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回答問題 — 第一講

ANSWERING QUESTIONS
〔Traditional Chinese〕

榮譽牧師海羅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年十月四日星期日下午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授之課
A lesson given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October 4, 2020

宣道前所唱的聖詩:《奇異恩典》
“Amazing Grace” (詞 John Newton, 1725-1807)。


當有人問你問題的時候,你應不應該覺得受到觸犯呢?當然不。使徒保羅說:

“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書3:15)。

常見的問題

1. 我不相信聖經。

使徒保羅向不信的希臘人引用聖經。保羅在作見證時,他沒有試圖説服聽他講道的人。在作見證的時候,我們的主要宗旨是宣告,而不是捍衛。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機如今已能下載我們的宣道。
請您到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點擊有 "APP" 字的綠色按鍵。
照顯示中的指點去做。 然後只要
點擊按鍵時,你便可得到
我們宣講的道文、視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聖經的主要信息是一個人如何能得到永生。如果那人不相信永生,你可以這樣說:“在這個主題上你認為聖經是怎麼說的?聖經在這個主題上教導,你是如何理解的?”

大約百分之98的人會說,“通過持守十誡或效法基督的榜樣。”你可以這樣回答:“那正是我所擔心的。你在不理解聖經之核心信息的情況下便拒絕了聖經;你的答案不僅僅是不正確的,而且與聖經所教導的完全相反。此刻,你不認爲更明智的做法是讓我與你分享聖經在這一主題上是怎麽說的?之後你可以作一個有理智的決定 — 不論是拒絕或接受。”

現在我給你讀一讀有關耶穌的十個預言。

(1) 被譏諷:

“他們拿苦膽給我當食物;我渴了,他們拿醋給我喝。”(詩篇69:21)。

(2) 為他人受苦:

“祂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以賽亞書53:4-6)。

(3) 行奇跡:

“那時,瞎子的眼必睜開;聾子的耳必開通。”(以賽亞書35:5 — 公元前743年)。

(4) 被一位朋友背叛:

“連我知己的朋友,我所倚靠、吃過我飯的也用腳踢我。”(詩篇41:9)。

(5) 以三十塊錢被賣:

“…就給我工價…於是他們給了三十塊錢作為我的工價”(撒迦利亞書11:12 — 公元前487年)。

(6) 被吐唾沫和鞭打:

“人打我的背,我任他打…人辱我,吐我,我並不掩面”(以賽亞書50:6 — 公元前712年)。

(7) 被釘十字架:

“他們扎了我的手,我的腳”(詩篇22:16)。

(8) 被神放棄:

“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詩篇22:1)。

(9) 祂的復活:

“因為你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不叫你的聖者見朽壞”(詩篇16:10)。

(10)外邦人轉變投靠祂:

“看哪,我的僕人…他必將公理傳給外邦”(詩篇42:1 —公元前712年)。

這些是有關耶穌的十個預言。在聖經內的預言中,有超過兩千多個具體的預言已經得到應驗。

幾年前,《國家咨詢者》雜誌(National Enquirer)列舉了61個由當代領先“預言家”所做的預言。這些預言的應驗時期是在同年的下半年。這些預言的準確度如何呢?不管你信或不信,這61個預言一個都沒有應驗!他們說,教皇保羅將會退休,羅馬天主教會將會被一個非神職的委員會掌控;喬治·福爾曼(George Foreman)在非洲與拳王阿里(Mohammed Ali)的比賽中,將會保持他的重量級冠軍的頭銜;泰德·肯尼迪(Ted Kennedy)將會競選總統!這些現代預言與聖經內的預言的區別之處在於,現代“預言”到頭來是錯的,而聖經內的預言總是對的。

2. 進化論難道不證明創世是錯的嗎?

陶恕博士(Dr. A. W. Tozer)說:“對我們相信聖經的人來說,我們知道宇宙是被造的。它不是永恆的,因為它有一個開端。這不是一連串巧合的結果 — 匹配的零部件在偶然間相遇、結合、並開始運作。僅有少數輕信的人才會相信那樣的理論。”

有位年輕人被問了這個問題:“是什麼證據讓你相信進化論是正確?”他回答說:“動物與人的相似之處。對我來說,這證明了進化論。”

早在1950年代,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和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發現了生命的關鍵分子 — DNA。這項發現讓他們獲得了諾貝爾獎。人體內有超過一萬億DNA分子。這是一個極其複雜的系統。

克里克是一位無神論者和進化論者。他決定找出DNA分子在46億年中(進化論者同意的地球年齡)自然而然產生的可能性。在地球的歷史中,一個細胞內的DNA分子產生的機率是多少?你知道他的結論是什麼嗎?零。即使有46億年,這是不可能發生的!

