衛斯理和他的朋友們所過井井有條的虔誠生活。

在從美國返回的途中,海上起了暴風雨。他們乘的船就快沉了。巨大的波浪衝擊著船的甲板,海風無情地吹著船帆。衛斯理害怕自己隨時可能會喪命,心裡充滿了恐懼。他心裡對自己死後會發生什麼事毫無把握。雖然他一直在努力行善,但是死亡對他來說仍舊是一個巨大的、黑色的、令他毛骨悚然的問號。

在船的另一方有一組人在唱聖詩。他問他們,“你今晚有可能會死,你如何能夠唱歌?”他們回答道,“如果這船沉了的 話,我們將會永遠與主在一起。”

衛斯理離開他們的時候搖著頭,心裡想:“他們如何能夠知道?他們做的有比我做的多 多少?”他又想:“我去使異教徒得轉變。啊,但有誰來使我得轉變呢?”

在神的旨意內,那船抵達了英格蘭。衛斯理去倫敦,到了 阿爾德斯蓋特街 的一個小教堂內。在那裡,他聽到有一人正在讀一則由馬丁·路德於兩百多年前寫的道;標題為《路德對羅馬書的前言》。這則道闡述了什麼是真正的信心。這就是在救恩之事上單單相信耶穌基督 — 而不是我們自己的善工。

衛斯理突然意識到,他這一生所走的是一條錯路。那天晚上他在他的日記裡這樣寫道:“大概是晚上八點三刻,當他正在描述神通 人對基督的信心 而改變人內心時,我感到內心有一種奇異的溫暖。我覺得我在救恩之事上信靠了基督、而且只有基督;我得到了一種內心中的保障:祂帶走了我的罪惡,救我脫離律法的罪惡和死亡。”

就是那樣。那就是得救的信心。他為罪懺悔,他在救恩之事上信靠了耶穌基督。那麽,你會不會說衛斯理在那天晚上之前沒有信耶穌基督呢?他當然有信。他是一位聖經學者,曾用英語、拉丁語、希臘語、希伯來語研讀基督。在不同的語言內他信基督。但是對自己的救恩之事上,他相信的是約翰·衛斯理(他自己)。

在那之後,他成了十八世紀最偉大的宣道士。這一切的開始,是從他在救恩之事上單單信靠耶穌基督、並以主來接受祂而開始的 (Dr. D. James Kennedy, Evangelism Explosion, fourth edition,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1996, pp. 183-184)。

認知論是哲學的一個分支,該領域探討的問題是:我們如何能夠知道?在回答對神的看法這個問題上,人們有兩種答案。

1. 理性主義。理性主義導致人類走上了一些奇怪的宗教道路。

2. 啟示。基督教教會一直以來都認為,神通過聖經、以及在很大程度上通過祂的兒子耶穌基督來揭示自己。所以,問題不是我們如何想。問題是:“神在聖經內、以及通過祂的兒子耶穌基督說了些什麼?”

4. 外邦人是否失喪了?

這樣說:“我們現在做的事比解決神學辯論的問題更具緊迫性。”

你可以這樣說:“鮑勃,那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但我認為我們可以把位於非洲的外邦人交到神的手裡;神是無窮偉大無窮慈悲的。今天我想要你確切地知道,你有永生。或許以後我們可以來探討神是怎麼說那些還沒有聽過福音的人…現下的問題在於:‘那些從來沒有聽說過基督的外邦人,神會不會因為他們不信祂而把他們打入地獄呢?’

聖經教導,基督降世並不是來定那些已被定罪之人的罪。人類被定罪的原因只有一個 — 他們的罪惡。”

5. 我不相信死後有生命。

(1) 柏拉圖。古代哲學家柏拉圖指出,一粒種子長成一棵樹並且結出可口的果實,它必須先經歷腐爛和死亡的過程。柏拉圖的總結是:人體必須先死亡,然後才能夠在另一個世界以另一個生命出現。
柏拉圖生活的時期比基督和使徒保羅生活的時期早四個世紀。然而,他對人死後之生命的教導所採用的例證,和保羅與基督在哥林多前書15:35-36以及約翰福音12:24使用的例證是一樣的。

(2) 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觀察到,所有人關心對與錯,或者說是有一個道德觀。他說:“如果正義不會取勝的話,為什麼要做正確的事呢?”換而言之,他認為 — 若要讓道德觀有意義,就必須要有正義,因為如果正義不會取勝的話,何必去做正確的是呢?他認為,因為正義在今生沒有取勝,那麼正義必定會在另一個地方會得勝。換而言之,哲學家康德認為,死後之生命是正義的必然產物。這聽起來像是聖經在希伯來書9:27所描述的。
因此,對康德來說,實踐性的道德需要有死後之生命的存在,以及一位類似於聖經內的神的存在。