弗朗西斯·克里克有沒有說這一定是神的作為?他沒有。

這些科學家在得到證據之後卻不承認他們理論的錯誤,這是不是有些不和理呢?他們沒有說:“自從達爾文以來,我們一直在教一些不正確的東西。我們告訴你,生命產生於原始粘液中,氨基酸聚集在一起,形成了生命。過了十億年,就成了現在的我們。我們以為這就是所發生的事。但是我們的理論已經被反駁了。很抱歉我們誤導了你。”

你可知道弗朗西斯·克里克是怎麼做的?他提出了一個更不可能的理論。他的新理論是,一個來自遙遠星球的先進生命物種派遣宇宙飛船,把他們的精子種植到其他星球上。我們便是從那裡來的。這聽起來有點像《星球大戰》!

生命不會產於非生命。這就是為何聖經說,“起初,神創造天地”(創1:1)。

有三個證據幫助了我相信神的存在。

(1) 因果定律。

因為我在宇宙中看到種種因果關係指向一個看不見的起因;我相信這起因就是神。

(2) 設計的證據。

如果你在火星上找到一個設計完好手錶,你可以邏輯性地下這樣一個結論:那手錶有一個造它的鐘錶匠。所以,一個精細設計的世界指向一個創世,我把這位設計師稱作神。

(3) 個性的證據。

我們觀看蒙娜麗莎的著名畫像。我們看到個性的跡象。那幅畫不可能出於非生命的起因。第三個證據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一個起因或力量不會讓我們負責,但是一個人可以並且會讓我們因我們的罪負責。

3. 我的神不像那樣。

約翰·衛斯理開創了循道宗。他的一生清楚地顯明了單單靠信耶穌基督而得救的重要性。他就讀了牛津神學院五年,然後成了英國國教會的神職人員,並在那裡侍奉了十年。在那段時間的結尾處,大約是1737年,他成了從英國前往美國喬治亞州的傳教士。

在他的一生中,他的傳教事工可說是失敗的;儘管如此,他非常虔誠。他早上四點鐘起床,然後禱告兩個小時。接著他讀經一個小時,然後到牢房、監獄、醫院服侍各種各樣的人。他教導、禱告、提供幫助,這樣一直到深夜。他這樣做了許多年。事實上,循道宗的名字源於衛斯理和他的朋友們所過井井有條的虔誠生活。

在從美國返回的途中,海上起了暴風雨。他們乘的船就快沉了。巨大的波浪衝擊著船的甲板,海風無情地吹著船帆。衛斯理害怕自己隨時可能會喪命,心裡充滿了恐懼。他心裡對自己死後會發生什麼事毫無把握。雖然他一直在努力行善,但是死亡對他來說仍舊是一個巨大的、黑色的、令他毛骨悚然的問號。

在船的另一方有一組人在唱聖詩。他問他們,“你今晚有可能會死,你如何能夠唱歌?”他們回答道,“如果這船沉了的 話,我們將會永遠與主在一起。”

衛斯理離開他們的時候搖著頭,心裡想:“他們如何能夠知道?他們做的有比我做的多 多少?”他又想:“我去使異教徒得轉變。啊,但有誰來使我得轉變呢?”

在神的旨意內,那船抵達了英格蘭。衛斯理去倫敦,到了 阿爾德斯蓋特街 的一個小教堂內。在那裡,他聽到有一人正在讀一則由馬丁·路德於兩百多年前寫的道;標題為《路德對羅馬書的前言》。這則道闡述了什麼是真正的信心。這就是在救恩之事上單單相信耶穌基督 — 而不是我們自己的善工。

衛斯理突然意識到,他這一生所走的是一條錯路。那天晚上他在他的日記裡這樣寫道:“大概是晚上八點三刻,當他正在描述神通人對基督的信心而改變人內心時,我感到內心有一種奇異的溫暖。我覺得我在救恩之事上信靠了基督、而且只有基督;我得到了一種內心中的保障:祂帶走了我的罪惡,救我脫離律法的罪惡和死亡。”

就是那樣。那就是得救的信心。他為罪懺悔,他在救恩之事上信靠了耶穌基督。那麽,你會不會說衛斯理在那天晚上之前沒有信耶穌基督呢?他當然有信。他是一位聖經學者,曾用英語、拉丁語、希臘語、希伯來語研讀基督。在不同的語言內他信基督。但是對自己的救恩之事上,他相信的是約翰·衛斯理(他自己)。

在那之後,他成了十八世紀最偉大的宣道士。這一切的開始,是從他在救恩之事上單單信靠耶穌基督、並以主來接受祂而開始的 (Dr. D. James Kennedy, Evangelism Explosion, fourth edition,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1996, pp. 183-184)。

請起立來唱我們的聖詩!

奇異恩典,何等甘甜,
     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喪,今被尋回,
     瞎眼今得看見。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
     使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時,我蒙恩惠,
     真是何等寶貴!

許多威脅、試煉、網羅,
     我已安然經過;
靠主恩典,安全不怕,
     更引導我歸家。

歷經艱險 勞苦奔走,
     我今來到主前;
都是主恩 扶持保佑,
     恩典帶進永久。—《奇異恩典》
 ("Amazing Grace" 詞: John Newton, 1725-1807)。