(3) 熱力學第一定律,如愛因斯坦所陳述的。該定律指出,能量和物質不能被創造或毀滅。如果說人[死後]會消失,那麼全宇宙中僅有人才有這個例外。聖經在哥林多前書14:49-51中描述了基督徒的身體會經歷什麼樣的改變。因此,愛因斯坦不是無神論者。

(4) 人臨終之時的最後幾句話。
無神論者吉本(Gibbon )在臨死時呼喊道:“一片漆黑。”另一位名叫亞當斯的無神論者,他在臨死時大聲喊叫:“這房間裡有魔鬼,牠們要把我拉下去。”
相比之下,基督徒聖詩作者托普萊迪(Toplady)呼喊到:“光,光,到處都是光!”埃弗裡特(Everett)在去世前的25分鐘裡不停地說:“榮耀,榮耀,榮耀。”有成千上萬的人看到了將來的事 — 那個他們即將去的世界。

6. 甦醒過來的人的回憶。

最近有幾位科學家在科學界引起了一場轟動,他們的調查結論使他們相信生命超越了墳墓的界限。我聽過知名的科學家經歷過天堂或者地獄的預兆。這些經歷讓一些問題有待回答。它們提供了一些有意思的見證。

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Elizabeth Kubler-Ross)很顯然不是基督徒,但這是她的陳述:“現在證據是確鑿的。死後有生命。”庫伯勒·羅斯醫生說,這些接近死亡的經歷已經被科學驗證。她說:“我們只是不敢討論這個話題。”

雷蒙德·穆迪博士(Dr. Raymond Moody)說:“死亡的那一刻有一個鈴聲。”他們都報道說,從自己的體內飄上去,看向下方能看到急救室的醫生。這不只是一兩個案例,世界各地有超過五百案例。這些人中的每一個人都報道了看到一個他們形容為宗教人物的人 — 尤其是無神論者的報道者。

庫伯勒·羅斯博士對聽她講話的數百名醫生說:“我曾經說過,‘我相信死後有生命的事。’但現在我知道這事存在。”

當她的講演結束後,有超過一千名醫學專家和學者站起來為她鼓掌。

7. 投胎轉世又如何解釋?

這是印度教或佛教的信念,並非出於基督教!我會這樣回答:“聖經說, 「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9:27)。

所有這些理念都忽視了耶穌基督的救贖和祂完全的公義。祂通過死在十字架上,一次性地並且永遠地帶走了我們的罪惡。所有,當我信任耶穌時,我們靠祂灑在十字架上的寶血得以洗去罪惡!

8. 地獄不是真實的。

有時候這樣說會有幫助:“要知道,這是心理學的事實:對我們最害怕的東西,我們會用最大的熱忱來否認。我想知道,你不相信地獄的原因,是不是因為你擔心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個地方,你有可能會到那裡。”通常的答案是:“好像是那樣。”

但是,你必須繼續你的對話:“我不希望你相信地獄。你可以肯定你不會下地獄。這正是福音的主旨。我相信地獄的存在,但是我知道我不會到那裡去,因為我有神的承諾。那比說 ‘我知道我不會下地獄,因為我不相信地獄的存在’ 更加有保障。”

9. 我們這裡有人間地獄。

要知道,你並不完全錯。我認識一些吸毒者,他們的經歷可說是人間地獄。我認識一些酗酒者,他們成了酒精的奴隸。

馬克·巴克利牧師(Mark Buckley)講述了一個使用毒品並最終進入精神醫院的經歷。巴克利牧師靠信任耶穌而逃脫了人間地獄。耶穌拯救了巴克利牧師脫離毒癮。他轉變信耶穌、靠耶穌基督改變了一生的見證,你可以到亞馬遜上購買;書名是《從黑暗到光明:我的里程》(“From Darkness to Light: My Journey” by Pastor Mark Buckley)。如果你讀了前幾頁,你一定會想要讀完整本書。我本人已經讀了兩遍。

我們不是守安息日主義者(Sabbatarians),但是我們同意巴克利牧師(Pastor Buckley)的下列話:

“當我們信任神並且休息,祂能為我們提供某些[新的]見識和理解;從長遠來看,使我們比一周工作七天更加有成果…我並非在提倡神學上的律法主義。我鼓勵你空出些時間來休息,來保持健康” (From Darkness to Light: My Journey, by Mark Buckley)。

請起立來唱我們的聖詩,《萬口歡唱》(“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to Sing”).

哦,千萬口舌齊歌唱,
讚美救主我 神, 讚美我主榮耀的王,
讚美救主恩深。

哦,我的神慈愛的主,
賜我力量傳揚,
走遍地上世界各處,
宣揚主名榮光。

耶穌聖名能除畏懼,
能安慰我愁煩,
罪人聽見好像音樂,
主是生命平安。

耶穌能消滅罪權勢,
使罪人得自由;
主寶血能洗清罪債,
主寶血為我流。
(“O For a Thousand Tongues”詞:Charles Wesley, 1707-1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